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窟中的生命 震撼凄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云南省瑞丽市目脑路上的一家旅馆半地下室106房间内,不到8平方米的房间被一张大床、一张桌子占据了大部分。两个家庭共5人生活在这间房屋内。室内,床上睡了郭洪浦一家三口,地上躺着的则是蒋山夫妻。蒋山和老婆躺在地上,正注射着毒品。

吸完毒后的杜吉会拿着双氧水准备给儿子脸上的痘痘抹上,孩子的小龟头也脓肿。他全身赤裸着躺在脏兮兮的床上,这床是母亲交易的地方。杜吉会说,“没有钱,有钱想到医院看病,孩子他爸的大腿根上也有一大块溃烂。”在他们家,往往有了钱就买毒品,不会给孩子治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他们为节约房租钱,两对夫妻同时住进不到8平方米的房子,睡在床上的交10元一天,睡在地上的交5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杜吉会在吸食毒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晚上,父亲带着孩子蹲在马路边,旅馆让给妻子卖淫用,要到后半夜两点以后才能回到住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杜吉会以卖淫为生,一家三口靠她养活,一个晚上要接客2-4人,能挣60-100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迫不及待地打开3个小小包,将“白粉”倒在一张锡纸上,然后,用刀片将白粉碾得更细小,再小心翼翼地将白粉倒进事先买来的一次性针管内。之后,他将矿泉水吸进针管溶化“白粉”。这些做完后,他将针管连续摇晃了好几下,以便让“白粉”和水充分溶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他叹息着环视着眼前这熟悉又空荡充满酸臭味和龌龊的“家”。一张肮脏的双人木板床上,铺着一条破絮的棉被,另一条破损不堪的棉被胡乱扔在床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他用街头的IC卡公用电话给“买家”(即毒贩)联系。约好地点后,他乘上“摩的”用偷来钱去“买白粉”(即买毒品海洛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躲过正在晨练的人们怪怪的目光后,他低着头匆匆前行到街头的大小公交车站牌下等车。在公交车绺窃,他们的行话叫“上班”。每天8点钟以前,是人们上班的高峰,这也是他在公交车“上班”的好机会。他手指缝间藏着一忍锋利的小刀片,一旦绺窃不成被人发现就用刀片自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兰兰,一个三十出头的女子,却有着十三年的吸毒史。她曾经拥有疼爱她的家人,她曾经努力打拼为自己挣下近百万的资产,她也曾经收获爱情,然而这些,已经成为她躲在角落哭泣时美好的记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高二的时候兰兰辍学了,之后和男朋友一起赚了不少钱,但是由于性格不合,最后与男朋友分手——正是由于苦闷和空虚,最后兰兰走上了吸毒的不归路,一切曾经的幸福都变成了过眼云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一次吸毒,是发廊老板强行在她胳膊上打了一针。昏睡了三天后又被注射过几次,从此她就再也离不开毒品了。老板就这样控制着她和另外几个女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阿丽说,她人长得漂亮,化妆时在用一些“花贴”将伤口贴上,就看不出了。阿丽每晚出街、坐台,靠客人给的小费来应付生活开销和买毒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阿丽有时候也想过要逃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阿丽的意识中,没有月、日的概念,只有白天和夜晚之分:白天,她在过完毒瘾后昏昏入睡;晚上是她的挣钱时间。夜幕来临,她化完妆就要拖着那副烂胳膊烂腿出去找活,凌晨回家吸毒、睡觉,然后又起床化妆,又出街,几乎天天如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每天至少要吸一“颗”(估计是一克),需要300多元。挣够毒资,满足毒瘾,成了她生活的惟一目标。

本文内容于 2012/2/29 10:53:12 被小编a1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