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总料事如神:两条烟搞定一公务员

想说的事搁在心里好些天了,总以为事情太小所以一直没写。但这事就是搁在心头不肯走,所以还是决定化点时间把它写出来。


事儿很简单,说的是某机关要搞一个门面设计,而且确定了设计单位。因为是机关的门面,所以设计单位很重视,让设计人员参考了不少资料,化了好几天时间设计,并最后确定送审。为了表示重视,在送审时又特意派了一位资深设计人员前往,以便在对方询问时,能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但谁都没有想到,这个他们自认为得意的设计,却在一个小公务员那里吃了闭门羹。


那位派去的资深设计人员回来说,在接到那个设计方案时,那个审核方案的小公务员,几乎连看都没有好好看就说不行,接着连眼都没抬说,你们这样的设计单位,怎么设计出这么个东西来?但关于哪里不行,为什么不行,他却一个字不吭。


听着回来的人这么说,那个听汇报的老总明白了。老总对那位送审设计人员说,你再辛苦一下,明天还是你去。听着老总这么说,送审的那人心有点怯。他对老总说,还是换个人去吧,最好是有一个熟悉那人的人去。


老总对那人说,不需要那么复杂吧。然后一边打开抽屉,一边取出一张烟卡(两条烟)说,你不用那么紧张,明天去时把这个带上,而且要这个先拿出去,然后再给设计图纸。设计人员问老总,那要不要拿我们的备案去,这样我才有个说法。听了设计人员这样的说法,老总还是说不必,说就这样去好了。但他关照那位设计人员,明天得在他们上班之前就去候着,因为那时办事的人会少一些,而且交代那个设计人员,办这事时只能是你们两个人在场才行。


事情确实很怪,就按着老总的说法,就同一张设计图纸,就同一个小公务员,那人在稍稍看了一下之后,口气全变了:“行了,没问题了。我们头儿很信任你们,说让我把关就是,你们按图施工吧。”



跟我说这件事的,就是那位资深设计人员,也是我多年的朋友。说完这事后他愤愤说:“NND,就两条烟把他打倒了?”



听完这事后我在想,这不就是社会上一直传说的“吃拿卡要”吗?两条烟确实不值几个钱,但那个小公务员就仅仅值这两条烟?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打倒?于是我想到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八个字来,这个时候我才想到,为什么此事盘在我的心头不走的原因了。


当想着这样的事时,我又想到了“吃拿卡要”有大有小。权力大的当然不会被两条烟所打倒,但那些权力小的,不也得来点“灰色收入”?不就是上行下效?这不应了那句粗话“不搞你妈,你怎么会叫我爹?”


现在的许多贪官怎么来的?有的还不是从小吃、小拿、小卡、小要开始的?时间长了不就成了习以为常?不就成了天经地义?不就成了胃口越来越大?


两条烟打倒一个小公务员的故事虽小,但那不就是一个缩影?那不就是一个近乎悲哀的缩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