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三锅,生死之谜.....(转载)

最近看了一篇帖子,写的不错,跟陈经大大有的一比,好文大家共欣赏(以下转载)

印度的半死不活已经成了定局,百年之内不可能改变,要说改变,可能只会越混越惨。

别看这个国家的增长数字漂亮,其实都是浮萍,真正能改善下层的其实还是工业,能让十亿人口就业的也还是工业。

而印度是不可能进行工业化的,首先是政体,民主政体以及恐怖的腐败程度让它们不可能进行基建的改造,在电力不足,交通设施得不到改善的情况之下,印度要想进入工业化绝不可能。

其次是教育,这个和印度的社会也有很大的关系,这个国家的教育水平仍然过于滞后。

最重要的是能源,在中国未进入大规模工业化之前,世界上的油价是非常便宜的,等到中国参与其中时,由于对石油的巨大消耗,使得整个国际油价不断的攀升,中国要再往前进都已经是非常的艰难了,不过中国唯一的优势就在于手上仍有上万亿美元,有了这些,虽然艰难,但仍还有机会,资源虽然是个大问题,可是同时也并非不能解决。

预期来说,油价仍然会不断的攀升,因为中国在国际上进口的石油已经越来越多。

至于印度,在它发展的初期,譬如还在造纺织品的阶段,能够承受如此高的油价吗?中国已经以船舶、机电为主了,尚且勉强维持利润,可是印度靠最初级的工业品能够在资源价格的顶峰阶段保持住利润,恐怕这非常难,难于上青天,想像一下,当国际油价涨到了三百美金一桶时,印度造一辈子衣服裤子鞋子,恐怕也不够填买油这个窟窿吧,除此之外,还有铁矿石,铜矿等等。

所以我一直说中国是末班车,印度错过了最后的机会,国际形势已经不容许它再进行工业化了。

最后一点,就是关于工业分工问题,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工业是从初级走向中级的,大多数国家的道路:卖资源——初级工业制造,譬如纺织——中级工业制造,譬如机电、船舶——到高级。

如日本,当它完成了中级工业制造,那么纺织等产业必然会转移到其他国,如后来的四小龙,等到四小龙进入中级阶段,自然而然的将它们抛给了四小虎。

不过中国却不同,中国最大的特点就在于人口太多,当国家进入中级工业制造时,低级的密集型产业仍然保持着优势,其实这一块利润已经不大了,但是保留他们,能够解决就业问题。

那么,印度凭什么和中国成熟的制造体系竞争?

所以我认为印度只有三条道路,首先是崩溃,整个社会体系的崩溃,最后分裂。

其次是继续快速的增长,只不过这个增长和十亿印度人无关,他们仍然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一群人,而一亿中产阶级步入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成为较有影响力的大国存在。

最后一条路是毛派掌权,当然,毛派要掌权恐怕并不容易,一旦他们掌握了印度,恐怕中修联合美帝干涉也迫在眉睫了,他们的处境仍然十分困难。

满清统治下莫非中国人吃的苦少?还是忍耐力不够?我敢说,那个时候的中国人吃苦耐劳的精神绝对比现在的中国人要高得多。

黄金十年,除了十里洋场的买办和军阀的代理人之外,莫非其余的中国人都在搓麻将?可是结果如何,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也需要看场合,在那个时代,耕耘换来的东西毫无意义。

现在的人一谈到问题,就推到政府头上,有人杀人怪政府,是体制问题,有人跳楼也怪政府,是倒行逆施的结果。怎么一有了点成绩,立即就是全体中国人吃苦耐劳的结果了,绝口不提政府招商引资(虽然有些盲目),也绝口不提人家埋头基建。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懒人,河里现在种族主义者太多,什么黑人懒,印度人懒,真的是懒吗?我看未必,当一个人处于绝望,知道再如何勤奋也找不到工作的时候,恐怕大多数人也勤快不起来。而当有的人看到了生活的希望,知道工作能够给自己带来改善的时候,你就是不需要监工的鞭子,他们也会勤奋的工作。

人性都有两面,懒惰本来就是人的天性,世界上哪里有生下来就勤快的人?但是如果我是印度人或是非洲人,如果我没有生在一个好的家庭,不能供养我去读一所好的学校,大字不识,又很难寻找到工作,恐怕我也只能懒下去。原因只是因为没有动力,没有改善的动力而已,你看现在的欧洲人也很懒,一个星期工作四十个小时都在天天的抱怨,可是他们的祖先为什么勤快?莫非是遗传基因发生了突变?

不是的,是因为社会的僵化,不管是印度的社会还是老欧洲,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各阶层的固定,在欧洲,再如何努力,大多数人的阶层已经固化,不管如何奋斗,也很难挤入新的阶层,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大多数人都安于现状,不愿意再多付出努力。

印度的阶级固化就更有意思了,除了种姓之外,还有就业问题,一个贱民出身的人,不管他如何努力,他也很难混入一亿中产阶级大军的一员,而一名中产阶级继续转载(二)

再将视角转到美国的大亨时代,在那个时候,谁都有可能一夜暴富,今天你或许还默默无闻,明天或许就不同凡响,你是一个工人,可是当你掌握了一定的技术之后,存到了一点资金,就可以自己设一个小型工厂,招募人手去创造更多的财富。那个时候的美国人是有多么勤奋恐怕就不必再多说了,看看他们的钢铁产量,看看铁路的建造,还有公路、城市的建设就知道。

中国的情况和那个时候的美国十分相似,同样是阶层还未固化,就譬如我一个朋友,刚毕业一年出去跑业务,只短短一年时间,就凑了一笔钱去开了家工厂(纸箱厂),很奇怪吧,为什么?因为他有了客户,有了订单。

订单是怎么来的?这个不必多说,勤奋的人跑到了单子,一个月的奖金加提成就有两三万,但是如果偷懒的人,可能只能吃八百块钱的底薪,这就是差别,同样一个工作,收入的差距自然而然的令人眼红,我想,单论跑业务这一行,除了一些不求上进的人,在这种环境之下谁都会勤奋起来,努力跑几年,之后就开一个工厂,买房买车。有了这个目标,不需要任何人监督,每个人都是不知疲倦的超人。

除此之外,这样的人在各行各业都有很多,我同学的爸爸,下岗工人,十几年前家里连米都吃不上,要到岳丈那里去借,后来狠了狠心开了个小店,专门卖装修材料(油漆之类),当时为了省钱,每天早上三点起床,挑着扁担去四十里外的市里进货,想想看,一个人挑着上百斤重的货来回走六十多里路是什么概念。

现在人家店铺有七八间,在一个地级市里还有分店,当然,以前是卖那种装修用的绿漆,现在主要是卖瓷砖、灯具了。

但是,你有没有分析出他们为什么会如此勤奋吗?他们可没有人监督,完全是靠自己的自觉,原因除了有改善生活的欲望之外,他们还相信,在这个社会,只要自己付出努力,付出劳动,生活就能改善,只有有了这两个因素,人才会不自觉的勤快起来。

其实根本不必举太多例子,现在社会上的商人和官员,恐怕大多数前身都是泥腿子,不管他们是否做了什么缺德的事,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是通过了努力而使自己的地位上升的,他们坚信能够改变从而付出了努力最后得以成功。

这就是勤劳的来源,而绝不是什么人种问题,我敢在这里夸下海口,只要印度的巨富们不是血脉相承,只要印度的政府给予底层改变的渠道,印度人会比中国人要勤快的多。

再打个比方,西班牙人、葡萄牙人扬帆出海,去为了财富寻找新大陆的时候,他们可曾懒吗?相信我,他们是当时最勤快的一群人,他们为了希望,可以去忍受风浪和寂寞,勇敢的向未知的世界开拓。

可是为什么当西班牙人得到了财富之后,财富却流向了英国呢?为什么英国疯狂的制造纺织品呢?不用说,这些纺织品都是供富裕起来的西班牙人消费的,当时的情况是,西班牙人得到了他们的财富,他们已经不再有雄心去开拓了,再加上当时社会阶层的固化,冒险已经成为了过去时,结果是,英国人勤快起来,非常非常的勤快,比现在的中国人要勤快十倍百倍,他们可以忍受最恶劣的生产环境,可以忍受最粗劣的食物,去为西班牙老爷们的享受而付出劳动。

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看西班牙人和英国人,恐怕无论如何也和勤快不沾一点边吧,河里有谁认为西班牙人勤快的站出来,有谁认为英国人比中国人勤快的也站出来,除了特例之外。

所以,请不要用种族主义的偏激观点去形容一个民族,他们也曾伟大过,他们也曾创造过文明,轻视他们,就等于是轻视我们自己,轻视我们自己的祖先。他们只不过是在这个时代不太得志而已。,不管再怎样勤奋,也很难与那些寡头们比肩。试问,在这种向上通道闭塞的情况之下谁能勤快的起来?我再怎么努力也是个掏粪工,再怎么勤奋也还是为主人做饭的厨子,我为什么要勤快?

本文内容于 2012/2/28 19:08:01 被无视天下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转载(三)

无数个事例可以证明,任何民族的天性就是懒惰,唯一的区别就在于社会是否能够激发而已。


拿破仑时期,有一个定论,就是德意志民族封闭且懒惰,几乎是各国轻视的对象,结果如何?在五六十年后,谁敢说德意志人懒惰?谁敢说他们不够勤奋,结果是整个欧洲都懒惰下来,而德意志人却是整个欧洲最勤奋的一个族群,他们一夜之间缔造了最强大的工业能力,铁路的建设是法国的数倍,到了德法战争时期,德国人由于利用工业的力量,用铁路迅速的集结军队,法国人还没有完全集结,就被德国人击溃。之后的闪电战,其实说穿了,还是工业力的体现。这些东西,很多都是普鲁士德国时期打下的底子。


一个公认的懒惰民族为什么会爆发出如此大的能量呢?首先,是教育的普及,受过教育的人往往更有进取心。其次,是大变革的驱策,德国人迎来了几百年未有的变革,工业的出现将原先的小农经济彻底的击溃,大多数人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向上的通道霍然张开,每一个人都可以凭借工业的力量来改变自己的生活。


最后,是拜金主义的盛行将一切的道德廉耻击垮,许多人会说,道德廉耻岂不是人的优点,难道击垮了才能工业化吗?现实告诉你,工业化的开始就是道德紊乱的时代,从威尼斯人开始,到后来的英国人、美国人、德国人都曾经历过这个时期,拜金主义取代了一切道德,为了金钱,屠杀殖民地的土人,贩卖黑奴、鸦片,践踏世间任何法律都在所不惜,翻开各国工业化的历史,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一个共同点——血腥。


而发展到了一定的阶段,工业人口的生活条件改善,最后道德开始回归,看看七国集团,这个世界上主要的工业国,几乎都可以看到这个特点


言归正传,印度人并不是懒惰,或者说他们本身是懒惰,但是没有得到激发,一个印度的贱民,从出生开始他就知道不管如何的努力,也绝不可能改变自己的种姓,更不可能因为努力而改善自己的生活的时候,懒惰是他处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武器,因为他别无选择。


一个掏粪的种姓,不管他如何努力的掏粪,他也永远是个掏粪工,永远被人轻视,那么他有什么理由勤快起来呢?既然印度的精英缔造了这样的社会,除非他们有足够的鞭子,去时刻监视着底层毫无希望的人勤快起来。问题是,印度的官僚体系也是世界上最懒惰的一群人,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个理论不但可以套在下层,就连官僚阶层也是如此,注意去看印度的阶层结构,上至总统、总理,你们都B转载(四)

所以我认为,印度在上世纪错过的时机主要还并不是能源和其它原材料的廉价时代,这个说不定是会时来运转的,再说只要咬紧牙关,日本、四小龙和中国的经验证明,高油价并不是追赶先发国家路上不可逾越的障碍。


印度错过的是适合革命的时机,是包括大批出身贵族、精英阶级的子弟也自觉自愿的背叛自己的阶级,投身建设新社会的理想的世界大势。但现在,苏联已经瓦解,理想已经退潮,当年为下层人民奋斗的人物都被贴上了暴君、傻瓜之类的标签。原来的镇压者却被找回来供为偶像。政治正确已经完全翻转,或者说恢复了历史的常态。


既然看到了牺牲被说成是愚蠢,革命被斥为是破坏,为别人献身奋斗不但没有现实的利益,甚至还会在死后被自己努力想要帮助的人遗忘、抛弃甚至唾骂,被主流史书宣布为贼寇,那还会剩下多少人愿意坚持为了最大多数大众的真正利益为战?于是,灰心意冷的去经营小家了。现在这世界,虽然有各种不平衡甚至危机,但资本的统治从来没有这么巩固过,印度的反体制力量在其中更加是微不足道。


花钱花在哪里?修路,高铁,电力、水利,这些不需要?没有这些,你凭什么去工业化,凭什么进入现代化?花钱在这上面再怎么样也比直接补贴给富人来的实在吧。


什么是发展中国家?什么都是扯淡,发展中国家最重要的一个职能就是再投资,改善基础设施,更好的为商业化、工业化服务,沿海是发展起来了,内陆呢?内陆该死?要连接内陆,铁路、公路、还有必要的电力需不需要大规模的投入?


很多人现在是只看人吃肉没看人挨饿,现在看到欧洲和美国多发达生活水平多好,一个个眼红耳赤,可曾想到两百年前的欧洲人登上条件极差的商船以超高的死亡率去追寻香料的痛苦?可曾想到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的痛苦?可曾想到美国牛仔去鸟不拉屎的地方淘金的执着?


当然,你现在看到的是淘金和工业革命的浪漫,我现在把你发配到工厂去一天做十几个小时工赚的钱勉强够自己吃饭去看看,或者把你发配到西部去待上几个月如何?


大量的基础设施投入这叫发展中国家,那些赚了钱就分掉的国家叫不发展国家,没有这些年不断的花钱,不断的投入,你还想工业化?你没有铁路运输货物,没有足够的电力匹配,没有农业的保障你还奢谈什么勤劳、生产率高,你就是再勤劳,也不过是第二个满清王朝罢了。清朝的时候你敢说哪个人吃的苦少?吃的苦绝对比你这种坐而论道的人要多的多,结果如何?那里山清水秀,风景宜人你愿意不愿意回去?


日本明治维新被人称颂,可谁曾想过明治维新时期每年日本爆发数十场农民起义?知道为什么吗?日本这样坚韧的民族都受不了这种压力,欧洲工业大发展的时期为什么共产主义流行?你以为人家吃饱了没事?说的再明白一点,你怪东怨西不如怨自己的祖宗,为什么别人的祖宗给他们留下的是铁路、公路以及技术的积累,你的祖宗留下的却是满目疮痍和战火。


抱歉,话说的难听了一点,有点愤世嫉俗,大家当笑话看看。我个人的观点是作为后进国家,想贪图享受,想不用干活就能过好日子都是妄想。至于什么污染留给自己的话就少说一些,谁在大发展时期都有污染,伦敦以前为什么叫雾都?美国在二战时河流是清澈的还是腐臭的?

转载(八)

没有这些基础,任何所谓的改善都是个空话,你发给山区的农民再多的钱,他们也有花光的一天,政府如果是这样做的,那么我反而会站出来,反对这个国家,对这个国家不抱希望,政府的职能应该是将公路修到他们的山村去,将铁路修到他们的县城去,吸引投资,吸引资本,给他们设立基础的学校,让他们能够学到知识,用自己的双手去改变他们的生活。


就算是列宁时期公平的社会主义,面包和黄油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苏联的崛起,是伴随着无数人在西伯利亚的冷风之中,是莫斯科的寒冬之下,是田野里无数的农民用自己的双手缔造而来。


现在那些高呼要民主的蠢货们就如五十年那些高呼共产主义的理想主义者们一样,都以为只要民主和共产主义降临,一切都顺利了,他们理应和苏联人、美国人享受着同样的生活。


其实这群人不知道,一切建立在贫困之上的主义其实都是空中楼阁,一切美好的愿望强加在贫困之上,带来的或许只是更加贫困而已。


所以,请JY们还是静下心来吧,在这个大时代里,每个人都在为自己更好的生活而吃苦,美好的事物天上永远不会掉下来。


实际JY这样想法的人完全掌握了权利,情况恐怕要更加糟吧,世界上从来不存在空想主义,更不是几个制度就能解决问题的。


王莽改制,若是按他的理论,新朝将会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完美的帝国,结果如何?结果烽火四起,农民们宁愿去要刘家的贵族统治,宁愿受汉家的盘剥。


…………………………………………


请去看看王莽的改制内容:“他针对土地和奴婢问题,下令将全国土地改称“王田”,奴婢改称“私属”,“皆不得买卖”,并且规定了重新分配土地的办法。一夫一妇授田100亩,一家男丁不满8口而占田超过一井(900亩)者,将多余的田地分给九族邻里乡党。没有土地者可按标准分给土地。又针对豪强富商囤积居奇和高利贷盘剥,下令实行“五均六管”。


在首都长安和洛阳、临淄、邯郸、宛、成都等市设立五均官,负责管理市场、平抑物价和征收工商税。由国家向人民无息或低息贷款,官营盐、铁、酒、铸钱和征收山川税,借以控制和垄断工商业,增加税收。”等等不一一列出。


…………………………………………


在两千年前,这个制度够理想的吧?结果如何?


所以,还是少一点空想吧,这个世界还没有到打倒一切精英或者既得利益阶层人们就可以分工合作的地步,理想可以作为目标,但是绝不能拿来做为使用的手段。


JY真的认为这种牺牲是为了国家?英国人现在处境如何?美国人如何?他们现在享受的,不正是祖辈的牺牲?


他们的祖辈是为了国家,说的不好听点,JY牺牲了什么?真正作出了什么贡献?又有谁对不起你了?莫非你家房子被拆没给补偿费?那我只能说你家房子绝对是非法建筑,亦或是你作出什么突出贡献?


你和国家是相互的,国家收了你那点可怜的税金,可为你铺设了公路、铁路让你的交通更便利?是否养了一支军队以保障你不受侵略?是否为你的小区拉上电力让你享受电器?是否建立了学校让你的孩子有去读书的地方?


国家没有对不起你,说的不好听点,你现在上网,知道每年架设地下电缆是一米多少钱?你现在用的电脑难道不是国家大力发展工业的产品,如果没有这些,相信我,你要购买电脑的话绝对不是一个月工资的问题,或许你一年的收入都不够购买一台。


那么请问,你牺牲了什么?你牺牲了环境?对不起,国家是一个整体,是由各个阶层组成的,国家不是你一个人的保姆,他需要考虑的是大多数人的利益,而明显的是,在中国,需要就业,需要工作,需要改善的人明显属于多数,那么,凭什么国家为了你一个人而去牺牲掉成千上万人的利益,你这太自我中心了吧。


没谁欠你的,如果你认为你不该缴税,大不了和国家商量一下,把你家里的电缆、电线拆掉,大不了不要使用公路、铁路,大不了不要享受医保和九年义务教育,宣称自己不受法律保护,你和国家就两不相欠了,这样岂不是大家都省事?


其实说句实在话,JY连牺牲都没有,反倒在享受着国家基础设施带来的便利,却还奢谈牺牲,实在不行,太平洋没有加盖,游过去,到了美国,或者你的理想地,你就不必牺牲了,当然,前提是如果你不给美国政府缴税,不付出这个牺牲的话,恐怕美国的专政机关有你好看。 转载(八)

制造业是一个国家的基础,都转移出去,可能有一时的长处,但却是一种永远的伤害,美国,日本就是这样落败的


电脑、手机这些东西在推广之初确实不是为中国人准备的,按照西方的规则,这些本应该属于上万RMB的高档物品而已。看看以前的大哥大就知道,只不过被中国人玩砸了而已,山寨太多,结果疯狂降价,这难道不是大规模工业化的结果?几年前,液晶刚刚出来的时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一个大商场打出招牌,某某24寸液晶促销,最低价9999元。结果就在几天前,已经有报价3000元的了。


至于JY说什么泥腿子早晚有一天不傻,还是希望你去印度宣传一下,那里的泥腿子已经傻了,这么环保的社会,免费医疗、免费读书的国家,如此爱民的政府,居然有毛主义跑出来要打倒,可恨,实在可恨。


在很多时候,工作机会高于一切,正如JY反复的念什么工人下岗的问题一样,你也知道那个时候下岗产生的是什么样的灾难,现在却抱怨什么污染,抱怨什么国家大兴土木,没有污染,没有大兴土木,你凭什么让这些人上岗?莫非你认为政府的职责是变戏法吗?好了,真的不想讨论太多,不大兴土木了,如何让内陆与沿海分享工业化果实,如何将工厂迁到内陆去,没有污染,你凭什么发展工业,没有工业,中国的处境恐怕比你反复炒作的下岗还要更惨,那个时候还只是几千万人下岗,现在是上亿人失去工作。


事实上,我一直搞不懂JY的逻辑,我佩服左派,左代表公平,代表社会的进步,代表大多数劳工阶层,如果你要争取工人的福利,大可站出来,我会支持你,因为我本身也是左派,我的书柜里马克思、毛泽东的选集不比你少,我曾研究过苏联主义,曾研究过苏联的社会,甚至很多同学和朋友说文化大革命坏话的时候,我还和他们进行辩论,曾找出毛在三反时期和文革时期的各种讲话来做论据。(事实上许多讲话是很不容易找到的,关于这一点应该清楚,国内删了不少。)


但是,左并不代表一切,不能因为要公平,就连带着大兴土木也一起喷上,不能因为现在的政府做过一些违背工人利益的事就否定它的一切,正如你口中不屑一顾的大兴土木工程。


我来给大家算笔帐吧,大兴土木是否对农民工有益,首先,大兴土木本身需要不需要工人参与?于是,数十万上百万的农民工有了工作,这对不对?其次,大兴土木需要不需要钢铁,那么在钢铁工厂工作的工人是否也得到了好处呢?

再其次,大兴土木之后,那些没有联通道路的农村,没有手机信号的边陲,没有铁路的县城,这些生活在贫困地区的人会不会受益?


明明这是关乎民生的工程,怎么到了JY这嘴里,就成了盘剥人的工具,这又和购买高档奢侈品又有什么关系?莫非因为有人购买高档奢侈品,所以国家就不该大兴土木,让贫困的地区更加贫困?莫非因为社会不公,国家就不应该提供就业机会,让那些农民工全部失业,再来一次大规模的下岗?只不过上一次的下岗是行政的错误,而这一次的下岗是市场的作用而已。不能容忍九十年代的下岗的人,为何就希望现在的农民工全部下岗呢?


其实JY的言行很像美国汽车工厂的工会,因为得不到满足,所以一定要破罐子破摔,所以宁愿把现在的东西砸个稀巴烂,大家统统失业才好,结果是福利不一定能争取到,现有的利益却全部砸了。转载(九)

网络有种观点,要增加工资,嗖一下就能上去?那么日本明治维新明治天皇和他的内阁为什么不给日本的工人加工资,为什么不免除农民沉重的农业税?只是一道政令就行了吗?


如果可以,恐怕秦二世丢江山是最冤枉的,崇祯皇帝也是最冤枉的,一道命令下去,人人住大房子,人人满汉全席,看谁反?


最简单的问题,钱从哪里来?每年数千上万亿的基建资金里扣?还是从军费里去扣,有一种办法在河里比较流行,向资本家收重税,问题是,在这个以投资为主的大发展时期,向资本收重税就意味着大量的资本逃离,资本是无国界的,当他们发现这里没有利润甚至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时,他们摇身一变,就可以成为美国公民或者英国公民,仍旧歌舞升平,依然莺歌燕舞,最后反而是得不偿失,中国既然已经走上了资本这条道路,再想回头已经很难了,硬着头皮也得沿着美国的方向走下去,这也是中国最后一次机会,错过了这一次,资本大逃离,工厂全部转移到嗷嗷待哺的那些国家,莫非大家以为还会回来?


至于什么遍地火山,民怨沸腾,相比于大萧条时期的共产主义和纳粹主义流行的美国,相比于明治时期的日本,相比于圈地运动和世界工厂时期的英国,相比于大革命时期的法国,相比于一切曾经的老牌发达国家时期的大发展时期,这一点群体事件我只能说不值一提。


日本作为后发国家,还好没有走楼上的道路,日本的大发展就是伴随着对外残酷竞争而脱颖而出的,一个甲午战争,把明治时期的疯狂压榨和官僚的无限腐败全部扫了一干二净,而随后的日俄战争,正式令日本国内的反抗情绪土崩瓦解,甲午战争之前的明治政府从哪里拿钱出来减轻国内的负担?除非放弃这条道路,可是一旦放弃,今日的日本还是这个日本吗?


至于民工荒的问题,难道不是好事?市场无非就是一根杠杆而已,在从前,是工厂少而民工多,在这种条件下,要资本自觉的提高民工的收入十分困难,而一纸政令是绝不可能解决问题的,一旦工厂需要民工了,为了吸引民工,增加收入是必须的。


中国是个复杂的社会,如果在印度,如果出现民工荒,或许这个问题无解,因为印度人没有退路,他们要嘛到乡下去接受地主的压榨,要嘛只能在工厂接受资方发放的工资。


而对于中国来说,农民工还有退路,在免除农业税,进行农业补贴的情况之下,农民一旦对城市里的薪金不如意,大可回乡去,这就让资方不得不迫于这种压力蘀转载(十)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问题是靠发钱来解决的,不要吃苦,不要忍耐,那么英国人不是靠忍耐进行的工业革命?马克思在英国与瑞典残酷的工业竞争描述莫非已经忘了?羊吃人的时候莫非忘记了?为什么英国人能忍,中国人不能忍?


日本人的吃苦忍耐难道也忘记了,当时的日本工人工资只是清朝的三分之二,从事的却比满清统治下更残酷的体力劳动,莫非日本人不能忍?


德国人难道不是忍过来的?容克地主们的发展资金从哪里来?凭什么在建立强大陆军的同时疯狂积累工业化果实?天上会掉下来?还是威廉皇帝一纸政令,悲天怜悯的说,我坐在了火山口上,求上帝给我的人民每人送一套大房子,人人奶牛面包牛排好不好?再求上帝给我的军队装备最好的火枪,如果可能再掉下几万门大炮好不好?普鲁士的统一就是用德国人的血汗和忍耐开创的,德国的工业崛起就是德国人牺牲了环境,牺牲了整整两代人换来的。


还科技进步和人的升级,怎么个升级法?求上帝改造吗?上帝可不会这个。科技需要积累,不是你说升级就升级,人的升级不但需要积累,更需要工业化的发展,工业化才需要大量的技工和人才,而且是吃苦忍耐的人才,别的国家不愿意做的事,你要去做,别的国家不愿意要的利润,你捡起来,你养的不是几百万人,不是像新加坡人一样发展一个港口搞下旅游就能养活,也不是台湾人,搞一个电子弄点方便面就能让所有人有饭吃,不是沙特人坐在石油上卖卖油就可以,甚至你连俄罗斯人不如,俄罗斯的祖上给他们留下了数不尽的资源,再不济大不了把这些卖掉也能吃个几百年。


中国大发展的道路,必然会比所有国家都要艰辛,因为你养活的不是几十万,不是几百万人,是十几亿,知道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就算是全球第一造船大国,你也养不活人,意味着你生产所有的衣服还是不够,意味着全世界的电子在你这里生产也不能保证充分就业,意味着你弄个高铁、打飞机就能一跃成为发达国家,你还必须继续从事纺织,必须大量的劳工进入所有别人不愿去的领域。


单靠人升级,技术要升级就可以了吗?就算中国十三亿人全部成为了IT人士,这也只意味着IT业会变成民工而已,就算十三亿人全部去造飞机,这也只是意味着造飞机的工人薪水可能连一千都没有而已。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因为一个国家的稳定不依赖于所谓的薪金,而是充分的就业,像印度那样,几千万在软件公司工作的印度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