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2012年2月20日,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在接待南京访日代表团时,竟称“南京大屠杀是不存在的”。日本政客否定南京大屠杀已不是第一次,也肯定不是最后一次,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让人奇怪的是,面对日本这种无礼的言论,南京代表团团长、市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刘志伟竟奇迹般地没有反驳,只是对媒体说南京人民是热爱和平的,学习历史是为了维护和平而不是为了延续仇恨。



对此,网友们义愤填膺,把我们的刘书记骂得狗血喷头。有人预言,假如日本人再“进入”南京,这家伙肯定马上变汉奸。我也觉得这家伙该骂,这种软骨头也的确有副汉奸相。但回过头来一想,我们的刘书记也许有他不得以的苦衷。他也许不是不想反驳,也不是不愿反驳,而是不敢反驳。理由如下:



一,没有预案。由于南京和名古屋已“友好”了34年,南京的领导对日本人可能的不友好估计不足。他们以为日本的官员也和中国一样,一切唯上级的马首是瞻,不敢有半点自己的想法,更不敢有违背上级意图的言论;他们还以为,人家日本也象他们一样,把这种便宜的“友好”看得那么重要,会全心全意的维护这种“友好”,不会有什么出格的言行。于是,他们想去日本玩的时候,就像去姥姥家一样,随便带上几个人就出发了。对可能出现的状况,根本没有事先做好应对准备。因此,当河村隆之发出无耻言论时,我们的刘书记就无言以对了。因为我们现在的一些领导,对于严肃的问题(对不严肃的问题他们是可以谈笑风生的)已习惯于念发言稿,如果没有秘书写的发言稿,没有领导定的调调,不要说面对外国人,就是面对自己的下属,他们也是发不了言的。



二,怕得罪日本人。他们不来投资,影响GDP。刘书记肯定知道,南京大屠杀是不容否认的事实,否定南京大屠杀是会得罪中国人民的。但刘书记也许觉得,得罪中国人民的是日本人,和他无关。假如他当面反驳,那他就会得罪日本人。一旦得罪日本人,人家和南京不友好了,就不会再来投资了,没有他们的投资,南京的GDP就上不去了。没有GDP,南京的领导们就没有政绩,没有政绩就没有升迁,没有升迁,就没有前途了。这样一来,他得罪的就不仅是日本人,还把自己的领导们也得罪了。与其两边不是人,还不如顾左右而言他。



三,怕影响“友好”,以后没机会公款出国旅游。与外国建立友好关系,为和平发展创造良好环境,增加各国人们之间的交流往来,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在有的地方、有的领导看来,与发达国家的城市缔结友好,不过是为他们公款出国旅游找到了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一旦反驳,势必引起不愉快。得罪了人家的市长,两个城市还能“友好”吗?不友好了,以后就没理由来串门了。再说,你刘书记好歹还去了一次,南京还有好多领导想去还没去成啊。你一家伙把关系搞僵了,那些还来不及享受这“友好”带来的“丰硕成果”的其他领导,不埋怨你吗?于是,他就只好顾左右而言他了。让我搞俅不懂的是,南京为什么要与名古屋接为“友好”城市?是被杀出感情来了吗?对日本这样的无赖(和德国相比),我们为什么常常把“不延续仇恨”挂在嘴边?说这话的只能是日本人,是他们应该乞求我们的宽容,而不是我们乞求他们的谅解。对真心悔罪者,我们可以宽容,可以不延续数千万同胞惨死于侵略者刀下的仇恨,但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忘记被侵略者烧杀抢掠的耻辱。



四,习惯在上级面前唯唯诺诺,面对外国的“上级”也习惯性的不敢反对。刘书记虽然是市委常委,但在南京市的官员里,他不说一把手,连五把手都算不上的。而对方可是一市之长,堂堂的一把手。由于在国内养成的习惯,对一把手的意见,即使不赞成,那也是断然不敢反对的。俗话说,习惯成自然,要他反对一把手,哪怕是外国一把手的意见,他是肯定有心理障碍的。于是他就只好使出在国内官场练就的功夫——打哈哈圆场了。



当然,我说的这些理由,按道理来说,也许都不是理由。但当你处在一个不大讲道理的环境的时候,它们也就成了真正的理由——真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