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于南京大屠杀在日本和几个日本人偶然的交流[续]

这几天新闻说,名古屋市长再次重申,根本不存在南京大屠杀,绝不收回他的言论,国人拭目以待,看政府接下来如何应对这个麻烦,但是咱们的头领一贯主张的,在中日问题上,低调再低调,[到底谁才是受害者?谁被杀了两千万人?]因为他们熬下一天的国家工作,熬下一届任职,喝酒吃肉旅游置产金钱移民包二囘奶QJ秘书行贿收礼忙得很,他们真的不希望日方首先挑起事端,因为他们不敢面对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才出现很滑稽的现象,央视一套主持人正襟危坐一再严正声明钓鱼岛是我们的领土,可是日本人却在我们的领海把渔船和一船国民抓到日本受审,并且把我们的领土严格控制在他们掌管之下,我们的渔政船和海军舰船飞机加满了油在钓鱼岛20海里[国际公认领海范伟]之外游弋,然后通过网络和新闻告诉我们,他们又去那里执法了,似乎没有看到一个日本人在钓鱼岛附近,丝毫不关注民间保囘钓组织的退伍老兵和热血人士被日本的巨舰高压水枪警告这是日本领海远远离开的新闻,手无寸铁的人们,只有点燃香烛,遥望祖先命名的岛屿在小木船上长跪不起,痛苦涕零·········

写完发帖,发不上去,还要通过整理敏感词组才能过关,这是我的祖国吗?尼玛日本人在日本可以明目张胆不承认南京大屠囘杀都没事,我们打这几个字还要尼玛分段打出来才可以逃避检测,这是为什么呢?

话入正题:

在日本,不管你是以那种身份和签证去日本工作和生活,相信在日本的华人都遇到过这些敏感的历史话题,各种名字的华文报纸很少刊登这方面引起的争执和纠纷,可见大家很少和日本人谈论这些事情,这些报纸比国内的报纸要报道真实,因为他们不写的真实上眼,就没人买他们的报纸,不像国内,必须摊派,各单位机关必须要订阅,你就是买了擦屁股也行,擦屁股的内容自然就没有多少可信的东西了。

在日本最不愿意看的就是海外版的《人民日报》,但是有一个现象很有趣,有一次我看了一份《人民日报》在副版竟然有贩卖AVDVD的小广告,真可谓入乡随俗了。

看看近代历史到现在,国家其实被人骑在头顶拉屎已经变成常态了,

以前是割地赔款,现在是无偿捐献,一帮窝囊废。


关于名古屋市长南京大图杀的事情还在发酵,这一回看来这老小子是抓住了南京人的命根子,他公然挑衅,说要亲自来中国来南京举办辩论会,要让人们知道事实,外交部继续说没必要,并不需要辩论,是怕了?你既然是受害者,他是加害者,你在人家门口送礼的时候人家直接侮辱死去的30万亡灵说杀戮不存在,这回他自己口口声声说要过来,不正好展示一下咱们手里的证据和悲情,把他驳倒,让他输得心服口服体无完肤痛苦流涕的在回名古屋多好?

为什么不让他来?领导们你们吃国家喝国家拿国家坐国家的难道就不能为死去的那么多人讨个说法?


我其实最佩服的是南京人的忍耐水平,这件事情让我看清了当年南京人是怎么被杀的,看看那些黑白的纪录片吧,成群的南京人被丢进深坑,丝毫不做反抗,鬼子围成一个圈,一铁锹一铁锹的往人头上撒土,也不是现在的翻斗车几下就把土坑埋了,就没有一个反抗的?核算这怎么着都是死,大伙用牙咬他够日耳朵也不行吗?

要是真的30万人都奋起咬耳朵,现在他们不承认南京大图杀也不行,因为,他们回国的老兵都他母的没有耳朵,或者缺少一个半个的耳朵,这就是尼玛的铁证如山。

再说了,他们有三十万人攻陷南京吗?

30万人,算一算,如果都反抗的话,鬼子兵每枪都击中要害还需要30万发子弹,大批的枪决,就是机枪38大盖也需要换弹夹冷却枪管的时间吧,那要需要多少子弹和时间?咱们窝里斗,搞肃清,搞运动,躲猫猫,硬城管,自相残杀那个劲头去哪里了?

怎么见到那些小矮子军人就尿了呢?

直到现在还有后遗症?名古屋市长一句话抹杀了30万条生命,现在十好几亿人默不作声,够贱的,不杀你杀谁啊!

我不知道每一个中国人除了悲情和愤怒有没有理智的分析这些,反正几年下来,在日本,在东京,我感觉到每一个和我接触的日本人心里都和明镜似的,在日本大家谁也不先开口说这件事情,不管怎么说工作生活是第一位的,不仅是我自己,几乎所有的华人都这样,因为这个引起争执纠纷或者动粗伤人被驱逐出境,回去也没人说你好,顶多说你是个SB。

中午和战友喝了一点酒,现在头还晕,说话有些语无伦次,提起这事有些激动,全当我自己自言自语吧,也欢迎关注的朋友和我在这个帖子里交流看法,尽量别骂街,有话好好说,有理不在声高,其实我在日本的时候就用日语骂日本人就是为了让他听懂我在骂他,让国语骂他他也听不懂,当然也用国语骂过,那一次是在东京上野公园樱花盛开的时候,站在最高的台阶上面对人来人往赏樱花的人群震拳大喊一声:日本,**你姥姥!回来才知道,同行的一个刚认识老乡正在录樱花还给录下来了。

关于在国外,中国人糟践中国人,我有切身的体会。

和一位北京朝阳区的李姓同胞在一个会社工作,他个子不高,瘦瘦的四十多岁,一说话就笑,很风趣幽默,我一直喊他李哥,拿他当老大哥对待,我们都喜欢看华文报纸,我知道有一个中国店,如果买菜和中国食品的话就会无偿索取各种报社的华文报纸,厚厚的大约有七八分之多,但是路途有些遥远,下了班要骑自行车来回不到一个小时,我每次都要给李哥带一份,风雨无阻。

大家各干各的工作,工作之余各自有各自的生活,有一段时间我在外面打得工有些多,最多的时候每天有四五份之多,每天最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疲惫可想而知,因此另一位老大哥就告诉我说在会社里就有人和社长说我因为外面的工作多影响了本职工作等等,那一段时间社长每天看到我都板着脸,我也就尽力在工作期间表现的生龙活虎热情洋溢,没有办法,这是你选择的生活[包括打那么多工和本职工作],做了就要全力去做,态度决定一切,尽量别影响会社的工作吧。

有的时候和李哥分享报纸的新闻和笑话打工经历什么的也看不出什么,他一直面带笑容,也很关心我,直到一年多以后他回国的时候,我送他回国还恋恋不舍,后脚回来,那位老大哥就告诉我了,在日本人面前说你坏话给你穿小鞋的就是老李,你这个傻子,每天还一口一个李哥的叫着呢!

我有些懵懂,有些不敢相信,他的音容笑貌还在我脑海,他刚上飞机啊。

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后来接触的各种人和朋友越来越多,就养成一点小习惯,在日本不轻易和同胞交流,我经常提醒自己,在这里,给你压力和小鞋的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国人。

虽然有些片面,但经历的多了一些,还是提防着好一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