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很感谢这个国家在这种时局下能出来一个韩寒。但是有人不这么认为。


最近,韩寒被某些人围攻了。麦田首义,方舟子接力。总设计师说的好,这场风波是迟早要来的,晚来不如早来。文章写那么好也就算了,赛车也开那么好,人还长得挺帅,这也太让别人讨厌了,嫉妒了。所以,如果有人上去踹他两脚,肯定有人叫好。能趁乱上去加踹两脚,也是一些人愿意做的。如果能把韩寒踹趴下,那更是要欢呼的。


韩寒的文章是否团队所做,我根本不关心。毛泽东选集中的文章是谁写的?胡主席的新年贺词是谁写的?美国总统那让人激动万分的就职文章是谁写的?2000年陈水扁的就职演讲,2012年蔡英文的败选演讲……辩曰:“政治家可以找人代笔,作家不可以”。好的。


那么,梁效是谁?辩曰:“那是文革”。好的。


那么,著名5毛染香是谁?辩曰:“那是5毛,不是人”。好的。


说来说去,不就是说你韩寒不能找人代笔吗?好,可以,拿出证据来。


所谓怀疑韩寒文章是别人代笔,尽管那些人挖空心思找到一个又一个细节,但是他们无法否认,支持他们论据的,一直是那句“韩寒这么年轻不可能写出那么好的文章”。看看方舟子那凑出来的所谓质疑吧,他自己不觉得太牵强、太丢人吗?论点、论据都来自猜测与妄想,还自称是“质疑”。如果这叫质疑,那只能说文化大革命就是好。


退1万步说,就算韩寒文章是团队所做,也无法否认那是好文章,那些文章对当今中国的启蒙起了巨大的作用。而那些怀疑者,他们又做了什么?


当然,假如真的是代笔而韩寒没有承认,那就是他的不对。可问题是:说来说去,这还是假设呀。


韩寒无须自证清白。道理很简单,公民无罪推定。看了他们的所谓质疑,发现里面全是猜测,嘛价值没有。然而韩寒还是出来为自己辩解了。又是拿女儿赌咒,又是悬赏2000万,有点过了,太抬举方舟子之流了。


韩寒也解释了他为什么要反驳:“走在路上好好的,被人泼了一脸粪,我抹了几下,还有人说我擦粪的动作不够优雅,不够从容,不如泼粪的那人镇定自若。于是泼粪有理,辩解有罪,污蔑是一种质疑精神,不辟谣是心虚,辟谣是不淡定,愤怒是失态,凶手不继续泼粪就是风度……”。所以,他的辩解也算有点必要。


我希望韩寒能做到如他所说的那样:感谢所有恨我的人,你们让我充满了动力,我会飞出你们的射程。你们朝天泼粪,只会掉到你们自己脸上。在你们的视线里,只能看到我羽翼的光芒。


某朋友给我留言:对你力挺韩寒,很是不解。韩寒现象只要我们有起码的智商,就会看出里面很多的常识解释不清楚的地方。且不说韩寒的文章是不是他爸爸写的,即使是韩寒自己写的,韩寒的文章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深刻之处呢?我看他的文章的思想价值比你的文章还差一截子呢!


我回答:论起深刻,韩寒比我差远了。但是,论起传播功效,我不及韩寒万分之一。


该朋友说:所以韩寒就是一个成功的策划样板!他的倒掉我看对于我们真正在写东西的是一个好消息。


我回答:也有可能唇亡齿寒。


很好,打倒了韩寒,咱就能出头了。这个想法不错,等我写完这篇挺韩的,明天我就加入倒韩那一派,使劲踹,把这个韩寒踹趴下。然后咱们这些人再互相争,互相踹,看谁跑得快——怎么越看越像是一群流氓打架呢。


任何人都可以被批评,谁都有权批韩寒。但是,你不能用妄想去批,用猜测去污损对方。


对方舟子之流,我一向厌恶。按理说此人和我是同道,都是打假人士。可我们打假的目标完全不同。中国造假,制度使然。几乎人人造假,你我都非无辜。王思想打假,打的是公权力造假,打的是制度之假。方舟子打假,打的是私权利。方舟子很聪明,他不打权贵,不打屁民,专打那些有名并且无权的人。决然不去打制度之假,这就是方舟子秘籍。


我发了条微博:[韩寒与方舟子的本质区别]韩寒质疑公权力,方舟子则专门挑剔名人的私权利。前者有风险,后者没有风险并且还假装一副正义面孔。


其实,这也是我们众多人与方舟子的本质区别。


我总是像个祥林嫂似的重复那个观点:对公权力要尽量苛刻,对私权利要尽量宽容。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利益集团,同时,尽量以最大的善意去理解私权利。


方舟子与胡锡进、司马南之流则不然,他们总是在强调政府永远是伟光正,屁民经常是错的,美国永远是坏的。


我一贯批判方舟子“打苍蝇不打老虎”,“打名人专挑没权的”。有朋友说:方舟子有权打苍蝇,打名人。我说:是的,他有权利挑软柿子。他这种小骂大帮忙,是有深刻历史传统的,房玄龄、纪晓岚、包青天,都这德行,深得朝廷欢心。


(来源:凤凰博报,原题为“打倒韩寒咱就能出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