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婆要拿自己嫁妆钱给我买钻戒

→→→→《前传》←←←←

====================================================================================================

在我人生最为落魄的阶段,我的首长和我如期的举行了婚礼,只是在那个并不十分隆重的婚礼上我并没有履行那个曾经信誓旦旦的承诺——让她成为百万分之一女人。虽然给她戴上的那只是一颗小小的二十分的钻戒,但是我相信那枚戒指带给她的幸福感绝对不会次于一枚一克拉的钻戒,毕竟她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女人。

婚后的第二天,首长执意要从嫁妆钱中出资给我购买一枚钻石戒指,当然我是死活不肯的。要知道新的家庭的组建是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的,虽然我落魄的时候可以喝十块钱一斤的酒,抽几块钱一包的烟,但是我的妻子和我今后的孩子是不能受那份缺钱的罪的。见我死活不肯,首长当时很是生气。在她的“威逼利诱”和“美人计”下,我极其不情愿的被她拉到了珠宝店。

当珠宝店的销售小姐,得知是要给我买钻戒后,一个劲的夸我手长得漂亮,非常适合带戒指之类的恭维话。老子当时气不打一处来,未必我不买她家的戒指我的手就不漂亮了?老婆一眼看中了一款七千多的戒指,确实我的首长眼光很不错,这枚戒指价格不贵且非常显衬我那沧桑而又忧郁的气质。只是我怎么可能让首长出这么笔冤枉钱呢?我装成很不喜欢的样子对首长说,先记住这个样子吧,多逛几家。买白菜都要货比三家,买戒指自然也不能太过草率,我的首长见我说得有道理,便又和我去了其他的店子。

其实我在刚才那家店里就发现了,有一种钯金带锆石的戒指只需要几百块钱,而且样子也是不错。所以到了第二家店里的时候,我直接就问销售小姐要看钯金戒指。虽然说一分钱一分货,可这种钯金锆石戒指确实做工也很专业,本来就害怕逛街的我差点一时冲动就准备叫首长买了。谁知我还没有开口,首长就不答应了:“这种戒指还是不好,要不我们买那种吧。”她指了指边上柜台里镶嵌宝石的黄金戒指。

我的个神啊,壮实的戒托加一颗粗笨的宝石,这玩意带上手指我不就成了没文化的暴发户了?我急忙摇头说,这太成熟了完全不适合我的撒。首长指了一个小点的说,那就这个撒,知道你心疼我花钱,那我就把你以前送我的两个金戒指带来换个小点的嘛,我们只要多付个宝石钱就好了,这样也不要好多钱呀。

看样子首长今天不给我买个戒指是不罢休了,但是我还是不让她出这冤枉钱:“那两个戒指是我恋爱时期送你的物件,怎么能让你拿出来换成我带的戒指撒,每当我看到那两个戒指的时候我总是能想起我们以前幸福的点点滴滴嘛,不能换的啊,我觉得不同意拿那两个来换。”

“那你想怎么办?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看你是不想戴我送你的戒指。”首长见我不吃硬的就给我来软的:“老公,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我也知道你是为了这个家好,但是我送你戒指是我自己的心意啊。你去挑一个好点的嘛。”

别的女人撒娇我是有免疫力的,唯独受不了我首长的娇滴滴。我苦笑道:“你给我买戒指,我肯定是要戴的撒,我们再看一家嘛。多看看总没得亏吃。”

来到了第三家店我二话没说就跑到了卖银器的柜台,指着一个百多块钱的银戒指要试。老婆有些措不及防,急忙拉我说:“你怎么看这种戒指啊。”

我边拿着戒指往手指上套边和首长解释:“亲爱的你就不懂了撒,从材料学的角度来说,这个银的导电性和传热性是最好的嘛,你看现在别人说一个男人比较有魅力不都叫人家‘男银’撒。”

首长一下就笑了:“早知道开始给你买钯金戒指好了。”

取出套在手上的戒指,将它在首长眼前晃了一下说:“你看上面这颗石头,貌似还是八心八箭的撒,你看看多漂亮啊。你在看看里面还刻了个‘925’撒,比‘PT950’的就少二十五点嘛。”

估计是拿我没辙了,首长苦笑的摇了摇头叫销售小姐开单,我急忙跳了出来:“美女,这个戒指你都不给我打点折的啊,你以为我不晓得银首饰都是打对折的?”

那位卖戒指的美女回答:“帅哥你别急嘛,我只准备给你打折的,现在银价涨了只能给你打五五折了。”她边说边按计算器:“打完折是一百零一块,一心一意的数字最好啦。”

一心一意这个数估计是说到首长的心坎里面去了,急忙准备接单子去付款。可是我却不满意,买个银戒指还得要上三位数,那都不划算啊,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嘛。

“九十九块卖给我们吧,天长地久几多好听撒,美女。”我再一次的讨价还价。

那位美女抱歉的笑了笑:“真的不好意思啊,虽然只少两块钱,但是我不是老板不好做主的啊。”

“两块钱能改变你老板的命运啊,你们老板在哪里撒。”我不依不饶,尽管我首长都眼神示意叫我别还价了。

这时店里的老板跑了过来问有什么事,我看了看他带了副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便道:“眼镜哥,这个戒指便宜两块钱卖给我算了撒,我就要那个九十九的数。”说完递了根“蓝屁股”过去......

回家的路上首长抓着我的手看了又看:“老公你真是戴什么戒指都好看啊。”

我不以为然的回答:“那肯定撒,要不是命运捉弄老子,我这可是双弹钢琴的手撒,虽然我只摇过铣床,但是我摇铣床的感觉就像在弹钢琴的。”

“啊呀,别人一说你好你就会自恋死。你那么牛的人刚才还斤斤计较两块钱啊,你自己都说两块钱改变不了命运撒。”

“这你就错了,我可没斤斤计较,刚才发那老板一根烟也得要一块七毛五吧。少出两块钱我们就天长地久了撒,怎么能说没改变命运呢?”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是不想对我一心一意了?”看着首长的一脸坏笑,我顿时无语,冤枉啊首长。


本文内容于 2012/2/29 16:51:06 被月圆之夜的狼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