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日寇拼刺刀

38031 收藏 7 1899
导读:我与日寇拼刺刀 --访八路军老战士苏明亮   苏明亮,1926年出生于滑县苏寨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8年2月,苏明亮12岁时在山西辽县(今左权县)参加了八路军。1943年2月在山东荷泽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1943年7月,17岁的他在山东曹县古集镇战斗中,他一个人冲进敌阵,一口气就刺死了日伪军11人,俘敌37人,缴轻机枪一挺,短枪一支,步枪34支,被冀鲁豫军区评为"独胆英雄",先后立大功8次,小功9次。   在安阳地区医院骨科,我

我与日寇拼刺刀

--访八路军老战士苏明亮





苏明亮,1926年出生于滑县苏寨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8年2月,苏明亮12岁时在山西辽县(今左权县)参加了八路军。1943年2月在山东荷泽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1943年7月,17岁的他在山东曹县古集镇战斗中,他一个人冲进敌阵,一口气就刺死了日伪军11人,俘敌37人,缴轻机枪一挺,短枪一支,步枪34支,被冀鲁豫军区评为"独胆英雄",先后立大功8次,小功9次。



在安阳地区医院骨科,我们见到了79岁高龄的苏老,战争在老英雄身上留下的烙印还历历在目。由于当年头部受过重伤,头上凹下去一块,现在还清晰可见,他的双腿已不听使唤了,走路只能一寸一寸地挪着走。但老人精神很好,声音洪亮,谈起他的抗日战争经历时,老英雄的眼中充溢着胜利的自豪感,仿佛又回到了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



1940年4月,日军华北方面军实施对根据地实行了大扫荡,冀鲁豫抗日根据地中心区成为"扫荡"重点之一。为粉碎日军对直南沙区的"扫荡",12月,冀鲁豫军区司令员杨得志指挥第四团、独立团,在内黄县东南的碾头,与日军展开了战斗。当时我只有14岁,是黄克诚的勤务员。战斗中,日军一门大炮被二大队的一个班缴获,我和组织干事申绍英看见一个日军联队长手拿战刀,几个日本兵一个胳膊下夹一个炮弹,在后面紧追不舍。那个班的战士没有刺刀,眼看就要追上。我当时背着一支骑枪,就是骑兵用的枪,枪托小,有刺刀。当时情况十分危急,申绍英说:"小苏,快拿刀去刺他!"我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当时我年纪小,没有由于真正与日军交过手,缺乏刺杀的实战经验,在向前跨步时,没有掌握好最佳刺杀距离,被日军军官察觉,狡猾的日军听到动静迅速转身,挥刀就砍,多亏我反应快,顺势一转身,日军锋利的钢刀砍在了我的背上。当时我背上背着小跨包,小跨包里有铁锹,一下子被劈成了两半,行李卷、背包被砍得散了满地,真险啊。这时,10连连长赶来,一反手,将日军军官翻倒,用刀一下子将他砍成了两半。那几名抱炮弹的日本兵见大势已去,就在九龙碑下用炮弹撞碑,轰地一声巨响,把自己送上了西天。这一次,同志们善意地给我起了个外号叫:"不够本"。



还有一次,在与日军的一场厮杀中,我与一个日本兵同时刺向对方,双方都是右手出枪,正好都躲过了对方的刀锋,两人面对面,胸部几乎撞到了一起,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都出乎两人意料之外,进行第二次刺杀已经来不及了,经过瞬间的僵持,我赶急把刀转到左手,用右手食指和中指抠向日军的眼睛,顿时敌人眼珠迸裂,血流如注,疼得日本兵哇哇直叫,被我们的战友刺死了。



我与鬼子拼了11次刺刀,拼死了17个敌人。最激烈的是一次1944年,敌军军官乘两辆车要到商丘去开会,我们在成武(音)村附近伏击了敌人。敌人钻进了附近的碉堡,我们就把他们围了起来,当时我任通讯班长,我们决定趁黑摸进碉堡。敌人龟缩在碉堡里只是乱打枪。进碉堡前,我对同志们说,到里面一定不要出声,只管刺就可以了。五班班长上前就刺住了一个敌人,一声大喊"杀",虽然把敌人刺死了,自己也被敌人从头上刺穿,英雄牺牲了。我当时冲锋在前,一声不吭,听到那里有动静,刺刀就往那里刺去,只听见敌人的嚎叫声,敌人已无力还手,就是还手,也只是乱刺一通,就这样,我一连刺死了7个日军军官,真是痛快极了。


1944年8月1日,冀鲁豫军区司令员杨得志、政治委员苏振华亲手奖励他一支德国造的短枪(二把盒子),上面还镌刻着杨、苏两位首长的名字,枪证上注明此枪属于奖励武器,该同志不犯重大错误,不得擅自收缴和调用,如该同志为革命牺牲,由接班人使用此枪,以便保持和发扬该同志的光荣,至今苏老还保存着这支枪。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