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江会战——日本自己也承认的完败

阳光照耀五月 收藏 42 2435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大家都知道,日本直到现在也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翻看他们的所谓中日事件的历史随处可见谎言。甚至连世界公认的台儿庄大捷,缅北大捷,他们也认为是战略收缩和自己的胜利。

但是在整个八年期间,有一场国军的完胜日本自己也是承认的,这就是日本历史的芷江会战的完败。

在这场战役中,10万日军在和国军硬碰硬的二个月拼死较量中,最终的结局是日军兵败如山倒的完败。败的如此彻底如此丢人,连日本历史学家自己也承认是一场灾难。

湘西会战又称为雪峰会战,因为其主要战斗都是在雪峰山脉附近发生的。

日本战史又称芷江会战,因为日军本次作战的目标就是芷江城。


芷江会战是八年抗战的一次重要战役,也是八年期间国军22次大型会战种少有的中日对攻战。


中日双方投入自己的精锐部队以强碰强,激烈厮杀二个月之久(从1945年4月9日到6月7日),最终以10万日军兵败如山倒的惨败为结束。


战役开始


侵华日军高级指挥官都在第一时间在得知大本营的命令,他们的反应各不相同。


在总司令岗村看来这又是一个战略盲动。他认为就算摧毁了芷江的国军机场只能暂时减少国军一线飞机的数量。国军远程轰炸机依然可以送从容的从四川,贵州,云南等地的大型机场起飞继续完成轰炸任务。况且这些只是无关紧要的战役,想要挽救大日本帝国的命运,必须按照他的计划进攻四川。


但是湘西与川黔桂鄂国军政府大后方省份接壤,夹在湘、资、沅三大水系中间,东临长沙、衡阳,南瞰桂林、柳州,西枕芷江盆地。这一地区还是进出黔、川,威逼贵阳,迂回重庆的军事要冲地带。所以如果要占领四川,必先进攻湘西。


岗村觉得这次会战也是一个机会,可以表面上装作执行大本营的命令,实际上完成他攻占四川计划的第一步。


被岗村指定完成湘西会战的日本第六方面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则一眼看穿了岗村的意图。冈部认为岗村司令官是明摆着糊弄大本营,实则执行自己的计划。至于这个计划在冈部眼中不可能成功(他已经说过自己无力抵御)。不过军队中官大一级压死人,岗村此人表面亲和,实际笑里藏刀。冈部也不敢公然得罪他,只得照着命令执行。


而主攻部队的总司令是日军第20军司令坂西一郎中将,此人原本是日本军阶知名的陆大高才生,后期又留学德国,是当时日本军方稍有的宠儿。不过自从1943年以来坂西一郎一度被调离重要岗位,因为他酗酒。此人原本就比较善饮,到了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其又有善饮转化为暴饮。其部下反应:司令官休假期间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喝酒,非醉倒绝不停止。司令官原本性格温和,近年来时常为鸡毛小事暴怒,痛骂部下,可能是饮酒过量的原因。其担任司令官以来极少去基层视察,大多数时间都在其住处关门自饮。 其实坂西一郎中将是一个聪明人,他已经看到日本必将战败的命运,每日豪饮也不过是用酒精麻醉来逃避现实罢了。


他在得知上司冈部直三郎的命令以后也立即明白了岗村的意图,他认为不管上司如何决定,他只需完成大本营的命令,全力摧毁芷江。但是他作为一个聪明人对此战也没有什么信心,得知命令以后又是一场痛饮予以发泄。


高级军官尚且如此,直接见识过到国军强大威胁的日军中级军官更是悲观失望。一位日军联队长(团长)在接到命令以后,私下对自己的好友说:芷江的中国军队极多,他们在等着我们逼近芷江后全线反击,我军如何抵挡?必然大败。但是这些情况切不能让普通士兵知道。


民国三十四年三月(1945年),侵华日军正式下令第九方面军执行第二十号作战计划,该计划的目标为:摧毁芷江机场,伺机消灭洞口,武冈间中国军队第二十四集团军主力。


战役全面开始


日军方面的进攻部署:除后方保留战役预备队以外,实际参战日军8万多人。


第116师团担任主攻,从邵阳出发,沿邵榆公路西进,预定将此线重庆军之主力围歼于洞口、武冈以北、沉江以东地区;然后突进安江,攻占芷江。


第47师团之主力向新化、辰溪、溆浦方向进攻,从右翼策应;


第68师团之关根支队汇合第11军之34师团一部,分别攻占新宁、武冈县城和绥宁县交通要道长铺子,然后再沿巫水攻洪江,直取安江,或沿武阳至瓦屋塘,经水口扑洪江,再后协攻安江、芷江,从左翼策应。


第64师团及68师团一部,分别向宁乡、益阳攻击,目的是牵制驻湘北的中国军队南下增援。


何应钦上将针对日军作出了自己的部署,他认为此战必胜。除了在兵力和战斗上强于日军以外,湘西地形特殊,从山环绕,易守难攻。尤其是长达数百公里的雪峰山脉,本身就是日军的自然屏障。同时,湘西一带河流纵横,日军就算突破雪峰防线,也无法突破中国军队依河而建的坚固防线。何判断日军根本不可能打到芷江,应在雪峰山脉一带伺机寻求和日军决战,将其彻底歼灭。


4月9日,中路日军主力第116师团分三路出发,偷渡姿水。


同时右翼第47师团从永丰出发,与四方面73军交火。


日军第34师团在东安向国军发动进攻。


湘西会战终于开始了。 国军对于日军初期小股骚扰作战并没有在意,各部按兵不动等其发动正式进攻。


4月15日,日军前敌总指挥指挥板西司令下令日军各部进行总进攻,抗战中的日军最后一次进攻作战全面开始。


战役初期

右翼


敌47师团的重广支队4000余人,策应116师团,于4月9日进攻蓝田。蓝田附近的四方面军第73军军长韩璇判断日军兵力尚没有集结完毕,数日之后回发动总攻。韩军长决定给日军一个出人意料的打击,73军在日军尚未总共之前,使用二个团的兵力首先向日军主力方向进攻。敌47师团措手不及,被打的狼狈不堪,连续两次增兵才抵挡住国军的进攻。这次主动进攻严重打击了日军的士气,也让韩军长判断出了47师团的底牌。


4月14日,敌47师团开始强渡姿水,韩军长命令国军象征性抵抗,准备关起门打狗。日军强渡出人意料的顺利,师团长渡边大喜过望。不过等到日军主力刚刚渡过姿水以后,国军以重炮予以猛轰,同时出动空军扫射日军还在渡河的部队。渡河的日军小船木筏在中国空军的扫射下一条条的沉没,伤亡惨重。很多日军士兵只顾求生,冒着被军事枪毙的危险把武器扔进河中,自己跳水逃生,他们中的大多数被急流冲走。已经过河的日军被国军重炮火力打的找不找北,重炮稍停73军士兵立即发动冲锋。日军激战一日兵力居然还是无法集结(其实各自距离不过几千米),各部在73军的强力打击下各自为政,只求自保,渡边师团长根本无法指挥自己的部队。直到第二天,日军才趁着夜色完成了部队的集结。


4月28日,中路突破的敌116师团已经遭遇国军包围,紧急向47师团求援。47师团接到命令以后全力向73军进攻,试图突破其防线,73军集中火力抵抗,日军进攻部队全部被阻挡,伤亡惨重。


4月30日战事胶着,73军韩军长命令反守为攻,73军第77师唐生海师长对47师团展开正面强攻,第15师负责侧面奇袭。


5月2日,第15师在空军掩护下从侧翼突然冲入47师团洋溪桥主阵地,该师士兵对日军射来的密集炮火毫不在意,他们如天兵天将奋勇冲锋,前面的士兵倒下去,后面士兵跨过战友的尸体继续前进,日军很多新兵看到这个场面就吓掉了魂。第77师同时从正面强攻。日军一线士兵在国军冲击下根本无力抵抗,很快全线溃败,丢掉了洋溪桥阵地。


47师团作战近一月,只占领了黑回铺、月光山、洋溪几个无关紧要的区域,几乎没有进展,在73军的狙击下伤亡惨重,遭遇完全的失败。


左翼


4月12日,敌34师团进攻新宁,新宁守军74军58师守城的一个营何日军交战(由于日军的火炮很厉害,对待新宁这样很小的县城或者小镇放置过多的部队只能成为日军火炮的靶子。所以这些地方国军只有少量守军,他们主力坚持数日以配合外围部队围歼进攻日军。这样的作战方法在湘西会战中起到重要作用)。双方激战3天,国军一个营居然抵挡主敌34师团数千主力的3日强攻,这又让再次醉酒的板西司令官破口大骂。4月15日,34师团得到68师团58旅团的增援。中日双方又在新宁激战一日,新宁守军一个营就杀伤日军数百人,但是自身也损失过半,被迫撤出了新宁,新宁被日军占领。


日军攻占新宁以后,修整数日。4月21日日军68师团58旅团4000多人从新宁出发,进攻梅口。23日日军强渡巫水, 国军守军第27集团军44师仍然是等待日军一部渡河以后突然进攻,渡过河的200多名日军几乎来不及抵抗被全歼。日军之后又几次强渡,还没渡过河中部,就全部被国军优势炮火击退。日军只得转向进攻武阳。


4月27日,敌68师团进攻武阳。阳大捷。武阳是绥宁、洞口至洪江的交通枢纽,但是武阳国军守军很少,激战二日以后丢掉了大半个武阳县城。得知武阳受压严重以后,44师于4月29日火速增援武阳。武阳日军侧翼突然遭遇国军突袭,只得停止武阳进攻,回头对付44师。44师的士兵个个像老虎一样勇猛,日军侧翼很快被突破。 27集团军汤恩伯总司令判断68师团已经处于强弩之末,决心以27集团军94军首先击溃这股部队。94军立即从从贵州黄平、镇远火速驰援武阳。


4月30日,94军开始向武阳附近日军发动总攻,二日之内武阳附近日军河94军稍一接战就狼狈逃窜,根本没做有力的抵抗。中美联合空军的两个编队的"野马式"和14架"P一40鲨鱼式"战机也来助战,连续几天轮番攻击武阳附近据点的日军。夜间,美空军的"黑寡妇式"轻型轰炸机也频繁光顾日军各据点,搅得武阳日军日夜不得安宁。5月1日,国军13团轻松解了武阳之围.国军气势如洪,随即追击并且占领全部制高点。


日军残部此时跑得比兔子都快,日军阵地上甚至丢满了吃饭的碗筷,可见其狼狈,国军轻装急行军也没有追上。武阳国军当场击毙日军1500人,伤者更多,第68师团遭遇重创。


据日本战史称,进攻武阳的58旅团残部溃败到安全地域以后,部队士气降到最低点。关根旅团长 为了鼓舞士气,亲自去基层和每位幸存士兵见面,逐一鼓励,称修整后再攻。日本部队已经被打成这样,拿什么来进攻?如此胡言让这些士兵愤怒不已,一名下级军官居然不顾身份 毫不客气的对旅团长说:希望旅团长先了解部队情况再来说话!


5月6日,何应钦在芷江向前来采访的中外记者宣布:"武阳之捷开湘西战役胜利之先声。"


在进攻武阳的同时,68师团余下所有主力包括师团的坦克部队在内,全力进攻战役关键重镇武冈县城。


武冈县城在姿水岸边,早在西汉文景年间正式置县,至今已有2200多年历史。武冈县城三面环山,东与邵阳,西与绥宁,南与新宁、城步,北与洞口毗邻,地理位置极为重要,素为湘西南军事重镇和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武冈是整个初期战役的核心,由最有战斗力的抗日铁军74军的58师172团一营士兵驻守,营长葛道。


武冈县城由于历史原因,有完整的城墙和宽阔的护城河,74军有在城墙附近修建了很多的工事和三道城外防线,可谓铜墙铁壁。


不过,由于能否夺取武冈直接决定日军湘西会战的胜负。日军68师团这早已经接到了坂本司令不成功则成仁的死命令,同时日军配有重炮和坦克部队,攻击力也很强。在得知中国守军只有营时,关根认为一天就可以攻下武冈。其中日军1****队队长永里是个络腮胡子,面目狰狞,不可一世。攻城前他骄横地宣称:“几小时就可攻下武冈,到时候在武冈城里刮脸!”后来,日军全线奔逃,永里还是满脸大胡子,成为国军的笑柄!


74军在战前紧急加固工事,用老百姓提供的糯米配合三合土在城外建立以一道核心防线,该防线由于使用糯米坚硬无比,连大炮轰上去也只是一个小的缺口。(湘西地区一向贫穷,老百姓一年到头经常连饭也吃不饱,每家的少量糯米都是过年用的。)


4月27日开始,日军在坦克和近百门火炮的配合下从三面发起强攻,58师针锋相对。一连三天日军除了丢下大量的尸体以外,只突破了城外的简易二道防线。国军最后一道防线和武冈城墙都是极为坚固,日军炮火根本无法将其摧毁,同时58师防御火力极为顽强,日军伤亡很重。坂本司令得知消息以后,怒斥关根旅团长无能之极,十倍兵力还有坦克重炮居然攻不下一个武冈。喝令二日之内必须攻下武冈,不然从旅团长开始全部军法从事!


到了这种地步,关根只得拼了命。他决定组织神风敢死队那样的特工队,每个特攻队员身背一个大型炸药包(重数十斤),手持一把带刺刀的步枪。他们的作用其实就是现在巴勒斯坦的人体炸弹,必须靠近城墙后拉动炸药包炸毁城墙。当时日军已经没有什么人自愿前往,最终靠抽签决定了150人。


5月1日日军集中所有可以使用的火力进攻武冈西门,数百特攻队员在炮火掩护下蜂拥前进。大部分队员在离城墙很远的地方就被击毙,少数靠近城墙引爆了炸药,强大的威力顿时把城墙炸出十多个洞。


日军还没有来得及得意,守城的士兵和自发参战的老百姓投出数百个大沙袋,把十几个洞头全部堵死。


关根看特攻不成,又命令部队以人海战强攻,一度曾经架起梯子爬上了城墙。而守军果断使用美制喷火器,随着四处喷射得火焰,木梯被烧断,日军士兵被烧得杀猪一般乱叫。同时守军得汤普森冲锋枪对城下日军猛烈扫射,日军成批成批倒下,双方激战一天,日军伤亡惨重仍然无法靠近武冈县城,众多的日军死尸把武冈护城河的水全部染成了红色。


此时国军守军一营也伤亡较重,向上级求援,王耀武命令武阳的44师一部立即增援。日军突遭44师袭击措手不及,由于44师的士兵冲击极为凶狠,日军一度认为中国数万人来增援,顿时大乱。此时武冈守军也全部出城夹攻,日军大败,各级军官不顾武士道精神扔下士兵逃跑,士兵也跟随逃亡。国军各部追击猛攻,日军殿后部队被打的滚的滚爬得爬,全军溃败到武阳外靠近绥宁一线。


武冈之战,国军一营兵力与拥有坦克重炮得十倍之敌血战七天七夜力保千年古城武冈不失,真是抗战历史上的一个奇迹。


中路主攻部队


中路得日军主力115师团分击合围战术,分三路出击,每路约5000人。


第一路4月17日渡过姿水,向国军100军主阵地发动进攻。日军集中1400人从两侧迂回至桃花坪的东郊及南郊猛攻,守军57团1营3连毫不示弱和十倍日军巷战,最终全军覆没。当夜小镇桃花坪失守,日军主力逼近芙蓉山和主阵地。芙蓉山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如果不能占领芙蓉山日军就无法利用湘黔公路运输物资,而必须绕路走山间小路。守军为第19师57团,整个19师只有一半部队换装了美械装备,一半仍然是国械装备,57团也只有一半装备部队装备美械。


日军首先攻击芙蓉山外围阵地岩口铺,守军只有一个连得兵力,一个连196名官兵遭到5倍于己的1000名日军四面围攻居然坚守小镇12天,以阵亡排长以下官兵17人,伤31人的代价,击毙敌大尉田丁由五郎以下190余人,直至29日才奉命并于毗邻芙蓉山的狮子山据点。10日内,日军始终无法突破国军芙蓉山阵地,只能绕过芙蓉山。第一阶段得芙蓉山争夺战,日军以3000主力并有独立山炮第2联队已经独立工兵第40联队等攻坚部队助战,居然无法突破一个半美械团得外围阵地,而且伤亡惨重。日军战史中胡吹什么,敌人全美械装备,火力极为强大。不过下面得叙述倒是真的:敌军斗志旺盛,弹药丰富,自动武器极多,阵地构建巧妙且火力强大,我军即使占领一处阵地也比遭受四周火力急袭。


芙蓉山的固守对整个会战极为重要,日军始终不能突破芙蓉山而利用湘黔公路,兵员、辎重输送必须绕山区崎岖小路,时间及精力耗费严重,补给线更为延长,极大影响了日军战斗力的发挥,从而加速了日军的战败。


日军绕过芙蓉山以后,全力进攻洞口镇。洞口守军为19军57团一营,他们利用他们利用极险峻的地形,把阵地如货架子一样层层构筑在山梁上,并设有掩盖枪位的鹿砦,而且阵地的前方是广阔的水田,视野很宽,轻重武器交叉射击,组成极浓密的火网,给日军的攻击造成了极大障碍。日军只得又使出了特攻术,守军措手不及,洞口镇被日军攻陷。不过此时中国军队已经在洞口周围集结,将洞口守军包围。


第二路,主力加强109联队(有7000兵力)


该联队4月18日在 因为无法突破芙蓉山只得迂回到隆回司一带,而此处正是国军兵力最为充分得主阵地,最终导致109联队被全歼。坚守芙蓉山得19师功不可没!


4月21日,日军109联队进攻国军19师防区,国军56团正面抵抗,55团则从后迂回进攻。敌军大乱,各部向后退却。因为日军占领地形都是连绵高地,国军火炮无法准确集中,如果想夺取阵地必须和日军近距离。4月22日到23日,二团出动几营发动白刃战。56团团长刘光宇亲自手持刺刀带二营士兵冲杀,日军士兵也不示弱,双方激烈厮杀,战斗极为惨烈。其中一营营长刘振洲收了重伤,为了坚持指挥部队就是不退,最终壮烈殉国。激战到下午,日军一个大队长被国军士兵当场砍成二端,日军终于不敌溃散,国军占领全部高地。


看见109联队送货山门,100军军长李天霞决定集中了19师,51师,先拿其开刀。


4月23日,100军借助大雾发动进攻,109联队随即反攻。双方激烈交火,第51师师长周志道亲自持手枪去一线督战,一线国军见到师长都士气大振。51师进攻采用美式方法,首先以重炮轰击,之后步兵发动冲锋,遭遇日军顽抗再使用迫击炮精确打击。日军很快不敌,仅仅一天109联队就被击溃,大部后退入山区。


第三路


4月21日,日军进攻高砂市和山门镇,守军57师和日军激战四天。4月25日116师团主力到达发动猛攻,双方旗鼓相当战事胶着。


龙潭司左扼隆回、右掣洞口,侧临安江,为日军合围芷江必取之地。4月下旬,中国军50师、19师、63师与敌在江口、青山界、松山、圭洞,双方攻守,势如拉锯,激战20昼夜。5月12日,残敌100余人被151团包围歼灭;13日中午12时战斗结束,历时27天,毙敌700余人,合葬于倭寇墓;中国军牺牲400余人,合葬于英雄界。


在4月16日敌109联队第一中队占领青山界,4月29日,中国军19师55团组织200余人“敢死队”与日军肉搏,夺回青山界,毙敌244联队400余人。


至此,日军各路进攻作战全线失败,大部分部队只前进了不到30公里,而前进最前方得日军109联队(6000多人)还被国军包围十分危险。而过四方面军和27集团军只投入了一线几个军,就已经击退和重创日军,国军大量预备队尚没有使用。


四方面军参谋长邱维达中将(黄埔四期)认为日军攻势已被阻止,而且日军主力已经北国军打散。此时应该即使投入预备队在日军撤退之前将其主力围歼。


5月4日何总司令批准了邱将军得建议,下令第一阶段防御作战结束,各部准备第二阶段得全线反击。

战役中期反攻


国军批准反攻计划之时,日军第六方面军和第二十军也在激烈争议是否应该退兵。


此时遭遇国军严重打击得116师团长岩永注和第47师团长渡边洋联合发电报给南京的冈村宁次,要求中止芷江作战。他们认为右翼左翼日军都已经惨败,中路日军不但没有攻陷任何一个重要据点,而且119联队被围,其他各部也损失惨重。而且国军芙蓉山阵地无法攻陷,日军只得依靠山间小路少量运输,不时遭受国军游击队和空军打击,弹药和给养基本断绝。如果此时中国军队反击,日军必然大败。


但是板西司令官不主张退兵,因为119联队数千人还被围,如果退兵就等于放弃了他们。而一个联队被全歼得责任必然要他这个指挥官来负责,这个责任他怎么负?


但是第六方面冈部司令还是明智的,他向岗村汇报战役已经失败,要求退兵。


岗村自然不死心,派遣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来了解情况。小林赶到湘西的时候,国军已经开始了反攻。


武阳附近的日军68师团58旅团首先遭殃。


5月1日,94军奉命向68师团进攻,94军第5师为主攻部队,26军第44师配合作战。此时日军68师团二残部已经在武阳附近会合,其中主攻武冈的一部数千人仍然有一定的战斗力。不过此时日军士兵奉命挖壕固守但是实际已经毫无斗志。5月1日,国军进攻部队刚和68师团外围部队接触,日军几乎一枪不发向后溃退。


5月2日,第5师主力强攻日军马鞍山主阵地,半日内就占据大多数日军制高点,日军纷纷向核心阵地退却。第44师也进展顺利,将日军压缩至数里的区域内。


5月3日,国军二师发动总攻,日军58旅团拼死抵抗。国军这二个师都只装备少量美械,火力和日军相比并没有优势,于是采用果断的近战。日军很快不支,前线向万福桥狠心阵地退却。此时国军已经组成了一个突击队,有第5师15团组成,有第5师副师长邱行湘指挥。他们在当地少数民族山民的带领下,偷偷绕到日军侧面,突然冲入日军万福桥主阵地。


这个突击团极为勇猛,士兵几乎不开枪,只挺着刺刀迅雷一般向日军扑去。日军一来措手不及,而来也无法抵挡,见到国军士兵所到之处日军士兵不敢还击四处乱窜。一部直接冲入旅团指挥部,关根旅团长带领大多数军官临阵脱逃(后58旅团全部高级军官又甩掉115大队自行带残部突围,这些军官在部队全军覆没的情况下居然一人没死,真正英勇的武士啊),他们不管士兵死后在独立115大队的保护下突围。国军冲入指挥部当场打死200多名各级军官,旅团指挥全然瘫痪。


另一部冲入日军炮兵阵地,日军炮兵丢下大炮四散逃跑,国军缴获全部日军大炮。


国军趁机强攻,日军整个旅团全线崩溃,除了115大队以外被国军全歼。


而115大队很快又落入了国军包围圈,5月6日115大队在行军中遭遇94军侧翼袭击。此时日军早已兵败如山倒,没有人在肯继续作战。国军刚一发动进攻日军就不顾小笠原大队长命令扔下全部辎重和重武器四散奔逃。一半的日本兵当场被国军击毙或者刺死,军官几乎全部伤亡。只有十多个人掩护小笠原大队长逃到一个小山上,其余日军四散奔向山林。


小笠原大队长好不容易聚集了几十个士兵,商量一通决定以5人一小组分散突围。但是国军封锁十分严密,实在无法可突。紧接着,国军部队开始搜山,周围士兵怕被大队长波及丧命,各自偷偷散去,最终只剩下十来个人。日军大队长羞愤之下率十几个人冒险突围,很快就被国军发现,全部被击毙。


当58旅团为围的时候,板西司令命令新宁驻守的第34师团立即营救58旅团残部。但是建制还比较完整的34师团居然以遭遇国军袭击,无法抽调兵力为理由予以拒绝(其实此时国军并没有进攻34师团),实际上是34师团畏惧国军的战斗力,不愿意自己冒险。


94军在歼灭58旅团以后,随即回军攻击新宁的34师团,34师团不敌退却,国军收复新宁。

动,以120联队和133联队连续向国军青岩,铁山发动猛攻,国军57师170团抵挡住日军15次冲锋,青岩战斗击毙日军1600多人,116师团形势危急!


收复山门。山门是日军右侧交通隘道。4月21日,日军133联队数千兵力猛陷山门。5月上旬,中国军令18军11师,经辰溪、怀化,安江、溆浦,向南前进,夺取山门镇。全歼日军辎重连队,缴获大洋马300多匹,歼敌千余人。5月10日收复山门,截断邵阳至洞口运输补给公路,11师伤亡400余人。


5月4日,板西司令终于认识到109联队已经无法营救,如果在坚持不退兵,整个116师团很可能全军覆没。 他在和来了解情况的小林参谋长多次会谈以后,他向岗村发电要求撤军。同时电令116师团准备撤退。


5月6日,蒋公二次下令何总司令开始总攻。这个电报被日军电台截获,送交岗村处,岗村看了以后深为震惊。


此时小林参谋长也回到南京,向岗村描述了前线的惨状。小林说:目前官兵开小差的数量每天都在增多,甚至第133联队营房上还贴了反战标语,还有很多士兵自杀。另外,前线有五个联队长提出辞职返乡。


岗村打断小林的汇报,让他表明自己的意见。小林犹豫一下,随即果断的说:停止芷江作战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岗村并没有当场作出决定,犹豫再三后,岗村在5月9日下令中止芷江战役。


5月10日,板西司令命令116师团全军撤退。该军随即从月溪撤退到洞口附近。此时109联队又向116师团长菱田发电求救,菱田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在退到洞口以后又下令部队回头向月溪前进,策应109联队突围。


这个消息传到116师团士兵耳中,士兵一律极为痛恨,认为这样做必死无疑。师团参谋长随即向板西司令汇报,板西紧急下令菱田按命令突围,不得违抗。109师团的士兵们才松了一口气。109师团准备进攻洞口,杀出一条血路突围。


四方面军王耀武司令针对日军动向,命令18军火速开往洞口,74军协助18军,务必阻挡住116师团。同时以100军为主攻,首先消灭孤军深入的109联队。


此时58旅团和34师团已经溃败或被全歼,47,64师团自顾不暇,116师团只能靠自己了。


其实100军自从4月23日包围109联队以来,已经连续进攻了10天,109联队伤亡超过七成,幸存的1000余人余下困守在几个小山上,时刻遭遇国军飞机轰炸和重炮的打击。

109联队走头无路,甚至排出一个汉奸试图缴械投降,开创了八年抗战的历史。但是国军方面不知真假,没有接受。


5月12日,100军发动总攻,首先以重炮压制轰击,之后又以中型轻型迫击炮精确打击。炮击之后,国军二个师士兵奋勇出击,他们和以往不同,在遇到日军坚决抵抗的时候。国军士兵就暂且停止进攻,利用迫击炮,步兵炮和火箭筒将其摧毁,这样的打发虽然比较慢,但是效果很好,伤亡也小。109联队无力抵抗,阵地很快被截成数段,大多数阵地里的士兵稍加抵抗就全线溃败。


5月13日,国军二个师长以下各级指挥官全部亲临第一线,几小时以后,日军主阵地被攻陷。日军士兵此时已经没有抵抗的意志,各自分头逃生,大多被国军当场击毙,其中就包括109联队长泷寺保三郎。


国军攻陷日军主阵地以后,发现很多数日前就绝望自杀的日本军官士兵的尸体,还有十多名穿着中国老百姓便衣准备改装逃跑的日军士兵,可见日军败的之惨。


日军只有1大队借助山地躲避到18日,最终被国军发现全歼,大队长饭岛也被当场击毙。至此109联队被全歼,100军回军帮助合围116师团。

回到116师团


双方都在争夺洞口镇,116师团曾经在4月27日以较大伤亡攻陷洞口,山门。


5月10日国军74军58师已经开到洞口,和日军外围部队发生激战。同时18军一路收复白马山和赛市,随即进攻山门,攻陷这二地就封锁了敌军的退路。


日军也深知这点,随即排出主力和国军在二地激战。


5月10日,18军第11师32团进攻山门,攻势凶猛,山门日军声嘶力竭的向116师团总部求援。但是日军增援部队全被32团击退,5月13日32团收复山门。


74军则困难一些,由于洞口方面是116师团的主力所在,5月12日74军暂6师才攻陷洞口外围全部阵地。此时王耀武作出了错误的判断,他决定让军队修整一天,准备向日军发动总攻。


这是本次会战最大的失误,此时116师团已经接到全军立即撤退的命令。于是于5月12日下令全军经洞口后撤,此时18军攻陷山门以后,已经通过战俘得知日军可能近日总撤退,但是由于对此情报不敢肯定,也没有告知74军。


5月13日74军修整完毕以后,队洞口发动强攻,暂6师仅仅用了5个小时就收复洞口。不过此时已经来不及了,暂6师士兵亲眼目睹116师团如泰山崩塌一样向东方退去(又二个步兵联队,三个工兵联队,还有二个炮兵联队和一个骑兵联队)。


暂六师赵师长不顾部队疲劳,立即率部称夜追击,在途中遭遇日军殿后部队的阻挡。此时74军军长施中诚得知情况以后大为吃惊,命令所有能动的部队全部追过去。芷江机场也全面出动三十五架飞机追击轰炸,最终只全歼了日军殿后一个联队的一千多人,错失良机非常可惜。


大获全胜的尾声


116师团全军溃逃的同时,国军继续打击关根支队和重广支队


关根支队


关根支队在武阳附近被全歼,其旅团长带领全部军官和少量士兵逃出,在5月20日于34师团会合。


34师团分出自己一部分兵力帮助其重建了二个大队(不过有大半伤兵),并且接受了并没有参战的原属关根支队的217联队,初步恢复了一定的实力。


根据上级命令,关根支队残部和34师团应该立即撤退。


但是后退的路上有一个很大的障碍,就是初期没有攻陷的芙蓉山。


芙蓉山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为保证116师团残部成功突围,上级命令关根支队排出自己建制完整的的217联队夺取芙蓉山。


他们认为芙蓉山已经被孤立在后方一个月之久,补给断绝,战斗力应该大减。再加上不过一个营的兵力,217联队兵力是其数倍,打下芙蓉山还是有把握了


关根支队在第34师团的掩护下,22日经桃花坪向西南撤退,6月1日夜渡过资水在九公桥附近集结。


217联队在20日得到溃逃来的116师团120联队和133联队残部2000多人的支援。


21日拂晓217联队出动1000余人开始进攻芙蓉山的狮子山高地,在重炮的掩护下日军一个大队首先渡江,防守狮子山的9连凭借优势地形反击,中国空军10架飞机也向江中日军扫射。日军白天强攻一天,居然没有一人渡过江,一个大队伤亡惨重。


到了夜晚,日军日军趁着夜色以全部主力进攻,终于渡过江,并且开始攻击狮子山阵地。此时国军狮子山工事几乎被日军炮火全部摧毁,守军抵抗几小时以后退守芙蓉山主阵地。


22日凌晨,日军连夜将炮兵部队移到狮子山,其中除了12门迫击炮以外还有4门步兵炮和4门山炮。火炮刚刚准备完以后,日军随即猛烈轰击,很快发射炮弹2000余发,将芙蓉山工事摧毁过半,并且在雷区开辟出一条道路。日军以一个大队兵力冲击芙蓉山碉堡,守军奋力抵抗。双方展开白刃战,反复冲杀10次,日军最终没有成功。


22日,夜晚,日军集中217联队余下1000人,从三面攻击芙蓉山阵地,此时国军守军仅有二个连200人,他们凭借阵前的30米宽的雷区和2道铁丝网抵抗,日军以人海战术冲锋。国军弹药不足,只得在日军靠近时候投掷手榴弹,之后以白刃战克敌,日军连续冲锋6次全部失败。到了夜晚,负责指挥的一连韩连长被一发炮弹集中阵亡,士兵伤亡了过半,余下只有100人。


日军趁夜攻陷了芙蓉山大半阵地,似乎胜利在望了。

此时(第二天8时),追击的74军暂六师一部轻装赶到,向日军发动进攻。一举攻陷日军在芙蓉山占据的三个高低,日军第一大队被击溃以后,不顾同胞死后自己向后方溃退。日军第二大队残部300余人被国军包围,双方激战二小时,日军死亡83人,其余从小路溃逃。暂六师一部紧追不舍。此时第二大队已经到了辰水边上,准备渡河逃往,暂六师随即追到。河边的第二大队士兵只得跳水逃生,被淹死和在水中击毙的就有百人,只有数十人逃走。


不过116师团已经连夜走山路逃走,暂六师还是慢了一步。


至此,历时3昼夜的芙蓉山战役以日军的败退宣告结束,仅日方公布217联队即当场战死军官17名,士兵300余人;而重建的115大队几乎再次被歼,1****队残部也有大量死亡。国军军夺获轻机枪1挺、迫击炮座板2个、步枪7支及其他战利品多件。战后,重庆报纸赞誉固守芙蓉山的该营,可与上海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齐名,分列抗战一前一后,相得益彰,弥足称颂。为表彰其功,战后颁发营长孙廷简二等勋章一枚。


重广支队


早在5月6日,二十军总部就命令47师团应该准备发动进攻,接应被围困的116师团。


47师团接到命令以后,立即在阵地最前方组织了一支1000多人的突击队,准备发动进攻。可惜令47师团羞愧的是,这支部队还没有来得及进攻,就遇到了进攻的国军73军18师,突击队二天内遭遇重创,失去进攻能力。


二十军方面非常愤怒,命令47师团全体进攻前进。47师团奉命前进还没有10公里,就被73军挡住无法前进。二十军发来电报怒斥,47师团长只得谎报军情,说自己主力120和133联队已经被国军包围,来避免深入国军腹地营救116师团。


5月11日,73军韩军长命令15师和77师正面进攻,18师迂回到敌人后方。结果47师团立即后撤,只有最前方的重广支队没有来得及撤退被国军围困住。


国军5月12日以团为单位轮番进攻重光支队,重光支队长带领部队拼死向后突围,试图和47师团主力会合。可惜此时47师团并不顾同胞死后,不但没有前进和重广支队靠拢,反而加速后撤。


5月13日,芷江方面出动P51野马对被包围的日军进攻轰炸,同时国军各部发动猛攻。重广支队全面溃散,各部分头逃窜。余下的被中美空军打的没地方逃,只得跪在地上向机翼上有青天白日徽章的挥动白旗以求保命。


最终重广支队全军覆没,只有少量残兵和47师团回合。国军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了重广支队长的尸体被随意丢弃在阵地上 。日军信仰神道教,神道教认为如果死者尸体不能回到日本,就永远是孤魂野鬼。所以日本阵亡士兵尸体全部火化后送回国内,至于日军高级军官的尸体必须妥善保管,送回国内厚葬。重广支队其实还有一二百残兵突围,但是他们居然丢下指挥官尸体,只顾自己的逃走,可见其溃败之惨状!


6月1日,47师团余部全线后撤。


73军韩军长战后被颁发四等宝鼎勋章。


至此,日军各部全线退回湘西会战之前地域,长达55个昼夜的湘西会战到此结束!正如何总司令战前判断的那样,敌人在整个芷江会战中连芷江城也没有碰到!



日军居然大言不惭的宣布:日军自己仅伤亡1万1千多人(内阵亡5000人)。后来似乎觉得如此吹牛无法圆谎,又自称除了1万1千人的伤亡以外,还有1万5千人病伤。如此胡言着实令人可笑,在1945年春季这样的好季节二个月就病倒1万5千人,如果不是国军使用了高超的生物武器,就是日军士兵体质比婴儿还弱!


总之,日军承认伤亡2万7千人,实际上日军至少在伤亡3万人以上(国军方面称日军伤亡3万6358人),其中死亡1万2498,还有大约1000人被国军围困后失望自杀,这个数字十分惊人。日军被全歼一个旅团还有四个联队,一个师团被重创。国军缴获迫击炮43门,榴弹炮13门,山炮5门,重机枪48挺,轻机枪240挺,掷弹筒260个,步枪无数,还得到了日军洋马1650匹(马在山路行走较慢,日军最后只顾人逃命,丢弃了大量马匹)。


国军方面伤亡2万660人,其中阵亡7817人(军官823人),比日军伤亡人数的三分之二还少。


除此以外,国军还夺得日军军旗90多面(抗战中日军军旗必须死死保住,日军方面的命令是只要还剩一个人就必须保住军旗),并且俘虏日军447人(军官42人)。


在知道俘虏这么多日军以后,连何总司令都非常惊讶。日本这个民族的特征是不允许有俘虏存在,这并不是说日本伟大,而是因为日本在古代的内战期间有屠杀战俘和侮辱战俘的传统。一个大名如果战败,其男性家属必然被全部屠杀,少量被俘的男性家属会受到各种灭绝人性的侮辱。至于战俘的女性家属将会受到敌人肆意淫辱,这些发指的行为在日本人看来是必然的,胜者为王吗!所以大名一旦战败,一般首先将妻女杀死然后自杀。长期以来,逐步形成了习惯。抗战初期国军俘虏过少量日军,这些人后来都被国军释放。但是他们回国以后遭遇强大的社会压力(据说一个乞丐也可以冲入其家殴打他),最终这些人全部自杀。


所以抗战中,国军一个战役可以消灭数万日军,但是捉不到几个俘虏。这时候得知捉住了400多人,王耀武司令官亲自去看战俘。由于日军前七年在中国战场就伤亡了100多万人,兵力严重不足,这些战俘大多是战前入伍日本农村青年,他们被俘以后并没有什么羞愧神情,甚至还互相高声说笑。王耀武将军笑着对身边军官说:这样的士兵,日本怎么能不败?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湘西战役确实能算国军八年抗战中为数不多的胜仗之一,只是啊只是,这一仗已经是什么时候啦?1945年了啊!!国军同志!1945年4月!再过4个月小日本都投降了!这时候才打胜仗,早先那八年英勇国军干什么去了呢?还有,这一仗发生在哪里?国军同志!湘西啊湘西!这里离英勇国军最早开始抗战的北京、上海,离最早沦陷的东北,离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有多远呢?国民政府这么多年把这么大片的国土都让出去了,就是为了在小日本气数已尽的时候在深入中国内陆的湘西打一场“完胜”吗?战术上这可以称之为“完胜”,可战略上呢?这么狼狈的现实国军同志们就不提啦?

还有,英勇国军于1945年4月在湘西芷江打了一场“完胜”。按常理,英勇国军应该趁势反攻,一举将已是途穷末路的小日本驱逐千里,收复大片国土才是。然而1945年4月在湘西芷江大胜之后,到了1945年8月小日本投降,英勇国军与小日本的主战场仍然是在湘西芷江一带!也就是说这场“完胜”的前几年英勇国军没干什么有出息的事,而这场“完胜”之后英勇国军仍然没干什么有出息的事!就算是这场“湘西完胜”,也是小日本先进攻,英勇英勇国军“防守反击”。如果小日本不进攻的话,英勇国军是不会有什么“大反攻”意识的,仍然是那种“小日本不打我,我就不去惹他们”的消极态度,以至于最后为了到南京受降,英勇国军竟然不得不依靠空运!路途实在太遥远啊!如此“完胜”,能光彩到哪去?想当年苏联红军,从自己首都一直杀到敌人首都,从斯大林格勒开始一个进攻接着一个进攻,那才是最TM痛快淋漓的事情!英勇国军,你们有人家那样的卵子吗?还好意思拿一两场局部胜利还吹?一场仗打了八年,数百万人阵亡,要连一两场拿得出手的胜利都没有,你们还有脸存在于这个地球上吗?

本文内容于 2012/3/2 11:21:57 被放一把火编辑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