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发生在一个美丽的春天,可儿去江西旅游,在那之前可儿从来没有去过江西,但她的祖上是江西人。

去落镇旅游是因为它临近景德镇,而且风光秀丽,有山有水有古镇还有美丽的油菜花。可儿和男朋友分手不久从公司请了长假出来旅游,她是做文案工作的,这次是和江西有关所以公司很快的就批准了她的假期。可儿第一次踏上落镇的土地就被它吸引了,很快在镇上找到旅社,有热水有白床单她很满意,出门坐船游湖去了。

坐在船头望着两岸的油菜花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一女子跳入河中,可儿眼看那女子没入水中没了踪影,看见船夫站在船头无动于衷,自己纵身跳入河里,拉起那位红衣女子,只见女子眉目秀丽,可惜脸上有道疤痕破了相,很快那女子就吐出了口水醒转过来,她冷冷的对可儿说:“你不该救我。”

可儿说:“你爹娘会心疼的。”

这时候油菜花林里传来一阵哭声,一位脸色憔悴的老年女人哭着追到河边望着浑身湿漉漉的红衣女子抱头痛哭:“我可怜的女儿,你怎么这么傻啊,怜儿,你不可以丢下妈妈不管啊。”

可儿说:“大妈,你女儿怎么想不开了?”

大妈说:“谢谢你姑娘,是不是你救了我们家的怜儿啊?谢谢你啊,真是好心人我家就不远你若不介意就去我家吃顿饭换身干净衣裳吧。”

可儿想也是先换身衣裳水真是冰冷刺骨,穿过油菜花林眼前一片仿佛电影《藏龙卧虎》的民居,没想到这地方如此的迷人。进了一间民居只是看那红衣女子神情呆滞走进自己的屋子去了,大妈送她进去拿出一套衣裳给可儿穿说,我看你们身材相似先把湿衣脱了。

可儿进了那红衣女子的屋子见她****着上身在镜子前梳着长长头发,她说:“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你为爱情掉过眼泪像我这样要死要活吗?我这样是不是很傻?”

可儿说:“你死了你妈妈怎么办?她把你养大不容易啊。”,怜儿说:“我只和只见过一面,他在北京我好想去找他,可是我找不到。”

可儿心想世上无奇不有,居然还有一面的爱情。怜儿苍白着一张脸说:“从小到大我都做一个梦,梦里有个女人死得好惨!”

“怜儿你别说了,再说我要起鸡皮疙瘩了。”听见怜儿妈在喊出来吃饭,可儿迅速离开了怜儿的房间,她隐约觉怜儿有什么不正常,吃饭的时候才听怜儿妈说:“也不知道撞上什么邪,我的的怜儿自小聪明伶俐,还大学毕业可自从去年夏天回到家就变了,我想是和那一只花瓶有关。”

“花瓶?什么花瓶?”可儿问,怜儿妈说:“我家有只年龄很大的花瓶,从我小时候就有,去年夏天有个男人来我们这里旅游,来我家讨口水喝遇见了怜儿,花了很大一笔钱把我我家那只古董花瓶买下,他说怜儿以后可以去北京找他,怜儿打过他北京的电话可是停了机,从此我女儿就开始不正常起来。”

可儿在离开怜儿家的时候,怜儿对可儿说:“可儿姐我知道你从北京来,我见不到他我快疯了,我也要去北京,可我妈妈不同意,她就要我永远留在她身边,你去劝劝我妈妈。”

怜儿说:“好,不过你得答应我去精神病医院鉴定,如果你是一个正常人我才答应带你走。”

可儿对怜儿妈说:“大妈,我知道你心疼女儿,可你留她在身边她不是跳河就是上吊,她是个大学生应该有自己的前程。”

怜儿妈点头说:“好,她应该去看看医生。”

可儿带怜儿去了景德镇的精神病医院鉴定她思维很清晰完全是个正常人,自从怜儿知道要去背后后很开心到处带可儿去落镇周游,很快结束了旅程,到北京怜儿暂时住在可儿家很快她就找到工作搬了出去,看她现在象个正常人一样可儿很替她感到开心。

可儿出差去泰国,出发前天夜里因为贪看论坛里的恐怖小说睡过了头,早上醒来飞机快要起飞了吓得她披头散发赶往机场,在奔跑的途中撞到一位戴墨镜的先生,他手里拿着一只纸盒,盒子里的装的是一只精致的瓷器已经躺在地上已经断裂了,男子摘下墨镜,可儿看着他,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长得好看的男子,摔碎了他的东西如何是好。

幸好飞机晚点,可儿心里七上八下就是不知道摔碎的那瓷器要价值几许,那男子轻声说声:“算了,它不过是和我没有缘分。”下飞机的时候才知道他也是来泰国头等舱的贵宾。在曼谷可儿在佛前虔诚的祈祷一段尘缘,没想到的是在大殿上莲花前她看到那在机场碰到的英俊的脸,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也许是个生意人吧要不就是出生豪门的贵公子,可儿正在猜想,谁料到那男子转过身来遇见可儿清澈的眼神,微微一笑说:“你那日摔碎的正是我想贡献给佛祖的东西。”

可儿说:“我很抱歉,要不我们做个朋友吧,看我以后能不能以其他的方式补偿你。”

就这样可儿结识了这个叫风的男子,她告诉风公司正准备写瓷器的文案,风告诉可儿这个星期天在嘉德有场宋瓷的拍卖会邀请可儿一起去,可儿在那之前从来没有去过拍卖会,在拍卖会上见到好多不出世的宋瓷精品,风以不太高的价格60万收到了一只宋瓷莲花瓶很开心对可儿说:“前不久我在江西也得到了一只莲花瓶和这只有点相似,好象两姐妹,呵呵今天开心请你吃饭。”

可儿对风的家世背景一无所知,可是她知道自己迷恋上了这个男人,也许他是有老婆的,她告戒自己这样很危险,可是当风邀请自己去他家时候她还是无可救药的同意了,他家果然是深宅大院豪华的别墅,当他捧出那另外那只莲花青花瓷的时候可儿一下觉得好象在那里见过如此的熟悉,风从背后拥抱上了可儿,可儿觉得自己脸红心跳几乎不能控制住自己,但是她还是理智的告诉自己这样不行,她拒绝了他,他明显的感到扫兴不太开心的送他离开。

已经一个星期风没有联系自己了,感觉到失落了幸好怜儿来找自己,她高兴的告诉自己说自己终于打通了那男子的电话,还说见到他了。

可儿说:“那男的喜欢你吗?”怜儿说:“我不管他有没有老婆。只要我们互相喜欢就应该在一起。”

可儿对怜儿说:“我怕你受到伤害,你实说吧你们之间应该不只见一面那么简单。”

怜儿说:“你说得对,他第一眼就喜欢上那瓶子,我就有种奇妙的感觉,那晚我把第一次给他了。我不后悔。我就怕他不爱我。“

可儿说:“怜儿,你这样很容易受到伤害的。”

怜儿在被窝里告诉可儿说:“你不知道他有多好。”

可儿在想心事一晚上没睡,她想起风想起那只青花瓷瓶想起怜儿和她迷恋的男友心里乱得很起来喝水,这时候她突然发现窗外有一张苍白面容恐怖的女人的脸,那女人象极了贞子,杯子摔在地上惊醒了睡梦中的怜儿,可儿在惊吓中回过头去看那窗外发现梧桐花落了一地什么人影也没见着,也许是自己的幻觉吧。

又过了半年怜儿找到可儿对她说自己怀孕了想把孩子生下来,可儿说:“那他同意吗?”怜儿摇了摇头说:“他说我要生就要和我分手,可我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可儿姐你得帮帮我。”

怜儿自己在外租了套房子准备悄悄生孩子现在她开名车戴名表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怜儿了,这一天可儿买大了把黄玫瑰去看怜儿,正在这时看见华丽的贵妇人对怜儿说:“小贱人!你勾引我老公现在还想生野种,你趁早死了这份心他再也不会见你了,你别妄想了,如果再让我看见你和他在一起小心你的小命!”

可儿走过去说:“你也别太嚣张,如果你老公爱你怎么会在外面和怜儿在一起。”

贵妇人冷笑道:“他不过是玩玩你你还当真了。”

怜儿哭着说:“不!风不会离我我的,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听到她嘴里在喊风可儿心里一惊,虽然她从来没有见过怜儿的男人,可是他和有可能是一个人她有这种强烈的直觉。

可儿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风果然从人间蒸发好象是说去了外国,看着怜儿挺着肚子到处去找他就觉得惨不忍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还没到七个月怜儿的胎儿就滑了,在医院进行抢救人没有救回来可儿到是看到她的先前准备的遗书,她说要把她和孩子的骨头送到景德镇做成一只骨瓷青花瓶送给风。

这是怜儿唯一交待的遗言,可儿按照她的吩咐去做了,没想到景德镇还真有做骨瓷的,拿到那只青花瓷的时候可儿流泪了。她好恨负心的风,她去调查了一下他的背景,原来他的老婆是军区司令的女儿,风在五年前只是景德镇一名不值跑保险的穷小子。

经过一番努力半年后可儿还是见到了风,风见到怜儿说有东西要她带走,再一次来到风的别墅见到那只青花瓷瓶想起初见怜儿时的情景,可儿质问风为什么如此无情无义。正在这时一脸憔悴的风的老婆象个疯子一样开门进来对风第一眼就看到那只风手里青花瓷说:“原来是我日夜不宁是那只妖精在做怪!”说完摔碎那只瓶子,风给了她一耳光,女人说:“怎么心疼了我告诉你,今天有高人告诉我你宝贝的那只青花瓷是几百年前的人的骨瓷冤魂不散要不家宅难宁。”

可儿悄悄的走了也不知道风是如何处理那只怜儿母子化身的瓷瓶,后来听说风的儿子出生了是个先天残障儿,他老婆也进了精神病院,再后来听说风去泰国拜佛的时候出了车祸意外去世了,三年后可儿去泰国拜佛在一家寺庙里见到那只自己送出给风的青花瓷瓶,据庙里中国老和尚说这是一个叫风的男子三年前送来寺院的,和尚说他还记得给风说了他前世一个关于青花瓷的故事。

在几百年前的宋朝景德镇里,一个少女和一个轻年男子相爱,可是后来宰相的女儿因为喜爱那男子瓷画的手艺爱上了那青年男子,青年男子跟少女分了是手后平步青云做了高官,少女郁郁而死死后她的姐姐把她的骨殖放入泥中做了一只精美的青花瓷。青花瓷流传到后世它的故事也隐没在了历史之中,直到几百年后机缘巧合又遇到了故人。

和尚说在那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风的男人,只有可儿知道那天是浴佛节正好是他出车祸的那日。

前尘旧事,因因缘缘,在怜儿妈死后可儿再也没有去过落镇景德镇,每当她看到那些商店精致华美的瓷器的时候总会想起这个关于爱情悲伤的故事,再也美丽的瓷器有谁看过她还在泥土时的伤悲,那烈焰的焚烧琉璃的脆。春天烟雨中,路过一家小店在放周杰伦的那首《青花瓷》,花店的主人抱着大束黄玫瑰转过身来笑着望着可儿,那眉眼那神情多么象那个故人,可儿忍不住走进花店对她打了声招呼:“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