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论“人权”与“民主”的“必然联系”――透析“人权”、“民主”高于一切的思维

玄海拾贝 收藏 15 510
导读:[B]论“人权”与“民主”的“必然联系” ――透析“人权”、“民主”高于一切的思维[/B][size=16][/size] “huamao2004”:(http://bbs.tiexue.net/post_5725709_1.html) 对你上一片我也有回复,我也表达个人了对民主的理解。你说(人人平等”并非“民主”,那是“人权”)是吗?那我请问没有平等哪来民主。对民主两个字的理解就是人民当家做主简称民主。强权政治和民主政治所不同就是对人民诉求的态度。阿拉伯的事情

论“人权”与“民主”的“必然联系”



――透析“人权”、“民主”高于一切的思维






“huamao2004”:(http://bbs.tiexue.net/post_5725709_1.html

对你上一片我也有回复,我也表达个人了对民主的理解。你说(人人平等”并非“民主”,那是“人权”)是吗?那我请问没有平等哪来民主。对民主两个字的理解就是人民当家做主简称民主。强权政治和民主政治所不同就是对人民诉求的态度。阿拉伯的事情利比亚的卡扎菲,阿萨德那个不是强权政治代表,可结局呢?一个政权如果不能代表大多数人民的意愿那结局早晚都一样。楼主孜孜不倦灌输忽悠对民主概念的理解也很累。其实你心里很清楚也很明白,但工作吗都是有指标的啦!哈哈理解。


*****************************************************************************************************************************************************************



首先鄙人需要肯定的是,你的条理思维很好,可是判断能力很差,如果你查查“电白论坛”上的“玄海拾贝”是什么人,相信你也就会否定了自己的这种错误了。

至于你说的“人权”与“民主”的联系,鄙人不敢苟同,因为不同概念的东西混淆在一起,岂会得出正确的概念?什么叫“人权”?“人权就是作为一个社会自然人应该具备的权利。”譬如生存权、选举权与被选举权等。在每个自然人应该具备的这种环境下,每个人的权利都是相等的,这也就是人人口中的平等。但是,这种平等也仅仅局限在这种环境,而没有突破或者超越这种环境的权利。例如,奥巴马在平等的被选举权中已经脱颖而出了,其已经成为了美国法律公认的总统后,你这个具有平等的被选举人的权利也就中止了当选总统的权利,如果这个时候你还说自己跟奥巴马一样是平等的被选举人关系与地位,相信你已经背离了美国宪法允许的范围,如果你还有进一步的越轨行为,恐怕你就得蹲监狱了。这就是社会的法则。你将自己的被选举权无限地放大,错误地将平等凌驾于不该平等的领域,这就是极端的自由主义,这也是社会动荡的根源。美国以及西方利用这种极端的自由主义来达到颠覆异见政权的目的,可是其同样深受其害。

不管“民主”作为“人民当家作主”还是“少数服从多数”的解释,这已经不是需要“玄海拾贝”再动笔刀的问题了,可是“huamao2004”当下混淆的理念又使鄙人不得不再跟这位ID说说上面已经阐述的道理。就算“民主”可以解释为“人民当家作主”,那么“人民”是什么概念?是指“全体国民”的概念而非“某个个体的社会自然人”。如果每个社会自然人都以“人民”自居,那么中国就会存在十三亿个大小不同,个性各异的“人民”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概念是“全体国民的利益至上”,“个人的利益可以为民族的利益做出妥协让步”,并非容许、鼓励个人的利益凌驾于民族利益之上。这就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真谛,这就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真正意义所在,凡有违这种概念的行为,均可视为国贼。这种意义上的平等,才是每个公民真正意义的平等,才是利国利民的平等,才是人间的正义而非利用“平等”、“民主”损害国家与民族利益的罪恶之源。如果说“人权”与“民主”之间具有联系,那么其中之联系务必遵循这个大原则,若否,“人权”、“民主”就会成为祸国殃民的罪恶之源,罪恶之首。

在经过了国家法定手续后的领导人,作为一个社会自然人,其一切权利与其他人没有质的差异,如果其行为与国家民族的利益产生了矛盾,而其又不能正确看待并处理个人与国家的利益关系,那么其就很可能失去其业已取得的领导人的特权――不平等的公民权利,像“陈水扁”一样锒铛入狱。在行政管理的范畴来说,这个社会自然人具有与其他社会自然人不同的特权,可是在遵守国家宪法的范畴,其又失去了作为领导人不同于其他人的特权,这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的规则,甭管东方世界还是西方世界,其都得遵循这个人类社会约定俗成的规则,这也是你所说的“一个政权如果不能代表大多数人民的意愿,那结局早晚都一样”。但是,如果这个社会自然人错误地将个人的意识形态凌驾于国家与民族的利益之上,那么这个自然人不仅不能履行所谓的“人民”权利,其还可能失去一个社会自然人的公民权利,成为一个事与愿违的可怜虫。








本文内容于 2012/3/2 9:00:47 被玄海拾贝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wanterman 在第8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玄海拾贝 在第8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wanterman 在第74楼的发言:
写的太好了,能转到我空间慢慢欣赏不?

什么意思?难道不能下载?

实话告诉你,我想窃为己有,放到自己空间里 嘿嘿。不付稿费

同意,宣传工作,有利于国家的未来,鄙人大力支持,凡是鄙人的作品,你都可以下载并转载,鄙人不会向你追稿费,鄙人是个自带干粮的“五毛”,哈哈哈哈!!!!!包括“玄海拾贝”个人的主页的所有--http://3543400.i.tiexue.net/threads_1.html

10楼vfchina

 以下是引用玄海拾贝 在第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vfchina 在第6楼的发言:
民主也好,专制也好

都只是手段而已

千万不要将政治等同于两个反义词的差别,因为里面太多的奥妙了,请看此文吧!


http://bbs.tiexue.net/post_5719167_1.html


http://bbs.tiexue.net/post_5725709_1.html

说实在话,我不在乎政治体制到底是什么,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手段

国家与民族是否能由此体制获得更大利益,这个才是我关心的目的所在

一个国家,

如果它还比较弱小,那么更集权一些就更好

如果相对强大,那么权力就可以放松一些

 以下是引用魔鬼猎杀者 在第3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玄海拾贝 在第3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魔鬼猎杀者 在第34楼的发言:
......

那你就说对了!民主政治本质就是妥协啊!目前香港的选举就没有党派,这是共产党突然带过去的民主,所以香港人连成立政党这种时机都没有来得及去进行,就直接面对普选直选了。中央对于香港的干预基本上也没有什么。理论上香港乱搞会失败,但是貌似很多大陆人已经用脚投票了。侧面上也可以说共产党的政策和香港人自我管理的技术是比较成功的。

虽然看上去英国的统治没有给香港什么民主,但是从总体上来看,英国是给予了香港一定限度的民主,其主要特点还是在于整个政府比较公正(而之前愈演愈烈的贪腐问题最终引起了香港人较大的不满,因而总督被召回)。而香港回归后,我们除了保证香港的公正的政府制度外,还给予了他们极大的民主条件,虽然我们带过去的民主制度总体上而言不是很完美的,这也是97年后一段时间香港比较乱来的原因——并非是香港人是什么“香蕉人”,而是制度不完善的原因。

目前而言就算楼主你不认同无党派不可能搞民主制度,但是从共产党打算在香港搞得模式来看,就非常倾向于一种无党派民主制度,因为连共产党自己都没有在香港宣传任何跟共产党有关的东西,很多宣传都还是报社自己采用的新闻稿而已。

其实很多情况归根结底都是制度的问题,如果我们吏治制度完善之后,也可以减少很多吏治方面的乱象。


——另外我怀疑新加坡反对中国原因,深层次来讲也可能是香港这个社会制度模式的威胁,普选和直选制度会直接威胁到新加坡的李氏家族,其次香港社会制度(不是指一国两制,而是指基本法)可能比新加坡来说更容易吸引资本。

“无党派民主”的说法还有待进一步论证,现在不忙下结论,因为鄙人很清楚政治的属性。

怎么说呢,澳门和香港可以说是中国共产党在实验无党派民主的实验室吧。无党派民主我也承认是一个相当新的观念,当然我之前所提出的,只是一种宣传战略,利用无党派民主去来攻击那些玩两党和多党的,因为两党和多党的这些政治团体无一不是为上台而努力,而很难保证他们会为民生民权而努力,万一有一些提案和法律相当不利于民众,但是确是这些政治团体的认可共识,那么民众就惨了........因此由社会各个阶层组成,那么他们的发言可能会实际一点。

如果说句不好听的话,香港与澳门的体制是“留鞭子”革命,迟早要剪掉这个辫子。

 以下是引用天生老帅哥 在第25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民主之父华盛顿 在第24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天生老帅哥 在第248楼的发言:
“贫穷社会主义”?楼主是个炮制名词的好手啊,哪本书上告诉你社会主义就一定要贫穷的?对于文革,貌似义正辞严的背后,也不过是人云亦云了一把而已。更妙的是对改开教的猫论教义都没弄明白,就擅自“共同富裕”起来了,你不会又要给我们鼓吹什么“道德血液”吧,呵呵


相信“贫穷社会主义”并不是马列的教科书上的定义,可是后来确实被人加了进去了(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修正主义),要不怎么会出现七十年代的路线?“猫论”的本质只强调“生产力”,却忽视了“共同富裕”,难道你认为“共同富裕”的走向错误?还是认为现在尚未“共同富裕”?如果是前者,那么就不知道你属于哪个阶级了;如果是后者,那么你还算得是个唯物主义者。不过正因为尚未出现“共同富裕”的实质,因此中华才须大力鼓吹“共同富裕”。提倡“共同富裕”并非道德口号,而是中华今后分配方针的取向。

敬请具备一点起码的理解能力,行吗?我的意思很清楚,就是认为特色党和改开教的初衷,根本就没有提倡“共同富裕”,如果认为这个看法有何不对,那就请把猫论石头论中的“共同富裕”找出来吧。说到阶级,我想就更不劳你疑神疑鬼了,但凡是利益既得者都不会到这儿来溜达的吧。至于什么“修正主义”,最好不要随随便便使用,真理的标准貌似也是被“修正”过了的哦,呵呵,对了,你还来了一个七十年代路线,何谓“七十年代的路线”?你这种词语创造大法,倒是跟楼主有点异曲同工了。前三十年大家真的很“穷”吗?没有房医学三个大山威胁的P民和现在所谓的房奴白领之间,谁的压力更大,谁的幸福指数高,我想也不用去讨论了吧,更何况,前三十年的经济积累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为什么要那么用,你是不知道,还是在装糊涂呢?

我同意你这一点的说法,当时的政策确实忽视了“共同富裕”的问题。

至于到这里溜达的都不是什么利益既得者的说法相信不是十分的准确,你不知道其中不少确实是利益既得者。

至于“修正主义”的说法,应该说是对前面的东西的修改或者改进,不过从原旨主义者的角度来说,这就是“修正主义”了。我认为,能够对前人不合时宜的东西进行必要的修正,没有什么不好,反而是世界发展的必然。正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初始阶段没有“共同富裕”的概念,现在能够对其进行补充完善,这没有什么不好,这样的“修正主义”才有利于中国的发展,才有利于中国广大的民众。

“七十年代的路线”不是一个专有名词,以前也没有出现,不过将六十年代末与七十年代中初期的总体政策总结起来,这种概论没有原则性的错误。至于各个人对这个时期的感性认知不同,那肯定存在差异,因为有人从社会风气来衡量,而有人则从进口的大米来算帐,因此必定存在不同的看法。不过如果你能扪心自问什么时候的肚子更饱些,相信你就不会对“七十年代路线”持有怀疑的态度了。至于你说到了前三十年的积累的问题,相信你是不怎么了解国库的情况,更没有经过六十年代的饥荒和饿肚皮。如果说前三十年的积累哪里去了?倒不如说五十年代还有些贡献,六十与七十年代可算得荒废时日了。如果你不能从国家的角度来比对过去与现在的情况,你可以将你家父给你留下的财产与你自己创造的财富做一下比较,如果你不是有意为之,相信你是很容易找出结果来的。


 以下是引用vfchina 在第1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玄海拾贝 在第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vfchina 在第6楼的发言:
民主也好,专制也好

都只是手段而已

千万不要将政治等同于两个反义词的差别,因为里面太多的奥妙了,请看此文吧!


http://bbs.tiexue.net/post_5719167_1.html


http://bbs.tiexue.net/post_5725709_1.html

说实在话,我不在乎政治体制到底是什么,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手段

国家与民族是否能由此体制获得更大利益,这个才是我关心的目的所在

一个国家,

如果它还比较弱小,那么更集权一些就更好

如果相对强大,那么权力就可以放松一些


看来你老确实已经读完了鄙人的几篇文章了。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