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妙家属起诉药家鑫父亲 要求兑现20万赠款

脸上没长痔疮 收藏 3 337
导读: [img]http://img0.itiexue.net/1451/14517300.jpg[/img] 药家鑫案索赠风波再起波澜:昨日,成都商报记者独家获悉,药家鑫案受害人张妙家属已正式向法院起诉药家,要求兑现药家鑫“遗赠”的20万元。西安新城区法院已于2月27日正式受理此案。 遗赠之辩 是 2011年5月31日 “二审结束后,药家鑫留下两条遗愿:一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父母,二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孩子” 2011年6月5日 “我们也会把这20万用专门的账户


张妙家属起诉药家鑫父亲 要求兑现20万赠款


药家鑫案索赠风波再起波澜:昨日,成都商报记者独家获悉,药家鑫案受害人张妙家属已正式向法院起诉药家,要求兑现药家鑫“遗赠”的20万元。西安新城区法院已于2月27日正式受理此案。


遗赠之辩



2011年5月31日 “二审结束后,药家鑫留下两条遗愿:一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父母,二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孩子”


2011年6月5日 “我们也会把这20万用专门的账户存着留待你的父母和孩子将来确实需要的时候再来拿,因为这是药家鑫最后的愿望”


———张家列举的药庆卫微博



药庆卫微博中提到药家鑫的两条遗愿,没有提到钱的事


药家鑫没有经济来源,名下也没有财产,没有能力“遗赠”20万元


即便是“遗赠”,张家也已超出能够表示接受“遗赠”的时限


———药庆卫夫妇代理律师


要求兑现药家鑫“遗赠”20万元


今年2月8日,张药双方因为索款事件发生肢体冲突,索款无果而终。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获悉,张妙的父亲张平选、母亲刘小欠及张妙的孩子王思宇三人已向法院起诉药庆卫夫妇,要求兑现药家鑫“遗赠”的20万元。


张平选说,他平时并不上网,也不知道药庆卫在微博中说了要给他们20万元。今年春节,他才从朋友口中得知,原来药家鑫死的时候曾留有遗愿要让药家来看望他们,并给他们20万元。


张家的起诉状上详细列举了药庆卫所发的数条微博。其中,2011年5月31日,药庆卫在微博中写道:“二审结束后,药家鑫留下两条遗愿:一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父母,二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孩子。2011年5月26日,在律师的陪同下,我们看望了张平选夫妇及张妙的孩子,并给张平选留下20万元现金,做为他们养老之用。”


2011年6月5日,药庆卫再发微博:“现在这20万也被你父母不知出于何故退回来了,我们也会把这20万用专门的账户存着留待你的父母和孩子将来确实需要的时候再来拿,因为这是药家鑫最后的愿望,做父母的一定会去完成。张妙,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的父母和孩子,愿你早日安息,落土为安!”


“纵然被口水淹死也要告”


“根据药庆卫的微博,捐这20万给张家是药家鑫最后的遗愿,属于遗赠。”原告方在民事诉状上说,药家鑫本人名下有一部价值14万元的车子,事发后由药庆卫夫妇接收,再加上药家鑫名下的其他财产,药家鑫本人是有能力完成这20万元遗赠的。此次他们索要的是药家鑫遗赠的20万元,而不是药庆卫此前拿出来“和解”的20万。药庆卫自己提出的20万元,可以“反悔”,可以“撤销”,但药家鑫遗赠的这20万元,药庆卫无权代为“反悔”或“撤销”。


对于打这个官司的原因,张平选说,药庆卫一方面在微博中大肆宣扬愿意向张家捐款;另一方面,在他们去取这笔钱时,不仅不给钱,甚至连面都不见。在直接取钱受阻后,他们只得向法院起诉,要回这20万元。


张家在诉状中称:“药家在微博中的表态,催人泪下,药家鑫的悔罪表现让人热泪盈眶,藉此,药家获得了极大的同情和谅解。而张家反而遭到攻击和辱骂,一些人甚至认为,就是因为张家不接受赔偿导致药家鑫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是张家害死了药家鑫,摧毁了药家的希望,因此药家鑫是杀人犯,张家同样是杀人犯。面对如此黑白颠倒的舆论,纵然被口水淹死,张家也要坚持讨要这笔钱,因为这样能够更进一步最大限度成就被告一家的美德。”


张显说法


不愿再提“索款门”


“我不想再就张家和药家之间捐款的问题接受媒体采访了。”谈及此事,张显对成都商报记者表示,其实他只是张妙家属在药家鑫案中的代理人,自从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后,他的代理职责就结束了。只是由于张妙的丈夫王辉等人不会上网,不会打字,所以才委托他在网上代为发布信息。而2月8日当天,他去现场围观,却被当成了事件的当事人。最后,社会舆论指责张家时都把矛头直接指向他,这让他“很受伤”。


张显说,“索款门”事件与他本没有关系,但他的信息屡屡被媒体和公众误读,甚至歪曲,已经严重干扰了他的生活。


药家代理律师:“遗赠”一说不成立


并称张显声明与“索款门”无关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针对张家的起诉,药庆卫夫妇已全权委托其代理律师兰和处理此事。


药家鑫遗愿没提钱


“此次起诉理由我们认为并不成立。”兰和说,药庆卫微博中提到药家鑫的两条遗愿,没有提到钱的事。因此,张家起诉的所谓药家鑫“遗赠”,实际上也是药庆卫在药家鑫遗愿之外,自己的主张。其性质也是药庆卫的赠与行为,与药家鑫“遗赠”无关。其次,药家鑫作为一个学生,并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名下也没有财产,根本没有能力向张家“遗赠”20万元。同时,即便是药家鑫“遗赠”,根据我国法律,必须在知道受“遗赠”2个月内,作出接受或放弃的表示,如果到期没有明确表示,即视为放弃。现在2个月时间早已过去,张家实际已放弃了受“遗赠”的权利。“张家这次起诉实际只是上次‘索款门’事件的延续。”兰和说。


望张家公布捐款去向


兰和还表示,如果张家能将网络捐款明细走向公布,证明张家确实已到无钱看病的地步,并对此前在媒体上公布的不实信息进行澄清,将“索款门”内幕公之于众的话,药庆卫和他本人均愿意对刘小欠看病一事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我们相信张平选一家人是善良的。”兰和说,张家“演出”的“索款门”事件及随后的起诉,他们都不会责怪或记恨张平选一家人。


而关于张显与“索款门”的关系,兰和说,从张显此前发布的声明来看,主角是张平选及张妙的丈夫王辉等人,但到了现场张显却“山呼海啸”,大肆澄清自己在微博中没有撒谎,虽然大呼“我看热闹来了”,但现场谁都看得出来,张显才是“索款门”事件真正的主角。现在张显再次声明自己与“索款门”事件没有关系,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专家观点


张药两家都是受害者


他们需要的是重新开始新生活


“其实整个事件中,张家和药家都是受害者。”四川省社科院法学所副研究员黄泽勇说,自药家鑫案开始,张家和药家就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中,两家人都被频繁地曝光、评论甚至是谩骂,已经严重影响了两家人的生活。从药家鑫案发生后,舆论对药家的一片谩骂,再到现在对张家的指责,两家人在舆论面前都伤得不轻。


“现在两家需要的不是继续采取敌对的行动,而是逐渐淡出舆论的视线,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这才是更有价值的。”黄泽勇说。


成都商报记者 李凌鹏 西安摄影报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