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都》头版抛出红三篇:谈历史,说民生,要自强。倒寒。

战略忽悠总局 收藏 1 59

《东都》头版抛出红三篇:谈历史,说民生,要自强。倒寒。

80后的黑雾将伴随着80后的黎明而烟消云散---周小平

第一个故事:谈历史。★

08年的时候,搞出版的朋友找到我,说希望我能给横店影视基地的创世人徐文荣老人家写一本传记。我想来对写传记是没有任何热情,所以就没答应。不过横店那边还是给我寄了一些老爷子的故事过来,厚厚的几大本,看过之后只觉得有些事不吐不快。

1949年新中国才在一片废墟中成立。很自然的就是落后。在落后中,一些人会选择向富裕的国家低头、顺从、模仿、以别人的标准为榜样,这是一种逆境自卑心态。当年世人依然纷纷以出国为荣,依然羡慕西方种种好处的时候。横店已立志要成为中国的好莱坞,世界的新好莱坞。在横店影视基地开始筹建的时候徐文荣说:“我们要创造中国的好莱坞”。那时候网络上现实中大多数人都是哈哈一笑。然后继续埋头背单词,求爹爹告奶奶的拿签证,寻求出国“镀金”。然而究竟谁才是笑话?我想时间已经证明了一切。只有英雄才会在一片荒芜的土地上看到无限大的空间。而霄小们则会对着别人家的大门流哈喇子,夸夸不已,并幻想自己也能分得一杯羹。

徐文荣的故事只是无数个中国脊梁故事中的一个。很多人会跟你说我们的体制如何如何不方便致富,不方便发展。但事实上是我们有徐文荣,我们有宗庆后,我们有任正非,我们有柳传志,我们有马云我们也李彦宏,他们不仅发展起来了,还击退了洋的进攻,甚至反攻入了洋人的地盘。我们常常以为历史就是过去,但却忘记了我们每一个人都生活在明天的历史当中。在嘴炮们在疯狂叫骂的同时,我们的历史正在被那些真正挺直了腰杆,脚踏实地做事的人们书写着。这段历史可以足以被定义为辉煌。

这就是历史,一部你可以去参与书写的历史。---周小平



第二个故事:说民生。★★

过年之前我在川西的一个小镇上,看到了许多骑着摩托车搭孩子去上学的居民。我拦住一个汉子问:“为什么没有校车呢?”汉子搓搓手回答:“有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不让开了。”我本来想告诉他,我知道为什么。但我坦然发现说不出口,便默默地走开了。那时候是寒冬,车上的孩子们冻得鼻涕横流,向刀子一样的风割开了他们的脸颊,他们的小手冻得肿胀裂开来,布满血茄。

由于城市化的进程,很多乡村不再有人居住了。所以再一个乡一个村的办小学中学即不能有效利用师资力量,也不利于提高教学质量。其次,这些年内需建设搞得很不错,连村镇都有了宽阔的水泥路,所以撤销村小,扩建镇以及县的学校,集中化教学的思路才得以实现了。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尤其是那些生活在乡村的孩子们来说,他们可以乘车去镇里上学了,也有更稳定的师资力量了。以前大家都走路上学,当然没有车祸和事故。现在都坐车上学了,按照车祸的发生概率,如此之多的生源和校车其间发生车祸的概率也必然随之上升。

你当然可以说:“我们政府可以要求必须要更好的校车才能上路。”可这是脱离实际的想法的。中国的乡村大多是弯道多,悬崖多,基本上发生的交通事故不会是碰撞而是坠崖。比起着力于防碰撞的大型美式校车,小巧的面包车在山区道路上反而更为实用。另外,面包车很实惠。那里大多数村民一月的收入在1500左右,除开正常的生活开销所剩并不多。我问了一下原来的校车司机,他说每天接送要跑65-70公里左右。也就是说一个校车至少需要装10个学生才可以保本。而他同样有一家人要养活,也有自己的孩子要吃饭上学,每个月他也至少需要有1500的利润才能维持基本的生活。怎么办?如果换成高级校车,那么油耗、维护成本更为高昂,请问谁来月月都为这几千万个家庭买单?这些没钱升级高级校车的司机又靠什么生存?

这个故事已经过去了数月。嘴炮们收获了粉丝和赞誉,跟风者得到了发泄和满足。可是当你们打着正义和道德的旗号吹着空调吃着面包敲打着键盘去做下这些事情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那些被你们逼回拖拉机、摩托车上顶着寒风或者烈日上学的孩子们究竟何错之有。

你或许可以说。“美国校车就能即很豪华!没什么负担。”但,我父亲曾经对我说:“粮食从地里长,商品从工厂出,钱从手里赚。”所以如果羡慕美国,那就不应该是膜拜它,而是要励志打到它!把中东的石油抢回来让我们的孩子免校车费,让我们的交通出行运输成本降低五倍。把拉丁美洲的资源运到中国来,我们造汽车,造商品,修公路,修完了让大家免费敞开跑,敞开玩。

这世界没有人能跪着发财,但一定有人站着胜利---周小平



第三个故事:要自强★★★

2010年9月初的时候,因为是出行淡季所以我从昆明回四川的时候选择坐了一次久违的绿皮火车。在火车上一群陌生人开始了漫长的聊天,在聊天的过程中我认识了一个中年男子,他自己有一家很了不起的小公司。这个公司是干什么的呢?是利用一种化学反应将提炼黄金过程中所产生的超细粉尘融合掉,从而可以用于制砖。我很有兴趣地听他讲了来龙去脉才弄明白这个砖里面的包含的意义有多大。

实际上,自上个世纪以来黄金的冶炼生存中就出现了一个环境污染,叫做“超细粉尘“。这种粉尘产生的数量庞大,会绕过人的呼吸过滤系统直接进入肺部,造成肺癌等严重疾病。对于这种东西,美国人的最初的办法是挖个坑埋起来,再种上树木。后来则是用船运到墨西哥等被其民主统治的国家埋下去,反正他们的石油是从中东免费抢来的,运费=零,不运白不运。进入本世纪以后,美国逐渐把这种矿业加工转移到了拉丁美洲以及亚洲等发展中国家,这样他们自己就更安全了,更环保了。

可中国不是美国那样的封建霸主国,中国不可能学习美国把这些东西丢到周边国家去。怎么办?公知们会利用这种生产带来的必然污染对中国政府破口大骂,尽管他们的手上或许就戴着金戒指,金手镯。民斗们会用神的姿态出现告诉大家,只要大家信民主神教就可以解决这些污染,获得更多黄金。但我所遇见的这个普普通通的中国人,他选择了用自己的积蓄和知识购买了很多化验设备开始研究如何让粉尘融合,可以被再利用,从而变成无害甚至有益的东西,这期间他一共付出了近十年的努力。

利国利民利己。他做到了,如今他的这个专利已经受到了国家保护,这个技术现在已经列为机密,甚至不传给美国,同时他也赚到了应得的财富。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很多。他们活跃在我们的各行各业以及各种产业工业系统里。正是这些真正拥有民族脊梁和民族精神的人们正在支撑其我们共同拥有的那片天空。如果你需要更干净的空气,更甘甜的水。那就不要奢望别人家能分给你,而是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

我永远不会忘记一句话,那就是:“要争气。”我们都要争气。---周小平

刊发于《东方都市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2/3/2 5:12:19 被战略忽悠总局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