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何在--女子驱车600里把重病母亲扔弃于姥爷门前

shui19859256 收藏 3 18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昨日,身患肝硬化、双目失明、右侧肢体瘫痪等多种重病的于世荣女士,被自己女儿驱车600里地后,扔在自己八旬老父门前。


躺在担架被女儿扔老父门前


2月27日晚7时30分左右,家住鞍山市铁东区建设街17栋一层的张玉(化名)在家里隐约听到“张姐呀,快出来,张姐呀,快来救救我! ”


走到楼门口,张玉吓了一跳。一个担架,上面躺个人,盖着一床被,头朝里脚朝外,头发蓬乱,正在叫着自己的名字。虽然光线略暗,但作为多年的老邻居,张玉还是认出了她,她是老于头的女儿,于世荣。


于世荣拽着张玉的手哭着说,自己是被女儿从大连扔回这儿的,女儿已经回大连了,她没人管了。


张玉到3层老于头敲门无果,几分钟后,鞍山市公安局铁东分局解放派出所的民警赶到。民警到3层敲门,一连敲了几分钟都没有任何回应。而围在楼下的邻居,分明看到了老父亲在屋内通过窗户向外张望,而他就是不开门。民警拨打了120。


2月27日的夜晚于世荣是在医院门诊大厅里度过的,这个晚上对于53岁的她来说,格外的冷,门诊大厅的风从外吹向内,让她透心儿凉。这个夜晚,于世荣无眠。


“苦命妈”哭诉“咋这样对我”


28日上午9时,多种重病在身的于世荣从门诊转至ICU病房。


于世荣,肝硬化腹水,糖尿病、脑血管病、双眼失明、右侧肢体瘫痪,右腕和腹部都有刀割伤。女儿七八岁时,她与丈夫离婚,靠做些小买卖拉扯女儿长大。


上午10时,躺在ICU里的于世荣头发凌乱,身材瘦小,额头满是皱纹,说起昨天的经历,她失声痛哭。虽然看不见,但于世荣耳不聋。


她这样讲述:他们将我硬塞进车里,我当时就穿着衬衣衬裤,给我盖了一个被,放在担架上。我听出来了,这是回鞍山的路。到了我父亲楼下,打开车门,他们将我抬出来,扔在楼门口,就走了。


他们是3个人,我女儿,女儿的男朋友,还有男方的一个亲属。我听说他们是花了2000块钱,雇了一个医院的车。


女儿高中毕业后,就在外打工了,后来到了大连,认识了现在的男友。之前卖过服装,现在也不干了,靠男友来养活。两人租的房子,女儿害怕男友,而男友非常烦我,根本不想管我。


我去年还在鞍山治病,9月份与女儿一起回了大连,当时眼睛还没失明,女儿非要我去的。 1个月前,一只眼突然看不见了,没过几天,另一只眼也看不见了,我是个废人。


说到此处,“苦命妈妈”于世荣捶胸痛哭,我是她妈呀,她怎么能这么狠心,她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呀?


“苦命妈”老父:我无能为力


下午1时,建设街17栋,于世荣的老父亲于继国不在家。在邻居的带领下,记者寻找了几个老父亲可能常去的地方,依然没有找到。


知道情况的邻居都劝:“不要找了,也别等了,她父亲不会管的。 ”


下午3时53分,通过邻居的描述,记者在楼门口锁定了一位老人。跑过去,一问,他果然是于继国。


对于不给重病女儿开门的事实,老人给出如下理由:我已经81岁了,每月退休金1700多元。去年,她在鞍山看病时,我拿了1万多元。 1个月前,她打来电话说自己要死了,需要钱买“寿衣”,我借了2000元给汇了过去。


我身体不好,静脉曲张、小脑萎缩,右眼白内障,没人照顾我,我想照顾女儿也无能为力。


昨晚外孙女给我打了3次电话,说让她妈先在这儿住下,她会雇保姆照顾她妈。最后一次电话,我听到了女儿的喊声,说爸你别信,她骗你,她们不想要我了,我因此没开门。


扔妈女儿的电话一直关机


记者也尝试与于世荣的女儿沟通,但多次拨打了她的电话均提示关机转移到小秘书,截至昨日晚6时20分记者发稿之前,她的电话依旧如此。


躺在病床上的于世荣说起自己被女儿扔下,痛苦不已。 记者 张锐 摄


记者手记


亲情不能关机


都说女儿是妈的贴心小棉袄,作为女儿,你怎么忍心置亲妈于不顾?有钱没钱不是事儿,没钱,我们可以呼吁社会一起寻求帮助;没钱,叫声妈,送碗水,老人的心也是暖的。但扔下病危的老母亲,于心何忍?


连续拨打了你的手机,始终关机。关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抛弃了你的亲生母亲!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动物尚知报恩,人岂能无情至此?


请你开机,让我们一起想办法,社会再大的温暖,也抵不过女儿不孝的心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