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闲谈“割除腐败的外科手术刀”--香港廉政公署(ICAC)

近期的一则新闻着实给了我很大触动:香港特首曾荫权因涉嫌腐败,近日将接受香港廉政公署的介入调查。可能各位看官对廉政公署之大名如雷贯耳,从香港的影视作品中大家或多或少的对廉政公署有一些了解,但对廉政公署在香港的政治及经济生活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和发挥的重要作用可能就会有些不甚了解了,那么我就在这里八八他的前世今生。

香港廉政公署(英语: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缩写:ICAC)是香港政府专门设立的专门打击贪污的独立执法机构(其实廉政公署并不属于一般的隶属政府架构下的部门,他直接向行政首长负责),97香港回归前称为“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成立于1974年2月14日,当时由于香港的政府部门贪污问题严重,警队情况犹为严重,因此才有廉政公署的出现。(有兴趣的童鞋可以参考港片《金钱帝国》,里边有陈奕迅哦,大神蛮有演技的哈,里边艳福不浅十几个老婆啊,羡慕死俺们屌丝捏)(部分资料摘自于网络)

1974年廉政公署(ICAC)成立以前,香港曾是个贪腐盛行的社会。廉署成立后短短数年,香港便跻身全球最清廉地区之列,目前在“透明国际”180个国家和地区排名中位居第十二位,在亚洲则仅次于新加坡。与之相应,香港廉署也走过了从最初被质疑到很快确立强大公信力的过程。在相关的系列民调中,香港公众对廉署的信心始终维持在90%左右,对廉署工作的支持度则超过99%。

1974年2月15日香港廉政公署正式成立,一场暴风骤雨式的反贪风暴席卷香港,香港由此才真正迎来了廉洁的黄金时代,成功地实现由乱到治的历史必转变,并成为公认的世界最廉洁的地区之一。香港廉署破案如神,并能屡屡扳倒高官,令腐败分子闻风丧胆,其反贪经验引起了全球关注,反贪模式也为全球反贪机构所效仿。可以说,精确的职能定位、合理的制度设计、严格的法律规定和科学的程序保险,为香港成就“廉政品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香港廉政公署是根据《廉政公署条例》于1974年2月15日成立的。它独立于香港政府的架构,廉政专员则直接向行政长官负责。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廉署位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全权独立处理一切反贪污的工作。廉政公署由三个部门组成:执行处,防止贪污处和社区关系处。这三个部门的工作分别是调查,预防和教育,三管齐下对抗贪污。

ICAC的主要部门有三个:执行处,防止贪污处,社区关系处。

执行处:是ICAC最大的实权强力部门,由执行处处长直接领导,辖下设有两个主要部门,分别负责调查公营及私营机构的贪污及相关罪行。执行处处长同时兼任副廉政专员,并直接向廉政专员负责。执行处经常向审查贪污举报谘询委员会汇报部门工作及谘询意见。

防止贪污处:审视各政府部门及公共机构的工作常规及程序,以减少可能出现贪污的情况;另外,该处亦应私营机构的要求,提供防贪顾问服务。“防止贪污处”主要负责预防贪污。下设两个审查科,专门审查政府部门、机构的工作规定及程序,并接受私营机构的防贪咨询,帮助找出可能的贪污漏洞,预防贪腐发生。主要职能是:审查各政府部门及公共机构的工作常规及程序,并建议修订容易导致贪污的工作方法及程序;应私营机构和个别人士的要求,提供防贪建议;在日常工作中,防贪处经常与各机构及公司的管理层紧密合作,担当他们的顾问。

社区关系处:教导市民认识贪污的祸害,并争取市民积极支持反贪的工作。“社区关系处”设两个科室,分别负责宣传教育市民廉洁自律,并通过举报中心及7个分区办事处接受反贪举报和咨询。法定职责:教育公众认识贪污的祸害;争取公众支持肃贪倡廉的工作。

20世纪60-70年代的香港,贪污现象可谓是光天化日比比皆是,连消防队在救火时都要视接受的财物多少而定。(金钱帝国里的梁家辉饰演的华人总督察很好地诠释了那个黑暗,贪腐,公平,正义,法律,人性遭践踏的那个黑暗年代的政府公务员形象)今天的香港已经是个高度发达的法制社会,几乎是不存在企图以权谋私者的得逞的灰色地带。这一切都与廉署的反贪力度密不可分,同时还可以说明,廉署现有的运作机制是十分有效的,是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和借鉴的。

上述“三位一体”的架构,成为廉署高效廉洁的组织保证:一方面通过执行处全力肃贪,让腐败分子逢贪必被抓而“不敢贪”;另一方面则将反贪重心前移,通过审核政府部门的法律文件、工作程序等工作堵塞贪污漏洞,使相关人员“不能贪”;同时通过教育宣传让市民“不想贪”,培养反贪防贪和廉洁自律的深厚土壤。

廉署的独立性是其获得成功的制度性原因。这种独立性,具体可概括为四个方面,即机构独立、人事独立、财政独立和办案独立。

1.机构独立,指廉署不隶属于任何一个政府部门,其最高官员“廉政专员”由香港最高行政长官直接任命;

2.人事独立,即廉署专员有完全的人事权,署内职员采用聘用制,不是公务员,不受公务员叙用委员会管辖;

3.财政独立,指廉署经费由香港最高行政首长批准后在政府预算中单列拨付,不受其他政府部门节制;

4.办案独立,指廉署有《廉政公署条例》《防止贿赂条例》《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等赋予的独立调查权,包括搜查、扣押、拘捕、审讯等,必要时亦可使用武力,而抗拒或妨碍调查者则属违法。

上述四个独立性,使廉署从体制及运行上切断了与可能形成掣肘的各部门的联系,从而令反贪肃贪“一查到底”成为可能。

香港廉政公署是一个建立在三权分立、法治、民主监督社会的独立行政机构,并依赖司法中立以及自身的行政独立而存在。与中国内地的反贪污贿赂局中的内设政党思想机构的模式、法院三权合作的执法方针性质大相径庭,因此不能比较,不能用“类似内地的反贪污贿赂局”来形容ICAC。就是因为中国内地司法并不中立,反贪污贿赂局无法独立于行政机构与政党掣肘,无民主监督,因此无法存在各种“咨询委员会”而受民众监督,案件审判时当涉及权贵就无法公正中立不偏不倚,因此反贪污贿赂局才不能像ICAC那样高效地执法,把中国变成像香港一样廉洁。

香港特别行政区特首选举在即,香港政坛屡曝丑闻。先是下任特首热门人选唐英年因*事件和住宅违建遭到公众质疑,后是现任特首曾荫权陷入“腐败漩涡”被揭露接受富商款待、租用深圳豪宅,香港廉政公署已决定对此事展开调查,曾荫权可能晚节不保。此次曾案,又一次把香港廉政公署推上了风口浪尖,受权立案调查现任特首,是97回归后的第一次由ICAC调查在任的香港政府最高行政长官,气压力之山大可想而知了。香港廉政公署将首次立案调查行政长官曾荫权获富商款待,以及租用深圳豪宅等事件,是否触犯“防贿条例”;特首办回应,会全力合作。

对于消息指廉政公署接到举报,决定按程序立案调查行政长官曾荫权有没有触犯“防贿条例”或公职人员行为不当,廉署表示不评论个别事件,如果有贪污的指控,无论是谁都会依法跟进。而曾荫权早上出席行政会议时没有回应传闻,行政长官办公室稍后回应,曾荫权早前已经说过,如果廉署接触他,他会全力合作,以便平息疑虑。有立法会议员支持廉署介入。一边是行政权力的无形的压力,一边又是廉政公署自身的责任与荣誉,再加舆论及民意的无时不在的监督与制约,ICAC这次是否能够秉行其独立,公正,正义,勇气的服务香港市民的精神与信仰,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