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叙利亚何去何从?

叙利亚如何度过难关?

在突尼斯召开的有关叙利亚的“叙利亚之友”的国际问题以参与国达成:“停止暴力,反对外来军事干涉”,并已承认叙利亚反对派,打通“人道主义通道”的成果完成了美欧以及阿盟预定目的而结束。但是美国对这次“叙利亚之友”会议的结果,似乎并不感到满意。因为在联合国安理会具有否决权的中国和俄罗斯相继缺席,叙利亚合法政府也没有到场它的合法性自然就会受到质疑。会场外阿萨德支持者冲击会场的国际会议造成一片混乱,叙利亚反对派一盘散沙,不能为美国所用。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一张死人脸没有一点血色的

原因。我想;克林顿又要面对这张没有血色的死人脸度过难熬的一夜了。可林顿一定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娶这样一个败家娘们儿,早知这样还不如和莱温斯基双宿双飞也要比现在强。这次有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组织参加的有关叙利亚危机的会议毫无疑问的将会成为利比亚的翻版。

为什么在突尼斯召开叙利亚危机,这里有很深的哲理。因为在去年的席卷中东、北非的“阿拉伯之春”的浪潮当中。突尼斯首当其冲,同时突尼斯又是第一个通过和平手段实现政权更迭的国家,在突尼斯召开叙利亚的国家会议本身就有特别意义。

这个月早些时候,有摩洛哥向安理会提交的有关叙利亚危机的决议草案,在表决的时候遭到了中俄两国的封杀。美欧以及阿盟妄图通过安理会决议军事干涉叙利亚危机的图谋没有得逞。阿盟夙通过在联大表决的方式,以压倒性的结果通过了有关叙利亚危机的决议。虽然,联大决议并不具合法性,但这本身的意义就是一个巨大的政治讯号。他将是阿萨德总统的压力更大,外交拓展空间更小,经济制裁更为严厉。虽然,会议的内容没有涉及通过军事干涉手段,推翻阿萨德总统的叙利亚政府。一些专家学者也给出了比较乐观的看法;认为西方通过军事干涉手段,推翻阿萨德总统的计划会因此而推迟。但是,实际情况也远比表面温和的叙利亚决议更为严重。

阿盟在叙利亚问题上(驱离阿萨德政府,建立一个亲阿盟和美国的“民主”政权)的高度一致,沙特政府也同意对叙利亚反对派提供军事援助,这些都为外国势力通过军事干涉叙利亚危机和将阿萨德总统赶下台提供了有力的基础和空间。阿盟也好,美欧也罢,就是叙利亚国内的反对派与阿萨德政府并没有深仇大恨。他们之所以要将阿萨德赶下台,并不是真的处于阿萨德政府的暴政和独裁,而是阿萨德政府背后的俄罗斯。在一九七一年以前中东地区,本是美欧的传统势力。虽然,阿盟与以色列的数次中东战争,这都是美欧自己的“内部事务”。但是,自从叙利亚与苏联建立联盟关系,埃及萨达特鱼以色列的握手言欢以后。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就发生了锐变。叙利亚也因此成为苏联以及他的继任者,俄罗斯唯一的海外军事基地,这对俄罗斯来讲具有巨大的政治影响力和军事价值的。俄罗斯为什么在叙利亚问题上,一直力挺阿萨德就是源于此。中东地区已经不是美国一家所有的,铁板一块的中东出现了不可弥补的裂痕。

但在冷战时期,美苏已经划分各自的势力范围。对方任何一个动作,哪怕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举动,都会招惹另一方的激烈反对。因此美国在对叙利亚只能是忍气吞声。但是随着苏联的解体,他的继任者俄罗斯在因自身实力下降,传统势力范围被急剧压缩。他只能在维护俄罗斯固有的实力范围苦苦挣扎,无暇顾及他的海外利益,同时涉及国家利益和外交方针的摇摆不定(领导人不断更迭,先是叶利钦,后是普京,现在是梅德韦杰夫,现在有可能又是普京当政),造成了现在美国一方独大的局面。人们不会忘记俄罗斯在伊拉克、在南联盟,以及

利比亚,以及现在叙利亚政策上的飘忽不定,都使得他传统的盟友感到不安全。而中东地区国家,由于历史原因和现实问题,都对大鼻子没有好感。中东地区国家,深受美欧等西方国家的精神、文化、思想和经济影响,与美欧有着天然的亲密感。西方发达国家的文化已经深深地溶入了整个阿拉伯世界。同时,俄罗斯又是石油、天然气的输出国,这与中东阿拉伯国家只能依靠石油、天然气出口国家来讲,又有极大的利益冲突。这就是为什么美欧以及阿盟,执意要将阿萨德赶下台根本原因。

西方国家希望扶持叙利亚反对派,通过叙利亚国内无法遏制的暴力活动以制造更大的流血事件,颠覆阿萨德政府的图谋一点也没有停止,西方国家的记者在叙利亚的不幸遇害,将会是叙利亚危机急剧发酵,他会为西方国家直接干预叙利亚提供了有力的依据。美国已经承认了“叙利亚全国过度委员会”的合法,其他反叙利亚国家也会纷纷效仿。这些反阿萨德政府的联盟,在先后断绝了与叙利亚政府的外交联系的同时,会为叙利亚反对派提供外交认,可如在本国设立办公机构。将对冻结叙利亚政府的经济资金提供给叙利亚反对派,邀请叙利亚反

对派出席由反叙利亚联盟国家召开的国际会议,造成既定事实。将叙利亚阿萨德政府一切官方职能转嫁到叙利亚反对派的身上,为其提供政治外交经济援助,为反对派提供除“人道主义援助”以外的支持,提供军事装备培训军事作战人员,甚至在这些都无法完成将阿萨德赶下台的任务后,应叙利亚反对派(叙利亚反对派已有非法演变为合法)的邀请,组成由阿盟和联合国组成的以“人道主义危机”为名义的维和部队,甚至由美欧直接指挥,北约参与的所谓“维和”部队,进驻叙利亚或是进驻有叛军所控制地区,建立一个国中之国。通过公开

的由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在前,亲美欧的国际维和部队做后盾的军事打击手段推翻阿萨德政权。如果这个情况一旦出现,在中、俄、伊朗袖手旁观的情况下,阿萨德政权的就会立马垮台。

阿萨德要不想在在这么快的时候被推翻,他要有三件事要做,一、与伊朗结成军事联盟(这是美欧以及阿盟最担心的)。通过与伊朗建立具有实质意义的军事同盟,阻喝任何妄图通过外来军事干涉手段,推翻现阿萨德政府的企图,在叙利亚遭到外来军事干涉的情况下伊朗能提供军事支援,甚至伊朗直接派遣军队参与叙利亚政府的反抗外来侵略(应阿萨德政府的要求,因为阿萨德政府到目前为止还是叙利亚唯一的合法政府,在联合国还有阿萨德驻联合国代表的座位),这好像在伊朗来说并不是很困难。有消息指;伊朗已经有超过1·5万士兵进

入叙利亚参与了叙利亚政府军的平叛行动。如果叙利亚真的与伊朗签订了具有战略意义军事同盟协议,这对伊朗和叙利亚来说具有双赢意义,不管是阿盟、还是美欧都会忌惮三分。

因为叙利亚搞不定,伊朗不好惹,美欧国家只能通过对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政治扶持、外交拓展空间和经济支援,乃至提供军事装备和人员培训以外,不敢轻易的对叙利亚政府进行军事打击,就是建立禁飞区,都是一件很难的事。他们只能寄希望叙利亚反对派“独自”完成推翻阿萨德政权的历史使命。

同时,在未来的伊核危机当中,叙利亚政府也完全派出自己的国防军参与伊朗战事。同时伊朗与叙利亚签订的军事同盟协议,会加大美欧以及阿盟军事干涉叙利亚危机的成本。在世界经济持续下滑,欧洲国家主权债务危机加剧,美国国防开支大幅削减的情况下,再打一场向利比亚战争,将会加速欧元区的垮台。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件天大的美事(因为欧元区的建立本身,就对美元霸主的地位造成了极大的威胁。欧元的垮台会提振美元的需求量,世界金融就会重新以美元为主)。而欧洲那些自以为聪明的政治家跟着美国瞎跑。将自己的利益与美

国利益相挂钩。自冷战结束后,欧洲国家先后参与了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南联盟科索沃战争,利比亚战争等一连串战争,这些都为欧元的频临垮台,埋下了不安全因素。可以说欧元区现在的危机,绝不仅仅是因为国家主权债务危机这一单方面原因造成的。这与欧元区国家不断参与战争有极大的关系。

二、加强与中国和俄罗斯的联系。在中俄两国在叙利亚的利益得到满足的情况下,积极参与叙利亚的维和,或是直接以叙利亚政府的名义邀请有中国和俄罗斯组成的国际维和部队进入叙利亚。但是这种情况在中俄两国摇摆不定的外交策略下很难得到实现。

三、顶住国际压力、外交孤立和经济制裁,在一方面加大对叛军在霍姆斯叛军打击的同时,与国内比较温和的反对派加紧合作,分化瓦解反叙利亚同盟,做到在一个比较适合的时候,做一个华丽的转生就像也门前总统萨利赫一样体面的下台。否则,阿萨德的下场会比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更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家与国与天下 在第4楼的发言:
要是怕死,现在就下台拉到了,还需要等那么久吗???

现在下台,那就是直接送上绞刑架的命运,人家有这么傻吗?

人家巴沙尔已经认输了,同意放弃政权。

但是,总是需要时间给人家去缓和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再转移资产和亲友等。


 以下是引用HERRY_GP 在第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家与国与天下 在第4楼的发言:
要是怕死,现在就下台拉到了,还需要等那么久吗???

现在下台,那就是直接送上绞刑架的命运,人家有这么傻吗?

人家巴沙尔已经认输了,同意放弃政权。

但是,总是需要时间给人家去缓和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再转移资产和亲友等。


现在巴沙尔是骑虎难下了,他的公投,宪法,和14年的下台,其实看来只是一个缓兵之计,先把反对派灭了,或者压制住了,再稳住西方,然后利用下台前的时间,肃清国内反对势力。


只是西方被西方看穿了而已。

 以下是引用家与国与天下 在第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HERRY_GP 在第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家与国与天下 在第4楼的发言:
要是怕死,现在就下台拉到了,还需要等那么久吗???

现在下台,那就是直接送上绞刑架的命运,人家有这么傻吗?

人家巴沙尔已经认输了,同意放弃政权。

但是,总是需要时间给人家去缓和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再转移资产和亲友等。


现在巴沙尔是骑虎难下了,他的公投,宪法,和14年的下台,其实看来只是一个缓兵之计,先把反对派灭了,或者压制住了,再稳住西方,然后利用下台前的时间,肃清国内反对势力。


只是西方被西方看穿了而已。

应该不是缓兵之计,而是不得已而为之。

一方面,巴沙尔如果再不推行公投,他的支持者和军方势力,就会存在严重的变数。与其让别人推翻自己,不如自己给自己台阶下,并作出姿态,愿意与反对派进行对话和解。

另一面,巴沙尔需要抓紧时间干掉一部分反对派当中的死硬分子,让自己以后有机会全身而退。

这或许就是从利比亚乱局中得到的血的教训。


想起了利比亚,卡扎菲时代起码是和平的,利比亚的货币是能买东西的,现在可不行了。数千亿美元让西方给扣着,英国给利比亚重建算了一笔账10年,3200亿美元。把利比亚的石油采光了够吗?利比亚新政府想把利比亚建成迪拜?拭目以待吧。话说伊拉克整体和平好几年了,高油价论理也赚不少钱,可就是没见伊拉克怎么富有。

稳定了以后一定要高举复仇的旗帜,收回戈兰高地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