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教练汪成荣的两名运动员在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获得3金1银。2011年中残联奖励汪成荣149.91万元。得知消息后,汪成荣所在单位、青海体工一大队多次要求汪把奖金上交组织,汪不同意。而后,单位给予汪成荣停职处理,体工队大队长杨海宁称,再不交钱组织还有其他手段。



残奥金牌教练拒绝上交百万奖金被停职


残奥金牌教练拒绝上交百万奖金被停职

微争议:残奥金牌教练是否应上交奖金?


汪成荣家里的墙上挂着他在北京残奥会上和弟子的合影。如今,这位金牌教练因为奖金分配问题,被青海体工一大队停职。本报记者 范遥 摄


2005年,中国女子长跑名将孙英杰因向教练王德显讨要奖金一事而轰动体坛,如今,他的丈夫汪成荣又因为奖金惹上了麻烦。2005年,汪成荣被中国残奥管理中心聘为教练,他所带的两名运动员在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获得3金1银。2011年10月,中残联奖励汪成荣149.91万元。


得知消息后,汪成荣所在单位、青海省体育工作一大队(以下简称青海体工一大队)要求汪上交奖金由组织重新分配,汪成荣不同意。2011年12月28日,青海体工一大队给予汪成荣停职处理,大队长杨海宁称,“他不肯交钱的话,我们还有其他手段。”


率队夺3金,获奖超百万


149.91万元,连汪成荣自己都不确定这笔钱闯进他生活的具体时间,但他的生活确实被改变了


“大概去年九月末或十月初吧。”反正是个早晨,因为夜里照顾孩子睡得晚,青海体工一大队教练员汪成荣还没起床,就听见手机响了两声。他的妻子、前著名长跑运动员孙英杰从枕边拿过手机看了看,发现是一条通知奖金到账的短信。


在2008年9月5日公布的第13届残奥会中国代表团名单中,汪成荣榜上有名,是整个田径队惟一来自青海的教练员。他带领6名队员参赛,其中弟子张振夺得男子5000米、男子1500米T11级别两金,祁顺获男子马拉松T12级金牌,何称恩获男子800米T36级银牌。2008年10月6日,中国残奥管理中心发函给青海省体育局和青海省残联,称汪成荣“在任教期间兢兢业业、恪尽职守、科学训练,成绩突出”。


除了书面表扬,还有前述的那笔奖金。“我早知道有奖金,很多教练的钱都到了,就我的还没到,我还打电话催过。”接到短信当天上午,汪成荣去银行查了一下,到账149.91万元。这是汪成荣有生以来拥有的最多的一笔钱,“我(以前)估计能有不少,还跟孙英杰开玩笑说,要是超过80万元,我就不上班了,专心在家哄孩子、陪你玩。”


自1992年入队以来,汪成荣20年来对奖金并不陌生,此前最多一次是2001年九运会,他拿到男子10000米第7名,避免了青海“剃光头”,被奖励一套40平米的房子,时价每平米1380元,总价约5.5万元。


如今奖金远远超过80万元,他也确实不用上班了因为这笔钱,他被单位停职了。


被约谈多次,次次让交钱


上交全部奖金,由青海体工一大队进行再分配,自己分到手可能只有总奖金的20%,汪成荣不干


去年12月28日之前,汪成荣已有半个多月睡不好觉。被上级单位叫去谈话多次,内容只有一个:希望汪成荣把这笔奖金交给单位,由组织进行分配。


第一次谈话,青海体工一大队队长杨海宁问他卡里打进多少奖金,汪成荣留了个心眼,说90万元。汪成荣说,虽无书面说明,但据他了解,队里已有分配方案,他只能拿到这笔奖金的20%,如按90万元计算,自己拿18万元,30万元给青海省残联,42万元归青海体工一大队。


汪成荣认为,在借调到中残联带队期间,他和原单位从未就奖金分配一事有过任何协议,“只要拿出相关文件,说我该上交奖金,那我多少都交,要是拿不出文件,我一分钱也不交。”杨海宁称队内有相关文件,只是不便出示。关于奖金的再分配,杨海宁不肯细谈,但表示不会留给某个人,“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你以为这是一个人的事?多少人为你服务呢?原单位不派你出去,派个阿猫阿狗出去也一样的。”


2011年12月28日,青海体工一大队党委下发了《关于对汪成荣同志停职的处理决定》,该文件称:“中残联于2011年10月给予汪成荣同志高额成绩奖励,但该同志隐瞒情况,不执行大队的决定。汪成荣同志隐瞒组织、不服从管理的行为,在教职员工中造成了不良影响。”汪成荣被停职,停职期间停发工资及福利待遇。


汪成荣依然没有上交奖金,“这是中残联奖励给我个人的钱,凭什么让我往外拿?”


通知发4次,双方仍僵持


“停职决定”未能奏效,汪成荣依然没有交钱,青海体工一大队又连发了4次通知


为照顾妻儿,汪成荣2010年7月申请换岗到科室工作,这样他每天都可以回家。


汪成荣和孙英杰每月工资加起来超过5000元,这份收入在西宁能过上不错的生活。除了西宁有房子,孙英杰九运会时在北京被奖励了一套房子;他们还有一辆福特车。2010年8月8日出生的儿子,如今已能在儿童篮架上扣篮。


如果没有这件事,汪成荣的生活很规律,6点起床、做饭,8点坐班车,9点抵达20多公里外的多巴基地,午饭在基地食堂吃,下午5点下班,6点到家、做饭。但如今,他的生活变了,“每天睡不着,最早也要凌晨两点。”


继“停职决定”后,青海体工一大队又连发4次通知,要求汪成荣“说明情况”。2月7日,通知要求汪成荣提交“参加2008年北京残奥会有关情况”的书面报告;2月13日,要求将外借期间比赛的奖金数额、北京残奥会获得的总奖金数额如实汇报并提供票证依据;2月17日,要求汪成荣上报所得奖金准确数额;2月23日,第4份通知称,“外派执教属职务行为,大队有权知晓外派者的工作情况,包括奖金收入,外派工作者如实汇报是必须履行的义务”。


据体工队工作人员介绍,汪成荣的停职决定贴得到处都是。还有人说,原本不知道这事,正月十三去领元宵,本想帮汪成荣代领,但人家说汪已经没这福利了。


汪成荣试图让自己的态度和缓一些,每次都按时回函,但他强调,自己不能提供奖金数额,希望上级部门向中残联体育部发函确认,“他们心虚,不敢向别人问这个钱。”


杨海宁表示,并非只要求汪成荣交回奖金,其他教练的奖金也要重新分配。但汪成荣认为这是给他下的套,且奖金数额也相差甚远,“确实有几个教练的奖金被收了,但数额差太远了,有个4万多的,有个1万多的,有个4千多的,还有个1千多的。”


奖金近一半,被用于购房


一份中残联的函显示,149.91万元被认定为“教练员奖金”,但青海体工一大队并未罢手


记者2月29日上午采访负责发放奖金的中残联体育部时,一位王姓工作人员表示,有关“奖金到底是发给谁”的问题,需要请示上级领导。之后,记者多次致电,仍再无正面回应。在汪成荣提供的一份名为《关于下发第13届残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教练员奖金的函》中,中残联体育部把打给汪成荣的149.91万元认定为“教练员奖金”,时间是2011年12月22日。


汪成荣说,他和其他借调的教练联系过,“据我所知,其他教练没这事儿。”


上海田径教练张敏珍曾两度被借调到中残联,带队参加了雅典残奥会和北京残奥会,其弟子吴春苗曾在2004年残奥会上夺得1金1银。她称此事不可理解,“奖金已打到了我自己的卡里,这是个人收入,我的上级单位没和我要。在汪成荣之前,我也没听过这样的事。”


教练员金帆曾带出了两届残奥会F11三级跳金牌得主李端,他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参加过两届残奥会,这种奖金是给我们借调去的教练的,不是给我们单位的。”


离开田径场两年多的孙英杰,曾在10年前打破两项亚运会纪录,并经历过兴奋剂事件和讨薪事件。她对发生在丈夫身上的事感到不解,她说,丈夫单位要这笔钱,根本没有正当理由。



杨海宁称,如果汪成荣上交这笔钱,事情还有和缓的余地,“这对他个人也有利,我们会觉得这个人人品不错,比较诚实,会给他放在合适的岗位上,也会好好培养他,给他‘压担子’。”


事实上,这笔钱已经被汪成荣夫妇花掉了近一半,他们在西宁市中心买了一套新房,高层,带电梯,每平米5800元,总价67万,手续费1万元,装修、家电花了20万元左右。


停职,只是“初步处理”,“他不肯交钱的话,我们组织还有其他的手段。”杨海宁说,“我们的忍耐也是有限的。”


如果不交这笔钱,汪成荣丢掉的是稳定的工作和事业编制,还有多年的归属感。1992年,他进入青海体工队,2004年退役,2005年留队做教练,如今,时间已过去了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