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性、毒品、艾滋病,正在侵蚀“锡都”云南个旧。全市在册吸毒人员5400多人,其中至少70%感染HIV,数以千计的患者已到大规模发病阶段,大量女性感染者仍聚集在工人村,以一次10到5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身体。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柴琴生于1969年,云南省红河州个旧市区人。1989年因好奇吸食海洛因,从此坠入黑暗海洋。她从单位离职后,很快走向个旧当地最有名的红灯区“银波赤”卖身。十几年过去,艾滋病毒悄悄在她和她的“客人”中扩散。托着这样的身躯,上个月她还接待了7个客人,赚了310块钱。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裤子如果不换勤一点,自己坐着,风吹过来,我能都闻得到自己身上的臭味。” 柴琴弓着腰,把线裤翻卷褪下,黑色圈痕遍布两只大腿,暗黄脓液渗出纱布,她说那种像死猪肉的恶臭,正是从这些脓疮处散发出来。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柴琴和同样身患艾滋病的张伟结婚了。张伟平时在医院照料病人。他们没有结婚证。这个群体中,大部分人要么独居,要么找同样是感染者的人一起生活。柴琴接客时会让张伟出去回避。“真的是没有办法,要钱,要买药吃。有时候真的是含着眼泪,因为不这样我就没有生活来源”。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个旧地处云南省中南部,是世界最大的锡生产基地。锡储量占世界的1/10,中国的1/3。1953年,云锡被中央列为苏联援建的156个重点项目之一,作为配套的“工人村”因此诞生,百余栋建筑辉煌一时。近60年过去,如今工人村已衰败不堪,成为矿工和廉价性工作者的集纳之处。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在工人村的狭窄巷道里,随处可见这种简陋的“交易”场所。棚屋里面只能容纳一张床,没有窗户,终年不见阳光,水得到外面接。洗澡得到公共浴室,5元一次。鼎盛时期,有300~400人同时在工人村从事性工作,人员流动性极大。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工人村的普通居民对“卖淫女”群体看似习以为常,实则深藏波澜。老人称贵州四川等地来的女人为“毛线鸡”,年幼的孩子在墙上涂写他们学到的词汇。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工人村四处可见这种无证无照的黑诊所。这些诊所收费高昂,且往往延误病情的治疗。同时,毒品在个旧是很容易得到的东西,性病、毒品、艾滋病往往在性工作者身上纠缠不清。据不完全统计,个旧市有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约5400~5700名,保守估计其中70%的人感染艾滋。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民间组织“苦草工作室”的负责人李曼展示她给姐妹们培训所用的道具。苦草工作室主要对姐妹们做阳性预防,培训性技巧,以及如何说服客人使用安全套。目前个旧从事性工作的艾滋病感染者至少有上百人,但仍有40%~60%的“客人”不愿使用安全套。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性工作者高萍抱着她的小狗多多。自从感染艾滋后,除了接客,她生活中最大的事情就是照料小狗。“只有狗是陪伴在我们身边的朋友,像我们这种人,太可悲了”。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个旧艾滋感染者在2008年后开始大规模病发,大部分都是在缺医少药甚至无人过问的情况下孤独离去,死在田间、公厕、街头和出租屋。这是李曼给病者珊珊做家庭护理的视频,两个月后珊珊去世。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高萍在KTV包厢接受采访,这里也是她的工作场所。包厢角落里有一个暗房,里面塞着一张70厘米宽、120厘米长的茶几,高萍就和客人在那上面行事。每次接客,她可以得到50元,KTV老板抽成10元。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吴秀娟在工人村的出租屋内展示她的十字绣。下午不接客时她就绣花。她说自己想存点钱,去做小生意。身体已开始溃烂的她常常晕厥在地,为了不被顾客发现,她带着手套,不脱袜裤,每次收费20到50元不等。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在记者采访过后的第三天,2012年2月9日,吴秀娟的房子被人投入火种,屋内被焚烧成焦,衣物烧得只剩一半依然挂在铁线上。在工人村被勒索、殴打是常有的事。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但就在这烧焦的废墟中,记者还发现了一枚残留有新鲜血迹的针管,用来注射毒品。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在个旧传染病医院,沈亚萍如行尸走肉一般呆坐。同时身患结核、血小板低、真菌感染、丙肝、艾滋病的她,眼睛已接近失明。今年一月份,她和丈夫离婚后拿到了2万元用于治病。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政府给艾滋感染者都办有医疗保险,但大部分感染者却无法住院,原因是无法凑齐500~1000元的住院门槛费。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2012年1月5日当天,三个艾滋病人在个旧传染病医院死亡。很多病人死后还得不到家人原谅,曾有病人的女儿不肯见母亲最后一面,“这是她的报应”。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地处市中心的银波赤,依然是个旧夜生活的地标。霓虹灯下数十家KTV,上百女子在等待客人的光临。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而城市的另一边,个旧传染病医院住院大楼中,一位艾滋病人枯坐在楼梯口看夕阳,她手中握着手机,正播放着顺子的《回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68楼知黑

个旧那个地方早早的就因为这个出名了!其实全国范围内这样的地方还有很多,有的集中有的分散,这些地方是任何人都无法有效解决的,中国的艾滋病患者按照理论数据计算已达到千万计了,千万啊!尽管那是理论数据。前几年有相关研究者爆出BJ的艾滋流动人口已达到十年内200万人次,河北保守数据是20万人次,从事性工作者的占大多数,还有部分外国人,同性恋和一般民众,而现在的情况是,国内几大城市的艾滋流动人口在逐年攀升,部分较落后地区的艾滋患者流动性不大,如果是站在社会问题角度来看,那么,大中型城市的这类问题更严重。预计在2030年左右,中国会有超过两千万人左右因感染艾滋病而引起的并发症而死亡。从数字上来看,中国已经成为了艾滋重发区。所以,实名制也是无奈之举,至少能够快速遏制传染源。早在10年前,联合国疾病防控组织就已发出过警告,那时候,相关调查人员就已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初西方社会已作出了具体有效的防治措施,更让人担忧的是非洲和亚洲,非洲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是艾滋重灾区,现在亚洲的感染量已和非洲相当。

我们不用去想2012年会发生些什么,就仅仅是艾滋病就成为了人类慢性自杀的灾难!

个旧市风景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个旧市风景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个旧市风景

弱势群体:活在锡都的性工作者

个旧市风景

115楼by1952

四点感想:

1、楼主此举让我们了解了中国最底层人们的生活,让人警醒。

2、社会最底层全世界各国都有,相对本国的其他阶层来说,都极惨,不要太过大惊小怪。

3、这些人基本上属于自甘堕落的一群,不可能挽救,只能救助。也从另一方面看到了我们在救助制度这方面的缺失。

4、在唱赞歌的同时适当地棒喝一下是有必要的。

现在再去讨论她们的对与错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觉得本身工人们有性需求也非常正常,这样的群体出现,也是因为有她们存在的价值


我觉得她们自己身的情况这样,任然在到处散播艾滋病,就凭这一点就不值得同情,何况当初摊上毒品和走上这条路不归路是她们自己的选择,人都要为自己选择的路负责。


只希望这样的人能越来越少,无论她们做错什么,她们和我们都一样,只是希望好好活下去

看到网友们吐槽,真是无语。她们是很可怜,可是当初她们是怎么感染上可怕的艾滋病毒呢?性乱交、注射吸毒,难道政府没有禁毒,禁卖淫么?很大一部分程度上她们是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自从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民族就在同毒品做斗争,我们对制、贩毒分子的打击不可谓不严厉,对制、贩毒行为的处罚不可谓不重,贩卖50克毒品的人犯就被枪决,可是在某些地方毒品依然泛滥!为什么?有市场就有毒品、黄祸存在的理由,不要一有这种事情就抱怨这抱怨那,你没看到多少武警、刑警为了缉毒而受伤甚至牺牲吗?每个人都应该自重,不要抱着侥幸心理,为了图刺激而放纵自己。管好自己裤裆里的那玩意,洁身自好,只有这样,才能最终消灭黄祸与毒灾!同意的点右下角!谢谢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