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亿通独家:杜建国给中国专家学者大挣了面子

亿通 收藏 25 741
导读:[B]杜建国给中国专家学者大挣了面子[/B] 这些年来,随着不要脸的中国“知识精英界”不断受到声讨的时候,杜建国给中国的专家学者挣回了不少的面子,最少,我亿通就认为,杜建国是中国专家学者中真正称得上是一个有良心和有胆略的人。 我从事管理工作这么多年,虽然期间也读过MBA,但我对管理方面的知识还是学习西方的人,学习外国的课程多。当我百度杜建国的时候,我竟然发现他是一个工商学院的副院长,并且此前著术颇丰,算得上是在这方面有建树的一代知识分子。过去,我一直认为,在中国,还真正拥有一点良心的知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杜建国给中国专家学者大挣了面子


这些年来,随着不要脸的中国“知识精英界”不断受到声讨的时候,杜建国给中国的专家学者挣回了不少的面子,最少,我亿通就认为,杜建国是中国专家学者中真正称得上是一个有良心和有胆略的人。

我从事管理工作这么多年,虽然期间也读过MBA,但我对管理方面的知识还是学习西方的人,学习外国的课程多。当我百度杜建国的时候,我竟然发现他是一个工商学院的副院长,并且此前著术颇丰,算得上是在这方面有建树的一代知识分子。过去,我一直认为,在中国,还真正拥有一点良心的知识分子都在国防高科技部门默默无闻地工作着的那些个知识精英还算是有良心的人,除此之外,所谓的专家教授大多都是哗众取宠的势利小丑,为了个人和小团体利益,他们不惜充当打手、炮手和吹鼓手,除了在报纸电视网络中昧着良心胡说八道外,他们几乎就不做任何有益于人民利益的事情。但杜建国,让我重新审视了知识分子中还是有一些有良心的真正学者。

话题不要扯远了,我还是可以通过他反击佐利克这件事,是如何给中国知识界挣回面子的来个探讨。

杜建国给知识界挣回来的第一个面子:尊重事实的科学立论原则

一个学者,他最基本的学术态度就是要尊重事实。在这一点上,领导层不知识有过多少精辟的论述,共产党人当年打土豪分田地领导中国人民闹革命并且取得了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建立,靠得就是这种尊重国情、尊重事实的严谨态度,使得共产党有了空前的号召力,人民支持共产党支持人民军队,硬是用独轮车推出了一个新中国。

毛泽东在关于事实这个问题上的论述我就不需要多去举例了,举多了网上的别有用心者,又会用“五毛”、“毛粉”等恶语中伤的词语来打击中国有良心的网友。在这里,我举举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关于尊重事实的事例来给大家说说事。在前三十年,我们有“两报一刊”,其中一刊的刊名就叫《红旗》,小平同志为了教育全党要实事求是,将《红旗》改为《求是》,并且亲自题词,沿用至今。

杜建国的那个回应世行佐利克的文告,使用最好的论述方式或者立论原则就是尊重事实。他尊重什么事实呢?那就是你佐利克的所谓理论,你在哪里沿用哪里就失败哪里就糟糕,你还有什么资格来中国说三道四,有什么资格来中国像一个救世主一样地来谈论中国的未来二十年?所以他的结论是,你佐利克滚回美国去,中国根本就不需要你的所谓理论和研究成果。

杜建国给知识界挣回来的第二个面子:尊重中国宪法基本原则的良心和责任

佐利克这个报告的核心内容就是要中国搞私有化,让中国目前正赚着大钱的国有企业给分蛋糕分出去。

我不知道在中国,在世界,到底还有多少人多少利益集团想侵占属于中国人民的国有资产利益,但我一定知道,想从中捞一份利益的是大有人在,官僚阶层中有,利益集团中有,已经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中也有。

你谁去分都要问问中国人民是不是答应,为什么要问中国人民是不是答应呢?那就是官僚阶层不要忘记了中国的宪法是怎样规定的,知识阶层在选择论题开展论证的时候也不要忘记了中国的宪法是如何规定的,那些已经富起来过着好日子的富绅们,你们到底知道不知道中国还有许多吃低保过贫困日子的人,为什么却还在为多分一份蛋糕而不惜借助着教授精英的臭嘴来蛊惑人心呢?你们学习么,如果你们学习,我建议你必须学习宪法,学习小平同志一惯强调的四项基本原则,否则,你们的屁股就真的要坐歪了。当你的屁股坐歪了的时候,中国人民不会答应,等待着你的是人民对你的毫不客气的审判!

杜建国作为一个教授知识分子或者精英,他能够挣回面子是因为他没有忘记自己是在宪法的原则下开展学术研讨的,没有忘记一个知识分子应当比普通的民众更懂得宪法的规定和原则,所以他能够挣回来中国知识界丢得差不多的面子。

杜建国给知识界挣回来的第三个面子:鼓吹月亮也是外国的圆的汉奸、买办、卖国贼们,你们去死吧

过去,我们一直批判“四人帮”的首要分子江青“月亮也是外国的圆”。在改革开放以后,那些鼓吹“月亮也是外国的圆”的汉奸走狗不是少了而是多了,而批评鼓吹得最多的恐怕就是中国的专家教授学者。

杜建国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他无论是研究立论著述,都表现出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基本骨气,并且敢于同外国的所谓专家学者叫板,用事实去说明中国的改革发展,并不需要你佐利克这套失败的不要脸的理论来拯救中国。为什么中国的有关部门,还要使用大量的银子和长达18个月之久的时间来让这些屡屡失败的理论来拯救中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有这些钱用去西部开发、用去接济贫困户五保户不好么?有这么多的时间深入基层调查研究想人民之所想不好么?还要给中国人画出一个2030年的大饼来,你们的脸上还有什么光彩么?用意到底何在?是想影响十八大的政策还是想左右中国人的思维?

杜建国挣回来的面子恰恰在这里,他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有责任意识的知识分子存在着的一份正气,一份责任,一份义务。

中国那些鼓吹月亮也是外国的圆的汉奸走资派们,你们去死吧。

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不需要你们!

中国的改革开放,不需要你们!

中国的建设和发展,不需要你们!

中国的稳定和进步,更不需要你们!

亿通2012/03/01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3楼洋5

走资派就在党内,

要最后瓜分50万亿的仅剩国有资产,老百姓是不可能妄想的。

就看红歌派与私分派斗法了。

 以下是引用ping87387972 在第8楼的发言:
这一点很难说,认为市场经济属于资本主义,实际很难站住脚。

市场经济当然不属于资本主义,私人资本可以在在场经济中运行,公有经济也可以在市场经济中运行。市场经济就是各类经济成分运行的一个载体,或者说属于广义上的“工具”。

但世行的佐利克以及中国国内的私有化论者要的不是市场经济,而是要消灭公有经济。杜建国反对的也是国有银行私有化的问题。

譬如吴英案,本来就是很普通的重大刑事案件,非法集资诈骗了7.7亿人民币,不该杀吗?但是一旦砖家们把“非法集资”联系到国有银行的“垄断”,就出现了“垄断逼得人们去非法集资”的论断,这才有了吴英到底该不该死的问题。在他们眼里什么社会正义都是无足轻重的,一切都要向私有化让路。

现在中国的私人资本已经是三分天下有其二了,但公有经济在控制着国家经济的重要的核心环节,因此私人资本暂时还不能完全说了算。也因此才有了近年来关于“垄断行业”等诅咒。在他们看来,只有消灭了公有经济,占据国家经济的核心领域,他们才能彻底“说了算”。不过那个时候中国就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资本主义了,他们也用不着再顶着“社会主义”的招牌“打左灯向右转”了。

佐利克可以说是他们的高参和代言人而已。

 以下是引用laogu-01 在第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ping87387972 在第8楼的发言:
这一点很难说,认为市场经济属于资本主义,实际很难站住脚。

市场经济当然不属于资本主义,私人资本可以在在场经济中运行,公有经济也可以在市场经济中运行。市场经济就是各类经济成分运行的一个载体,或者说属于广义上的“工具”。

但世行的佐利克以及中国国内的私有化论者要的不是市场经济,而是要消灭公有经济。杜建国反对的也是国有银行私有化的问题。

譬如吴英案,本来就是很普通的重大刑事案件,非法集资诈骗了7.7亿人民币,不该杀吗?但是一旦砖家们把“非法集资”联系到国有银行的“垄断”,就出现了“垄断逼得人们去非法集资”的论断,这才有了吴英到底该不该死的问题。在他们眼里什么社会正义都是无足轻重的,一切都要向私有化让路。

现在中国的私人资本已经是三分天下有其二了,但公有经济在控制着国家经济的重要的核心环节,因此私人资本暂时还不能完全说了算。也因此才有了近年来关于“垄断行业”等诅咒。在他们看来,只有消灭了公有经济,占据国家经济的核心领域,他们才能彻底“说了算”。不过那个时候中国就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资本主义了,他们也用不着再顶着“社会主义”的招牌“打左灯向右转”了。

佐利克可以说是他们的高参和代言人而已。

这一点我还没完全想清楚。

但是,过去我们也曾认为只要有了私有经济,社会主义就无法发展的看法。至少到今天,也未必。

不能设立中小银行确实对民营企业有极大影响,这是一个现实。吴英案简单定位诈骗也存在问题。至少只有两位数的被诈骗人就无法成立。

某些行业,当可以有更新的企业取代时,将他们市场化是合适的。国家可以通过抛售股票既获得发展高新企业所需的资金,又保持一定的影响力。

当然,一己之见。

不能以西方经济角度来看待中国问题,因为中国共产党在本质上属于社会主义政党,如果共产党走资本主义路线必然形成党内分裂,而走资派也不可能脱下共产党的外衣。那么世行的研究有意义吗?他们只是站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角度去研究中国的经济,而中国也不可能完全走市场经济。房价的调控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中国再怎么放权也不可能以危害执政党,共产党的执政利益基础。那么市场经济对于中国本身就是矛盾的。世行的建议只会部分采纳不可能通过的。

 以下是引用laogu-01 在第2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ping87387972 在第19楼的发言:
......

不敢苟同!把另一文的跟帖复制一份,党宣部门只是喉舌,不是脑袋,不指望他们。

我还可以把三步走的观念再具体化一点。包括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业化发展,从粗线条来说,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第一步主要是人力集约型的企业,因为工业化初期资本不足。而农业社会,一年才一到两个生产周期,效率很低,有大量富余的人力资源。如反映日本早期工业化的电影“野麦岭”中的缫丝业和纺织业,如改革初期的“三来一补”,如缝裤子和做鞋子。虽然是初期积累,利润低,但是周转快,一个月也许就是一到两个周期。

这一步大约于上世纪末完成,标志是人均GDP1000美元,称为温饱时期吧,贫富分化不大,也大不起来。

第二步开始走资本集约型企业的道路,主要靠中大型设备完成,对人的需求降低,但对人的能力要求提高。民用的是比如家电产品,产业用的重化产品。这些企业,资本占得比重超过一半甚至更高,其利润积累也更快。所谓资源消耗型、能源依赖型、环境污染型企业的发展主要就是这个时期。由于对人的需求减少,而社会分工加剧,第三产业开始高速发展。

本期应可算于去年完成(计划是2020年),标志是人均GDP5000美元,表现为肉蛋天天有,家电齐全,可谓小康时期。由于是资本引导,人的观念开始唯资本马首是瞻,贫富分化加剧(资本引导嘛),观念上视金钱至上,贪腐横行。

由于人力资源基本挖掘完了,今后的发展才可能逼的资本开始向技术要效率(已经出现民工荒,民工工资开始上扬)。预示今后关键是走向第三步。

第三步主要是发展技术集约型企业。这种产业需要高技术人才,却不需要占用太多的资源和能源,也极少破坏环境。如软件、IT、大飞机、核电、生物医药、宇航等,关键是:利润很高。由于生产效率的极大提高,此时服务业吸收的人口已经可能超过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而由于高利润追求的驱使,高耗能产业,低利润产业、环境污染型产业开始外移。

本阶段估计可在2020年到25年成型,标志是人均GDP10000-15000美元,支柱产品是轿车和商品房。

当然,实际发展中没那么明显的界限,是交叉进行的。但是走到第二步,对资本的渴求是必然的。而第二步形成的既得利益阶层,将最反对继续改革,走向第三步,因为这样产业又面临一次洗牌,现有垄断企业引入民营资本竞争后,平均利润率将下降,新兴企业将挟高技术形成新的暴利企业。

但是资本会这么走的,只要政府有中智以上的领导,外在压力降低,重在克服内在阻力。

并不是越发展贫富差别越大,这是不合经济规律的。目前贫富差别大除政策问题外,关键是2010年以前,农村劳动力不断补充工业发展,导致工资不升,这一过程已成为历史,劳动力开始紧缺,升值是必然的。

所以我说你未必明白了市场经济。

你的概念还是不够清晰,所以才有这样的观点。

1、你所说的三阶段论,早已看到了。实际是一种别国的经验和我国一些人的设想。当这些人介绍别国经验的时候,其视角是在屏蔽了现实中贫富差别的基础上的。中国的砖家精蝇们之所以抛出“三段论”,是因为无法面对私有化发展与两极分化日趋严重的现实,且又抓住了西方国家的基尼系数并没有中国这么高的事实,炮制出来的“两极分化暂时论”而已,其目的是忽悠中国的底层劳动人民忍受这所谓的“暂时”痛苦,并转移和淡化两极分化如此严重之争。其手段是不错,结果如何?恐怕难如其愿(为什么后面会谈到)。

2、按你的年龄和经历,应该能够理解绝对贫困和相对贫困的差别,因为即使在当今的中国,真正属于绝对贫困的,一日三顿难以糊口的人口也不是太多的。人们的不满不是因为没吃没喝的活不下去,而是因为自己的活法没有跟上时代的进步,没有跟上经济发展的脚步。譬如40年前人们白菜煮白粥是一顿,放到今天顿顿鱼肉也未必满足。05年我单位一下属厂出现过一次工人罢工,主要原因是工资低。工人算了一笔账,伙食费、水电费、手机费、摩托车油费各是多少等等,该厂经理说“没钱打什么手机骑什么摩托呀”,结果引起工人的极大愤怒。我在场当即批评该经理,社会已经发展到今天,人们的基本生活需求已经不再是三餐一宿了,手机联络,上班摩托是最基本的生活需求,没什么不正当的。

3、不是越发展贫富差别越大,而是私有化程度越高,私有资本越发展,贫富差别就越大。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的目的是盈利,基于成本和利润(剩余价值)的重要关系,人工成本永远是企业博弈的重要题材。这就是经济规律,而且是很浅显的经济规律。

4、中国是有14亿人的人口大国,随着现代化的发展,不论国企还是私企,规模化、集约化、自动化都必定是发展的方向,劳动用工的相对减少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在中国很难想象什么时候能真正出现劳动力卖市场。希冀劳动力紧缺,劳动工资上涨是不现实的。请不要拿广东偶尔出现的所谓“用工荒”来指代经济规律,人家私人老板正在谋划是把工厂迁到人工成本更便宜的地方合算,还是给工人相对更高工资合算呢。

你看问题很准,就是解释的不对。我不是什么“概念不够清晰”,而是不想拘泥于概念。

在看待经济现实时(其实政治军事也莫不如此),当一种选择的好处还没用尽,当这种选择的恶果还未充分显现时,人们一般不愿意放弃这种选择,社会就难以形成共识,新的选择就难以推广。

当年提出“初级论”时,其实就是准备借鉴、甚至利用资本主义发展经验,因此提出“不争论”。

三阶段论出现的很早,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已经看见过,谈论后工业时代已经提到这个问题,第三次浪潮等书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你说精英专家们借来掩盖,也有道理。但是反过来说,正像当年争议的,新民主主义阶段是否结束的太早?资本主义阶段是否可以跳过?都属于这类争议。

我个人的认识是:当经济阶段未到之时,人的意识形态也无法提高。以毛的大手笔,依然不能克服“私”字。邓干脆就是利用私心来发展。因此这条道路的选择没有拉大差距是不可能的。关键不在这里,而在于如何才能缩小差距?

有人在意政治的办法,左派说:回到革命路线上就行,右派说:学习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就行。恐怕不过是一厢情愿。

我属意于经济发展自有解决之道这一观点。你可以不同意这个观点,但是当你看我过去的回复时,就知道我的回复都是建立在此之上的。

从一个阶段走向另一个阶段,是必然伴随着动荡的。现在不少人仅仅是度过温饱,或者是刚走向小康。可是放眼一望,别人有的都富得流油了,于是怨气生出来,其实有道理。但是这句话虽然许多人不同意,却未必不合理,那就是“民不可以与之虑始,但可以与之乐成”。

你的第三点我只能部分同意。并非越发展贫富差别越大,但是某个阶段就是差别极大。这个差距极度拉大的阶段不过十年,现在开始转变。但是是否私有化越发展,贫富差距越大呢?也是部分正确。因为人们在意的不是贫富差距,而是自己无法有尊严的活着。比如,如果不被基尼系数欺骗,美国的贫富差距是大大高于中国的,可是人们以为美国更平等。因为目前工业化国家到提供房子汽车后,就只能提供更多的休闲时间了,物质上的近乎平等掩盖了这种财富的极大不平等,社会开始获得稳定。中国离这一步不过十年到二十年了。

说中国人力资本太大,这是囿于现实之见。这几年用工相对紧张,十年后是绝对紧张。你再一次忽略了人口规律。计划生育其实某种意义上就忽略了人口规律。

工业化本身是压制人口增长的,所有工业化国家不搞计划生育,部分国家甚至鼓励生育。中国当年早点改革开放,其对人口的控制作用不亚于计划生育。现在面临的问题反而是,由于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寿命的延长,掩盖了中国人口更替水平早就是负数的现实。不要很久,当老年人大量离世时,你会看到中国人口的急剧下降,且难以扭转。十年内,就已经可以看到中国劳动力的不足。

低利润的行业外移是必定的,也是好事;高利润的行业将快速产生也是必定的,这也是资本的必然发展,你好像并没注意资本的这个能力。

生产用工的减少不足以抗拒这个趋势,因为你没了解现代化以后的社会状况。一个高度工业化的国家,蓝领只需要20-30%就足以生产全社会的需求产品了(中国现在还差得远),但是这不意味着其他人没有工作。因为随着人们需求的丰富,大量岗位在第三产业产生,而即便现在最发达的国家,服务业的效率也是很低的,对人的服务许多时候是一对一到一对十以内的。

比如,中国医生的数量翻十倍能否够用?由于现在社会的组织化和复杂化,律师翻十倍是否够用?中国重视稳定,现在警察比例高一点,不过今后就算“维稳”不再是第一位了,中国警察翻个三五倍还是必要的。我还只谈了三个服务行业。银行、物流、酒店、旅游、文化,这都可以在现有基础上翻两番还未必够用。

你慢慢看吧。

因此随着高技术行业的发展,工资翻倍不是神话。农产品会随之涨价,但是工业品不会,因此人们的总收入水平必定大大提高。

先说这么多吧。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