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烂字影响了一个王朝的命运的是谁?

一手烂字是会遗传的


南朝宋武帝刘裕亲手灭掉了偏安一隅的西晋,乱世取天下,虽然名为禅让,凭借的却是南征北战建立的武功。这位马背上的皇帝,字写得实在不咋地。




作为一名武将,字写得不好,倒也没什么——很多人不仅写不好,连认都认不了几个呢。不过,当他的地位一步步升高,就不得不与各种各样的文件的交道,做个批示或者签个名字,都不得不跟文墨打交道。这让刘裕很是头疼,要知道,一手烂字是会被手下那些人,尤其是那些文人看轻的。




心腹刘穆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开始时经常劝刘裕有时间就多练练字。刘裕倒是很听劝,有时间也会专门练练字,无奈事务实在太多,常常想不起来练字。实际上,刘穆之也看出来了,不只是时间的问题,实在是没有那个天分,所以后来他也就不再催促刘裕练字,而是给他出主意说:“这字嘛,如果写不好,那就写大,一个字写上一尺见方那么大也无妨,这样写出来的字在仅仅在气势上就能压住场子。”此后,刘裕写字必大,往往一张字写上六七个字便写满了。




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这样的现象,即子女与自己的父母不仅在外貌上会比较相像,在行为举止尤其是一些下意识的动作上,也会比较相像。写字,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习惯性动作,如果不是刻意勤加练习,下意识的动作就会多一些,所以我们会看到一些做儿女的字体会与父母比较像。




老刘家的人写不好字,是有遗传性的。与刘裕一样,他最小的儿子刘义季也是个无论如何都写不好字的人。在做荆州刺史期间,虽然经常要给做皇帝的哥哥刘义隆写报告,但他从来没有自己亲自写过一个字,都是由手下写好了,自己在最后签个名了事。




烂字影响了王朝命运


字的好坏看起来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事,但在某些情况下,却也会闹出血雨腥风的大事来,甚至成为一个王朝走向灭亡的青萍之末。




文帝的孙子、孝武帝的长子刘子业长得尖嘴猴腮,脖子细长,整个一个“鸟样”。不仅模样奇怪,刘子业字写得也不好。大概字不好是老刘家数代人的心病,看着这个将来要继承皇位的长子在写字上如此不长进,孝武帝刘骏非常着急,经常责备刘子业“书不长进”,不仅如此,刘骏还说:“你不仅写字不见长进,听说你什么都不好好学,性情暴躁怪戾,说你这么多次,怎么就不知道改改呢?你是个榆木脑袋啊?这么顽固!”



这样的话听得多了,刘子业对这个经常指责自己的皇帝爹恨之入骨。在他十六岁那年,皇帝爹驾崩,刘子业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再也不用受制于人了!他知道自己这时候不能有任何欣喜的表现,但要让他脸上挂上悲伤的表情,显然是办不到的。大臣蔡兴宗看到小皇帝“慠然无哀容”,对人叹息道:“国家之祸,恐怕不远了。”




不过,刘子业的兴奋劲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他很快就发现,虽然自己已经成了皇帝,可实际上自己几乎作不了什么主——大事小情都要经过前朝重臣戴法兴的手,戴法兴不点头,什么事都都干不了。刘子业最宠信的阉人华愿儿从宫外带来的消息也让他颇为恼火,华愿儿说:“外边都在说宫里其实有两个皇帝,一个是您,一个是戴法兴,戴法兴是真皇帝,您是假皇帝。”




戴法兴大概从未想过这个年仅16岁的小皇帝会向自己下手,而且下手这么快。当小皇帝在朝堂上发布将他免职的上谕时,他除了接受之外,别无选择。皇帝到底是皇帝,虽然被坊间称为“真皇帝”,但戴法兴毕竟手无兵权,加之专权期间得罪的人不少,没有人可怜他,也没有人帮他。而且,他显然没有认识到,他之所以能够专权是因为皇帝让他坐在那个位置,当他皇帝让他离开的时候,所有的一切也就都烟消云散了。


刘子业将戴法兴免官之后,原本宣称是要将他打发到个边远的州郡去的,但他很快就让人给他送去了一杯毒酒。临死之前,戴法兴将家中所有财物全部藏好,把钥匙交给家人,交待他们好生保管。谁知,小皇帝对他恨之入骨,大有赶尽杀绝之势,在戴法兴被赐死的第二天,他的两个儿子也被杀掉了。不仅如此,他的棺材也被截成了两段,所有财物全被没收。看来,戴法兴至死也不知道自己得罪小皇帝有多深,至死也没明白无论是官职还是钱财,如果得罪了皇帝,一样都不可能保住。




戴法兴之死就是一次杀鸡骇猴的表演,它让所有的大臣都见识了这位少年天子的残暴和君心难测。之后诸臣动则获咎甚至被当庭殴打棰杀,更是让大臣们感受到了“伴君如伴虎”的恐惧。




刘子业登基不久,皇太后病危,想见皇帝一面。刘子业对太后派来的人说:“快死的人身边多鬼魅,太吓人了,我怎么可以去那种地方呢?”太后闻言大怒,大喊:“快拿刀来,把我肚子切开!看看我怎么生了这么个东西!”




爷爷眼睛做的“鬼目粽”


皇太后死后数日,刘子业梦到太后骂他:“你这个东西不仁不孝,长得就没有当皇帝的样子,又如此乖戾暴虐,能当上两天皇帝纯粹是走了狗屎运!你爹在位的时候搞得天怒人怨,虽然儿子挺多,可没有一个有当皇帝的命的。真正能当皇帝的,肯定还是文帝的儿子。”




这个梦让刘子业很是心惊,文帝的儿子就是自己的叔叔,他那些叔叔们,大都居于外郡,个个拥有重兵,都不是善茬,对自己确实都是不小的威胁。于是,刘子业将自己的叔叔们以各种理由召到京城,好生看管起来。


不过,最先忍无可忍要废掉他这个皇帝的不是他的叔叔,而是他的爷爷,文帝的弟弟刘义恭。可惜刘义恭谋事不力,被刘子业探知了消息,于是刘子业亲率羽林军闯入义恭府,出奇不意地杀掉了刘义恭和他的四个儿子。这一次,小皇帝的残暴再一次得以充分体现——他肢解了刘义恭的尸体,剖开他的肚子挑出内脏,然后挖出他的眼睛,拿会宫内用蜂蜜浸泡起来,起了名字,叫作“鬼目粽”。




刘子业接下来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掘坟!掘他那个死去的皇帝爹的坟!儿子掘老爹的坟,小皇帝掘老皇帝的坟,这在历朝历代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啊!大臣们无比震惊,可也没人敢劝,最后还是太史以掘先皇的坟对小皇帝不利为由,劝住了冲动的小皇帝。不过,坟虽然不能掘,但怒气总得找个地方撒吧,于是,小皇帝让人挑了一批大粪,泼在了自己父亲的陵前,又派人掘了自己父亲宠爱的殷贵妃的墓,这才稍微消了消气。




喜欢乱伦的爷俩


这殷贵妃其实也别有故事。据说,她本不姓殷,而姓刘,她也不是外人,而是小皇帝他爹、孝武帝叔叔刘义宣的女儿,也就是说,孝武帝娶了自己的堂妹。孝武帝刘骏在自己登基的第二年,先是以谋反为名将刘义宣赐死,然后将这位堂妹秘密接入后宫,改姓为殷,宠幸异常。大概这位堂妹对这么重品味的堂兄的作为实在难以接受,入宫不久就去世了。刘骏舍不得将他马上安葬,令人做了个抽屉式的棺材,一想这位堂妹了,就去拉开棺材看一眼,直到实在没法再看了,才恋恋不舍地将其安葬。




别管小皇帝多么急切地表示自己对老皇帝的痛恨,从喜欢乱伦上来说,他跟自己重品味的爹还是很像的。他倒是没有像父亲那样也娶个自己的堂妹,而是娶了自己的姑姑。




皇帝后宫嫔妃众多,生的孩子自然就多。宋武帝刘裕有七个儿子,文帝刘义隆有十九个儿子,孝武帝刘骏则有二十八个儿子。刘裕的儿子之所以少,倒不是因为他的生殖能力弱,而是他当皇帝的时候已经五十七岁,当了三年皇帝就驾崩了,之前虽然有妻妾,但毕竟不是皇帝,自然生不了那么多了。再说了,他一生征战,在家的机会也少,不像后世守成之主,呆在京城,混迹后宫,闲来无事,也就只好造人了。




上面说的是儿子数字,如果加上女儿,这数字就更可观了。可惜的是,史书上只记儿子数,不记女儿数,所以我们也就无从得知了。不过,我知道的是,文帝刘义隆除了有十九个儿子,还有至少十个女儿——因为史书上说,刘子业把文帝的第十女新蔡公主纳为了贵嫔夫人,并且改姓为谢。文帝的女儿,那可是刘子业的亲姑姑啊!




最主要的是,他这位姑姑是已经嫁了人的,刘子业把姑姑骗进后宫,杀了个宫女送给姑父,对外宣称新蔡公主死了,大大地办了场丧事以掩人耳目。




公主不能只有一个驸马


刘子业最喜欢干的事是在皇家花园华林园的竹林堂,让一大帮女子裸身相逐,这一爱好跟商纣王倒是很像。有一女子不肯脱衣服,被刘子业手起刀落,当场杀死。结果到了晚上,他就梦到一个女子跑来指着鼻子骂他:“你这个暴君!你也活不了多久啦,明年的大米都别想吃上啦!”刘子业很恼火,按照梦里的印象,从后宫找了个跟梦中人长得很像的女子,亲手杀掉了她。谁知当晚又梦到被杀的女子骂他:“你枉杀了我,我已经到老天爷那里告了状了!你等着瞧吧!”




刘子业的妹妹山阴公主也是位奇女子。有一天,山阴公主对刘子业说:“我跟陛下您虽然男女有别,可都是先帝所生,陛下您后宫有数百佳丽,我却只有一个驸马,这也太不公平了吧!”刘子业倒也善解人意,立刻给山阴公主找了三十个帅哥,跟随左右随时伺候。刘子业大概对这个妹妹的言行很是欣赏,认为找到了知音,也或许他们兄妹之间也有一些说不清的暧昧,反正他不仅给妹妹找了面首,还把山阴公主加爵升为了会稽郡长公主,俸禄同于郡王,出入都有仪仗。此后,刘子业每次外出,公主都会陪在左右。




杀的人多,做的噩梦就多,因此刘子业常常怀疑后宫竹林堂闹鬼。于是请来众多女巫,与山阴公主和后宫佳丽数百人娶在后堂,一起捉鬼。刘子业让侍卫们退下,亲自弯弓射鬼。




射鬼完毕,小皇帝要求奏乐。正在此时,贴身侍卫寿寂之与姜产之持刀闯入,众佳丽吓得尖叫连连,个个抱头鼠窜。刘子业也拔腿就跑,没跑几步就被寿寂之追上了,刘子业指着寿寂之,紧张得只喊出两个“寂”字,便一命呜呼了。




寿寂之的背后,当然少不了指使者。指使者便是湘东王刘彧,正如太后在梦中跟刘子业说的那样,刘彧是文帝之子。




刘子业死后,刘彧入承大统,是为明帝。




此时,离南朝宋灭亡,只有14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