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权利已经被边缘化 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新华网联合国2月23日电(记者危玮 白洁)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办公室23日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秘书长阿拉比当天发表联合声明,宣布任命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为叙利亚危机联合国与阿盟联合特使。

声明说,根据联合国大会16日通过的有关叙利亚的决议,经过潘基文与阿拉比的密切磋商,决定任命安南为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

声明说,安南将成为联合国秘书长以及阿盟在叙利亚问题上的高级代表,他将就叙利亚问题进行斡旋,以“结束叙国内的暴力和侵犯人权的行为,推动叙利亚危机和平解决”。

声明指出,联合特使将在联合国大会以及阿盟就叙利亚问题通过的有关决议的指导下开展工作,他将与叙利亚国内外的相关对话参与方进行广泛磋商与接触,以期结束叙利亚暴力和人道主义危机,并通过推动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开展全面的政治对话来促进由叙利亚人主导的、包容、和平的政治解决方式,满足叙利亚人民的民主诉求。

联合国大会16日投票通过了一份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决议呼吁联合国任命一位特使,为和平解决叙利亚危机进行斡旋,并通过提供技术和物质援助的方式,为阿盟处理叙利亚危机的努力提供支持。

笔者是刚刚看到联合国和阿盟任命安南为叙利亚危机双料特使的新闻,令人稍感意外。看来越来越被边缘化的联合国也想发挥点作用。

与此同时,由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阿盟的一些国家正在突尼斯召开所谓的“叙利亚之友”会议,这些国家聚集一堂,商讨解决叙利亚危机的问题。目前,会议正在进行,还没有相关方面的消息。估计过一会儿会发个共同声明之类的东西,主要是给叙利亚政府的最后通牒和对反对派的支持。不出意外的话,这次会议就是军事干预叙利亚的集结号。

先是俄罗斯认为“叙利亚之友”会议没有当事国参加有失公允,故不予参加。

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加季洛夫22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俄反对绕开叙利亚当局商讨如何解决叙利亚危机。他称,据俄了解,叙政府没有受邀出席“叙利亚之友”,而该会议24日举行前,部分西方国家和阿拉伯国家还会举行一个小范围的会议“定调”,俄认为,这种做法无法接受。他还要求外部势力停止向叙反对派提供武器。

中国政府接着也表明了对这次会议的态度:也不参加。

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中方对24日在突尼斯举行的“叙利亚之友”会议的目的、作用和机制等尚需作进一步了解和研究,也不了解会议的筹备情况,难以出席此次会议。

洪磊说,中国是叙利亚和阿拉伯人民的朋友,长期以来一直支持阿拉伯人民的正义事业。中方支持一切有助于和平、妥善解决叙问题的努力,愿与有关各方一道为此发挥积极和建设性作用。同时,中方认为国际社会在叙问题上的行动应有助于缓解叙紧张局势,有助于推动政治对话、化解分歧,有助于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这样,就出现了戏剧性的场面:联合国,美欧和部分阿盟国家,中国和俄罗斯形成了三股势力,三驾马车,且都想为解决叙利亚危机做点贡献。接下来戏就好看了。

老实说,联合国在这当口派出前秘书长安南作为特使调解叙利亚危机是我稍感意外的。长期以来,联合国一直被美国和西方国家所把持着,联合国成了这些国家的遮羞布。但自从叙利亚出现危机以来,中俄连续两次否决了联合国有关叙利亚的决议草案。这是有史以来极为罕见的,对于霸道惯了的美欧打击很大。因此,他们就单方面避开联合国另立炉灶要军事干预叙利亚;中俄也不理会美欧,自己也干了起来。

这样,以潘基文为首的联合国权利就被边缘化了。一心想有所作为的潘基文显然也不想就此被边缘化。因此,才有安南的特使任命。不过,我认为:不甘沉寂的潘基文在此很难有所作为,毕竟联合国内大国的斗争已经把联合国给毁于一旦。有时,大菜刀甚至想:联合国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值得一提的是,处在风口浪尖上的阿盟(更像是海合会国家)。阿盟在这场博弈中显得最为尴尬。原以为还像在利比亚时那样,一心紧跟美欧。不想半路杀出中俄这个拦路虎。因此,被动的左右逢源。在这三股力量中,你随时可以看到阿盟的身影。究竟阿盟是支和平的力量还是堕落为美欧的帮凶,一时也难作判断。

联合国,叙利亚之友,中俄抱着不同的目的先后登上了舞台。因此,也不能简单的说是三足鼎立。在这三股力量中,联合国起着调和平衡的力量。美欧和中俄虽有博弈和交易,但针锋相对是显而易见的。中俄主张和平谈判,不支持反对派,也不支持现政府;美欧主张军事手段,支持反对派。中俄温和,美欧强硬。真的顶起牛来,后果难料。所以,如果双方都下不了大的决心,那么,叙利亚危机会被无限期的搁置起来。最终又会象皮球一样被踢回到联合国框架内。

对于叙利亚危机,大菜刀始终认为:不管是通过军事手段解决还是通过和平谈判手段解决,最终都应该由叙利亚人自己决定。现在,看起来都在管,千万别到了最后没人管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