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夏天

在很多很多年前,那时候没有《夏目友人帐》,那时候知道绿川幸的人还好少好少,那时候落落也不怎么写小说,那时候我们还看漫评。就在这样我们回忆起来都可能已经有点模糊了的日子里,落落写过一篇文章叫做《凉夏》,叙述的正是绿川幸的这篇《萤火之森》。这便是我爱上落落与绿川幸的契机。

或许真的得感谢《夏目》,因为夏目的大热,所以绿川幸这部经典短篇在时隔多年之后被动画化,算是还了一大群人的心愿,当然,包括我。

说来该让我们好好惭愧一番,当我们的动画不断地找些简单的小动物来当主人公,当我们的连续剧不断地穿越去重述变相的历史,别人正在将自己传统文化中的东西挖掘出来,并将之融入现代的故事。山神,妖怪,夏日祭。传说与传统都非常好地融入到了《萤火之森》中,也在现在当红的《夏目友人帐》之中。融入很多日本文化元素的作品,还有将日本牌艺融入剧情的《夏日大作战》和宫崎骏的大多数动画。另不得不提的,是让很多人以为围棋这东西是日本人发明的《棋魂》。每一次看到别人又用了我们一些文化元素的时候,有人觉得自豪(自己的文化很受人重视),也有人觉得愤怒(我们的文化被侵占),但是我却觉得很惭愧,哀我们自己的不争气。就连中国传说的四圣兽分别是什么,我都是从《不思议游戏》中得知的。(有四圣兽元素的动画还有《数码宝贝》、《爆旋陀螺》、《四圣兽》等等。)也许再这样下去,不用人家来抢,我们都不知道哪些是我们自己的文化了。

有点偏题了,说回这部动画本身吧。用妖术维持着人形的阿金大概像是灵魂一样的存在,如果被人类触碰到就会烟消云散。六岁的时候竹川萤在山神的森林里迷了路,于是带着面具的少年阿金出现,用树枝与她相牵,引领她步出森林。然后在暑假里的每一天,萤都来到这个村庄的这个森林,往后的每一个夏日亦复如是。萤一年年长大。萤六岁的时候遇到的阿金是个少年,萤长成为少女穿着制服上初中的时候,阿金还是个少年。他们相互喜欢着,却无法互相碰触;他们相互喜欢着,他们生命的时光,却不是对等的。直到萤高中的一个夏夜,阿金在妖怪们的夏日祭后因为下意识牵扶一个摔倒的男孩,要消失于这个世界前,他说,我终于可以拥抱你了。这是他们第一次的碰触,也是最后一次的相拥。

少年留下来的只有这个白色的面具,见证着他们很多年的时光,也见证着他们之间相隔着这个面具的吻。夏夜里蝉鸣四起,流萤飞舞,他说,“我已经等不到夏天了,一和萤分别,就算要拨开人海,我都会想去见你。”然后镜头转到他们微微动了动的手,想要牵手,最终还是克制住,心中挣扎可想而知。于是他拿下面具,戴在她的脸上,轻轻吻她。这时候的他们,如此地靠近,但仅仅是靠近。而最后真正的相拥,用的却是再也不见的代价。

他说,我要是被人类碰触,就会消失。

他说,你来了呢,真没想到你会再来。

他说,明年,你也会来吗?

明年,萤来了。是的,她真的会再来。

她是不是在想,如果我来,你一定要等我哦。就像那么久以来,你在森林的路口等我。

她又有没有想过,如果我再来,而你不在,我的到来是否还会有意义呢。我所期盼的夏天,是不是还是这样美好。

终于有一天她不会再如此热切地期待夏天的到来,她也不会再来到森林去寻他。他消失了,消失了。也许这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吧。这个故事一开始就注定没有一个善终。我们的世界不一样,我们的时间也不一样。我碰不到你,你也等不了我。

《小魔女DOREMI》里面,人类世界与魔女世界曾经相通,人类和魔女可以相爱相依,直至某一代的女王爱上了人类,并和人类男子结婚。魔女有好长好长的寿命,于是只能自己拥有着青春,却眼见着自己的丈夫、儿子离世,然后被子孙视为不老的怪物敬而远之。她从此心灰意冷,落下诅咒:魔女永远不可以在人类面前显露身份。不对等的时间和世界,是如此的让人惶恐。

《萤火之森》里的金和萤,与其一个年少看着另一个苍老,且永世不得接触,真的不如永远存活在对方的记忆里,偿还一个欠下多年的温柔的拥抱。

夏日的美好,温馨的回忆,永远潜藏在我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而动漫也正是这样的回忆,温暖我们。它们感动着我,让我可以始终怀着纯真之心面对世事,与这个世界的残酷相抗。这也正是我会一直喜欢动漫的原因。记忆里的少女漫画会告诉我们,遇到温柔的人一定要温柔地相待,少年漫画则说,为了梦想,飞驰吧少年。然后我想起前阵子看到这样一句话:“生活比漫画残忍一百倍。它在你身边安排了无数喜欢欺负你的胖虎,无数喜欢嘲笑你的强夫,和一个你永远都追不上的宜静,却从来没想过要送你一只真正的机器猫。”对,正因为生活如此,我们才需要有美好的幻想去抵御残酷现实。如果连心上的这一份美好都剥夺了,也就活得太痛苦了。

希望我们心里永远都有个夏天,有温柔的少年和少女,有蝉鸣四起,流萤飞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