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成功的神秘死因:父亲降清儿子乱伦被气死?

郑成功,名森,福建省南安市石井镇人。1624年8月27日生于日本长崎县。当年9月,荷兰人占领台南。历史常常有惊人的巧合,1662年荷兰被郑打败,三个月后郑成功病逝。荷兰人占领台湾38年,郑成功从出生到去世也是38岁。


郑森6岁回国,20岁时入南京国子监太学,师事名儒钱谦益。1645年6月,清军攻克南京,南明弘光政权覆灭,唐王朱聿键在福州被郑芝龙等拥立为帝,建号隆武。隆武帝看重郑森,遂赐他与国同姓,易名“成功”。


1646年8月,清军进攻福建,隆武帝罹难。10月中旬郑芝龙降清,郑成功力劝未果,愤然断绝父子关系:“今吾父不听儿言,倘有不测之祸,儿只有缟素而已。”


那份决绝与愤怒,只有内心坚如磐石的人才会说得出口。在大义和孝心面前,他选择了大义;在苟活与赴死的交叉路口,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赴死。对亲情的失望,更拨旺了他的斗志,更坚定了他对舍生取义的坚持。


这以后清军进袭安平,据说郑成功之母不堪被辱自杀身亡,郑成功发誓与清政府誓不两立。于是,率领部下先在广东南沃岛起兵,并坚毅执著领导着东南沿海的抗清斗争。为确保战斗力,郑成功赏罚分明,每战必议功过,作战不力的人会被处死。因此,也出现错不至死的部将被杀死的情况,这成为后来施琅等人离队的重要原因。


1653年,南明永历帝(朱由榔)又封他为“延平郡王”。当年和次年,在清廷授意下,郑芝龙两次写信致郑成功,劝他归降,被断然拒绝。


收复台湾的那些日夜


为收复国土,把台湾作为抗清的根据地,1661年农历三月,郑成功亲自率舰队从金门料罗湾出发,24日,大军进入澎湖海面,忽遇狂风暴雨,郑成功传令大军连夜破浪前进。农历四月初一拂晓,郑成功抵达鹿耳门港外。由鹿耳门外进入台江有两条航道:一条是一鲲身和北线尾岛之间的南航道,口宽水深,但有敌舰防守,又为陆炮所瞰制,不易通过。另一条是北线尾岛北端的鹿耳门航道。北航道口窄水浅,水中淤沙,荷军还沉船堵塞,只有在涨潮时才能通过。因此,荷军没有设防。


当天中午,海潮大涨,郑成功乘机率队进发,大小战舰顺利通过鹿耳门,进入台江内海,并在禾寮港(今台南市禾寮港街)登陆成功,随即与荷军发生炮战。当天晚上,郑成功命令三支部队分别控制鹿耳门海口、北线尾和台江,目的是接应第二梯队、策应主力并切断台湾城与赤嵌城的联系。


为恢复两城的联系,荷兰殖民总督揆一派4艘舰船阻击郑军,郑成功以60艘战船由陈广和陈冲指挥,把荷舰包围起来,展开了激烈的炮战。荷军大败,其中通信船“马利亚”号在战斗失败后逃往巴达维亚,搬救兵去了。


四月初三,陈泽率部登陆北线尾,荷兰舰长贝德尔率领240名士兵,乘船急驶北线尾,上岸后即分两路向郑军反击,另有荷炮舰配合攻击。贝德尔指挥荷军以12人为一排,成疏开战斗队形向前运动,逼近郑军。郑将陈泽以大部兵力正面迎击,以七八百人迂回到敌军侧后,进行前后夹击。荷军腹背受敌,惊慌失措,争相逃命。贝德尔被击毙,荷军被歼180多人,其余的人逃回台湾城。至此,赤嵌楼、台湾城这两座孤立的城堡被彻底切断了联系。


郑成功乘胜围攻赤嵌楼。四月初四,赤嵌楼的水源被台湾人民切断,荷军投降。

四月初七,郑成功亲自督师围攻台湾城。


针对台湾城城高炮多、守备完善的情况,郑成功采取正面进攻和侧翼迂回、水陆配合的战法,曾在左翼击败出击的荷军。


郑成功在致荷兰殖民总督揆一的“谕降书”中严正指出:“然台湾者,早为中国人所经营,中国之土地也……今余既来索,则地当归我。”在揆一拒绝投降后,郑成功调集28门大炮运入市区,向台湾城猛轰,摧毁台湾城大部胸墙,击伤许多荷军。揆一狗急跳墙列炮于城上,集中轰击,迫使郑军后撤。


五月初二,黄安等人率郑军第二梯队抵达台湾,郑军的供给和兵力得到加强。郑成功命人在台湾城周围挖壕沟,以围困荷军。同时准备了攻城器械和炮具。


闰七月二十三日,双方在海上交战,郑成功令黄安抗击陆上进攻的荷军,自己则亲统陈泽、陈继美等诸部战船在海上迎击,将敌舰团团包围,经一小时激战,荷舰几乎全军覆没,只有一艘受伤战舰遁逃远海。战斗中,陈泽的副手林进绅战死。陆上荷军曾一度出动袭击七鲲身,被郑军黄安部伏兵击退。


不久,被围在台湾城中的荷军粮食和淡水告急,病死饿死者过半,士气异常低落。郑军又伺机发起总攻,农历十二月初六,攻占城外重要据点乌特利支堡,然后居高临下,向台湾城猛烈轰击。揆一见大势已去,于1661年农历十二月十三日(公元1662年2月1日)率部投降。经历了9个月的围城,这位出身于荷兰贵族、荷兰驻台最后一任总督不得不低下其高傲的头颅,在议和实际上是投降的文书上签字,并率领残部500人狼狈退出我国领土台湾。沦陷了38年的台湾又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郑成功驱逐荷兰侵略者、收复台湾的伟大斗争,终于取得了胜利。


此后,荷兰又另派“出海王”多次联合清朝军队进攻台海,但这已是对落日余晖的留恋。


顺便提一下台湾最后一任总督揆一的个人结局:由于他使荷兰丢弃在东亚的最后一个据点,因此他在回印尼东印度公司后被判终身流放艾一岛,在服刑8年(一说10余年)之后,由他的子女将他赎回。在狱中他写下了《被遗忘的台湾》一书,并在回国后出版。在书中他不承认是被打败,而是议和;他还将失败的原因归为他的上司,谴责东印度公司高层的怠忽职守。2006年6月中旬,揆一的第14代子孙麦可一家三人首访台南市延平郡王祠并祭拜郑成功。麦可说,这是揆一临终前的遗愿,希望后代子孙能再度踏上台湾。麦可感念郑成功的仁慈,他在延平郡王祠郑成功的塑像前表示,因为郑成功的仁慈,他们才有机会站在这里。


郑成功神秘死因


郑成功收复台湾后,以台湾作为东都,将荷兰殖民者修筑的赤嵌楼改名为承天府,改热兰遮城堡为安平镇,北部设天兴县,南部设万年县,并在澎湖岛设安抚司,戍以重兵,完成一府二县一安抚司的行政规划。很快,郑成功在整个台湾建立了同祖国大陆一样的郡县制度,建立了行政机构。


郑成功以台湾为明王朝的复兴基地,并未僭越称帝,仅停留于“藩主”的地位。荷兰统治即将结束时,台湾的人口包括土著居民与移民共约10万有余,其中移民据推测有2万余人。郑成功的大军及其家属约3万,可以说是内地向台湾的最集中的一次集体移民。


郑成功没有闲情欣赏“乔木倚山望流泉”,相反由于人口激增,军队面临缺粮无米下锅的窘境,为此,一向治军严厉的郑成功处死玩忽职守的管粮官员,以维持军心。另一方面设法在本岛解决缺粮的燃眉之急。郑成功将荷兰东印度公司所有的“王田”没收,移作新政权所有的“官田”。此外,对承天府与安平镇以及天兴县与万年县的文武官员,除了配给建官舍及兵舍所需之用地外,并按家属的多寡准许其取得必要的土地,称为“私田”或“文武官田”。至于驻在各地的部队,在不侵犯少数民族与移民所有土地的条件下,准予开垦土地,称之为“营盘田”(屯田)。因而以南部为中心的农地开垦迅速扩大起来,粮食生产也因此而激增。这些农地开发与土地制度,因开启台湾的土地私有制度而引人注目。土地的私有制在当时的中国代表着先进的生产关系。


当时,台湾的少数民族在荷兰殖民者奴役下,生活十分贫困,生产极端落后。郑成功在那里推广了大陆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从此,少数民族也同大陆汉民一样,使用牛耕和铁犁种田。

1662年6月,郑成功病中第二次派人去金、厦,命令当地将官杀死郑经等家人,众将为难,最终再次抗命。此前世子郑经无行,种下乱伦的淫果。据清人《闽海纪要》记载:


他又外感风寒,病势日重,但他仍强振余威,登上将台,手持望远镜,远望澎湖,是否有船只到来。文武百官入谒时,他依旧端坐床上,谈论国事。因此,许多官员不知其病。及至他病危时,都督洪秉诚调药送至床前,他将药投地,叹曰:自国家飘零以来,枕戈泣血,十有七年,进退无据,罪案日增,今又屏迹遐荒,遽捐人世,忠孝两亏,死不瞑目,天乎天乎!何使孤臣至于此极也!吾有何面目见先帝于地下。复顿足捶胸,双手抓面,大呼而逝。


就这样,郑成功反清复明的壮志未酬,结束了充满波折的生涯,享年38岁。他的死因有多种说法,最可信也是最笼统的说法是:郑成功在短短的3个月之内经历了许多让其气塞胸膛、怒不可遏的大事:供奉的旗号和精神支柱——南明永历帝在云南被吴三桂杀害;降清的父亲、叔叔及几位弟弟等族人被清廷斩杀,祖坟被掘;郑经无行,众将抗命……这些负面因素引爆他易怒的个性,加重了他因水土不服所致的病情,最终急怒攻心,含恨而逝。


需要特别指出的一个细节,郑成功收复台湾后,曾派人出使吕宋(今马尼拉),致函西班牙总督,要求其承认大肆屠杀华人的过错,并要求对方纳贡、通行贸易。信函中的言词很强硬,理解成战争檄文也不为过。


此前西班牙总督恐惧当地华侨与郑成功里应外合,开始故伎重演,对华侨进行大规模杀戮。从逃回来的华侨处得知此事之后,郑成功大怒,决定出兵马尼拉,替华侨清算这数十年来西班牙欠下的三笔血债,但还没出兵,便闻知儿子郑经的糗事,他自己也未料到,盛怒和疟疾的夹击,会让他一病而殁,壮志难酬。


郑成功的不幸去世,使台湾失去了最具威慑力的庇护和最稳定的人心基础,也使在吕宋翘首以待的华侨悲痛万分:倘若国姓爷再活上20年,不,哪怕15年,反清复明的事业一定会出现新的格局呀!再不济,也能剑指吕宋,救华侨于西班牙统治的水火之中。


郑成功少年得志又国恨家仇聚一身,难免治军严苛、刚愎果敢。一方面成就了他这一民族大英难,但负面的离心力又让他含怒早逝,遗憾地放下他远远未竟的政治抱负,套用那句古诗:出师半捷身先死,更使英雄泪沾衫。


英雄已逝,英名长留。因赞许郑成功赶走荷兰人及开拓台湾的功绩,移民崇奉他为“开山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