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往事:黑人领袖布克•华盛顿

突击一番 收藏 0 1034

“一个种族如能繁荣,它非得懂得种田和写诗是同样值得珍贵的事。”


—— 布克?华盛顿,一八九五年,在乔治亚州展会上的演讲


内战结束到二十世纪初,是美国历史上有名的“镀金时代”(Glided Age)。但对黑人来说,这是个黑暗和退步时期。经济层面上,黑人处于最底层。内战后,百分之九十的黑人在南方,其中的百分之九十在农村。内战后,绝大部分南方黑人没有资本,没有受过教育,除了农活和家佣之外,没有其他工作经验。百分之七十五的农村黑人没有土地,只能作佃农出卖劳动,他们债台高筑,生活极为贫困。占南方黑人百分之十的城市黑人,也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他们要面对移民的竞争。白人不愿用黑人,宁愿用移民。移民取代了黑人成为铁匠、裁缝、建筑工人、钢铁工人和铁路工人。内战后,工业化和技术革新淘汰了许多传统手工业,黑人因此失去了许多传统工作,同时还遭到白人及工会的排斥,只能从事重体力劳动和帮佣。同样的工作,黑人收入远低于白人。城市黑人的生活十分艰难。


黑人的教育水平很低。一八八零年,黑人文盲率为百分之七十,一八九零年为百分之五十六,一九零零年为百分之四十四。这来自种族歧视。从殖民时期起,白人就不让黑人受教育。内战后到二十世纪初,黑人的教育限于简单手艺、体力劳动技巧等,目的是为了培养农场工人和佣人。南方各州尽可能不让黑人受教育,教育经费极不平等。一八九九年,黑人儿童占南方学龄儿童占百分之三十一点六,教育经费仅占百分之十二点九。黑人老师的年收入为白人的百分之三十,黑人学校的学制比白人学校少五十九天。南方白人学校拒收黑人学生,黑人学校一般设在破旧的教堂里。缺少教育使黑人的生活状况更加遭糕。


内战后,美国南方白人利用选举权在各州的宪法解释,用财产和教育程度剥夺了黑人的政治权利。南方白人认为黑人不应拥有政治权利。一八九零年起,南方各州以人头税、文化测验、财产限制等手段剥夺了黑人选举权。一八九六年,最高法院在普莱西诉弗格森案中认定种族“隔离”合法、和种族“平等”一样合宪。接着,南方各州推出了种种种族隔离政策,公共设施、餐馆、旅馆、医院、剧场、车站等,都以种族划线,白人、黑人各用各的,互不侵犯。


世纪之末,美国南方对黑人的私刑和暴力达到了顶峰。十九世纪最后二十五年内,美国私刑受害者为二千五百十六人,一千六百七十八人是黑人,八百零一人是白人。二十世纪最初十年内,美国私刑受害者为八百四十六人,白人为九十二人,其余为黑人。绝大多数私刑发生在南方,成为“南方特色”和残害黑人的手段。


这一时期的美国政客、学者、牧师、记者等知识分子,编造各种贬低黑人的种族主义理论,把黑人贬低到连人都不如的地步,为白人的种族主义寻找合理性。黑人作家查尔斯?切斯纳特写到:“在黑人被解放后的最初三十五年内,黑人的权利达到了低潮。白人的种族偏见则更强烈、更不妥协。”


一八九零年到一九一五年,美国黑人中出现了一个重要人物布克?华盛顿(Booker T Washington),他是美国历上最重要的黑人政治家、教育家和作家之一。也是美国历史上的最重要人物之一。


一八九零年到一九一五年期间,华盛顿在黑人政治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一八九五年,华盛顿在亚特兰大(Atalanta)发表的著名演说,使他闻名全国,成为政界和公众关注的黑人领袖。他与白人合作,筹款创建了数百个社区学校和高等教育机构,以提高黑人的教育水平。华盛顿改进了美国种族关系,他的自传《超越奴役》(Up From Slave)初版于一九零一年,是当今美国总统奥巴玛(Barack Obama)的床头读物,至今仍广为流传。


一八五六年四月五日,布克?华盛顿生于弗吉尼亚州富兰克林县的一个大庄院。母亲是一位黑奴厨师,父亲是一位不知名的种植园主。当时的法律规定,母亲是奴隶,她的孩子就是奴隶。他名字中的“T”意为塔理发,是其主人的名字。


九岁的那个夏天,华盛顿和兄弟约翰(John)及妹妹艾曼达(Amanda)随母亲迁往西弗吉尼亚州(West Virginia)的马尔登(Malden)和继父会合。在马尔登,他和母亲在盐厂当工人。同时华盛顿进了一个半工半读学校。为了安排上学的时间,他每天从早上五点工作到九点,然后上学,午饭后回厂上班,直到八点。尽管如此,他九点赶到学校还是要差半个小时的课。为了补上这半个小时,华盛顿每天清晨到厂把钟拨快半个小时,下午再拨回半小时。这样干了很久,老板竟一直没发现。但后来,华盛顿在他的回忆录中,对此表示了忏悔,认为这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


一八七二年,华盛顿十六岁,离开了马尔登,步行去弗吉尼亚州汉普顿(Hampton)的汉普顿师范和农业学院(Hanpton Normal and Agricultural Institute)上学。走到半路,他已身无分文,于是在码头上当搬运工,积了几块钱,继续上路。到汉普顿学院的第一天,华盛顿主动擦地,打扫卫生,校长很欣赏。从此,华盛顿成了学院的正式清洁工,在汉普顿学院的日子里,华盛顿一直半工半读。汉普顿学院以培训黑人教师为主,经费来自教会和个人资助。华盛顿在汉普顿学院的读书经历,使他不再靠体力劳动为生。一八七八年到一八七九年,他进了华盛顿市的威兰德学院(Wayland Seminar),然后又回到汉普顿教书。不久,汉普顿的官员让他在阿拉巴马州(Alabama)建立的一个类似的学校,并任校长。


华盛顿全心全意地投入了办学活动,很快,塔斯克吉师范学校(Tuskegee Normal School)发展成了塔斯克吉学院,现在是塔斯克吉大学。塔斯克吉在为教师提供了学术教育及知识的同时,还为黑人青年提供了大量的实用技术教育。办学校是华盛顿的抱负。他认为为黑人青年提供实用技术教育,可以使黑人在社会中占一席位,并获得美国白人对他们的承认。他相信当黑人显示出他们是负责任的可靠的人民时,他们必定能得到全部的公民权。他一直是该校校长,直至一九一五年去世。一九一五年,塔斯克吉获得的捐款超过了一百五十万美元,而最初学校成立的第一年,它获得的捐款只有二千美元。


华盛顿继承了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的与白人合作的作法,用教育来提高黑人的素质。然后,以此在社会上争得应有的地位。他非常认同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的非暴力的反抗手段。一八九五年,在乔治亚州(Georgia)展会上的,华盛顿作过一次有名的演讲,他对黑人说:“我们黑人最大的危险就是:由于我们突然从奴隶垮进了自由,因此我们黑人大众往往会忘记了我们将要靠我们的双手来维持生活,我们往往不知道,我们是否能繁荣将决定于我们是否懂得尊重普通劳动,并以智力和技巧用于普通劳动之中。一个种族如能繁荣,它非得懂得种田和写诗是同样值得珍贵的事。我们应当从生活的底层开始,而不是从上层开始。我们不应当允许不满情绪去压倒摆在我们面前需要去争取的机会。”他对白人说:“你们应当尊重黑人,这样做,你们的家庭将处在世界上最有耐心、最忠诚、最守法、最不记仇的人群之中。过去,已经证明了我们对你们的忠诚,我们奶大了你们的婴儿、看护过你们生病的父母,还含着眼泪送你们的先祖入土。将来,我们仍将用我们的驯服之道,以他人所不及的忠心,支持你们,必要时,我们会用我们的生命来保卫你们。在社交上,我们要和你们象五个手指那样分的清清楚楚,但在互利的问题上,让我们团结的象一个人一样。”


在一个充满对黑人的歧视,白人非法恐怖活动猖獗,非法谋害黑人盛行的时期,华盛顿倡导的不是一套新目标,而只是给现有目标重新安排了一下次序。在他看来,多数黑人精英分子一心从事的政治斗争,对于南方各个州那些被剥夺了公民权而处境险恶的黑人大众来说,是徒劳无益的。他认为,燃眉之急是满足“我们黑人的实际需要并改善我们黑人的现有状态”,办法是获得基本的技能和训练——不仅提高职业技能,还要“学会洗澡,爱护自己的牙齿和衣服。”塔斯克吉学院着重学生的那些最基本最实用的东西:工作习惯、卫生、品行等。该校的宗旨,正如一位教员所言,是“促成多数人的进步,而非提高少数人的特殊文化。”这也是华盛顿的社会和政治哲学。他宣称,“单靠政府活动”并不能拯救黑人,因为在投票箱的背后,黑人必须有财产、勤奋、技能、节俭、才智和品行。


华盛顿从一开始就表明了他的愿望:“法律所赋予的一切特权,我们都应享受”,应当实现自由的“普选。”法律在实施时,“对黑白两大种族应绝对一视同仁。”在公开场合,他极少就此发表言论。私下里,他曾支持并资助联邦法院向歧视黑人的法律提出挑战,并在幕后竭力设法对关系到黑人的政治决策施加正面影响。但是华盛顿的公开言论和教育活动,着眼点仍在促进黑人民众的经济进步和品德培养。为这个目标,他耗尽了毕生的心思才力,但他并不认为这是黑人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而只认为这是个“为造就成功的黑人律师、国会议员和音乐教员铺平道路”的必要历史阶段。


华盛顿一生结过婚三次。在自传《超越奴役》中,他对三位妻子在塔斯克吉的工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并强调要是没有她们,他是不会成功的。 凡妮?N?史密斯(Fannie N Smith)来自西弗吉尼亚州的瓦尔登(Walden)。一八八二年夏,华盛顿与凡妮结婚,他们有一个孩子。凡妮死於一八八四年五月。


一八八五年,华盛顿与奥莉维亚?A?戴维生(Olivia A Davison)结婚。戴维生来自俄亥俄州(Ohio),曾任教于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和田纳西州(Tennessee),并在汉普顿学院和麻萨诸塞州(Massachusets)的凡明翰州立大学(Framingham State Normal University)接受教育。华盛顿与戴维生在塔斯克吉相遇,她是来任教的。后来她成了塔斯克吉的副校长。他们有两个儿子,她死于一八八九年。


一八九三年,华盛顿与玛格利特?詹姆士?默里(Margaret James Murray)结婚。默里来自密西西比州,毕业于费斯科大学(Fisk University)。他们没有儿女。默里于一九二五年去世。


华盛顿在政治上很活跃,共和党议员和总统常向他咨询对黑人的政治任命问题。他曾和很多白人政治家和名人一起工作。他认为,黑人要获得平等权利,就要耐心、勤勉、节俭。他说,这些是提高黑人地位的关键。


华盛顿还结交了当时最富有、最有能力的商人和政治家,并努力为黑人争取更完善的教育设施。他和各界名人交往甚密,其中有安德鲁?卡内基(Andrew Carnegie)、威廉?霍华德?塔夫脱(William Howard Taft)和居里斯?罗斯瓦尔多(Julius Rosenwald)。他曾帮助建立了很多小型学院,这些学院一直维持到他逝世后多年。


华盛顿与大富豪亨利?罗杰(Henry Rogers)的交情是一个特殊的例子。罗杰出生于劳动阶级,白手起家,成了标准石油公司(Standadr Oil)的老板和全美国最富有的人之一。一八九四年,罗杰在麦迪逊广场花园(Madison Square Garden)听了华盛顿的演说。第二天,他就联系到了华盛顿,并要求会面。罗杰很惊讶华盛顿在演说后,没人向观众要钱。从那以后,两人开始了长达十五年的友谊。华盛顿是罗杰在纽约公司的常客,直到一九零九年五月,罗杰死于中风。


一九零九年六月,华盛顿沿着弗吉尼亚州铁路作一次旅行演说,建造弗吉尼亚州铁路共用了四千万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罗杰。华盛顿乘罗杰的私人火车“迪克西”号沿途演讲,每一次演讲,都受到黑人和白人的热烈欢迎。旅途中,华盛顿曾公开透露罗杰曾私下捐钱给六十五个小型公立黑人学校以保持运作,并捐了大量金钱给塔斯克吉学院及汉普顿学院。


一九零七年,费城的安娜?琼斯(Anna T Jeanes)捐给了华盛顿一百万美元,并托他为南方黑人儿童建立一些学校。她的捐款及罗杰的捐款使许多黑人儿童学校得以建成。


居里斯?罗斯瓦尔多也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富豪。一九零八年起,移民之子罗斯瓦尔多成了芝加哥的西尔斯—罗巴克公司(Sears Roebuck and Company)老板。他非常关心黑人的教育,尤其是南方的黑人教育。一九一二年,罗斯瓦尔多被邀成为塔斯克吉学院的董事,直到逝世。罗斯瓦尔多捐了很多钱给塔斯克吉学院,使华盛顿减少了很多旅行,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学院管理上。一九一二年,罗斯瓦尔多捐赠建立六所阿拉巴马州的农村学校,并设立了飞行员课程。罗斯瓦尔多还建立了罗斯瓦尔多基金会,其中学校建设是最大的项目。罗斯瓦尔多基金会用塔斯克吉学院教授所设计的建筑规划,动用了四百万元在十五个州、八百八十三个县建立了四千九百七十七所学校、二百十七所教师宿舍及一百六十三所商店。罗斯瓦尔多基金会采用对等资金(Matching Funds)系统,黑人社群也筹集了四百七十万美元支援这些学校。这些学校被称为罗斯瓦尔多学校。一九三二年,南方黑人儿童中有三分之一进入了罗斯瓦尔多学校。


为了激发黑人“在商业、农业、教育、工业方面的发展”,华盛顿在一九零零年创立了全国黑人商业联盟(National Negro Business League)。


一九零一年,华盛顿的自传《超越奴役》出版,成为畅销书,在美国黑人的社会中大为震撼。一九零一年,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 总统邀请华盛顿作客白宫,他是第一位作客白宫的美国黑人。罗斯福总统在晚餐上对华盛顿说:“能在白宫与你共进晚餐是我个人的莫大光荣。外国人总说我们美国对黑人种族歧视,我认为这是对美国哲学的误解。我们美国即不讲资本主义也不讲社会主义,我们崇尚的是个人主义。个人主义的核心理念就是要每个个体的人,要靠他个人来决定自己的命运。白人中有很多没出息的人,黑人中也有象阁下你这样的伟人,因为人的命运归根到底是要由自己来决定的。”华盛顿和罗斯福总统的这次会面,是他人生的顶峰,但是,美国南方白人为此极为不满。


一九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亚特兰大发生了白人暴徒袭击黑人的事件。当地黑人予以了反击。结果有十名黑人被杀,六十名黑人受伤。黑人也击毙了两名白人,打伤了十名白人。这件事惊动了黑人社区,他们纷纷集会主张以暴制暴。这时,华盛顿站了出来,他说:


“当此情绪激动剑拔弩张之际,要是我们不失去理智的话,那么,我们黑人,作为一个种族,就向全世界表明,我们是懂得克己和习礼的人民;我们有决心诉诸理智而不是诉诸感情。我们历史上的每次胜利都是由于我们能以静制胜,即使我们遭受大难亦能泰然处之。”


“我心底的信念,我相信这也是大多数黑人的信念:是我们全国各地的黑人享有遵纪守法的美名。要是有人无视法律、践踏法律,那就让我们来守法吧,还要教导我们的子女也这样做。我还要重申我常说的一句话:我们必须以一切力量来消灭黑人中的犯罪分子,我们要做守法的公民。”


“我还要向我们的北方兄弟进言,当你们要热心帮助南方兄弟时,请不要发表扇动性言论,那将増加困难并产生障碍。请不要火上浇油,要是这大火燃烧起来的话,你们是无法扑灭的。”


“我早就说过,我们对南方白人要区别对待。我们不能把全体白人当作敌人,因为他们中间有很多人是我们的朋友。美国人民也要把黑人区别对待。我们中间有一类人是我族之羞,但也有一些人是足以令人夸奖而无愧的。”


华盛顿的非暴力抗争,在当时受到了许多黑人的批评。但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华盛顿所做的这一切需要多大的勇气和耐心。华盛顿从不申辩,他说:“要是我二十多年为社会为黑人社区作出的服务本身无法为我申辩的话,那么,我口头上的申辩又有何用呢?”直到一九七零年前后,美国历史学家们发掘出了一些新材料,充分说明了华盛顿的苦衷。其中关于黑人哈利斯(Harace)的故事,最感人。哈利斯受白人追捕,想在塔斯克吉学院的华盛顿家中躲避,但遭到华盛顿的当场拒绝。华盛顿为此受尽讥讽和漫骂,但在一九七零年代,人们发现了哈利斯给华盛顿的感谢信。


原来,华盛顿在让哈利斯走人后,立即派了一位亲信秘密会见了哈利斯,并告诉哈利斯:华盛顿博士极为同情你的遭遇,但要是他收留了你,将对塔斯克吉学院不利,因此不得不让你离开。今天,他让我代他向你道歉,同时也让你在有生之年,为他保守秘密。华盛顿博士为了塔斯克吉学院,可以承担一辈子的恶名。华盛顿还给了哈利斯一笔钱,并帮他找到了一个待遇不错的职业。


一九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因过度劳累,华盛顿在阿拉巴马州的塔斯克吉病逝。二零零六年三月,在其后代的许可下,对其医疗记录进行研究发现他死于高血压,其血压是正常的两倍多。华盛顿被葬于塔斯克吉大学中的大学礼拜堂旁。


华盛顿先后于一八九六年和一九零一年获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名誉文学硕士和和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名誉博士学位,以表扬他对美国社会的贡献。一九四六年,美国铸造首枚刻有黑人华盛顿头像的纪念币。一九四零年四月七日,华盛顿成为首名在美国邮票上出现的美国黑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