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是几个月前的事了。

要我说什么呢?所谓末日的第一天,出门坐车,司机和售票员是两个满脸诡异、满口脏话的大男人;旅途中又上来一个手摇“波浪鼓”,嘴念经文的长发男人,坐我背后;与之同上车的是一胡须浓密、表情猥琐的老男人,坐我旁边,总是盯着我那本不值钱的手机和包,无奈,侧身坐着,并以同样诡异的眼神偷瞄他们……

终于,那胡须男下车了!可惜身后那位似乎加分贝了,我环顾四周,大家大眼瞪小眼,都一脸狐疑,就连司机也时不时回过头来瞄那诵经男……

许久,车里窒息一般静,当我再次回头时,几近崩溃!除了他,都睡着了!该不会都被这家火“念”着了,然后开始扎针……

“绝望”之际,车停了,上来一位身着深蓝色工作服的工人,坐在了我旁边,看着面善,见我问司机到霸州时间被回以“先坐着吧”,他主动告诉我还要过一个多小时,在他下站后还要走五公里左右。无比感激,习惯性地摸摸鼻子。他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然后给窗子开了个小缝!知道他误会了,便决定说点什么以打消其尴尬,于是低头想一想。不料他又将自己的脚向后靠了靠,糟糕,再次误会!

怎么办呢?情急之下我随口说了一句:“这暖风真热啊!”他看了看我们脚下,会心笑了……终于,可以自在了,于是和他聊起来,虽然是淡淡的,我问他几句,或者他问我几句,但是却让我找到了实实在在的安全感,甚至希望他和我一起或者比我后下车……可是,很快,他到站……路途中,他几乎一直看着前面,但是,就在他下车的时候,他笑着对我说“再见”,他的笑容是那么真诚而幸福……

他是退伍军人。当了四年兵,退伍十多年了,每年八一他都和战友聚聚,他说这个社会让现在的人们整天忙得不可开交……他说无论怎样,当兵的日子都是人生中的一个亮点……他说他去过内蒙,在当兵的时候送部队家属……都说,真正的好兵退伍不褪色,我相信他是个好兵!

他还说我长得像他的表妹,请相信,他没有说谎,因为我看到当时他脸上的笑容是复杂的,幸福又辛酸……我问她现在做什么呢,他吞吐着没说清……也许,他们已失去联系好久了吧,可他还想着她,并且会因为一个跟她长得有几分像的陌生女孩而兴奋……

我很荣幸遇到他,这么一个可爱又可敬的退伍军人;也很荣幸能替他的“表妹”给他带来哪怕只是短短几十分钟的快乐。我们没有留联系方式,留给彼此的,我想,于我是感动,而于他,应该是幸福吧……

我们还谈到军旅歌曲,他说有那么二十几首很好听,我想这其中一定包括《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尽管只是过客,而再见也是永不再见,但是,这,足矣!或许,他已有了家室,而“表妹”只是他的沈佳怡,无所谓,我愿真诚地祝福他未来幸福……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