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问题,现到了中国自己面对的时候

dr_bear 收藏 1 299
导读:叙利亚26日举行新宪法草案全民公投。草案核心内容是:改一党制为多党制;改总统选举为议会选举;总统任期7年,可连任一届。公投结果今天就将公布,但反对派在西方的支持下抵制公投,这使得公投无法成为化解叙利亚危机的转折点。 西方拒绝叙利亚任何改革,而把巴沙尔下台作为结束叙利亚危机的先决条件,这是错误的。这是在逼叙利亚内战并大批死人。西方要的并非是叙利亚民主,而是要推倒巴沙尔政权,以此清除伊朗对叙利亚的影响。他们在追求中东地缘政治新布局。 中国应同俄罗斯一道,支持叙利亚公投。西方必须为他们的过分要求支

叙利亚26日举行新宪法草案全民公投。草案核心内容是:改一党制为多党制;改总统选举为议会选举;总统任期7年,可连任一届。公投结果今天就将公布,但反对派在西方的支持下抵制公投,这使得公投无法成为化解叙利亚危机的转折点。

西方拒绝叙利亚任何改革,而把巴沙尔下台作为结束叙利亚危机的先决条件,这是错误的。这是在逼叙利亚内战并大批死人。西方要的并非是叙利亚民主,而是要推倒巴沙尔政权,以此清除伊朗对叙利亚的影响。他们在追求中东地缘政治新布局。

中国应同俄罗斯一道,支持叙利亚公投。西方必须为他们的过分要求支付比现在多得多的成本,但他们看上去有些犹豫,想白捡让他们完全称心如意的结果。

在全球化条件下,一个政权完全不受外界影响是很难的。用非黑即白给中东各国政权贴标签,注定是骗人的把戏。因为它们大多是「灰色」的。叙利亚新宪法草案的民主标准,中东很多国家都做不到。死逼叙利亚局势在道德上很虚伪。

西方倒巴沙尔的政治安排看上去势不可挡,但它的后劲究竟有多大,存在变量。「叙利亚之友」会议开得远不如去年「利比亚之友」顺利,巴沙尔政权的国际孤立度比卡扎菲政权要低得多。至今现政权没有出现官员明显的倒戈潮,而反对派则很不团结。这些都跟去年利比亚的情况不同。

西方并非是万能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越南入侵柬埔寨,扶持当地政权。当时大国中只有苏联支持越南和柬埔寨亲越政权,西方连同中国都反对。但该政权最终挺住了。

中俄应支持并督促巴沙尔政权做真正顺应民意的改革,同时帮助叙利亚抵挡来自外部的强行干涉。最终决定叙利亚命运的只能是人心。如果巴沙尔政权通过改革获得大多数国民支持,它生存下去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

叙利亚问题已经从最初的「街头革命」彻底变味,逐渐成为中东各派乃至大国之间展示各自政治决心,确定利益规则的角力场。已经卷入其中的中国随时可以后撤,但肯定要付后撤的代价。

过去中国一直在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中发展,但是近年来,该秩序出现限制中国的倾向。中国因此与该秩序发生一定摩擦无法避免。叙利亚问题可以看成这样一个歪打正着的摩擦点。

中国致力于对叙利亚人民痛苦最小的解决方式,而非对西方最有利的结果。这对西方的冲击,比我们想象的大。如果西方最终接受了中国的做法,这是世界秩序一个新细胞的形成。如果中国后撤,情况另当别论。

中国接下来在叙利亚问题上每出一张牌,都会受到西方战略上的审视。即使我们没想那么多,外界的解读也会从表及里。

因此中国这一轮投出的否决票是泼出去的一盆水,收回来已无可能。世界今天的战略性变化,大多缘起中国。现在到了中国自己认真面对它的时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