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妙家属起诉药家鑫父亲 要求兑现20万赠款

mbl54888 收藏 63 6602
导读:药家鑫案索赠风波再起波澜:昨日,成都商报记者独家获悉,药家鑫案受害人张妙家属已正式向法院起诉药家,要求兑现药家鑫“遗赠”的20万元。西安新城区法院已于2月27日正式受理此案。 遗赠之辩 是 2011年5月31日 “二审结束后,药家鑫留下两条遗愿:一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父母,二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孩子” 2011年6月5日 “我们也会把这20万用专门的账户存着留待你的父母和孩子将来确实需要的时候再来拿,因为这是药家鑫最后的愿望” ———张家列举的药庆卫(微博)微博

药家鑫案索赠风波再起波澜:昨日,成都商报记者独家获悉,药家鑫案受害人张妙家属已正式向法院起诉药家,要求兑现药家鑫“遗赠”的20万元。西安新城区法院已于2月27日正式受理此案。


遗赠之辩



2011年5月31日 “二审结束后,药家鑫留下两条遗愿:一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父母,二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孩子”


2011年6月5日 “我们也会把这20万用专门的账户存着留待你的父母和孩子将来确实需要的时候再来拿,因为这是药家鑫最后的愿望”


———张家列举的药庆卫(微博)微博



药庆卫微博中提到药家鑫的两条遗愿,没有提到钱的事


药家鑫没有经济来源,名下也没有财产,没有能力“遗赠”20万元


即便是“遗赠”,张家也已超出能够表示接受“遗赠”的时限


———药庆卫夫妇代理律师


要求兑现药家鑫“遗赠”20万元


今年2月8日,张药双方因为索款事件发生肢体冲突,索款无果而终。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获悉,张妙的父亲张平选、母亲刘小欠及张妙的孩子王思宇三人已向法院起诉药庆卫夫妇,要求兑现药家鑫“遗赠”的20万元。


张平选说,他平时并不上网,也不知道药庆卫在微博中说了要给他们20万元。今年春节,他才从朋友口中得知,原来药家鑫死的时候曾留有遗愿要让药家来看望他们,并给他们20万元。


张家的起诉状上详细列举了药庆卫所发的数条微博。其中,2011年5月31日,药庆卫在微博中写道:“二审结束后,药家鑫留下两条遗愿:一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父母,二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孩子。2011年5月26日,在律师的陪同下,我们看望了张平选夫妇及张妙的孩子,并给张平选留下20万元现金,做为他们养老之用。”


2011年6月5日,药庆卫再发微博:“现在这20万也被你父母不知出于何故退回来了,我们也会把这20万用专门的账户存着留待你的父母和孩子将来确实需要的时候再来拿,因为这是药家鑫最后的愿望,做父母的一定会去完成。张妙,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的父母和孩子,愿你早日安息,落土为安!”


“纵然被口水淹死也要告”


“根据药庆卫的微博,捐这20万给张家是药家鑫最后的遗愿,属于遗赠。”原告方在民事诉状上说,药家鑫本人名下有一部价值14万元的车子,事发后由药庆卫夫妇接收,再加上药家鑫名下的其他财产,药家鑫本人是有能力完成这20万元遗赠的。此次他们索要的是药家鑫遗赠的20万元,而不是药庆卫此前拿出来“和解”的20万。药庆卫自己提出的20万元,可以“反悔”,可以“撤销”,但药家鑫遗赠的这20万元,药庆卫无权代为“反悔”或“撤销”。


对于打这个官司的原因,张平选说,药庆卫一方面在微博中大肆宣扬愿意向张家捐款;另一方面,在他们去取这笔钱时,不仅不给钱,甚至连面都不见。在直接取钱受阻后,他们只得向法院起诉,要回这20万元。


张家在诉状中称:“药家在微博中的表态,催人泪下,药家鑫的悔罪表现让人热泪盈眶,藉此,药家获得了极大的同情和谅解。而张家反而遭到攻击和辱骂,一些人甚至认为,就是因为张家不接受赔偿导致药家鑫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是张家害死了药家鑫,摧毁了药家的希望,因此药家鑫是杀人犯,张家同样是杀人犯。面对如此黑白颠倒的舆论,纵然被口水淹死,张家也要坚持讨要这笔钱,因为这样能够更进一步最大限度成就被告一家的美德。”


张显(微博)说法


不愿再提“索款门”


“我不想再就张家和药家之间捐款的问题接受媒体采访了。”谈及此事,张显对成都商报记者表示,其实他只是张妙家属在药家鑫案中的代理人,自从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后,他的代理职责就结束了。只是由于张妙的丈夫王辉等人不会上网,不会打字,所以才委托他在网上代为发布信息。而2月8日当天,他去现场围观,却被当成了事件的当事人。最后,社会舆论指责张家时都把矛头直接指向他,这让他“很受伤”。


张显说,“索款门”事件与他本没有关系,但他的信息屡屡被媒体和公众误读,甚至歪曲,已经严重干扰了他的生活。


药家代理律师:“遗赠”一说不成立


并称张显声明与“索款门”无关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针对张家的起诉,药庆卫夫妇已全权委托其代理律师兰和处理此事。


药家鑫遗愿没提钱


“此次起诉理由我们认为并不成立。”兰和说,药庆卫微博中提到药家鑫的两条遗愿,没有提到钱的事。因此,张家起诉的所谓药家鑫“遗赠”,实际上也是药庆卫在药家鑫遗愿之外,自己的主张。其性质也是药庆卫的赠与行为,与药家鑫“遗赠”无关。其次,药家鑫作为一个学生,并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名下也没有财产,根本没有能力向张家“遗赠”20万元。同时,即便是药家鑫“遗赠”,根据我国法律,必须在知道受“遗赠”2个月内,作出接受或放弃的表示,如果到期没有明确表示,即视为放弃。现在2个月时间早已过去,张家实际已放弃了受“遗赠”的权利。“张家这次起诉实际只是上次‘索款门’事件的延续。”兰和说。


望张家公布捐款去向


兰和还表示,如果张家能将网络捐款明细走向公布,证明张家确实已到无钱看病的地步,并对此前在媒体上公布的不实信息进行澄清,将“索款门”内幕公之于众的话,药庆卫和他本人均愿意对刘小欠看病一事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我们相信张平选一家人是善良的。”兰和说,张家“演出”的“索款门”事件及随后的起诉,他们都不会责怪或记恨张平选一家人。


而关于张显与“索款门”的关系,兰和说,从张显此前发布的声明来看,主角是张平选及张妙的丈夫王辉等人,但到了现场张显却“山呼海啸”,大肆澄清自己在微博中没有撒谎,虽然大呼“我看热闹来了”,但现场谁都看得出来,张显才是“索款门”事件真正的主角。现在张显再次声明自己与“索款门”事件没有关系,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专家观点


张药两家都是受害者


他们需要的是重新开始新生活


“其实整个事件中,张家和药家都是受害者。”四川省社科院法学所副研究员黄泽勇说,自药家鑫案开始,张家和药家就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中,两家人都被频繁地曝光、评论甚至是谩骂,已经严重影响了两家人的生活。从药家鑫案发生后,舆论对药家的一片谩骂,再到现在对张家的指责,两家人在舆论面前都伤得不轻。


“现在两家需要的不是继续采取敌对的行动,而是逐渐淡出舆论的视线,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这才是更有价值的。”黄泽勇说。



新闻回顾:


张妙亲属向药家鑫父亲索要20万元赠款


2011年,药家鑫之父药庆卫曾欲赠送被害人张妙家属20万元被拒。2012年2月7日,张家表示愿意接受20万元赠款,并于8日前往药家索取。张家称现在要钱是因为无法支付张妙母亲的医药费。对此,药庆卫称“20万赠金是借的已归还,对方既已拒绝,我也没有义务再给。”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药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但一码事归一码事,这个要钱的案子是张家人不对。

38楼jntnyy

都说农村人素质低,看一看该案的张显,就知道农村人至少素质高得多。本来该案没有判决时,有报道说张家是接受药家赔款的,也就是说有可能达成赔偿协议,从而在判决时达成谅解。可能会影响到药家鑫的死刑判决。甚至可能改判死缓,这种判决不是没有先例。而后来事件的走向偏离了原来的预计。原因就是张家的代理人的从中阻挠。张家代理人最卑鄙的一点就是利用媒体(无论是网络还是传统媒体)大肆宣扬。企图影响案件的判决。最终达到名利双收的目的。

其实在后来的张显代理的另一个案件。可以看出其基本套路。就是通过网络造谣。给法院制造压力。(一个说药家鑫是富二代,官二代。后来说李家在高院有人)。后来的事实证明全是污蔑。但是张显却不会因为造谣受到法律制裁。至于两个案件的判决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两个案件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那就是利用媒体干扰司法的独立性。

有人说,网络给民众一个发表意见的平台。但是亲爱的网友们,有没有想过。此例一开,未来会不会有人利用手中的资源来制造汹汹民意,影响司法公正?当我们众口一词的谩骂药家鑫的冷血时,有没有想到其实你也成了法律公正的破坏者。想一想,当我们只能听到一面之词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事件的另一面?

写本文是为了纪念上一次评论张显代理案件时被骂的经历。

人生三大悲剧

少年丧父母,中年丧配偶,晚年丧子女

药家鑫的罪恶药家鑫本人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在人生最后的时刻已经忏悔了

虽然药家鑫是因罪恶而结束短暂的人生,但是这不影响他是他父母的全部

你们玩弄民众的善良于鼓掌,从民众的善良中获得了大量利益,你们却没有好好的善待民众的善心

而你们现在如此贪婪,我想民众不会再被你们蒙骗。

民众有善良的心,这心不容居心不良的人愚弄的。

如果我是药家鑫的父母,即使法律判给你们,

儿子已经随着他的罪恶去了。我宁愿把钱和财产烧了,也不给你们这些贪婪的人一个大子

让世人知道,罪恶的人应该受到惩罚,贪婪无度的人也要受到人民谴责

关于药家鑫的新闻,我是每个必看的,我反对攻击农村人的任何言论,向上推三代,有几个不是农民的?攻击农民,就是数典忘祖!药家鑫的确是死有余辜,他为他的恶行付出了应有的代价。现在,张家的行为只能让人感到恶心,极度的恶心!我见过无耻的,没见过比张家更无耻的人了,他们的行为,比药家鑫的行为更为恶劣!

药家鑫本人的一句“农村人难缠”,惹来了众怒。现在看来药家鑫没说错,张家不光难缠,还是个不知羞耻的人,贪婪的人!真给农民兄弟“长脸”。

6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