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继光的荣耀(五)

铁血重骑 收藏 0 1366
导读:[img]http://img5.itiexue.net/1451/14511905.jpg[/img] 戚继光的荣耀第五篇《辎重营篇》 第一章《辎重营概说》 辎重营解;师行粮从,军事所先。迩来敌每入犯,官军并无辎重,敌乘肥马,即日驶百五十余哩,我军马匹既弱,行至有城池所在,俱将城门关闭,月粮在仓,草束在场,多在城内,每不得支,如候支粮料,必误追敌。大军之行动,以二、三万计,便开城听候,缘仓城门小,株粒干系钱粮,唱名给支,一、二日尚不能完,如候支完追敌,敌去二、三百里矣。官军只得枵腹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戚继光的荣耀(五)


戚继光的荣耀第五篇《辎重营篇》

第一章《辎重营概说》

辎重营解;师行粮从,军事所先。迩来敌每入犯,官军并无辎重,敌乘肥马,即日驶百五十余哩,我军马匹既弱,行至有城池所在,俱将城门关闭,月粮在仓,草束在场,多在城内,每不得支,如候支粮料,必误追敌。大军之行动,以二、三万计,便开城听候,缘仓城门小,株粒干系钱粮,唱名给支,一、二日尚不能完,如候支完追敌,敌去二、三百里矣。官军只得枵腹追往,饥疲甚矣。气息恹恹,支步不前,安能胜敌?即敌有可乘之机,徒付叹息而已。

上述即是戚继光要创立辎重营这新制单位的最大原因,当然这也说明了明朝的北方军多年的陋习与消极防御的弱点所在。其实明朝边防军早知这项弱点,及在军事行动上所处的被动劣势,却麻木不仁不知改善与改进,这也难怪北方民族这么喜欢侵犯明朝边境掳掠各州府城,反正我骑着精壮的骏马到处乱跑,你能奈我何?不然来追我呀!

而且,戚继光还说明了一个重点,明朝骑兵实在很弱,马匹不如人,马上战技更不如人,不敢说北方的卫所骑兵是否全是如此,但显然的,至少拱卫京师要地的北方三镇,以如此重要的军事要地国防要冲,而其所属的骑兵就看似很差劲了,同理其它的北方卫所军所属骑兵应该也强不到哪里去,以戚继光如此精于练兵的人,编练的马营也只是作为一种骑着马的精锐步兵而已,谈不上是那类的真正意义上的所谓骑兵,真要与游牧民族互相骑马作战,不但马匹不如游牧民族的精壮,论马上战技的差距就更大了。既然连自家的骑兵就算真吃饱了喝足了也都追不上敌人,更不要说那些空着肚皮用两条腿跑步的步兵了。

既然军事上存在着劣势,戚继光总要想个好办法来解决这道难题,于是乎就想到了以新成立的辎重营来辅助支持马、步营的作战,而马、步营则尽量的在编组上从轻从简,以增加战术机动性,专注于有效的狙击来犯的敌人,一旦边关有警,马、步营能随时迅速的出发作战,而辎重营也能随时的紧跟其后就近供给粮秣,不至于让前线作战的军队有断炊之虞。这支新成立的军事单位,虽说不是创举,但在当时的明朝军中却也是一种革新作为,让往后的北方三镇在战术作为上,不再是那样处处受限于粮秣补给的被动挨打情况,虽然这并不能改变战略上的被动防御消极态势,也至少可以进行一些有限度的主动积极防御攻势,让来犯的敌人不再是那么的轻松自在如入无人之境,进而产生遏阻的作用。

之所以说就算成立了辎重营也只是在战术上争取一些主动的防御攻势,这是因为编组的辎重营就只建立三支,计有;驻扎在三屯的为中营,驻扎在密云的为前营,驻扎在遵化的为后营。这三营的成立虽说大大改善了三镇军队的机动纵深打击能力,但数量还是少了点。辎重营本身所能承载的粮秣可以支持最多三万士兵与马匹的三日食粮补给能量,由此观之,辎重营所能支持的军队供给,部队作战天数以不超过三天为限,部队的作战范围局限于方圆百里之内,也就是军马大约一天内所能行走的最大范围,超过这个距离以及作战天数,辎重营就显得力有未逮无法持续供给,而这时因为辎重营编组数量有限,编成的三个辎重营有其各自应责任的范围,不可能另有一支辎重营前来支持。也就是说,戚继光本人基本上奉行朝廷的防御战略,以有限的短纵深防御驱离遏阻来犯敌人的战术为主,不主动追击也不超过长城防线一日远距离与敌作战。

辎重营的编组型态很类似于车营,但任务是以支持友军粮末的供应之责,因此在编组型态上更偏重于运输的能量,以及有效的自我防御。不像车营的车是经过改良的高单价高规格的军事用车辆,辎重营的车采用现成的低成本民间用车,车辆左右之侧边各加装护板则为厢车,左右厢车数量各半,当然这种民间所用的车辆不同于军用的战车,装置的厢板只是普通的木板,不是军用战车装置的盾牌。辎重车总重量,含车重及货品在内上限约为两千斤(大约一千两百公斤)左右,每车用驮马八匹,每辆车能载运;食米二石五斗(约重225公斤),煤炒三石七斗五升(约375公升),黑豆六石二斗五升(约625公升)。整个辎重营配置八十辆辎重车,共计可承载米三百石(约重2万7千公斤),煤炒三百石(约3万公升),黑豆五百石(约5万公升)。食米是供给士兵的粮食,煤炒是用来炊煮米及黑豆的燃料,黑豆是供给骡马及战马的粮食。携带的三种物资可充足供应三万人马的三日食粮供给量。



附图为练兵实纪书中插画的辎重车之样式图


戚继光的荣耀(五)


附图为辎重营辎重车之俯视样式图标


戚继光的荣耀(五)


辎重车除了载运上述的三种必要物资外,根据「辎什器」记载,每车还装备有;「围幔一条,拔轴绳二条,稍坡绳一条,出索绳六条,撒绳二条,迎撒绳二条,大铁?二个,小铁?二个,铁索二条,皮肚带一条,皮后?一条,麻拥子十条,麻搭子共二十条,木鞍一座,屉子一个,草铡一口,柳筐一口,水桶二只,载水大篓一个。」。此外,每车还需装载自卫武器,计有;弗朗机两门及其附属配件与子铳弹药,以及各式的军械器材。每车还需自带二十人与八匹驮马三日份饮水及干粮等相关物资。


附图为黑豆实物照片


戚继光的荣耀(五)


根据茅元仪《武备志》卷九七所载的宋朝军粮的种类、制法和份量为参考点,其中军粮普遍以「飧饭」作为军队在作战时的粮食携行储备。

齐民要术卷九《飧饭》篇饭第八十六 作粟飧法;米一石,取无榖者,净淘炊熟,下浆水中,任水曝干,淘去尘,又蒸曝之,经十遍可得二斗。每食,取一大合,先以熟水浸之,待湿彻,然后煮食之,一人可五十日。

意思是说,取去壳完毕的一石米(90公斤),用清水洗净炊熟后再放到水中直到曝晒干为止,把曝晒干的米再一次以同样的作业共十次,做完十次后只得到二斗(18公斤)的再制干米饭。要食用时,取一大合(900公克)的再制干米饭先以清水泡之,待再制干米饭浸软时,再煮熟成餐饭后就可食用。因为是用水泡的饭所以称为「飧饭」也是现在所称的「水泡饭」。飧饭可供1个人进食50天。相当于每人每日配给量为;377.6公克的水泡饭。


附图为「飧饭」实物照片


戚继光的荣耀(五)


照理说,明承宋制,明朝军方应该也是如此作法,但戚继光在辎重营所述说的米,应该是指一般未经处理过的米,不是上述的「飧饭」,因为戚继光著述的说明中是以大米称之,而非其它称谓。此外戚继光在南方用兵,经常的以急行军方式千里奔袭,为了喂饱急行军中的将士而发明了戚光饼,戚光饼有些类似今日的甜甜圈,可以串在脖子上,一面行走一面吃着大饼,这种大饼吃上一个就足以抵上一餐,而且可以储放多日不至于腐坏。以上观之,未何在北方成立的辎重营所携带的是笨重且需经洗涤及炊煮的大米,也因此辎重营还要携带大量的煤炭作为炊饭燃料,既不是质轻能久存且便于煮食的「飧饭」,也不是方便取用且与等重的大米相较却能携带更多人食用量的戚光饼,这就很耐人寻味了,这也许能左证,戚继光限定在与塞外民族军事冲突时,至多以三日为限的短纵深反击驱离军事行动,这也是戚继光在编组车、马、步等营的基本依据。

注释;

明朝度量衡,一斤有595公克之说,也有640公克之说,本篇以宋、元的一斤等于640公克为主。

明朝石的容积为现代的102366毫升,也就是说,大致与现代的公制容积单位相同,石的容积可换算为现代的100公升。

据史记载,明朝的一石米约重153.5斤,换算今日公制约重90公斤。至于煤炒则是煤炭,容积换算成重量与米不同,无数据显示煤炭的容积重量,只能换算成现代容积单位,同理黑豆。



第二章《辎重营之编成》

辎重营编组仍以营为最大单位,辖有左、右二部及中军,不像其它的车、马、步营编制有中部这单位,虽然编制有中军,但中军没有编制任何的火炮单位在内。部辖二司(左部一司为前司,二司为左司。右部一司为右司,二司为后司。),司辖四局,局辖五宗,宗辖一车,每车有正兵队十人,奇兵队十人。

每车设车正一人管制辎重车及指挥正、奇兵二队,车正兼任正兵队长。正兵队编制有;第一至八兵为骡兵,其中第一至六骡兵兼任弗朗机手,每三人操作一门弗朗机,共两门,第七、八名骡兵专管骡头兼任大棒手,第九人为舵工,专管骡头车运,含车正共十人。正兵队专管辎重车内事务与防卫,不出车作战。奇兵队编制有;队长一人,第一至四兵为鸟铳手兼习长刀(长刀是仿倭刀的放大版),第五、六兵为鸟铳手兼习藤牌短刀(就是明朝制式腰刀),第七、八兵为鸟铳手兼习铛钯(这有疑义,戚继光编组的惯性是铛钯手兼习火箭,在后面的操辎兵文中是铛钯手放火箭而非放鸟铳),第九兵为火兵,专管炊饭,共十人。奇兵队专责护卫辎重车,一般是不出车作战,通常与正兵队在辎重车内一同协防,出车作战的是同行的马、步营之战士,但如辎重营单独出任务而马、步营并未同行,一旦遭遇敌人来袭,则会视情况由正兵队防御辎重车,奇兵队出车作战。



辎重营编制表


戚继光的荣耀(五)


辎重营正奇兵队兵员配置表


戚继光的荣耀(五)


由以上的辎重营编制来看,辎重营的编组与其它单位相较,在人数上少了一千人左右,全营人数至多为一千九百余人,但全营的人均火器比率竟然高达58.7%,比诸于车、马、步等各营高出不少,由此观之,人数较少的辎重营,其自身防御的武装相当程度的仰赖火器,尤其是鸟铳装备的数量达到640支,约占全营人数的三分之一强,有如戚继光在「操辎管」所言;「约贼至六十步上下,狼机、大炮、火箭一齐举放,将鸟、快枪铳装完,又轮,放过又装,务使炮声不绝,即终日达夜不止,乃为万全。」。这种高密度的火器投射威力,无论在声势上以及有效的人员杀伤上,确实不同凡响,数百挺鸟铳及弗朗机所发出的声光与烟雾,如闪电耀眼,如打雷般的轰隆作响,试想,这威势是何等的壮阔,就算有千军万马来袭也无所畏惧。



第三章《辎重营之战术队形与阵势》

辎重营的战术任务很简单,平时须充分准备好一定基数的粮秣物资储备,随时等待启程跟随友军行动,或是就近支持友军的军需供给。在战时,作为其它各营的机动补给基地,并能自我独立防御敌人的攻击。因此,辎重营必须有随时行动出发的常备整备性,能一次承载大量粮秣物资的良好机动性,本身具备独立的强大自卫武力等特点。


第一节《辎重营平时常备整备》

《练兵实纪》辎糇粮;每营计该煤炒三百石,米三百石,黑豆五百石,平日于驻札处所建立仓?一所,将煤炒、米、豆、查照新定事例于该衙门仓?领出,俱用布袋装盛,盖恐一时有事装运不及也。每于夏天晒扬一次,过三年听给军支用,即将各军应得行粮,就于该仓总领委官装备,或收折色籴买以抵辎粮,尤为洁净。

辎重营总共编组有三营,在三屯的为中营,在密云的为前营,在遵化的为后营。这三营平时就要其在驻地仓库中储备定量的煤炒、米、黑豆这三种物资,依照戚继光的计算,辎重营承载的固定基数定为;米三百石(约重2万7千公斤),煤炒三百石(约3万公升),黑豆五百石(约5万公升)。因此,辎重营驻地仓库的这三种物资储备量不能少于这基数,且为了能随时招集出任务,所有的物资皆以布袋盛装,方便往返快速搬取不至于耽误时间。

上述物资大致以三年期为最大的保存期限,过期的物资就发给军队支用,也就是把物资充抵军队平日消耗的食粮、马粮、燃料配给额,或是折价卖出更换一批新的等同物资储备于辎重营仓库。

辎重营平日就已经把该支配的足量物资做好了整备事宜,保持一定的储备量,良好的使用与食用鲜度,快速装载的作业需求,务必做到随时能够行使任务的万全准备。除了物资的整备,全营也需遵照战技训练进度的要求办理,不因为是后勤单位而有懈怠。


第二节《辎重营行军结营》

戚继光并未针对辎重营方面解说明白,所谓与车营类似。不过,终究在任务编组上,还是任务需求上两者还是有所差异,因此在这稍微简述一番。辎重营编组上只有左右二部以及中军,但每部编制有二司,左部一司为前司,二司为左司,右部一司为右司,二司为后司,由此得知,辎重营在出车行军成一路纵队时,是以架梁探马在前先行探道与侦察,营队形是左部一司在前,左、右两厢车并行,二十车为一司(左、右厢车各10辆),正兵队骡兵照管骡马推车,奇兵队依鸳鸯阵队形于车外侧护卫,如遇路面难行及上坡时需一同推车前进。



辎重营行军阵势图


戚继光的荣耀(五)


辎重营一路纵队行军队形图


戚继光的荣耀(五)


行军预警或是结营寨为方城时,可依照状况结成营方城,或是以司为单位结成四座方城等,依此类推。辎重营并无配置冲车作为方城内之子城,因此,如有步、马营同行时,以步、马营官兵作为子城护卫中军旗鼓。



辎重营方城组成图


戚继光的荣耀(五)


练兵杂集辎重营图


戚继光的荣耀(五)


第三节《辎重营御敌战术与队形阵势》

辎重营的任务是就近供给补给品支持车、马、步等营持久作战,因此辎重营更加重视防御作战,以自我独立御敌的战术为核心,因此虽与车营战术相似,只是车营兵有时会主动的出车作战,而辎重营除非必要,车兵不出车外作战,皆以车内运用各式火器远程御敌作战为主要的战术目的。

每辆辎重车编制有正、奇兵两队,车正管制辎重车营运及正奇兵队,车正兼任正兵队长,正兵队六人操作两门弗朗机,奇兵队配置有八支鸟铳,两队二十人计,则有十四人操作火器,火器人均分配比率高达70%,虽然辎重兵编制人数较少,但火器比高的惊人,意味着,辎重营的核心战术就是要以压倒性的火器数量,在百步至三十步(160公尺至48公尺)距离内,投射大量的远程杀伤弹丸击溃敌人的来袭,使敌人没有机会靠近车阵以便近距离使用冷兵器战斗。而敌人虽然马上战技优异且使用的冷兵器精良,尤以骑射弓矢的战术过去常让明军吃亏甚多,现在仅凭借着强大的火器威力,在远程就能占先机的先行攻击,此时敌人根本无法反击,敌人冒着火炮的不断杀伤虽能前进至五十至三十步以内发射弓矢,但威力不足以穿透偏厢车设置的防护板,进而杀伤车内的明军,就算是冲到了车边上,也因各车互相连结而无空隙,仍无法跨越车阵防线,此时鸟铳手即刻改用长刀砍杀车边的敌人,长刀是一种长可达两米的双手持刀,大棒手持棒敲击马头,铛钯专刺马眼及咽喉,藤牌短刀护卫各兵,明军冷兵器组合的优势依然足以抵挡敌人骑兵于车阵外。



辎重营正奇兵队车上联合防御图


戚继光的荣耀(五)


如敌人在百步距离内人数不多而欲攻击车阵,则辎重兵奇兵队出车作战,摆出的阵势为标准的多段式射击战术,第一、二层为鸟铳,第三层为火箭,第四层为抛石,这是按照辎责成的内容而论,所谓四层抛石,是说原本奇兵队的第五、六兵为鸟铳手兼习藤牌短刀,但这两人还配备有怀水光石三块,出车作战时不带鸟铳而是带着这三块石头抛掷敌人之用,不要认为抛石这种原始到不行的武器威力不足,事实上,古今中外的战术作为上,抛石是一种专对付骑兵而用的重要武器,亚历山大就是启用抛石兵跟随己方骑兵行动,一举击败了波斯强大的骑兵队。这个出车作战阵势,是以四名鸟铳手在百步至八十步距离先行攻击两轮,到了八十步至六十步距离时用火箭攻击一轮,六十至三十步时,藤牌手上前用抛石狠敲一轮,然后持牌短刀在前,依序为铛钯在后,鸟铳手改用长刀紧跟其后,按鸳鸯阵队形上前杀敌。辎重营每车编制的人数较少,摆出的鸳鸯阵应当是三才阵,才能够防护车前战线周到而无空隙。



辎重营奇兵队下车远攻作战图


戚继光的荣耀(五)


辎重营奇兵队下车接敌作战图


戚继光的荣耀(五)


一直忘了说明,戚继光的多段式射击术是有考虑到误射友军的问题,如过去明军使用快枪及其它火炮时,经常发生误射周围友军的事件,也因为怕误射友军以至于使用火器时碍手碍脚无法发挥火器应有的效能。戚继光针对这点加以改进,以鸟铳为一、二层来打击远程敌军,此时不虞误伤友军,因为各单位围成方城照规定互相距离在百步以上,但仍能互相的各自以火器夹击闯入两城中间的敌军,三层以火箭攻击是弥补鸟铳装弹不及的空档,四层弓箭或是抛石则是节省弹药,这种短距离已是弓箭及抛石能够发挥杀伤力的应有效能,与弹丸杀伤等同。



第四章《总结》

按照戚继光在北方三镇编练的车、马、步、辎重营等四篇文章已然完毕,全文皆以戚继光著述的《纪效新书》《练兵实纪》《练兵杂集》为参考依据,撰写的文章与绘图尽量的以忠于内文记载为要,只是个人能力所及未必能全盘了解透彻,必然有所不及与众多谬误之处,或是未尽考证及举证之实,或是误解戚继光著述精义,或是对古文专延阐述不周详,或是个人文字表述不佳产生疑虑与不明,在此先行致歉与海涵,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了,尤其是图片的绘图与编辑皆为独自考证创作与图面排版,不能说浩大工程,但以一个业余人士而言,算是用尽心力了。总计自己绘制的原创图片,采用在文章上的达到93张,实际上绘制的多达千张以上,只是作为正式图片的素材居多数。不敢说这是一种成就,但至少对个人而言是非常好的学习与练习机会,恩…….也许吧!!! 呵呵….. 总之感觉有趣就是了。


明朝从明开国以来就很注重军备的整备与发展,在中央还有兵仗局等机关集中统合军械相关的制造与研发,尤其是火器方面的制造数量是中国历朝以来最多者,明朝军队也是中华历朝最先把火器作为制式武器装备给军队使用的王朝,明朝水师也曾七下西洋称霸亚非水域。明朝曾经有机会成为世界海洋的强权,也有能力与机会建立称霸世界陆地的现代化火炮军队,这是中华历朝未曾有过的良好时机,当时的明朝无论在各方面的发展是走在世界的前端,就算到了明末也还是有很好的发展潜能,但明朝历经了百多年的长期承平,除了在北方与游牧民族不时发生小型的军事冲突外,四方无事侵扰,长期的太平盛世,使得明朝中末期后,朝廷君臣暮气沉沉欲振乏力,中央与地方军备的废弛,军民士气的低落涣散更到了让人怵目惊心的地步,一旦发展至此,就算人数极少不成威胁但战力顽强的倭寇也能让明朝这自认为的泱泱大国闹的灰头土脸狼狈不堪。虽然经由戚继光、俞大猷等优异的中兴将领改革局部的明朝军队,让明朝军队表面上一时的兴盛起来,平靖南方倭寇消弭北方之乱,但终究只是局部的改善,对于全般的整体军事态势无济于事,多数地方军备的废弛依然如昔,甚至每况愈下,军心士气依然低落,既无战前的积极整备与作战的精实训练,也无军人武德的修养与国家民族的精神感召。于是当明朝从内部开始崩解,李自成占领北京,崇祯皇帝自杀,就成全了满清异族入侵中原的大好机会,使得传承五千年的华夏文明与衣冠,自满清入关占领中原后正式结束,也让五千年来独自发展并独树一帜的华夏传统军制,再也没有机会与世界各国在军事上一争长短较高下,甚至被现代人们给遗忘。


戚继光所处时代的16世纪中末期,世界各国使用的大口径重火炮性能与效能还很低下,对于静态的攻城战役以及海战而言相当实用,原本高性能大口径火炮的发展动力是与攻城战术有着密切关联,但在陆地野战时尤以骑兵机动战而言,既显得笨重又操作困难且需大量的人力物力支持的重型火炮,是种不必要的负担与累赘。明朝的火炮是初期发展型的原始火炮类型,无论火炮口径以及性能表现都无法与欧美火炮相提并论,这是因为当时明朝还没有这急迫性的去发展这种高性能大口径的火炮,明朝还没有海防与要塞炮台的概念,在倭寇侵扰东南沿海时,仍以水师驱离与陆地决战作为战争的手段。而与北方游牧民族的作战中,北方游牧民族没有装备任何火器,冷兵器的骑兵战术,机动性的掠夺作战,不为占地也无入侵的意图,既然战争型态如此,当然也无从发展出静态的攻城战术与船舰互射的海战,既然如此,原始的火炮就足以应付蜂拥而至的骑兵,何须花费大量的财物去制作与发展高性能大口径火炮。这也是戚继光编练的军队所装备的大口径火炮就只有所谓的大将军炮,这种火炮只是弗朗机的放大版而已,勉强算是炮,大将军炮可以发射实心弹或是开花弹等弹药种类。而所谓二将军炮与三将军等,就是口径稍大些的手铳发展而得,只能发射散弹,称为大型散弹枪也不为过,称为火炮也太过些。


与火炮发展停滞不前的情况不同的就是鸟铳,也就是火绳枪的发展显得耀眼灿烂多了,明朝自戚继光开始,军队普遍的装备火绳枪作为战争战术的一环。如按照戚继光所言,他在东南沿海抗倭时首先引进并装备军队使用火绳枪,也就可以推估,明朝军队使用火绳枪的时间最早可推算到公元1555年间,这是戚继光在义乌招募士兵创立戚家军的同年,而根据《大明会典 火器》记载,兵仗局在嘉靖三十七年(公元1558年)仿制了第一批鸟铳一万支。这应该可以反映出历史的真实情况。日本的火绳枪则是在公元1544年才传入种子岛,又过了数年才得以仿造出实用的火绳枪,中、日两国引入火绳枪的时间上非常相近,但中国显然更早于日本把火绳枪实际的用在正规军事战术编组上。附带一提,中、日两方的火绳枪之传入都有个关键人物,即是「王直」,王直就是汉人倭寇头子。

我们由这四篇文章中可以知道戚继光编组的北方三镇,在装备的所有火器之中,以单一武器种类而言,鸟铳装备的数量当属第一,依照当代世界各国主流军事编装,戚继光编组的北方三镇装备的火绳枪人均使用比例也是当代第一,推估装备数量可能达到最少两万到至多四万之谱,这是以编练十万人的车、马、步、辎重等营装备鸟铳比例平均值为推估基准。就已知的三个辎重营来说,其装备的火绳枪就有1920支,而车、马、步等营没有数据证实到底编组了多少营,但以北方三镇十万人计算,则最保守估计应当不少于两万支火绳枪,这点也可由上述明朝兵仗局的制造帐目间接证实,明朝在1558年就已经制造出第一批的一万支火绳枪,而戚继光则是在1568年开始在北方练兵到1583年离任,期间只有戚继光把火绳枪装备于所属军队,其它将领则无,从戚继光接任的二十五年计,这二十来年制造的数量应更多于此。接着来看看欧洲当代主流的西班牙方阵,一个标准的三千人方阵,装备的轻重型火绳枪数量为678支,火绳枪人均使用比例就远低于北方三镇,至于总装备数量当然无法推估,但以当时的西班牙人口结构及参与的大型战役能量而言,西班牙所能编组的西班牙方阵至多也是十万人为最大上限,装备的火绳枪最多也在两万支左右,因此单以北方三镇装备的火绳枪数量而言,不至于与欧洲单一列强还少到哪去,且很大的可能性是当时世界上装备火绳枪数量最多的国家其中之一。至于另一个使用火绳枪最多的日本,当戚继光在北方练兵时的公元1568年,火绳枪在日本战国正当大量装备给军队使用之时,也正式的编组在军阵之中,各诸侯国实际拥有数量不明,但总数在万把以上应该是有这可能性。

纵观明朝有始可考自公元1558年开始大量生产制造鸟铳装备与军队,到1644年明朝崇祯皇帝自杀灭亡为止,刚好是火绳枪在世界军事史上作为主流热兵器的黄金年代,1650年真正实用的燧发枪才刚发明,1665年法国陆战队才组建史上第一支的全装备燧发枪步兵团,直到1690年燧发枪才开始取代火绳枪的地位。如果历史有所选择让明朝持续存在,则明朝的军事科技会与世界潮流与时并进,保持着与世界同步接轨的实力。可惜的,满清蛮横斩断了泱泱华夏三千年来的辉煌传承。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