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世行发布会遭抗议者高喊反对国企私有化!!!


北京世行发布会遭抗议者高喊反对国企私有化!!!

记者会刚开始,自称“独立学者杜建国”的抗议者突然起立,并高喊“美国是要用私有化的毒药毁掉中国的经济,中国绝不能重复美国的老路”。随后,这位抗议者被工作人员请出会场

北京世行发布会遭抗议者高喊反对国企私有化!!!

昨日,世行记者会上,自称“独立学者杜建国”的抗议者突然高喊:“银行不能私有化,世行报告是毒药。”


昨日上午,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在京举办中外记者会,对中国的改革重申要“重新界定国有部门和私营部门的作用,完成向市场经济转型”。记者会刚开始,自称“独立学者杜建国”的抗议者突然起立,并高喊“美国是要用私有化的毒药毁掉中国的经济,中国绝不能重复美国的老路”。


现场抗议私有化药方


此前一天,世行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联合发布了报告《2030年的中国》,对中国改革提出诸多私有化建议。


昨日,世行记者会刚开始,一名身着笔挺西装、自称“独立学者杜建国”的抗议者突然高喊:“银行不能私有化,国企不能私有化,华尔街都是骗子,世行报告是毒药。”


该抗议者随后在现场散发一份传单——《世界银行,带上你的毒药滚回美国去》。这份传单将27日世行发布的报告《2030年的中国》总结为给中国改革开出了三个药方,即“要求国有银行进行私有化、将国有企业私有化、降低私营企业的准入壁垒”,并对这三个药方逐一进行了批驳。


传单最后写道:“世界银行以及佐利克,你们把在西方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已经试验失败的毒药拿来中国推销,你们这是成心在破坏中国的经济,是企图假借深化改革的名义让少数中国人和华尔街来掠夺中国人民。”


随后,这位抗议者被工作人员请出会场,记者会继续。


佐利克笑称已司空见惯


对这样的抗议,佐利克昨日笑称已司空见惯。“坦率地说,这不是我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以前在美国的时候,也曾处理过类似的抱怨和抗议。我们对这种争论和抗议是非常适应的。我只是希望大家提出要求时,是以一种大家可以共同讨论的方式。”


对于抗议人士所反对的私有化建议,佐利克表示,在过去的三十年当中,国有企业利用垄断地位享有许多资源,并因此发展迅猛,但是他们的进步和发展并没有惠及中国的老百姓。佐利克认为,中国依靠市场和非市场手段共同构成了对生产者和消费者的激励机制,政府、国有企业和私营部门的作用缺乏明确划分,“不能期望中国大爆炸式的改革。从中国过去几十年的经济改革历史来看,循序渐进一直是中国政府所采用的方式”。


他建议,“十二五”时期中国需要刺激消费,调整结构,因此需要建立更加完善的保障制度,保障资金可以部分从国有企业的红利中支取。


佐利克将于6月30日离任。他表示,“我目前还没有任何离任之后的计划,提前宣布离任时间,就是为了给大家时间更好地选择继任者,世行执行董事会正进行遴选。现在,世行的资本金是充足的,表现是优秀的。”本报记者钟晶晶


■ 网友声音


世行报告引网友争论


昨日,世行记者会遭抗议引发“国企要不要私有化”的争论。


有网友表示,“世行报告说得很有道理,过去的三十年当中,国有企业利用垄断地位享有许多资源并迅猛发展,但中国民众得益太少。”也有网友表示:“支持改革,反对私有。”


自称“独立学者”的杜建国也有支持者,有网友明确表示,“支持中国学者,世行不了解中国国情。”


■ 相关


国资委未对“建议减少国企”置评


2月27日,世界银行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2030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对中国目前改革提出了六条建议。这份报告使得“国企民企”的讨论再度成为热点。


由世界银行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共同发布的这份报告,认为政府、国有企业和私营部门的作用缺乏明确划分,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需要更多地依靠市场和私营部门。《报告》还建议国有企业可以相对减少,对GDP比例应可逐步下调,并且加强财政体系建设,改善财政可持续性,为所有人提供均等机会和社会保障。


减少国企的建议与此前国资委的表态不同。去年,国资委主任王勇曾明确提出央企“十二五”核心目标:“做强做优中央企业、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国资委表示,“中央企业大多处在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做强做优中央企业,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现科学发展的必然要求。”


对于这样的讨论,央企大“管家”国资委并未给予评论。不过,27日、28日国资委组织30多家媒体走进中石化、中建材、华能集团和大唐电信4家央企。国资委新闻处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公众对央企认识片面甚至有误解,认为央企都是靠垄断挣钱,但央企在科技创新上有大量投入也取得了不少成绩。


国资委研究中心竞争力研究部部长许保利对记者表示,确实国有企业在获取资源上有优势,例如获得贷款上以及土地资源上,但国企做得好不仅仅因为它是国企身份。 (钟晶晶)


■ 对话


抗议者:骂国企是国企搞得好


这名“独立学者”到底是何许人也?昨日,自称“独立学者”的杜建国,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认同“国进民退”。据他介绍,他目前发表的学术论文不多,曾在学术杂志《中国社会科学季刊》上发表论文,在《中国改革报》等媒体上刊发过文章。


新京报:很多人对你的抗议行动感兴趣,你这次以什么身份去抗议?为什么要去抗议?


杜建国:我目前在北京,我就是一个独立的学者,不代表任何机构也不供职于任何机构,这次去抗议也是我的个人举动。我非常不认同世界银行那一套,金融危机已经祸害了美国,他们还要跑到中国来让中国放松对银行的监管。


新京报:你不认同“国进民退”的说法?


杜建国:是。我认为这都是少数学者和媒体炒作出来的。中国的私企老板都很挣钱,现在有人出来骂国企,是因为眼红国企搞得好,想把国企给分了。


新京报:有人认为,国企在发展中比民营企业更好地占有了资源,对民企有挤压,你怎么看?


杜建国:现在100多家央企中真正政策性垄断企业只有几家,很多国企都是靠自己干出来的。例如高铁、造船、航天科技,这是因为国企有几十年的历史并且有科技投入,是靠真正的技术,没有人不让私营企业去做这些。华为也是民企,人家做得这么好就是因为科技上肯投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