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母亲(随笔)

俺搬来这个小区,已经有近两年时间了。当初下决心买这个小区的房子,对比考查了几个地点,就是因为这地段好,环境好,空气清新。自然,价钱也就不便宜。在当时来说,这小区是这小城当中最好的商品住宅区。

从进进出出的豪车和严格的小区保安管理制度上就可以知道它的身价。物业管理费比其它小区高出许多,竟至有时在想:这值得吗?

自从搬进来的第一天起,就见那老太太在搜索小区内的定点垃圾筒。开始,并没有太在意。这样的情景在原来住的地儿见得多了,不以为然、不以为意。

老太太七十多岁的样子,瘦瘦小小的,但精神很好。每天起得很早,在我们出门上班以前,就见老太太来收拾小区内的各个垃圾筒。身边总带着好几个大编织袋,而且总是装得满满的。

住进小区不久,终于发现这有点不正常。因为,见小区保安轰过老太太几回。最初,只是听小区保安很不耐烦地对老太太嚷道:“叫你别来捡了,这里的垃圾有专人管收,你这样翻来翻去的,搞得满地都是垃圾,人家环卫公司已经找我们交涉过好几次了。再这样,人家环卫公司就不来收了,是不是你来管收拾啊?”

老太太低着头,没有应声。看得出来,她感觉很内疚。

这事也没有放在心上。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只是小区保安那粗声大气不经意引起了俺的注意罢了。

只是感觉,老太太挺可怜的。

大概经过这样的三四次遭遇,终于,引起了楼主的注意。楼主倒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但感觉这小区保安,实在是有些无聊,这样三番五次滴轰老太太,犯得着吗?这大把岁数了,好好跟她讲讲,或者直接不让她进小区大门不就得了?

在一天早上上班之前,又遇到了这样的场面。于是,很心平气和地对小保安说:年青人,这样不好吧?这大把岁数了,没必要这样恶声恶气地对她,不让她进来不就得了?犯得着这样吗?

小保安很怪异地看着俺,语调也很怪异,说:不让她进来?她就住这小区啊!10幢二单元顶层的五、六楼层跃式房就是她家的房子!我能不让她进来吗,或者赶她出去?

写这帖子的楼主,确实,真真实实地就愣在那儿了!一点都不夸张!直接就愣那儿了!!!

老太的房子,她的家,居然是这个小区里面最大、最豪华的那种户型?这不是在开玩笑吧?买房的时候记得小区售楼部的小姐说过,这样的房子全小区只有四套,两跃层350平米,光房款(未装修的毛坯房)就140万。如果加上装修,全部得给200万左右吧!

住这样的房子里的人还每天大清早出来捡垃圾?

不会吧,这老太可能是这家的保姆之类的吧,楼主在想,努力地向着“合理”的方向去“想”。

这充满狐疑的眼光自然传递给了小保安。“她就是这家的户主,这是小区物业管理登记时查得清清楚楚的。”小保安很诚实,“不然,咱们早就联系业主来进行处理了,不能象这样天天下去啊,别的业主也有意见,破坏小区的环境卫生。”

写帖的这主儿彻底地迷糊了!

老太太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这时,楼主才仔细地打量起老太来。可以看得出,老太太穿着很体面、很得体,除了一小块带花边的围裙之外,身上其它部位都很干净,确实不象一般捡垃圾的那些个“专业户”们那样脏兮兮地。

还戴着一双看起来无论如何也不象拾垃圾用的羊绒手套!

一时间,大家都僵在那里。确实,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俺就住那房里,是俺的房子,”老太太终于打破僵局,开口说话了。“那是俺儿子、闺女给俺买的房子。”老太太口齿清晰,不象大脑有问题的样子。“那您这是……?”,老太太已经知道了楼主的巨大疑惑,也知道楼主就住这小区,是个好人,并没有什么坏心。“俺就是闲得慌,成天在家没事做,这城里的日子也不太习惯,这不…这不…,找点事做做么?”老太的声音越来越小,象做了什么错事的孩子。

“那,家里没有孙子孙女啊,阿婆,带带孙子孙女也比做这个强吧?这太不卫生了,对您老身体也不好哇!”楼主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唉,家里,就俺一个人。平时儿子、闺女都忙自个的事,一年到头回不了几次家。”老太太忽然显得有些高兴,眼睛发亮地开始说将起来。“俺那儿子、闺女出息!儿子常年在国外工作,儿媳妇也跟着去,孙子大了,也在国外读书。”“闺女在什么公司做‘高管’,什么总监,一年见不到几面。孙女还小,居到什么学校去上学,不用俺管。”看得出来,老太太说到自个的孩子,虽然说不太清楚具体工作上的事儿,但她,很满足、很自豪。

“俺原来住乡下,俺那儿说,老家太远,去一趟不方便,还是在城里买套房吧,那样回来看俺,方便些。”“本来俺真不想来,转念一想吧,俺那儿和闺女,真要回来看俺了,就马上可以见得到,这不就来这儿住了。”

“只是真不习惯这城里的日子,没啥事可干。不象乡下,俺还可以喂喂鸡、养养猪、种点菜啥的,日子也过得快。”“这不,看你们城里人丢的东西,好多都还可以用啊,这废纸、饮料瓶啥的,小区大门外的那小哥说啦,可以捡了买给他。”楼主知道,老太太说的是那帮“拾荒专业户”们,他们,是进不来小区的。

“俺不是缺钱花,真的。儿子、闺女给的钱,俺都不知道该怎么花,也没地儿去花。”“俺只是想啊,找点事做做,不然真闲得慌。也没个伴什么的,老伴去了十年了……”

老太太一口气说了这一大通话,中间几乎就没有停顿,老太,应该是一个健谈的老人。可能吧,很久,已经很久,没人听她说这么多话了……

那次“长谈”过后,每天清晨,再也没听到小区保安的嚷嚷声了。

老太太,同样还是一打早来捡她的垃圾。只是,随身还带了一小扫帚小箕子,把弄散的垃圾清扫干净,然后把筒盖认真的盖好,不让异味飘散。特别下雨天,经常看到老太太颠吧颠吧跑来把打开的垃圾筒盖好……

直到今天,又见老太太。突然发觉,老太太已经明显的老了下去。脸上的皱纹更深更密、瘦小的身躯也更加佝偻,挪着碎步,艰难地走向那对她来说,越来越高的垃圾筒。

这个周末,必须回去,看看自己的母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2/2/28 21:41:26 被zhuminjie00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