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危急时刻,还是“54式”手枪hold得住!

好兵海东青 收藏 66 2026
导读:入秋的一天下午正要下常白班时,正在科里向夜间住勤分队布置下半夜“蹲点守候”任务的老海突然接到了老板打来的一个电话。说是让我立刻赶到他那位于办公大楼五楼的董事长办公室去一趟。 来到装潢得富丽堂皇的大办公室中,春风得意的董事长便向我悄悄地布置了一件十分重要且具有一定风险性的任务:“海科长,从你们民警中队安排二个身手和素质均优秀的骨干警员,最好是党员和退伍军人。携带枪械、安排专车由你亲自带队,配合公司财务部押送450万现金连夜赶往距此二百多公里外的W市。” 乍一听到这件由老板亲自布置的任务,我在兴

入秋的一天下午正要下常白班时,正在科里向夜间住勤分队布置下半夜“蹲点守候”任务的老海突然接到了老板打来的一个电话。说是让我立刻赶到他那位于办公大楼五楼的董事长办公室去一趟。

来到装潢得富丽堂皇的大办公室中,春风得意的董事长便向我悄悄地布置了一件十分重要且具有一定风险性的任务:“海科长,从你们民警中队安排二个身手和素质均优秀的骨干警员,最好是党员和退伍军人。携带枪械、安排专车由你亲自带队,配合公司财务部押送450万现金连夜赶往距此二百多公里外的W市。”

乍一听到这件由老板亲自布置的任务,我在兴奋和激动之余(身为保卫人员,有特殊任务执行当然会感到兴奋啦)马上又有一种未敢言明的犹豫和不安。

因为,且不说此事所面临的危险性有多大,单就是未经市公安局批准就携带枪支离开本市和私下运送如此大金额的现金,也是十分严重的违规做法呀!(当然,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不违规也就没法发展了。哈哈哈、、、)

回到保卫科办公室,和财务部长在电话中约定好了出发的准确时间并联系公司小车班安排好一辆“现代”面包车随时备用后,我便从正在值班以及晚上接班的二个分队的三十多名警员中挑选了二名军事素质过硬、身手及反应俱佳、平日里在执行其他任务时就一直表现出色的党员警员担负今晚的这项“特殊”任务。

当然,出于安全和保密方面的考虑,我并没有将晚上将要执行的特殊任务的具体内容和前往外地一事告知给这二名我十分信得过的警员,而只是简单地交代他们在晚上十点半、也即是下中班后立即换便装到我的办公室集合。

完成了以上的工作安排之后,我从二个大小保险柜中分别取出了二把手枪(一支“54式”、一支“77式”)和二十多发手枪子弹(我们也都是严格按照枪弹分离的原则保管枪支和弹药的呦),然后,一边将枪支拆卸、分解进行着擦拭保养,一边考虑着出发后前往W市的最安全行走路线和可能发生紧急突发情况时的处置预案。

、、、

晚上十一点整,在全体人员(保卫科三人,财务部二人,司机一人)快速完成了公司食堂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夜宵之后,我又吩咐所有人完成“排水”和“出恭”等“工作”,随后,押运着450万巨款的我们便悄无声息地上路出发了。

在当时的那个时期(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所居住和工作的这座城市社会治安曾极度混乱。不用说是押送着高达450万巨款的普通面包车了,即便是装有几十万现金的银行专用押款车,也出现过被持枪歹徒武装打劫的事件。

基于肩负的责任和挥之不去的担心,汽车在夜色里行驶的一路上,瞪大了眼睛的我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坐在副驾驶座上,我手插内怀紧握着那把别在肚腹处、装满了子弹(子弹已然上膛处于保险状态)的“77式” 手枪,不时透过后视镜关注着有无尾随我们之后的可疑车辆。

“现代”面包车在漆黑的省道间颠簸行驶(那时候还没有高速公路),很快,守护着装满现金拉杆箱的二名财务人员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车厢里,只有我和正在开车的司机以及事先已经在住勤室里睡了几个小时觉的二名民警中队的警员依旧睁大了眼睛,各自警惕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

凌晨一点多钟,我们来到了位于路程中间的一个县级小市。

这时候,一直高度紧张的我才稍稍感到心中有那么一点放松。因为,至此,基本上可以排除我们的行动泄漏以及被尾随等危险情况的发生了。(那时候,手机刚刚面市,且价格十分昂贵,所以,远程操作实施抢劫运款车的可能性并不大)

可就在这时,正在驾驶着“现代”面包车的司机却突然将车辆减速了。

我在诧异间正要开口询问原因之时,只见,他已经将车辆缓缓地开向了路边一个四处俱很残破、灯光异常昏暗的小加油站。

原来,搞了我一场虚惊的原因,是汽车油箱里的汽油不多了。

这个突发的问题倒真是出乎于事先已经周密计划的我意料之外的事情。因为公司小车班不归我所领导的部门管辖,所以,我也就不好对这个做事有点马虎、事先缺少计划的司机再发什么于事无补的脾气了。

见“现代”面包车停下来加油,我便对另一名身上持有支“54式”手枪的警员小田用暗语打了个招呼,暗示他立刻下车,同我在车辆的四周守卫,以占据上有利的位置,随时处置可能发生的紧急和危险情况。

我俩来到车下,在围绕着车辆和加油站十分谨慎地四处察看和转悠了一大圈之后,确实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可疑的情况:眼前的这个加油站四下一片寂静,破旧的只有二台加油机的站区内也只有一个业务还不太十分熟练的年轻加油工在鼓捣着那台不时发生以点故障需要拳打脚踢几下才愿意继续工作的加油机。

与小田在车尾处再次碰头,我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便开口对他说道:“哎,小田,咱俩换把枪用用。这JB的‘77式’握把太小,我用得很不舒服。还是那‘54式’给我的感觉好。可能是用惯了吧、、、快,你小子犯什么傻呀,赶紧把枪拿过来呀、、、”

把“54式”手枪从小田的手中接过来,我在仔细地检查了枪机所处的保险状态后,便随手把它给插在了自己腰部前侧最方便随时取用的腰带内侧位置上。

而小田接过了我递给他的那把小巧的“77式”手枪之后,却并没有急于插枪入腰,而是凑着那有些昏暗的灯光,饶有兴致地端详起了这把平日里我不太让他们接触到的可以单手上膛的枪支。

突然,一道刺眼的白光骤然从不远处闪现而至,顿时把原本就处于车后灯影下的我俩都照了个通体一览无遗!

“赶紧把枪给我收起来!是——警察的巡逻车。”抬眼循着灯光望过去,我已经看清了疾驶而来并且是已经拐弯进入到我们所在的这加油站里的是一辆车顶上闪着串蓝红色警灯的警用巡逻车。

见此情形,我心中不禁暗想:如果被他们给现场查获,这无论是带枪出市,还是违规携带巨款,都够我们这帮人“喝上一壶”的呀!不仅如此,由此还会给公司招惹来其它意想不到的麻烦。所以,我在情急之下,才急忙嘱咐小田快速收枪。

不知道是由于紧张或是忙乱,还是他那刚才插着“54”手枪的腰带太过宽松,只见,那把已经插入到腰带之中的“77式”手枪突然从小田的裤腰带内滑落,在裤管里顺着他的大腿继续下滑,在发出“吧嗒”一声响动之后,便硬生生地掉落在小田的脚边那冲着已经停驰的警车一侧。

这时候,这支赫然掉落在地的“77式”手枪静静地躺在灯影下那光洁的水泥地面上,她(“77式”手枪)与走下警车的三名警察也就是相距那么不到五米远的距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转载图片)

一时间,我的心脏仿佛都已经蹦到了嗓子眼,马上就可能会跳将出来、、、

所幸,三位全副武装的当地巡警(当时的巡警都配有枪支和其他警械)并没有注意到我们俩所表现出的异常,也没有发现到他们眼前地面上那支散发着幽幽冷光的制式枪械。而是旁若无人地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就相互说笑着一同走向了那加油站的休息室之中、、、

、、、

“现代”面包车继续向着W市的方向颠簸行驶。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望着前方暗夜里车灯照耀下的田野,想想刚才发生的惊险一幕,脑海间不由得想起了童年时曾看过的一部阿阿巴尼亚电影《地下游击队》中:正在街头执行秘密任务的年轻游击队员,由于过度紧张,在一个德国兵面前将自己的手枪不慎掉落在地的镜头以及那流传经典的“把枪交给吉尔吉” 的电影台词、、、

、、、

凌晨四点不到,我们就顺利地来到了目的地——W市。

不知道是由于过于紧张,还是一路上的道路太过于颠簸所致,反正,此时的我们六个人俱是在疲惫之余又都感到腹中十分地饥饿。

车辆行驶在市区那宽阔的马路上,正当他们几个年轻人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如何对付这“咕咕”作响的肠胃之时,路边的一个灯光通明的所在猛然吸引住了我——原来,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时尚饭店!

在将车停下、二个经济民警警员协助财务人员从面包车车厢里搬弄出那沉重且装有巨款的拉杆箱之时,我注意到,在这家饭店大门的另一侧灯光照射下停放着一辆最新款的“毕加索”商务车。这使酷爱车辆的我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

因为时值凌晨时间,因此,这间装潢得极富现代气息的饭店敞开式的大堂雅座中只有区区一桌食客正在用餐。在我们六个人很警惕地从大门口鱼贯而入的过程中,我清晰听见这二位已经喝得大脑完全不当家的中年男子正在口若悬河地用当地话自吹自擂着什么。

看情形,这二位中的一位正是门外那台“毕加索”商务车的主人。

落座之后,拿过服务员递上来的菜单一看,乖乖!这里的菜价还真是不算便宜呢!区区一个香菇青菜便标了38元一盘的“天价”(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物价)。这个价格,不禁让我等常下馆子的食客都有点乍舌不已!

好在此次是“公款”消费,而且,又是有极度特殊任务在身,于是,在财务部一位副经理的鼓动之下,大伙便指手画脚地对着菜单乱点了一通。

这时候,我们最大、最迫切的心愿便是赶紧将饭菜上桌、填满各自“咕咕”作响痛苦不堪的肚子。因此,也就不太计较这饭店是否宰人了。反正,我们也不打算再次来光顾这里了。

点完菜,期待了很久很久,饭菜才总算上到了我们眼前的桌子上。可是,呈现在大伙眼前的菜肴不光是盘头奇小无比,同时,菜品的味道也让人失望至极。吃到了最后,小田居然在那道“红烧鸡块”里的一只鸡腿上发现了一根用于捆鸡的塑料绳!

于是,财务部的那位平素里凡事都特别喜欢斤斤计较的副经理便对着送菜来到桌前的一个年轻男服务员表达了自己对菜肴的不满和意见。

让在座的我们都绝没想到的是,面对顾客和颜悦色提出的意见,这名服务员居然表现得十分蛮横和缺乏素质。

只见,他把一本意见簿重重地扔在桌角,头一歪、眼一瞪,拉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贱人神情:“有意见呀,那,这是意见簿,随便你们怎么写。嫌我们这里的饭菜不好,就不要来吃呀?呵呵、、我们又没有站在马路边硬拉你们进来吃呀、、、”

他奶奶滴,身为一个普通的饭店服务员,居然连这种话都敢说得出口。难道说,这里是间见客杀客、见财取财的黑店不成?

看这伙计如此地嚣张,我手下那二位脾气本一贯就不大好的兄弟便都不愿意了。只见,小田一拍桌子跃身而起,冲着这敢于出言不逊的服务员便迎了上去。看那冲动的情形,他马上就有出手将对方惩戒敲打一番的可能。

见此情形,我赶紧抖身而起,很严肃但又很小声地阻止住了小田。在当前这种情况下,可不是可以随意鲁莽和冲动的时候,脚下桌子边的巨款还有没有交付,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这个时候,可容不得我们再有一点差错的事情发生啊!

大伙压下火继续吃这廖然无味、让人生气的饭菜。一会之后,财务部的副经理见大伙吃得差不多了,便向我打了个招呼,起身去吧台埋单。

正当我小声训斥着刚才表现得过于冲动的小田不够冷静之时,忽然,从财务部副经理所在的吧台那里传来了愈来愈激烈的吵囔之声:

“我们是单位的工作餐,你们饭店必须提供发票。否则,我有权利拒绝付款、、、”这是我的同事,那位财务部副经理渐来渐大但还算客气的声音。

“就是没有发票,你们不付钱就走不掉。你们这些外地人,我们老板是干什么的你们不知道吧?想不给钱就走,就算是你们找来了巡警,也没有毛用、、、”饭店的收银员的声音则比财务部副经理的声音要大声和张狂数倍!

见此情形,我们都起身向发生争执的吧台走去。而与此同时,远处那二个一直在边喝酒边自吹自擂的中年人也都站起身,吵闹着、磕磕绊绊地向我们围聚着的吧台走了过来。

“干、、干什么?不想、、不想好了是不是?你们这些外、、外地人知道这家饭店的老板是干什么、干什么的吗?我、、我告诉你们,不把钱全部留下,你们都别想走。”这是其中的一个留着个大背头的中年人对我们发出的警告。

“给发票我们就付钱。我们不是要找你们麻烦,而是在要求最起码的权益。”财务部副经理还在跟这满身酒气语无伦次的“大背头”说理。

不知为何,原本站在我们身侧一个台子边的“大背头”可能是有点酒后站立不稳,于是,就用自己的一只手臂扶住一张桌子的台面去做支撑。没曾想,在他的倾力一按之下,那虚放在桌架之上的台面就不吃力了。于是乎,随着一片杯盘响动和落地声想起,这家伙便一下子摔倒在了满是瓷片和玻璃片的地板上。

红色的血液,即可便从他那倒在地面上的脸部流了出来!

“打人啦!外地人吃饭不给钱还打人呀!”这是收银台后的那个小青年在没有看清事情发生过程的情况下高声发出的娘娘腔。

奶奶滴,这可真是“恶狗先咬人”了呀!这“大背头”明明是自己用力不当才导致摔倒受伤的,怎么就成了我们出手伤人了呢?看来,这里真还是一间见人讹人没法讲理的黑店呀!当然,也可以断定,这二个半夜吃烂酒的中年人一定是这家酒店老板的亲戚或狐朋狗友。不然,他们也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偏袒饭店一方。

正当我们面对眼前这突发局面都有点不知所措时,突然,从我们的身后一下子就冲上来了刚才的那个蛮横无理的男服务员。只见,他来到人后也不说话,而是举起了拳头照准了站在他身前的小田脸上就是十分着力的一记黑拳。

面对他毫无征兆的突然偷袭,背对着他正在紧张关注着吧台处情况的小田当然是没有任何防备。而站在他对面的我在一侧头之际看见了男服务员恶狠狠地冲过来便心知不好而正要开口对大伙提醒时,他已经把拳头招呼到了小田的左脸颊上。

见小田无故被打,我顿时是恶从心生,于是,便顺手抄起身边一张台子上的一只白瓷茶壶,迎面就把它用力招呼在了这条恶狗一般的男服务员脸上。

“喀嚓”一声响过之处,脑门已然受伤流血的服务员当即斜刺着冲向了一张椅子,继而,翻倒在了几米外的餐桌台子之下。

“弟兄们,赶紧撤!”看着眼前的局面越来越混乱,我赶紧吆喝和命令众人撤退。纵然是眼前的变故多发,我心里还是十分地明白:此地绝对不可久留!

可是,当小田顾不上向打了他一黑拳的伙计回敬报仇,便在我的厉声催促之下协助财务部副经理赶紧拉动装满现金的拉杆箱企图离开时才发现,另一个中年人已经牢牢地抓住了拉杆箱的拉杆,一边叫嚷着,一边死死地拉紧了拉杆就是不松手。

这时候的小田已经不需要我再命令他什么了。只见他一步踏前,在左右开弓将拳头快速而有力地打击在对方的脸部之后,又抬起一脚准确而凶猛地踢在对方那已经遍是红云(鲜血)的大脸之上。

接下来,在娘娘腔收银员发出惊恐的哀号声并快速向后堂跑去的同时,我们六个人也开始快步向饭店门口处撤退。在这个过程中,我指挥司机和另一名警员在前,小田和二个财务人员在中,我亦步亦趋地守在了队伍的最后。

正当我们众人快步保护着拉杆箱退到饭店大门所在的位置时,殿后的我突然发现,从该饭店的后堂位置叫嚷着冲出了四、五个穿着白色厨师制服的人员,正在快步向我们所在的位置奔来。

最令我感到震惊的是,这几个伙头居然是全部带着“家伙”而来!只见:最前面的一个人抡着一个铲煤的铁锨在发声狂叫,他身后还有三个人手中均挥舞着菜刀。而刚才那个偷袭小田后被我一茶壶打倒在地的家伙,居然是手中持有双刀。貌似一副最为拼命的架势。

再向“现代”面包车所在的地方回头一望,司机正在配合着财务人员将装有钱款的拉杆箱向车厢里运送。于是,我便和已然回头的二个警员堵在门口,抄起门口处的餐椅向愈来愈近的伙头们用力抡去。以期为外面的人员多争取一点宝贵的时间。

可是,面对已经红了眼的伙头和其他人员,这种办法也只是略微起到一点不大的作用。随着他们的强攻猛冲,此时的我们已经被逼出了饭店大门。而手持餐椅的小田正在和那名持有铁锨不停乱舞的胖伙头非常费力的进行着很勉强的角力。

眼前的形势已经是十分的危急了,估计要不了多久,我们的防守就将被他们攻破。接下来,我们面临的将是人员被打致伤、450万钱款不保的最坏情形。

面对这种危急形势,下一步究竟该如何处置?我一边挥舞着餐椅格挡着菜刀的劈砍,一边焦急地寻找着大伙都能全身而退的对策。

可就在这时,准备决一死战的我突然碰到了自己的前腹部,并生生地感觉到了一个明显的硬物——对呀,我们有枪呀,这可是在目前情况下战无不胜的大杀器呀!看来,自己真的是忙糊涂啦,连身上配有枪支一事居然都给忘得是一干二净!

想到这里,我哪里还会有半刻功夫的迟疑,在将餐椅用力砸向对方之后,当即就是一个抽枪出腰、推拉上膛、抬臂上扬,击发射击的连续动作。

“砰——!”

枪声赫然响起!在黎明的夜静之中,这声音久久地回荡在楼宇之间。

随着枪声的猛然响起,我和已然反应过来并快速拔枪的小田二人的枪口所指之处,只见,站在饭店门口处原本张扬至极的一众伙头、服务员和那二名食客均在一霎那变成了呆若木鸡的木头人。而那位冲锋在前、貌似最勇猛并持有铁锨的胖伙头,在惊恐之下便一下子把手中的铁锨扔在了门口的方砖之上。

“全部把手中的‘家伙’给老子放下,TMD,连‘老威’都敢打,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在小田的厉声叫骂和枪口所指之下,对面的这帮人纷纷扔下了各自手中的“武器”!

看到这种情形,年轻气盛、一肚子邪火的小田和另一名民警便快步向前,一个对准抄有双刀的狗眼服务员、一个对准持有铁锨的胖大厨,便是一顿不计后果的狂踢猛打!

、、、

在身后二名恶徒满地乱滚的哀号和其他众人满脸惊恐的注视之下,我们的汽车启动,快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不知道是因为何种原因,这件持枪大闹W市饭店的事情,最后居然是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我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现代”面包车的车号没理由不被对方记下并反馈到他们的老板那里。但是,此事为何就没有被对方再追究下来了呢?

当然,即便是对方有所动作,我们也不会当他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因为,在我们的地盘上,我可以肯定无论是公办还是私办,来自W市的家伙都是讨不到一点便宜的。

、、、

告别我心爱的“54式”手枪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每每在闲暇之时回想起由她伴随的那些风风雨雨和美好时光,我总是有一种深深的怀念!

再见!亲爱的“54式”手枪,希望你一路走好!


想了解真实的部队和真实的从军经历吗,请关注以本人在海军航空兵军事院校里的亲身经历所撰写的纪实性小说——《好男当兵》http://book.tiexue.net/Book17766/


中华铁血军团热诚欢迎您的加入 http://group.tiexue.net/hai/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2/3/1 18:25:57 被好兵海东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好兵海东青 在第5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脸上没长痔疮 在第52楼的发言:
......

看了你的文章,很是喜欢,有时就觉得是在说自己!

谢谢战友的支持!

我们有过接触,你曾评价过我那个关于女儿玩武器的帖子,是有关“特权”问题。

哈哈哈、、、

真的没什么特权,只是,我爱结交朋友,自己又从事保卫工作,因此,玩武器就多了点!

就别提了,当时我的酒吧消防没过关,有气没处撒,是故意跟你顶杠的。请老兵别介意!

 以下是引用脸上没长痔疮 在第5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好兵海东青 在第5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脸上没长痔疮 在第52楼的发言:
......

看了你的文章,很是喜欢,有时就觉得是在说自己!

谢谢战友的支持!

我们有过接触,你曾评价过我那个关于女儿玩武器的帖子,是有关“特权”问题。

哈哈哈、、、

真的没什么特权,只是,我爱结交朋友,自己又从事保卫工作,因此,玩武器就多了点!

就别提了,当时我的酒吧消防没过关,有气没处撒,是故意跟你顶杠的。请老兵别介意!

哈哈哈、、、

我最喜欢直来直去的性情!

去番禹时,一定去你的酒吧喝二杯!

 以下是引用好兵海东青 在第6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脸上没长痔疮 在第59楼的发言:
......

就别提了,当时我的酒吧消防没过关,有气没处撒,是故意跟你顶杠的。请老兵别介意!

哈哈哈、、、

我最喜欢直来直去的性情!

去番禹时,一定去你的酒吧喝二杯!

好!

6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