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开心老宝宝 收藏 98 128617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实拍槟榔西施穿透明内衣当街招生意。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实拍槟榔西施穿透明内衣当街招生意。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实拍槟榔西施穿透明内衣当街招生意。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实拍槟榔西施穿透明内衣当街招生意。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实拍槟榔西施穿透明内衣当街招生意。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实拍槟榔西施穿透明内衣当街招生意。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实拍槟榔西施穿透明内衣当街招生意。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实拍槟榔西施穿透明内衣当街招生意。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实拍槟榔西施穿透明内衣当街招生意。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实拍槟榔西施穿透明内衣当街招生意。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实拍槟榔西施穿透明内衣当街招生意。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实拍槟榔西施穿透明内衣当街招生意。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大陆台湾两岸流莺对比 场面香艳 都很堕落(组图)


3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我脱光衣服躺在镜头前,是为了生存。 而你衣冠楚楚的站在镜头前,却只是为了私欲和欺骗。”


——苍井空

夜晚,路过红灯区(话说一到晚上,这里的发廊就全开张了,清一色红灯)。我抽着烟,正无聊的闲逛。

手机振动起来,是老婆的短信:“亲爱的,今天我累坏了,先睡了,晚安。儿子在爷爷家。”

这时一个发廊老板跑过来,说:“哥,这么晚了出来耍啊?跟你讲,我这里有新鲜货色哦。”

瞧他挤眉弄眼的那个恶心像,我就想抽他。有什么事情坦荡的讲嘛,非整的这么猥琐。我把烟头一丢:“走,去看看。”

老板低头哈腰的迎我进了小店。猩红的灯光下,坐着几个小姐。见我一进店门,就对着我狂放电。我鸟个去,都是熟人。跟着老板上楼梯,老板继续给我灌汤:“我的哥,跟你讲,人家还是个大学生哦。。。”

我瞪了他一眼,训道:“你就跟我卖盐!还大学生,你怎么不吹是博士后呢!”

老板嘿嘿一笑:“大哥,真的是个学生,是不是大学生我也不太清楚。”

说话间,上了二楼。这个二楼被简易的木板隔成了数间小间,整层楼里弥漫着一股霉变的、生理分泌物的气息。我不满意的对老板讲:“你也整理下卫生嘛。太不敬业了。”老板领我打开一间小门,窄窄的一张小床上,躺着一个年轻女子。蓬乱的发型,不靠谱的衣着。花里胡哨,一看就是个非主流。特别是那眼神劲,仿佛跟你有仇似的。我一下就上火了。尼玛未成年人你也敢出来卖!我二话不说转身下了楼。

到得楼下,几个坐在沙发上的妇人又齐刷刷的投来热切的目光。“哟!大哥没看上眼啊,带我们出去玩嘛~”“哥,别这么走了嘛。一个人回去多不好耍哦~”我环顾四周,她果然安静的坐在角落里,正悄悄的看着我。我使了个眼色,然后朝门外走去。

她飞快的脱掉拖鞋,穿上皮靴,站起身,冲过来抱住我的手臂,兴奋的对着姐妹们道了别,然后我们就出门了。

门外是静静的长街。在路灯的照耀下,我们不紧不慢的信步走着,就像是一对情侣。“哥,这次你该告诉我你是干什么了的吧?”

我笑了笑:“你还是问这些浅薄的问题。”

她抱着我的手臂使劲摇了摇,撒娇道:“那什么问题才不浅薄嘛。”

我又哈哈一笑,不置可否,继续走。

走到街角的烧烤摊,我问她饿了没有,想不想吃。她点点头,我们就进去坐下了。点上几样烧烤,几瓶啤酒,一边吃喝一边闲谈。

“哥,我觉得你跟其他人不一样。”

“哦?”

她用手扶起腮帮,认真的看着我。她的意思我知道。因为我并不象一个纯粹为了嫖妓而去找女人的人。

几杯酒下去,她的脸上多了一抹红晕,更散发出女人成熟的韵味。

“哥,你想你老婆吗?”

“想,但是更想儿子。”

“那你儿子多大了?”

“现在3岁了。”

“长得可爱吗?”

“那当然。想不想看看他的样子?”

她点点头。

我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她。

这是一张全家合影。她用手抚摸着照片,说道:“真羡慕你,有这么可爱的儿子,还有...这么漂亮的老婆。”

她把照片还给我,然后从自己手提袋里拿出一个钱包,翻开来递给我:“给你看看我的小baby。”

钱包的夹层里也是一张全家福。他的丈夫很瘦,一股子邪味儿。儿子胖胖的,象个小肥猪。

我随口道:“嗯,你老公长得也挺帅嘛!"

这一次她没有做声。

钱包里有两张银行卡,还有一张身份证。身份证上的她,整整洁洁,漂漂亮亮,一脸阳光。想必是大学刚毕业的照片吧。而她现在脸色略带憔悴,岁月不饶人啊。XXXXXX198009170028...我的眼光扫过这一串号码。

“晕,今天不是你生日吗?”我惊奇的问道。

话刚出口,我就后悔了。

因为我看见她的眼里,浮上了闪光的东西。

我大力一拍额头,把钱包还给她,冲着老板喊:“结账!”

我们依旧挽着手,继续往前走。

我一直想问一个问题,但是始终开不了口。

走着走着,到了我租的屋子的楼下。我把钥匙给她,说:“你先上去等着我,我去买包烟就回来。”

她接过钥匙,转身上楼。

我去了百货商店,买了生日蛋糕、生日蜡烛和红酒,然后去皮包专柜,买了一个价格不菲的真皮女士钱包,让用礼物包装纸给包了。

当她开门看见我拿的生日蛋糕的时候,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呆住了。

我们在烧烤店都吃得很饱,所以蛋糕没动;在我的坚持下,她戴上纸质的皇冠,闭上眼睛,对着蜡烛许了个愿。最后当我递过钱包礼物的时候,她感动得流泪了。我拿起纸巾帮她擦拭泪水,劝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别哭啊。”她投入我的怀里,放开了的哭起来。我抚摸着她的秀发:“乖,别哭了,好吗。”

哭了一阵,她昂起头来,满是泪水的脸上却是笑容:“太高兴了,我...”

我用嘴唇堵住了她的嘴,把她抱上了床。

红酒就在床头柜上,我们一人一杯。

首先一起干了一杯,又满上。

我们都已经脱得精光,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说,咱们谈谈心。

“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随便问人家名字。敬业点好不好。”

“那好,我不问。我的身份证你也看了。我总觉得有点不公平啊。你是干什么工作的?透露一下嘛。”

“唉,你们女人就是烦,喜欢查户口。跟你讲,好奇害死猫,知道太多不是好事。”

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是是,你牛逼,一张嘴严得跟铁皮罐头似的。那好,我有件事情很好奇,你出来找小姐,心里会不会觉得对不起自己老婆啊?”

“问得好。你先把这杯酒干了,我就回答你。”

她为了知道答案,一仰脖子干了。

我抿了一小口红酒,假装仔细的想了想,答道:“其实我没觉得对不起她。”

“那你就是个花花公子,一肚子花花肠子。”

“是,大姐教训得对。”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看着我咄咄的目光,她改口道:“是不是对所有女人都这么好?”

我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和目光一起,随着她光滑健康的肌肤,一起滑到她坚挺丰满的胸部:“有人跟我说过一句话‘每个女人都是一朵鲜花。'在我的眼里,你和别的女人没有什么不同。你也是一束美丽的鲜花。”我顿了顿,继续说道:“其实我对其他女人没这么好。”

她搂着我的脖子,半天不说话。

我问道:“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半晌才幽幽说道:“其实我哪里配做鲜花,我不过是一堆烂叶子罢了。”

她又一口喝干了杯中酒,转身来重新倒上。

“我家在农村。读书毕业以后,没有找到什么正式工作。最后到一家超市应聘上班。一个月有800出头,老公没有工作,成天在社会上混。本来以为有了孩子他会收心,哪想到后来他和社会上的打架,被人打死了。孩子还小,我现在一个人压力实在很大,实在没办法了。”沉默了一会,她转头来笑道:“呵呵,跟你讲这些,真没趣。来,再干一杯。”

干了杯,我点点头,说:“第一个和我上床的女朋友,你知道她是做什么的?”

她摇了摇头。

“告诉你吧,她就是个小姐。”

看着她惊奇的表情,我接着道:“你很特别。”

她奇道:“哦?哪里特别了?”

我说:“你的身上,没有其他小姐那种刺鼻的香水味。”

她晃了晃酒杯:“你很反感那种香水味?”

“是的,不仅廉价,而且恶心。对了,你的孩子现在是谁在照顾啊?”

“今天把他寄放到奶奶家了。”

“你要是想孩子,就回去吧。”

“不,我打了电话了,孩子已经早早睡了,我陪你到天亮。”

“哦,那就别怪我没给你机会哦。”

她笑了笑,翻身坐到我身上。看着她成熟美丽的酮体,要命的是下面关键部位一挨擦,我可耻的硬了起来。她用小指在我脸上轻轻一划:“色狼”

白了我一眼,伸手摸了摸我的胡须:“胡子都这么长了,太难看了,别动,我帮你刮胡子。”

剃须刀就在床头柜里。她伸手过去,轻车熟路的拿到了。

我右手端着酒杯,昂着头让她刮胡须,眼光狠狠的盯着她的胸部:“你太坏了,勾引我是不是。”说完,我伸出左手,准备去捏她的胸。

她轻轻拨开我的手,一脸严肃:“不许乱动,不许淘气。”

我只好放弃了邪念,任由她摆布。

刮完了胡须,她用手摸着我脸颊,赞许道:“这下年轻帅气多了。”

我嘿嘿一笑:“哪里哦。我只是帅得不太明显而已。好妹子,我们开始吧。”

她用手捂住了我的嘴:“等一下,闭上眼睛。”

我闭上了眼睛。她俯下身来,温柔的亲吻我的下巴、鼻梁、额头和耳根。我舒服得呻吟了起来,体内的欲火腾的一声爆发了起来。正要坐起来,却被她一把按住。“亲爱的,别着急,我再陪你喝一杯怎么样?”

“再喝我就要醉了。”

她抿嘴一笑,竟然拿起酒瓶,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含了一大口酒以后,她把唇对着我的嘴,慢慢的喂着我喝。喝着喝着,我困劲上来了,也有些醉了,竟然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早上,我被该死的闹钟闹醒。发现枕边无人。桌上留着张纸条:亲爱的,超市上班时间早,所以不能多陪你会了。看你睡得香,不忍吵醒你。买了早餐,放在厨房,如果冷了用微波炉转一下。谢谢你为我过生日,你的礼物实在太贵重了,我不能要,但是真的很感谢你的好意。昨晚没有那个,欠你的,下次还。”

我莞尔一笑,放下纸条,心想这个女人啊。

意料之中,地面被拖得干干净净的,一切都收拾得整整齐齐。如果这个女人不是老公死得早,一定是个贤妻良母。

唉,不想那么多了,赶紧上班去,否则老板得骂人了。

在上班的车上,收到短信,老婆发来的:“亲爱的,昨晚睡的好吗?想我了没有?”

我回信息:“想啊。”

老婆又回信:“是不是哦,想我的时候,有没有欲火焚身啊?”

“有啊,昨晚差点就射了。。。”

“死鬼,欲求不满有没有我背着我出去偷吃啊?”

“有啊,可惜才刚开始,就睡着了。”

“真没出息!好了,我要上班了,下次再说。”


阳光射进车窗,照耀在我身上。车窗外,街景一闪而过。这异乡的城市,在我眼里,渐渐化为幻影。我,是不是还在梦里?

都是可怜的人,若不是为了生活生存,谁愿意这么做,不至于这么指责。而且最看不顺眼的是那些所谓的扫黄警察同志,整天带着虚伪的帽子,有能耐去破那些堆积如山的案件,有能耐多去抓捕一些潜逃的逃犯,不要整这些呕心的操蛋事情。

9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