论均衡发展问题[点评2月26日参考消息]

38031 收藏 3 102
导读:2012年2月26日点评参考消息 《户籍改革赋予中国农民工新权利》,美国《华尔街日报》2月24日报道,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月24日报道,香港《南华早报》2月25日报道,美国之音电台网站2月24日报道。境内外敌对势力是真的那么关心农民工的权利吗?不是,因为他们自己的生存方式就是建立在坑害包括农民工在内的中国人民的基础之上的。那么,敌对势力为什么对农民工获得新权利一事那么兴奋呢?因为农民工即将获得的这个权利是通过户籍制度改革来实现的。 境内外敌对势力一直持有这么一个论调,说中国没有迁徙的

2012年2月26日点评参考消息

《户籍改革赋予中国农民工新权利》,美国《华尔街日报》2月24日报道,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月24日报道,香港《南华早报》2月25日报道,美国之音电台网站2月24日报道。境内外敌对势力是真的那么关心农民工的权利吗?不是,因为他们自己的生存方式就是建立在坑害包括农民工在内的中国人民的基础之上的。那么,敌对势力为什么对农民工获得新权利一事那么兴奋呢?因为农民工即将获得的这个权利是通过户籍制度改革来实现的。



境内外敌对势力一直持有这么一个论调,说中国没有迁徙的自由,说中国的户籍制度阻碍了中国人自由迁徙。据说当年美国总统卡特就当面指责邓小平说中国没有迁徙的自由,结果邓小平回敬说“送你们美国1000万中国人,你们要不要?”然后,卡特就再也不提此事了。就世界范围而言,要实现均衡发展当然是对的,但是,不能说为了实现均衡发展,哪里发达,人们就往哪里涌去,再说,现实的政治也不允许这么做,美国只希望中国的富人和高级知识分子去美国,而不希望中国的工人、农民去美国。因此,对中国、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大国而言,要实现世界的均衡发展,就不能指望靠发达国家发善心,事实上,发达国家也没有发过什么善心,中印等人口大国只有靠自立自强才能实现世界的均衡发展,换言之,中印人民只有建设好自己的祖国,并将建设成果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然后才能实现世界的均衡发展,反过来说,那种指望靠发达国家施舍来致富的思路绝对是走不通的。


在国际上是如此,在国内也是如此。中国存在严重的地区间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能靠将人口向东部发达地区集中的办法,如果真像某些砖家所建议的要让上海住1亿人的话,那么不要说上海承受不起,就是全国其他地区也承受不起,因为,届时,需要有更多的资源向上海集中,与此同时,全国其他地区所能分享的资源和财富必然急剧下降,最后只会进一步扩大地区间的两极分化,实际上又会使中国的状态回到解放前。真正要解决地区间不平衡问题的办法,并不是全国人口向上海这样的特大城市集中,而是要想办法在全国各地,比较均匀地建设能够在生活诸方面条件和上海匹敌的大城市,如果全国多几个像上海这样的城市的话,那么岂不是一举多得,一方面可以解决地区间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另一方面又可以缓解资源供给不平衡的问题,此外还能在最大程度上防范某些安全问题,比如控制流行病在人际间迅速传播的问题,试想,如果上海住1亿人,那么一旦非典来袭,那防治的代价将是巨大的,相反,如果全国较均匀地分布着3、4个如上海这么级别的城市的话,那么防治流行病的代价就会小得多。


为什么某些砖家特别喜欢用扩大城市人口的办法来解决农民工的问题呢?并不是这些砖家好心,恰恰相反,正是因为现在农民工在上海、北京这种特大城市里的社会地位极低,干的都是脏活、累活,换言之,存在严重地压迫、歧视、剥削进城务工人员的问题。然而,随着国家开发大西部战略的推进,特别是有重庆这样的模范城市的出现,愿意到特大城市干脏活、累活的农民工越来越少了,这样就反过来直接损害了那帮城市老爷的既得利益了。并且,原本在农民工从本地工人手里接过那些脏活、累活后,在本地工人中间开始滋生出一种非常不利于工人阶级团结的工人贵族心态,尽管同样处于被剥削的地位,但是,本地工人看不起外来务工人员,白领看不起蓝领,说到底,中国工人阶级内部的不团结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地区间发展的不平衡所引起的。


然而,在中国的大西部日益繁荣之后,东部大城市中的一些脏活、累活不得不还要由本地工人去干,尽管工资涨上去了,但是工种并没有改变,由此,工人之间存在歧视的问题就有所减弱,加之有大量的外地大学生在当地成为白领,由此,资产阶级利用工人地域出身的差异来分化工人阶级的企图也就越来越较难实现了。然而,这个困难恰恰损害的是资产阶级的既得利益,因此,为了确保它的既得利益,资产阶级的走狗才提出了要不断对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扩容的方案,因为只有不断扩容,才能继续维持乃至扩大中国地区间发展不平衡的状态,由此才能让资产阶级拥有足够的可以欺压的外来务工人员,反之,如果城市人口因为被限制在一个上限而使得中国拥有多个生活水平相近的大城市的话,那么地区间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就会得到缓解,同时,各个城市内部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必然会反映到阶级差别上来,因为地域出身问题已经无法成为资产阶级分化工人阶级的工具了,由此必然会导致资产阶级自身更容易成为社会冲突的直接对象。


因此,中国所要解决的问题并不应是如何能够让人们自由迁徙的问题,而是要通过解决地区间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来使得人们不愿意离开家乡。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