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果敢同盟军纪行

果敢,一块鲜为国人知晓的缅北之地。2009年“8.8" 事件的枪炮声让我知道了这个华人自治区,了解到这个华夏遗族群体数百年在此一直不屈地抗争着,顽强地生存着.......我的思绪飞越了时空,依稀间置身于明末永历帝及其将士们反抗满族侵略的金戈铁马年代,呐喊、厮杀、鲜血、眼泪、叹息.......,我的视眼模糊了。从此,果敢成了我内心的情愫,两年多来,我一直关注他,祝福他,无数次祈祷同盟军能够重新光复家园,带领果敢人民摆脱欺凌与苦难,让我们这些命运多桀的果敢同胞们过上幸福安宁的生活。

一直想为同盟军做些什么,以尽到一份同胞之谊。只是,不知道同盟军飘零在何方?我该到何处去找他们?只能默默关注有关果敢的消息,在网站写一些支持同盟军的文章,期待上苍传达我的心意,给同盟军带去一份同胞的关爱和正义的力量。

数月前,终于联系到了同盟军,知道了同盟军的下落和处境,即刻便准备动身去看看他们。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种种琐事缠身,数次想动身前去,却每每搁置了。春节前,打定了主意,节后无任如何一定要去看看同盟军。于是,过完了元宵节,在一个雪花纷飞的日子,动身出发了。

飞至云南,行车许久,穿越了国境,在山的那边,同盟军方面已经安排人迎接我了。两个战士一见到我,立刻热情地迎上来,接过我手中的行李放到车上,驱车带我到了一处地方先行安置下来。

稍事休息,之前一直网上联络的老兄来了,同行的还有一位同盟军干部(保密起见,隐其名姓)。因我初来乍到,对果敢现况还只是停留在新闻报道中,便急切地向他们了解求证。根据他们的介绍,我进一步加深了对果敢现况的了解。归纳起来:

果敢经济比“8.8" 事件前大大退步,昔日繁华的老街目前一片萧条; 老缅出尔反尔,当初承诺赶走彭家声后果敢自治依旧,白所成那时信以为真,但现在老缅派出120名干部分插到政府各个部门,白所成权力已被架空,凡事要经缅族秘书长向缅政府请示,彻底沦为傀儡;老缅士兵胡作非为,缅人大批迁入果敢,果敢学校实施缅文教育取代中文教育;果敢人民敢怒不敢言,大家都盼望同盟军光复果敢, 把老缅驱逐出去。 Y兄重点强调了老缅的几方面恶劣行为:除了抢劫勒索,不要脸、没有信用,更可恶的是习惯搞栽赃陷害。

第二天,我见到了同盟军总司令彭德仁。相见之后,果如他人所言,彭德仁是一个非常仁厚正义的人。对于中国过来支持果敢同盟军的同志,彭德仁总会亲自登门拜访,热情接待,以表感谢之意。他谦逊包容,兼听礼贤,故被同盟军将士们奉为民族光复的一面大旗。大家在其带领下,忍受种种艰辛,为了民族解放的正义事业进行顽强不屈的抗争。

彭德仁是热爱中国的,他说“我们的事业主要就是要依靠中国政府和广大华人的支持,寄希望于别国是不行的。”

彭德仁是热爱和平的,他说“我们希望以和平的方式来光复果敢,但前提是中国政府能够出面调解我们与缅甸政府之间的和谈。这样的和谈,才有公信力。不然,缅政府的信用是靠不住的。”

彭德仁是仁厚的,他说“我们果敢人民内部要避免内耗,即便对于白所成这样的人,只要今后回到民族大义的道路上来,我们可以抛开个人恩怨,依然对其以同胞看待。”

彭德仁主张以正义的手段来实现正义的事业,他说“我们坚决不贩毒,我们不搞暗杀,不搞恐怖活动,我们如果做这些事情,就会被缅甸政府诬陷成为恐怖组织。”

彭德仁热爱果敢人民,真心希望其一生能为果敢人民的幸福而奋斗。他说“我们光复果敢后,不搞家族制,我们要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人自治区。这方面,新加坡是我们的榜样。”说到这里时,我说“今后果敢如果能创立一种比美国、新加坡更优秀的政治制度,我相信果敢会建设成比新加坡更好。”彭德仁大笑,说“我们也希望这样啊!果敢光复后,还是希望有更多优秀的中国人来帮我们共同建设发展啊!”

后面的日子里,又接触了不少同盟军将士,感觉他们都很正气,保留着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和爱好,与我们江南一带的人几无两异,令人不得不感慨血缘、文化之传承生命力之强。其间,和一老者对弈象棋,其棋风如行兵打战,勇猛果断。弈至半夜,终盘时,我衷心地对老者说“我们是棋友了啊!”老者握着我手,笑着说“是棋友喽。”

一转眼,离开果敢同盟军有些时日了。今夜,望着窗外的天空,思绪又飞回了与同盟军将士们在一起的情景。不知,何时能和他们重逢在果敢光复之日;不知,何时再能明月之下石桌对弈?

惟望中华大批仁人志士汇聚到同盟军的正义事业中去,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技术出技术,拯救我同胞于苦难之中,共造一个美丽和谐富强的新果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