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毁容案受害方不满嫌犯以故意伤害罪立案

核心提示:2月28日,安徽合肥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少女遭毁容案嫌犯陶汝坤没有取保候审资格,陶家也未提出过精神鉴定请求。周岩代理律师李智贤说,公安机关在批捕陶汝坤的时候,涉嫌罪名是故意伤害,周家对此持有异议。他认为该案更应该认定为故意杀人未遂。


少女毁容案受害方不满嫌犯以故意伤害罪立案

每次周岩的母亲都是强忍着泪给周岩涂药膏


昨天,合肥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称,陶汝坤无取保候审资格,陶家也未提出过精神鉴定请求。而周岩代理律师证实,网上所传周岩与陶汝坤照片为真,二人确曾交往过。


此外,记者从周岩治疗的医院得知,周岩并非因为欠费出院,而是已具备出院条件;陶汝坤母亲系合肥市规划局计财处处长,该局工作人员称,计财处也负责部分招标工作。


少女毁容案受害方不满嫌犯以故意伤害罪立案

图为周岩涂完药膏,躺在床上


>>通报 陶汝坤无取保资格


昨天,有网友传言,陶家正准备给陶汝坤做精神病鉴定,以此减轻处罚。周岩的代理律师李智贤说,目前已有足够证据证明陶汝坤在作案时是清醒的,若鉴定为精神病会申请对其进行重新鉴定。


昨天下午5时左右,针对此案,合肥市公安局瑶海分局刑警一队召开新闻发布会。瑶海分局副局长王希泉和刑警一队队长赵锡斌透露,根据陶汝坤犯罪过程及相关案情,陶汝坤没有取保候审资格。陶家曾提出过取保候审申请,但被拒绝。


至于精神病鉴定,警方透露,到目前为止,陶家不论口头还是书面均未提出过精神病鉴定请求。


警方还通报称,事发次日上午,周岩母亲李聪报案,当天10时警方在安徽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将陶汝坤抓获。目前,该案已经进入司法程序,公安机关立案以来均依法办案。


另据知情人透露,陶汝坤在看守所情绪尚稳定,无过激行为。


少女毁容案受害方不满嫌犯以故意伤害罪立案

周岩的父亲洗烘伤疤贴


>>律师 周岩重度抑郁休学


昨天,记者在周岩家见到了为周岩提供免费代理的律师李智贤。李智贤说,周岩在肥东撮镇中学住校,每周休息一天,一般周六下午放学后回家,事发的9月17日刚好是周六。当天,周岩到家前,陶汝坤便已到了周岩家,当时只有周母在家。陶汝坤质问周母同不同意他跟周岩交往,周母不同意并当场下跪央求,但陶汝坤态度蛮横,周母便将陶汝坤骂了一顿赶走。


当天,周母去上夜班时,看到陶汝坤仍在小区附近,便给周岩小姨打电话,让她到家中等周岩。周岩回来后,陶汝坤尾随周岩到其房间,实施暴行。


据了解,周岩2010年6月从寿春中学毕业,考取了合肥市内一所不错的高中,但为避免陶汝坤纠缠,才到肥东县撮镇中学就读。在撮镇中学陶汝坤仍多次纠缠,周岩在高一上学期结束时得了重度抑郁症,故选择休学,直到2011年8月底,严格说周岩休学时间为8个月。


少女毁容案受害方不满嫌犯以故意伤害罪立案

图为周岩的床上除了照片就是正烘干的伤疤贴。事发前周岩的照片虽然有多张,但几乎都是一个场景下拍摄的。周岩的小姨说,周岩家庭条件不太好,从小几乎没照过相,这几张照片还是周岩去她单位附近玩时,她给拍的


网上周陶合影属实


对于网上流传的周岩和陶汝坤及另外一名男生的合影,李智贤证实,照片是真实的。“陶汝坤在初三下学期追求周岩,两人刚开始确实在交往,后来周岩想分手,陶汝坤便对她殴打恐吓。另一和周岩合影的男生是周岩认的干弟弟。”李智贤说,在网上发布涉及未成年人隐私的照片,已经构成侵权。


李智贤说,“陶汝坤总对外人声称周岩是他老婆,周岩只要反对,陶汝坤就打她。”周岩被打后并没有告诉家人。直到有一次周母带周岩去洗澡,发现她身上有多处青紫色的伤痕,她才说是陶汝坤打的。


对于周岩被打后为何不报警,李智贤解释说,周家人不想惹太多麻烦,便想通过转学避开陶汝坤。


据了解,2011年8月底,陶汝坤曾到周岩家所在楼,点燃楼下的纸箱子试图纵火,后被扑灭。昨天,住在该楼一位老人证实了这一说法。


昨天下午,李智贤透露,将周岩照片传到网上的人是周岩干弟弟的同学,其已打电话致歉,并删除照片。


少女毁容案受害方不满嫌犯以故意伤害罪立案

图为周岩家住的楼房


索赔280万加一套房


对于索赔数额,李智贤说,周家索赔280万外加一套房产。“房产是陶家主动提出的,他们想把位于合肥庐阳区的一套旧房子作为赔偿给周岩。”


李智贤说,治疗加整容的费用可能是个很大的数字,现在只能依靠好心人捐款维持,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周岩出院后陶家不再支付任何治疗费用,希望法院能尽快做出裁决。


从前天到昨天,国内多个省市的医疗机构、爱心组织以及美容机构来到周家,表示希望提供援助,但家属并未同意,希望过段时间再说。


少女毁容案受害方不满嫌犯以故意伤害罪立案

图为寿春中学的一名不愿露面的副校长在实验室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调查 医院证实周岩已具备出院条件


据李智贤介绍,周岩并非治疗终结出院,而是被迫出院。周岩出院前已拖欠医疗费10万元,因欠费医院要求她出院,周岩出院次日陶家结清了医疗费。


昨天,记者从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烧伤科住院部一位医生处了解到,周岩当时已具备出院条件,但需要进行康复治疗。该医生证实,周岩住院期间,陶家支付医疗费还算积极,拖欠10余万元的说法并不存在。周岩身上的伤痕,已经由烫面结成了疤痕,具备出院条件,需要回家或者到康复医院休养一段时间后再进行复查,医院并非因欠费让她出院。周岩的医疗费共33万多元,出院时已全部结清。


少女毁容案受害方不满嫌犯以故意伤害罪立案

图为陶汝坤父亲所在审计局的一名党委副书记坐在陶父的位置上接受采访,他认为称陶汝坤为官二代实为有点过,说陶汝坤父一个月也就几千块钱,并指着墙上的“办公室职责”称他没有什么特权,工作内容也就是上面写着那些


陶母系计财处长或负责部分招标


陶汝坤母亲的身份是公众关注的焦点之一,就此,记者昨天致电合肥市规划局。该局工作人员证实,陶汝坤母亲许女士为计划财务处处长,现在请假处理家事。


多位合肥的媒体朋友透露,规划局是很重头的一个部门,它承担城市规划区内建设项目的选址、定点,以及审查建设项目用地、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等。同时,规划局还对城市规划的编制、审批具有决定权。


合肥市规划局官网显示,许女士负责现金收支、转账,对原始凭证进行审核并编制记账凭证。但据规划局工作人员介绍,计划财务处也负责部分招标工作。


>>质疑 陶汝坤应为故意杀人未遂


昨天,周岩代理律师李智贤说,公安机关在批捕陶汝坤的时候,涉嫌罪名是故意伤害,周家对此持有异议。


李智贤说,该案更应该认定为故意杀人未遂。故意杀人最重要的构成要件是凶手行为的主客观,从案件中看出,陶汝坤是事先有准备,是蓄谋已久的,主观意图明显。试想,若不是小姨及时扑救,周岩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因此,周家认为陶汝坤已构成故意杀人未遂。


周岩能否获得精神赔偿


李智贤担忧,目前我国对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精神赔偿尚未写进法律,本案中陶汝坤的行为对周岩的精神存在巨大摧残,除治疗费等相关费用外,精神赔偿也是周家争取的一部分。如果作为刑事附带民事的案件去诉讼,根据先刑后民的原则,精神赔偿可能得不到法律支持。


>>专家说法 精神赔偿应得到支持


国内知名刑法律师、北京律协刑事诉讼委员会秘书长李肖霖昨天来到周岩家,称可以提供法律援助。李肖霖认为,本案中对于周岩的伤情无论如何鉴定,重伤已是毋庸置疑。在我国目前的法律中,关于刑事案件精神赔偿并没有具体规定。打个比方,一起简单的打架事件,若为民事案件,法律规定受害者可申请精神赔偿,在民事范围内打得越重,精神赔偿越多;如果打人事件定性为刑事案件,受害人精神赔偿往往得不到法律支持,而是直接进行判决。这也就是“有肇事司机没把人撞死,反而倒车将人轧死”的原因。


李肖霖说,在民事案件精神赔偿入法之后,刑事案件精神赔偿也需要尽快入法,才能全面实现“侵权须赔偿,侵害精神权利须做出精神赔偿”,宪法确立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原则,才能进一步延伸落实为“国家尊重和保障公民精神权利”的原则。希望周岩事件能推动中国的司法进程。


讲述 受害方 希望早日进入司法程序


受害少女周岩的妈妈说,“我和周岩爸爸都在一家日化厂打工,女儿出事后,我只得辞去工作全天候照顾她,每个月仅靠她爸爸不到1800元的工资生活”。


今年过年前,陶父登门商量为陶汝坤申请取保候审一事。周岩妈妈说:“当时我女儿就躺在里间屋子,他都没进来看一眼慰问一句,一点道歉的诚意都没有。我们拒绝了他的要求。”



周岩家属说,他们希望此案早日进入司法程序,让嫌疑人尽快得到法律公正的审判,从而得到应有的赔偿,救治周岩的伤情。


施害方 申请取保因为爷爷住院


嫌疑人的父亲陶文说,“我也不想看到这样的悲剧,周岩毁了,陶汝坤也毁了。作为家长,我们也只能为这样的恶果买单。”陶文说,今年过年前陶汝坤80高龄的爷爷因病住院,陶家希望陶汝坤能取保回家过年,因此曾与对方进行协商,但未能取得一致意见。


“陶汝坤今年只有17岁,外表看起来就是个大小伙子,但心理依旧非常不成熟,自控能力极差,最终走上了极端的道路。”陶文长叹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