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喜欢默然相爱

清清风012 收藏 0 124
导读:  那碧绿的海面,像丝绸一样柔和,微荡着涟猗。从高处看,烟波浩渺,一望无际。那清爽的潮湿的带着淡淡的海腥味的海风,吹拂着人的头发、面颊、身体的每一处的感觉。就像艳丽丰盈的女人一样的诱人。面对此情此景天与地\仿佛与海融为一体,我们的心仿佛被抽走,整个人被安静包围,一切喧嚣都不付存在。   温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的玻璃窗射在诺的身上,诺依旧在温软水床上沉沉的睡着不时发出一声如同他的嗓音一样低沉的鼾,随着水床的不时波动,诺的身体时起时伏,他真的喝得太醉了,慵懒的俊脸上露出醉酒的酡红,粉唇也变得更红了,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那碧绿的海面,像丝绸一样柔和,微荡着涟猗。从高处看,烟波浩渺,一望无际。那清爽的潮湿的带着淡淡的海腥味的海风,吹拂着人的头发、面颊、身体的每一处的感觉。就像艳丽丰盈的女人一样的诱人。面对此情此景天与地\仿佛与海融为一体,我们的心仿佛被抽走,整个人被安静包围,一切喧嚣都不付存在。

温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的玻璃窗射在诺的身上,诺依旧在温软水床上沉沉的睡着不时发出一声如同他的嗓音一样低沉的鼾,随着水床的不时波动,诺的身体时起时伏,他真的喝得太醉了,慵懒的俊脸上露出醉酒的酡红,粉唇也变得更红了,似是以白色为背景的吸血鬼。白衬衣松垮的搭在身上,纤长宽大的手掌里始终握着未喝完的酒瓶,而在他的床边有着十多瓶一样标志的酒瓶……

诺的痛只有一直守在旁边的依才能够明白,诺一生最爱的那个女人走了,带着无尽的留恋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爱她的人和她爱的人。做出这个决定的人正是诺,诺亲手取下了插在落身上的管子,他无法再看到落那痛苦的挣扎,那个晚上他清楚的听到落拼尽全身力气向诺提出的最后一个请求“诺,求求你,放弃吧,我真的不想再这样痛苦下去了,让我静静的走吧”当管子被取下的那一刻,他们清楚的看到了落有脸上露出的甜甜的微笑,落终于可以解脱了她自由了,她的身体正轻盈的在上空飞翔,她向每一个亲人挥手告别,告诉他们不要伤心不要难过,她现在很幸福,只是没有人可以听到她的言语,所有人相互拥着哭做一团。

依用手轻轻的佛开散落在诺那俊美的脸庞上凌乱的头发,在诺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她知道诺又在睡梦中相到了落。此时的依比诺更要痛,依心如刀割,依从认识诺那一天开始就在心底种下了爱的种子,无奈他的身旁早已有个她,而依是落的闺蜜,她深知朋友要胜于是切。所以依只能将自己的情感尘封于心底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和他们说说笑笑嬉戏打闹,每每看到诺和落手挽手向前走,诺不时轻轻亲吻落寞面颊、额头,依总是酸酸的酸得眼泪快要流出来,但是能这样的近距离看着诺,感受着他的幸福他的快乐一切都是值得的。

悲具是从半年前的那个冬日开始的,他们三个依旧开心的相约去溜冰,正当他们风驰电掣般的追逐着的时候落瞬间摔倒在地,鲜红的血液从她的鼻子里流了出来,落的皮肤开始呈现青紫色,血顺着她的脸颊滴到晶莹的冰面砸开了一朵红色的玫瑰花,在一旁惊呆了的两个人缓过神来,诺迅速抱起落,依也紧紧的扶住落帮着诺支撑,尽管如此,在冰面上还是跌跌撞撞,到了医院,医生经过全面检查后得出一个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结论,落得的是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这种病是一种进行性恶性疾病,其特征为大量的类似于淋巴母细胞的未成熟白细胞。这些细胞可在血液、骨髓、淋巴结、脾脏和其它器官中发现,发病率为十万分之六。但这种病通过骨髓移植手术可以治愈重要的是病人要寻找适合的骨髓并通过骨髓一个月的排斥期,一旦在此期间发生病变就无能为力了。由于落的病情已经相当严重,只能马上寻找匹配的骨髓……

化疗的痛苦将落折磨得痛不欲声,曾经粉红的瓜子脸已经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没有一点血色,曾经如瀑布一般乌黑的秀发不复存在,化疗的作用让她不停的呕吐没有办法吃任何的东西,本身纤瘦的落如今已变成了皮包骨没有了一点人样,她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不停的输液。诺每天陪在她的身边握着她的手,落气若悬丝般低低的说“诺,请原谅我不能一直陪你相守到老,我要食言了,我恐怕真的不行了。我走了你一定要尽快把我忘了,去寻找一个真正爱你的人相伴一生,这样我才不会难过我在天上才会幸福”泪水从诺的眼睛里一点点的流出,诺将手轻轻比出一个停止的动作“宝贝不会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只要有骨髓你就一定没事的,到时候我们一起数天空上的星星,一起去听海……”诺早已泣不成声,他无法面对这个现实但又深知也许这些日子是他最后一次陪在落的身边了,他发誓一定要尽快找到与骨髓,他发动了身边所有的朋友来做骨髓配型检测,把这座城市所有的医院都跑遍只为寻找适合的血型,可是一切都是徒劳,三个月过去了没有一点音讯,他们渐渐绝望,终于在第四个月的第二个星期日,那是一个让所有人铭记的日子,中华骨髓库打来电话说来自台湾的志愿者与落的骨髓相匹配并愿意接受骨髓捐赠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碳,约定好时间,开始进行捐赠前的所有程序,终于程序完成了,落被推进了手术室,经过漫长的等待落从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手术相对顺利此时的落依然还在昏迷静静的没有一点声息。落终于可以向正常人一样出院了,遗憾的是四个月后骨髓发生了排斥落还是离开了爱他人。

依从痛苦的回忆中回到现实,眼前诺静静的睡着,只是不时会因为恶梦抽动身体,依的心被一点点刺痛,诺此时是那么的脆弱像个受了伤的孩子一般的无助,依真的很想把诺抱在自己的怀里,给他一个温暖的肩膀,虽然不宽厚但可以让他在难过的时候不再孤单。她多么想成为落口中那个能够陪伴诺一生一世的女孩,此时她什么都不能做,她能做的只有静静的陪伴在诺的身边,她知道诺忘不掉落。有些伤口时间久了会慢慢长好;有些委屈受过了想通了也就释然了;有些伤痛忍过了疼久了也成为了习惯成自。然而,很多孤独的瞬间它们又重新涌上心头。依慢慢将头俯向诺,越来越接近,她可以清楚的听到诺的呼吸感受到诺呼出的热气,对于依来讲这是如此的温暖,她用自己柔软但因伤痛而略显冰冷的双唇轻轻碰触诺俊美的脸庞,她是如此的小心翼翼,她害怕自己的动作过大会惊醒梦中的诺,“亲爱的诺,我知道你的心里有多么的痛,但你又是否知道看到我比你还要痛。诺你一定可以振作起来的,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也许我给不了你要的幸福,就算被冷落我也不会再乎,只要可以陪在你的身边陪你一起散散步一切就足够。人的一生中,至少该有一次,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里。”一滴泪从依的眼睛滴下,落在诺的面颊并慢慢的向下滑,而依也清楚的看到同样也有一滴泪从诺的眼角流向起伏不定的大床上最后被掩埋……

爱上一个人的目光,爱上一个人的伤疤,爱上一个人就陪他去流浪,爱上一朵花就陪伴它成长,每个人都是会凋零的花,我只愿留下最美的霎那,给你我从盛开到凋零这一生的模样……

本文内容于 2012/3/2 9:24:07 被aningxinyu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