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话铁X之 八戒后撰

llzxj9287 收藏 9 197
导读: 诗曰: 磨难九九八十一 行程十万八千里 取得大乘真经归 万民称颂法归一 这是说唐僧唐玄奘师徒四人,历经磨难,去那西天取了大乘真经,解救亿万冤魂于幽冥之中,立下不可思量之功德。故而这唐玄奘被封了佛,去了大雁塔翻译经书,悟空亦被封了佛,回了花果山,继续当他的美猴王。沙僧封了金面罗汉,回了流沙河当了艄公,专度有缘之人,小白龙封了八部天龙,乃是正神的果位,日夜侍驾,不离左右。唯有那八戒成过两次亲


诗曰: 磨难九九八十一 行程十万八千里

取得大乘真经归 万民称颂法归一

这是说唐僧唐玄奘师徒四人,历经磨难,去那西天取了大乘真经,解救亿万冤魂于幽冥之中,立下不可思量之功德。故而这唐玄奘被封了佛,去了大雁塔翻译经书,悟空亦被封了佛,回了花果山,继续当他的美猴王。沙僧封了金面罗汉,回了流沙河当了艄公,专度有缘之人,小白龙封了八部天龙,乃是正神的果位,日夜侍驾,不离左右。唯有那八戒成过两次亲,乃有漏之身,不得入神佛之道,如来便封他为净坛使者,虽然没有品位,却也是个逍遥自在,受用的差使。

那八戒得了果位,本欲回高老庄去见那浑家高桂兰,忽而听闻那高桂兰早已改嫁,如今儿孙满堂,八戒便按下云头,坐地叹道:“想我随师父西天取经,一路辛苦不说,还动不动就绳绑索吊,要蒸要煮的。如今功德圆满,得了果位,虽说与玉帝比肩,天地同寿,倒落个无家可归了。可怜我的命苦也。”说罢潸然泪下,那泪珠儿掉在地下,膝下的几颗小草受了滋润,化做了猪笼草,能捕蚊灭蝇,至今犹存。正哭泣间,忽闻一阵异香扑来,八戒知是有人祭祀于他,暗暗诧异,道:“我在这世上已无亲无故,还有谁来供奉于我?”正诧异间,突然想起当年护师父西去,路过七绝岭,与悟空灭了蛇妖,自己变了一只大猪,拱通了七绝岭,故当地百姓修造庙宇,日夜香火供奉。如今香随愿走,故而八戒有所感应。此时八戒正愁无处安身,现七绝岭有了他的神位,便欣然前往。再说那七绝岭因有了八戒护佑,要风要雨,求子问卜,消病免灾,无不应验,故而香火益发旺盛。

话说悟空被封了斗战胜佛,回了花果山。那花果山因多年无人打理,不免有些荒芜。悟空见山露黄土,石上有草,心中不忍,逐细心调理。这悟空本是一只泼猴,伶牙俐齿,顽劣异常,本事又大,手段又强,天下众神诸仙,对他是三分喜,七分嫌。如今又被封了佛,好大的面子,故而办事好不顺当。你看他观音那里求来了甘露,五观庄要些树苗,蟠桃园拔了些花草,海龙王送来雨水,不出一年,花果山果然被他整治得锦绣一般。这悟空见了满山遍野的红花翠草,心中欢喜,感叹道:“若不是观音点化,师父解救,我现在恐怕还在五指山下餐风饮露呢。如今我们师徒四人分别多日,也不知师父如今在做何事,贵体是否安康。我须安排孩儿们酿些素酒,请师父前来,叙叙旧情。”

不一日,小猴来报,道是爷爷吩咐之事均已办妥,悟空便差了几只精细小猴,腾云驾雾,去请唐僧,八戒,沙僧,小白龙等,一并天上神仙。自己亲到南海,拜请观音赴宴。那一日,花果山果然祥云蔼蔼,仙乐齐鸣,无比吉祥。诸路神佛,悉数到齐。师徒五人见了面,执手相见,皆泣喜交加。八戒和悟空本是欢喜冤家,如见又得相见,旧态萌发,你捣我一拳,我挠你一把,打闹嘻笑不停。八戒道:“猴哥,你心细肠窄,甚是吝啬。当年西行路上,去化的斋,也舍不得与我吃,取的水,也舍不得与我喝。如今是你请的客,又有诸路神佛在此,我吃你个山穷,喝你个水尽,看你还有何话说。” 只把诸路神佛,乐得前仰后合。

这一场神佛胜会,直开了三天三夜。唐僧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等出来多日,荒废了许多正事,如今也该散了,后会有期。”悟空听了,心中不忍,潸然泪下,众神佛自然好言抚慰。悟空安排几个精细小猴,护送师父,自己则驾了筋斗云,亲送观音,其余众神佛,均道了谢,各自散去。八戒驾了祥云,往七绝岭去,行到半路,只觉得头晕眼花,知是酒劲上头,便按下云头,也不知是何方何地,见有一大树,树下一块青石,又大又平整,道:“此地甚好”,倒头便睡。原来悟空这酒,虽不是天上仙品,却也是蟠桃园里的苗,五观庄的种,又受了观音的甘露滋润,自然胜似仙品。八戒与悟空多日不见,如今见了,心中高兴,便多饮了几杯,故而醉倒。

八戒在大树之下,青石之上不知睡了几日几时,一觉醒来,见身边坐着一俊俏女子,美丽异常,怎生见得,有诗为证:

长发委肩兮,如镜湖薄雾;玉颈微含兮,藏无限羞涩。星眼迷离,名曰情种;红唇微翘,摄魂之用。酥胸高耸兮,似诉泰山之傲;突臀细腰兮,恰似黄河之魂;绫罗绸缎,遮不住冰肌玉肤;身段风流,征服多少好汉英雄。

若知此女子姓甚名谁,何许人物,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上回书说到八戒在悟空那里多喝了几杯,醉倒在大树底下,青石之上。不知睡了几时几日,大喝一声:“好酒好酒!”,翻身醒来,只见一美妙女子坐于身旁。那女子见八戒醒来,嫣然一笑,道:“先生好睡,终于醒来。”这一笑,只见是:

天上彩霞飞 地上百花涌

八戒见那女子笑得动人,慌忙起身,整顿衣衫,合掌行礼道:“女菩萨,这厢有礼。”那女子笑道:“不知先生从何处来,往何处去,在此醉了有百十来日。乡亲们怕你受了寒露,欲抬你进屋,无奈先生身体肥重,只得停在此处,日夜守候。”这一笑,真是

飞鸟齐鸣 百花朝拜

八戒见那女子笑得益发动人,身子骨酥了半边,喃喃答道:“我从来处来,到去处去。”那女子见八戒答话忸怩,掩嘴偷笑。这一笑,只把八戒

三魂丢了一魂, 七魄散了两魄。

约莫过了半晌,八戒回过神来,道:“不知此处地何名,姑娘贵姓大名。我在朋友处多喝了几杯,那酒名曰百日醉,须百十来日才能醒来,故而醉倒在此。烦劳各位乡亲日夜服侍,不知何以为谢。”那姑娘道:“此地乃互联之国,铁X之城。我姓也不贵,名也不大,只须叫我秋雨便是。不知先生做何营生,有何本事?”那八戒见秋雨俊俏异常,只想卖弄,便道:“我亦无本事,只会呼风唤雨,打卦占卜,求医问药,解说姻缘。”秋雨听八戒尽说混话,自咐道:“这厮在这里睡了百十来日,皮不见皱,肉不见消,如今叽里咕噜尽讲混话,恐是有点来历。”便道:“先生原来是云游的方士,还会呼风唤雨。近日来此地暑气蒸人,热不可耐,先生何不求点雨来,消消暑气。”八戒自夸道:“要雨便要雨,求他作甚,今夜子时,包你有雨,明日天气便可凉爽。

是夜天擦了黑,八戒约莫众人皆睡了,便遁出原神,直上天庭。见了玉帝,便拱手作礼道:“老倌可好,这厢有礼了。”八戒原是玉帝底下天蓬元帅,见了玉帝须行三叩九拜之礼,如今归了佛门,授的是汝职正果,果位比玉帝些许高些,故而只打了个问讯。玉帝见八戒未行大礼,心中不快,却也无奈,道:“使者多日不见,不知有何贵干。” 八戒道:“下界互联之国,铁X之城,近来暑气颇重,只想求老倌弄些雨水,消消暑气。”玉帝本来就没好气,如今见八戒要雨消暑,更是恼怒,道:“那铁X城并不缺雨,使者来此胡闹个甚。”八戒见玉帝翻脸动怒,亦耍起泼来,道:“那猴子到你这里,要风有风,要雨有雨,我来如何就是胡闹?该不是欺我老实心拙。要不我去那花果山,找了我那猴哥来,看你给将不给。”此时太白金星正在一旁侍驾,见八戒耍泼,急忙上来圆场。你到为何,原来那八戒虽然心拙,篡弄是非却是好手,当年悟空为此没有少吃苦头。要是让他到悟空那里嗦弄嗦弄,指不定会弄出多大的事情来。那太白金星道:“使者莫恼,听老夫道来。那风雨雷电也不是天庭本来就有的,只是人间一方百姓喜怒哀乐诸气所化。若是要一方下雨,那里本身需有雨气,那四海龙王,风婆电母方能施法,将那雨气化为雨水。如今铁X之城人气祥和,风调雨顺,并不缺雨。使者要是现在要雨,耗费雨气,恐是夏雨多了,便无秋雨。”八戒本是心拙,听不得那许多话,只听得一句夏雨多了无秋雨。八戒本来就看秋雨俊俏 ,方上天庭要雨,如今听了无秋雨,自然不愿,便一把楸住太白金星,道:“休要胡说,无秋雨不成。”金星赔个笑脸,道:“使者只要些雨水降降暑气,能要几多雨水,只须弄个神通,到附近河里摄点水去便成,何费劳神?”八戒听了,喜上眉梢,便作揖道:“好老倌,好老倌,怪不得猴哥时时夸你”

是夜,秋雨在闺房中安歇,只因天气炎热,便除了衣衫,露了一身细皮嫩肉,赤条条地卧在席上,手上美人扇不停地摇,仍止不住香汗不停地往外钻。正烦恼间,忽听窗外狂风大作,瓢泼大雨哗啦啦地泻将下来,刹那间,暑气顿消。秋雨此时早已困顿不堪,现在暑气一消,自然昏昏睡去不提。

第二日一早醒来,秋雨起身,梳洗装扮,忽然心间一动,想起一事。若问秋雨想起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上回书说到那日夜里只因起了风,降了雨,将那暑气消得一干二净。秋雨一通好睡,清晨起来,正梳洗装扮,忽而想起昨日那醉倒汉子夸口夜里必雨,便自语道:“想那汉子有些本领,知些天文,知道夜里有雨,故而敢夸海口。”正自语间,手上不经意又加了些粉黛。装扮完毕,出得门来,见八戒在那树下青石上安坐。八戒见秋雨姑娘出得门来,容貌又比昨日俏丽了许多,心中欢喜,便道:“姑娘昨日睡好?”秋雨道:“亏得下了雨,好不凉爽,一顿好睡。”正说话间,只见那边来了一个铁塔般的汉子,身高八尺,膀粗腰圆,一路走来,铁板似的大脚踏得地面咚咚直响。那汉子走到秋雨跟前,拱手行礼道:“雨姐姐,见礼了”这一句话,直震得

树上绿叶响 地上沙尘飞

秋雨见那汉子发话,先对八戒说了:“先生,此人乃秋雨邻居,姓庄,排行第四,人称庄四。” 然后转过身去,对庄四说:“四哥甚早。”庄四答道:“雨姐姐,有事相求则个。”秋雨道:“有事快说,有屁快放,整这酸溜溜得话语作甚。”庄四道:“我浑家回娘家去了,临走时说是想吃鱼,我去河里捞了几条,就是不会弄。”秋雨道:“不会弄等你浑家回来弄。”庄四道:“那娘家离此地好几十里,待她回家天色已晚,恐她困顿也,故而弄好,回家就能吃,免得受累。”秋雨道:“你又弄不好,你那浑家回来一顿好打。”庄四见秋雨在生人面前揭短,有点受窘,红了脸道:“天下只有汉子打老婆的,哪有老婆打汉子的?”秋雨听了,鼓着掌,跳着脚,笑道:“好英雄,好气概。只是不知前日是谁让老婆追着打,满街乱跑,直跑到城外十几里地,还能听见那边鬼哭狼嚎。”庄四听了,只得拱手道:“姐姐莫要取笑了,快帮我去弄弄。”

约莫半柱香功夫,秋雨便回来了。八戒道:“那汉子分外有趣,如何是怕老婆?”秋雨道:“只是怕得紧。”八戒道:“想必他那浑家五大三粗,力大如牛。”秋雨撇了嘴,哼了一声,道:“飞燕般身形,西施般的貌。”八戒不是凡间之人,不知飞燕、西施是何意,但看秋雨脸色,便知是美女。原来八戒的习性,喜的是怕老婆的壮士,恼的是打女人的懦夫,便赞道:“好,好”秋雨道:“怕老婆不供人耻笑,如何是好?”八戒道:“姑娘不知,凡怕老婆的,多是恩爱夫妻。名为怕,实为让;说是打,实是亲。男女欢爱,不止是枕席间的云雨,打打闹闹,亦是肌肤之亲也。”秋雨闻言,恍然大悟,道:“我看那浑家打汉子,

手举高如泰山 落地轻如鸿毛

想我铁X之城,怕老婆的汉子不少,人们每每取笑之。可那帮汉子不以为耻,反有得意之色。想必是夫妻恩爱,故而喜于形色。只是还有一事不解,那不怕老婆的汉子,就不是恩爱夫妻了?”八戒道:“此事虽不尽然,但终有点差缺。想来男人属阳钢之气,女人属阴柔之气。若是男人怕了娘子,必是阴阳互补,钢柔相济。若是不怕娘子,怕是钢则过钢,柔则过柔,比那怕老婆的,终要差些。”秋雨闻言,顿首相谢,道:“先生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秋雨谨记了。”若知后事如何,便听下回分解。


话说秋雨和八戒叙了半日,天色已近正午,秋雨道:“不知先生喜好,秋雨有一手好厨艺,今日正好亮亮。”八戒闻言,思咐片刻,便道:“吾觉身上困乏,只想在此地歇息几日,烦扰秋雨姑娘帮忙找个住处。至于日常饮食,吾是胎里素,不耐荤腥,每日止食一餐,几般果品菜蔬即可。”说罢便于袖中摸出一块黄金,约莫有十两重,递于秋雨,道:“不知此物,够也不够。”秋雨见了,推辞不受,道:“依先生方才所说,就凭秋雨一人,养你百十来个亦养起了,何须那许多钱物,秋雨消受不起。”八戒笑道:“吾走一路,吃一路。一人饱了,全家不饿,要这许多黄白之物,终是无用。这块金子,是吾与那邦外之国,有一巨富膝下无子,吾用一草头方子,使他得了龙凤之胎,他便与吾一盘黄金。吾推辞不受,怎奈他坚决不依,要死要活。吾便拈了一块,方才作罢。你且将其拿去用度,若用不完,散于穷苦之人便可。”秋雨知其是方外异人,便受了,不再推辞,道:“先生果然是个慈悲之人。街的对面有一花宅,是本城巨富,乐施好善,家中广厦百十来间,先生不如到他家借一间空屋住了,日间饮食,自有秋雨打理。”八戒听了,自然喜上眉梢,道:“如此甚好。”

秋雨果然带了八戒花员外。到了花宅,门房道是员外出门,公子在家。秋雨逐引八戒去了花公子书房。见了花公子,果然英俊,怎生见得?

七分英气,掩三分病容;绫罗绸缎,藏诱人腹肌

花公子见秋雨带一生人进门,急忙起身行礼,吩咐奉茶看座。秋雨还了礼,道:“此位先生即使大树下,青石上醉倒三月之人,欲在此处歇息几日,花公子家中广有闲宅,还望方便一下。”花公子道:“理当,理当。”说罢便吩咐下人准备上好房间。待众人忙毕,八戒对花公子说:“这位小哥,我看你相火过旺,肾水不足,,恐怕是有些日里神少,夜里梦多,水火不济的病症。”花公子听了,愣了半晌,方起身作揖道:“这位先生正是神了,我这病症,已有三五年了,请医问药,终不见效。不想先生只见一面,不问症,不问脉,如何便知了?还请先生赐个方子,必当重礼谢之”八戒道:“这个病症,也是易治。我看小哥心神之中,有几个蝶影飞舞,怕是有些婚外姻缘,儿女之情。房事多了,自然伤肾。”花公子听了,脸色顿变,喃喃道:“益发神了,如此密事,都能看破。”秋雨见花公子脸色由红变白,由白变红,豆大的汗珠流了出来,便觉好笑,伸出玉指,在花公子额头上点了一下,道:“好你个花猫,日里偷腥,夜里风流,好不快活。现今这些密事被我知晓了,看你以后如何谢我。”花公子连忙作揖打躬,道:“好姐姐,切莫声张,我与浑家恩爱无比,若传了出去,如何是好。”八戒道:“那些婚外之情,皆是前世姻缘未了,道来亦不违天道。只是女人多专情,旧情未了,新情又生。如此生生息息,永不得灭。你要是断了情去,她必怨你,恐生人祸。”花公子道:“正是,正是。这边是情深意长的可人儿,那边是日夜思念的佳丽,思念三五十日,只得片刻之欢。甚是苦也,不知如何解脱。”八戒道:“一张情网逾千年,既然进去了,就难以出来。古人云情由心生,若是心灭,情自会灭。”若知花公子作如何去处,自有下回分解。



你这是连续剧啊

支持战友原创佳作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