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欲将智障女儿“活体捐赠” 多数村民赞成(图)


老父欲将智障女儿“活体捐赠” 多数村民赞成(图)



智障女父亲



老父欲将智障女儿“活体捐赠” 多数村民赞成(图)



智障女


龙岩漳平灵地乡赤坂场村前坪自然村,一个大山里的村庄,竟然传出父亲欲活体捐献女儿器官的耸人传闻。


究竟是何缘故,虎毒欲食女?昨日,导报记者来到老汉家中。


无法养终 要把女儿捐献


前坪村距离漳平市区90公里,乘坐2个半小时的大巴,还需半小时的摩托车车程。


天下着雨,52岁的陈正试和老伴刘美花坐在家中。木质结构的房子,大厅地板就是泥地,还四处走风,不时有水滴滴下。


“你一定帮帮我,我要把我女儿捐给研究所做病情研究。”见到导报记者,陈正试说。


“那你了解研究所吗?”导报记者问。


陈正试摇摇头说:“不然看有没有人要换器官的,我是爱心人士,把我女儿器官捐给他。”


“那不就等于杀了她?!”导报记者质疑。


“那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我和老伴已经年迈,没办法给她养终。”陈正试态度坚决地说:“让她早点投胎转世,20年后又是一个美女,现在的她,活着也白活。”


《无法养终,把女儿捐献给国家》,2月23日,陈正试拟了个草稿,央求村里的返乡创业青年陈加荣,替他发到网上。


而对于这位父亲的决定,这个村里的大部分村民竟然都赞成。“留着也是废人一个,只要父母同意,我也是同意他这么做。”赤坂场村的村支部书记陈天相说。


而家里同样有个精神病患者的陈长辉,一直追问导报记者:“这会不会犯法,不犯法的话我也想这么干!”


绳套脖子 一关就是20年


陈正试家的偏房里,时不时会传出女孩嬉笑、哼唱的声音,那就是陈正试口中的“智障女儿”陈秀文,今年25岁。


5岁那年一个午夜,陈秀文发起了高烧。村里没有医生,求医只能下山,但是屋外黑不溜秋,山路又崎岖。等到天微亮,刘美花背起奄奄一息的陈秀文,和陈正试走了15公里,赶班车,到三明永安的医院治疗。


高烧40多度,连着烧了好几天。治疗了9天,烧是退了,但落下后遗症——— 精神障碍。之后,陈秀文不认人了,天天乱跑,“跑出去就不懂跑回来”,而且手里抓着什么都往嘴里送。


“有一回陪她晒太阳,才一根烟功夫,她就不见了。”陈正试说,“虽然她傻傻的,但毕竟是心头肉,我和邻居找了一天也没找到。第二天,有人在2公里外干农活,听到她的哭声,才带了回来。”


从此后,陈秀文便被家人用固定在窗户上的粗绳套住脖子,关进屋里。床头和窗户间,一平方米,是陈秀文的活动空间。这一关就是20余年。


儿子逼问 他选择“弃女”


现在,陈秀文的生活基本靠刘美花打理。


刘美花一吃完饭,就给女儿喂饭。睡觉时间到了,刘美花还得搂着女儿一起睡。“直到她睡着,才能放开。”刘美花说,女儿拉撒都在裤裆里,一天要给她换一次衣服。


可就是这样相处了20多年的刘美花,也同意把女儿捐出去。“一直要人守在身边,要是我去世了就真没人管了。”刘美花说。


“在我们这,出去干活才有出路,但是这个女儿把我们绑在了这里。”陈正试说,村里出去做卤味、沙县小吃的,都赚了大钱,他只能在村里帮忙打打零工。


可以说,绳子的一头绑住了陈秀文,另一头其实拴在了陈正试身上。


如今,陈正试的家境越来越好。陈秀文的哥哥陈文美,大她两岁,大学毕业后在龙岩新罗上班。可因为妹妹的情况,他的订亲大事拖了两年才成。


“爸爸,你把妹妹这样绑着,以后你们去世了,我怎么办,她怎么办?”“我都在外地工作,还要忙着买房子和娶老婆,怎么可能还照顾她!”


面对儿子陈文美的逼问,陈正试说:“你让我怎么回答!我不能把这个‘后遗症’留给我的下一代。”


记者手记


给精神病患“解锁”


记忆里,山中村民多纯良。但是此番采访,让人大跌眼镜。


如果说,陈家因为受女儿长年拖累,产生有悖常理的想法,还能理解。


但整个村庄中,但凡记者采访到的,都赞成陈正试的做法,这就实在令人难以想象了。


更有村民直接回应,只要“主人”同意就行。


“主人”?这可是一种从属关系。即使犯病,傻了疯了,那也是家人,亲人,是一种血脉亲缘的牵绊关系,怎么就成了附属品?


由此可以想象,目前农村地区还藏着多少精神病患,被戴上枷锁,关在牢笼里,过着 “畜生”般的日子。


给精神病患 “解锁”,如今看来显得尤为重要。


律师说法


遗弃有罪 也无权代“捐赠”


“要是你帮不了我,我准备遗弃她,再不然就要采取极端手段。”采访中,陈正试频频向导报记者示意。


昨日下午,导报记者咨询了福建博益律师事务所律师和耀辉。


和律师说,如果陈正试选择遗弃女儿,情节严重,达到法律规定的条件的话,就会构成犯罪,而极端手段很容易构成刑事犯罪。


“至于老汉口中的‘捐赠’,那是不合法的。”和律师称,陈秀文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监护人的责任是保护她的合法权益,不能替代她表达器官捐赠意愿。


“那父母去世后,她怎么办?”导报记者问。


和律师说,父母去世后,监护责任将转移到兄弟姐妹身上。“如果协调不成,将由民政部门考察后,指定监护人。发生纠纷,则由法院裁定监护责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再怎么说她也是个人,生下来就有活的道理,随意结束人家生命不是谋杀吗?尽管是智障,好比青蛙很可爱,吃虫子,可是青蛙要是长房子那么大,那不是随意可以吃人了吗?所以对待弱势群体要善待,不然迟早自己变成弱势群体。这确实是个社会问题,期待政府多些关注。

这绝对是个社会大问题哈,希望媒体和法律关注这部分人群,不要把爱心用偏了,更不能用善心去摧毁一个本来可以幸福的家庭。

13楼laoyong

 以下是引用georgedyh 在第1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赌东道09 在第2楼的发言:
JY 们怎么不来喷了呢?


这可比活取熊胆 关注度高呀

找不到喷点啊,所以JY拿不到钱的。

这世上就是有这么一帮子人,尽关心一些猫狗的好像多有爱心是的,反而放着活人不管,其实从这一点上看这些人是最没有爱心的,就是假善人。

本文内容于 2012/3/2 12:15:10 被蓝色调之梦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