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被当小偷遭工地老板打断手脚弃路边(图)


男子被当小偷遭工地老板打断手脚弃路边(图)

前天,家住昆明市金马社区的市民赵建光向本报反映:“我被人打,还被扔在路边不管。”昨天,记者去五三三医院了解情况,正遇已经70多岁的张佩英老人,她带着几件衣服匆匆赶到医院,说:“我儿子被人打了,我是来送衣服给他的。”赵建光为什么会被打呢?


疑问 1


自称被人当小偷打了


为什么挨打?


在医院的病房里,记者见到了赵建光,他的左臂和左腿都裹着厚厚的绷带。他委屈地对记者说:“我左手和左脚都断了,医生说要做手术,打我的人也没有来过。”


据赵建光介绍,2月23日中午,他到官渡区大麻苴新村的建筑工地上看新建的统建房,看完房子出来时,被建筑工地的老板耿彦青拦在门口用甩棍打了一顿,左手和左脚就是被耿彦青打断的。


赵建光说:“那天我看到工地上有一堆扣件,旁边停着一辆夏利车,后来夏利车开走了,我从那里经过,走到工地门口时,有个工人拦住了我,说我伙同开夏利车的人偷了工地上的扣件,不让我离开,于是我和他撕扯起来。工地老板没有截到夏利车,回来就从车上扯出一根甩棍打我。后来他们报了警,警察就来了。”


那么,赵建光有没有偷扣件?昨天阿拉乡派出所的两位民警来到医院为他做笔录,赵建光一直坚持自己没有偷,也不认识开夏利车的人,他只是去看房子。


有人指认他偷了扣件


大麻苴新村建筑工地的负责人耿彦青则认定赵建光偷了工地的扣件,还举出了“目击证人”建筑工地的工人海先生。海先生说:“当时是我拦住他的。我看到他把扣件收到麻袋里,装上夏利车,就过去询问。看到我过去,车上的人就开车跑了,他(赵建光)没跑掉,被我抓住了。”


耿彦青承认自己打了赵建光:“打他的就是我,我看见他和工人扭打在一起,他还要用砖头砸我的工人,幸好没砸到。再想想他偷了我那么多的扣件,心里特别窝火,就用甩棍打他了,后来又报了警。”


赵建光否认了这一说法:“我没有偷扣件,也没有用砖头砸人,我怎么敢用砖头砸人家呢?”


疑问 2


挨了打还被扔?


“我被扔在白沙河路上”


阿拉乡派出所的民警来到之后,要求耿彦青送赵建光去医院治伤。赵建光告诉记者,民警走后,耿彦青不仅没有送他去医院,反而把他扔到了白沙河附近的一条路上,当时他神志不清,不记得具体是哪条路了,他在路上躺了很久,幸好路过的一位好心人通知了凉亭派出所,他这才辗转到了五三三医院。昨天,记者向凉亭派出所求证此事,值班民警查阅了23日的报案信息,并没有相关的记录。记者欲通过他说的好心人核实,但他表示不知道对方联系方式。


“送他治伤他自己跑了”


对此,耿彦青大呼冤枉:“我根本就没有扔。警察说先给他治伤,我就把他送到了附近的一个诊所。他趁我找停车位的时候自己跑了,后来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当时我还到处找了。”


耿彦青表示自己不会回避责任:“是我打的他。现在我们都在等派出所调查结果,我就是想把那辆夏利车找出来,找回我被偷的扣件,挽回损失。只要派出所处理了,该我负的责任我会负的。”


警方将依法办理此案


进展


阿拉乡派出所的吴警官说:“小偷的确非常可恶,但是抓到了也不能打。犯了什么罪,该受什么惩罚,一切都要交给法律来审判。即使赵建光真的偷了东西也不能打他,打人总是不对的。”


昨天,吴警官在病房里建议赵建光先去做伤情鉴定,他说:“我们要根据鉴定结果来处理,也会进一步寻找旁证,调查赵建光有没有偷扣件。”


张佩英担心儿子的医药费问题:“我们没有什么收入,他(赵建光)爸还中风瘫痪了,现在医院叫交20000多块,我们不知道要怎么办。”


吴警官安慰张佩英说:“我们会做耿彦青的工作,看看他能不能先垫付医药费。现在关键的是要把伤治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mtxlc 在第2楼的发言:
看这内容,分不清谁对谁错,但这标题误导人


家里没什么收入,其父还瘫痪在床,请问他去看房子干什么?想买???如果不是想买,没事跑工地上去干什么???


如果要我判断,这个人是小偷!!!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