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有一位著名的战地记者M&G.BLsons说:古今往来,人类历史上最彪悍最有勇气最值得依靠的军队从客观上来说,应该首推二战德国希特勒麾下的纳粹党卫军。

抛开政治立场与信仰的正邪之分,确实,二战德国希特勒麾下的纳粹党卫军的成员是真正的军人,说的更准确,是真正的男人。他们中的每位成员都赋有义、理、志、忠信与服从,责任感、使命感与荣耀感随时在他们的血液中澎湃,对领袖忠诚,对同袍爱护,对家人惦念,对爱人牵挂,对自己要求近乎完美与苛刻,始终坚定自己的信仰与做人的准则,把责任与荣耀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绝不背叛与妥协,也绝不原谅他人与自己或会犯下的错误,他们始终坚信:男人的一生就是为了履行诺言、捍卫信仰、忠于责任而存在。

正因为如此,在二战中,被誉为“红场魔鬼”“莫斯科之魂”的苏联第9集团军(朱可夫率领)第21军在战后回忆,曾经最让该军胆寒的就是通过望远镜看见德军阵地上出现党卫军的制服。

德军的素质 说一个知名度较高的,阿拉曼战役后,德军开始处于绝对劣势,隆美尔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和为将来反攻保存实力决定进行千里大撤退,但是德军在撤退过程中不仅丝毫不乱,而且把有限的汽车让给了意大利人,要知道在整个非洲战役过程中,意大利人从来没有起到过积极作用,反而常常连累德军,但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德军没有抛弃意大利人让他们先撤退了,而德军在之后的撤退中并没有像有些人描述的那样是溃退,那都是胜利者诬蔑德军的。尤其是当隆美尔撤退时,握有压倒性优势的蒙哥马利不敢进行追击,原因是他害怕隆美尔的88毫米炮(隆美尔运用88毫米炮痛击冒进之敌是出了名的),他知道如果追击隆美尔很可能遭受很大损失,这一方面反映了隆美尔的威慑力,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德军虽然在撤退,但是丝毫没有混乱。

再举一个例子

一只纳粹部队被苏联军队火力压制在一河堤后面,头顶是一片被子弹打出的土雾,一个年轻的纳粹战士正在冲出河堤掩体,目光异常坚定.他是一个纯正的日尔曼人.他的目标是前方苏军碉堡.但是他失败了. 他给中尉留下了一份遗书:

告诉元首我已经努力;

告诉父亲我依然爱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