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专招年轻女孩 骗到服装费就逼她们辞职


这家公司专招年轻女孩 骗到服装费就逼她们辞职

去年春天,在重庆市几家人才网站上,一家名为“恒鸿汽车饰品经营部”的招聘广告后,都有这样类似的跟帖:姐妹们,这家公司的老板是色狼,千万不要去;完全是个皮包公司,美其名曰招聘年轻女性当文职,根本就是大骗子……


昨天,我们从南岸检察院了解到,这家公司的老板杨某涉嫌诈骗罪已被正式提起公诉。


生意亏本 利用“招聘”挣钱


杨某是巴南区人,今年33岁。杨某虽没什么文化,但凭着自己的勤奋,2009年9月,在南坪商圈一栋大楼租用了两个办公室,开起了汽车饰品销售公司。


1年后,由于经营不善,生意不仅亏了本,还拿不出钱来支付员工工资,甚至满足生意上其他开销。杨某很焦虑,想来想去,就想用“招聘”来挣钱。于是,2010年9月,生意亏得没有退路的杨某找来张某(在逃),在南坪南路1号重新租了3套住房从事新业务:杨某等人将“恒鸿汽车饰品经营部”招聘文员的广告发布到各大人才信息报刊和网络上,只招聘25岁以下没有太多经历的年轻女孩,并以收取服装费骗钱。


分工明确 只为占有服装费


杨某首先对工作人员进行了分工:张某做经理,负责打招聘广告和对求职的人员进行面试、签劳动合同、收取求职者服装尾款;女友李某冒充服装厂工作人员,给应聘的求职者量衣服并收取服装订金;付某做主管,进行二次面试,对求职者进行刁难。


公司开业后,每天都会有很多年轻女孩打电话来问招聘的事。张某等人按照顺序依次粉墨登场,给求职者吹嘘公司的实力、资质非常雄厚,要是女孩能到这里工作,那绝对是前途光明。还特意提醒说:“在公司做上3个月,公司就承担80%的服装费。”


但杨某等人也会费尽心思耍各种手段让求职者没机会做满3个月就自动离开。杨某说,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求职者在缴了服装费后自动辞职,他们就占有求职者的服装费。


廉价服装高价卖 耍流氓只是手段


杨某说,他们的服装都是从朝天门市场以每套130至140元的价格买来的,但卖给求职者,基本上都是每套580元(买两套可以打折)。“一般正规公司都有配备这样的服装,这也是让她们更相信我们公司的实力。”


我们了解到,很多年轻女孩交了服装费后,就开开心心地等着上班,却遭到付某等人的多方刁难。比如普通话不过关、说话时语气词太多等,故意逼迫她们辞职。


但也有非要找老板说个清楚,要回服装费的。遇到这种情况,平日负责数钱的杨某就出场了,他会安排求职者到他办公室,并关上门。杨某交代说,他曾对部分女性实施过流氓行为,只想通过这样的手段让求职者感到害怕、恐惧,要她们主动辞职。“猥亵手段只是诈骗工作流程的一部分,我也没去刻意地记发生过多少次,到底对谁使用过,我只是记得我确实这么做过。”


求职者小敏说,公司收了服装费后,一直不安排实质性的工作,她就找到老板杨某,询问工作安排,但杨某却说:“看来你并不适合我们的工作,建议你另谋高就。”“我就要他退我服装费580元,他不愿意,还把我逼到沙发上,开始对我动手动脚。面对这种情况,我也慌了,推开他就跑出了公司。”


很多女孩和小敏一样,遇到这种事,哪里还敢索要什么,分文不取就赶紧离开了。有时,杨某也会称服装费是服装厂收的,和自己无关。


共骗走服装费8万多


去年4月7日上午10点,南岸区公安分局民警在南坪南路1号14-7、13-17、12-4房间内,将正在面试的杨某等人抓获。目前,查实的130多个被害人中,共计被骗走服装费8万多。


昨天,南岸检察院检察官告诉我们,被抓获的杨某等人中,杨某以诈骗罪被提起公诉,其余几人微罪不诉。对于猥亵情节,检察官认为,杨某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一种手段,目的很明确,只是诈骗服装费,他的直接目的不是*。“同时,也缺乏证据证明他对女性的危害达到了一定程度。”


她原本也是个受害者


受骗后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在和检察官的聊天中,我们发现杨某的女友李某最初也是被骗进公司的,只是后来她和杨某谈起了恋爱,也加入到这个诈骗活动中来,而且担任量体裁衣的工作。


几年前,四川的李某从职高毕业以后就到南坪来找工作。其间,她通过招聘网站,看到杨某公司招文员的广告,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到杨某公司面试。


李某经过重重关卡后被正式录用,安排到公司前台做接待,负责让求职者填写简历表格。李某记得,杨某给她的工资是1200元1个月。“我当时买了两套工作服准备换着穿,交了900元服装费。”


就这样,李某开始了前台工作,但很快,她就感觉不对劲。“我经常看见应聘的女子来找杨某吵闹,说他是骗子。”李某还发现,杨某的公司只摆着些样品,根本就没有正常销售经营,来了很多女子应聘也没有看见在公司上班,杨某的公司绝对是个骗子公司。


这时,李某已在公司干了快3个月,而且正在和杨某谈恋爱。陷入爱情的李某明知是家骗子公司,还是一头栽了进去,帮着杨某扮演服装厂负责人和接应聘者电话。“那会儿,刚好负责冒充服装厂工作人员的女子离开了,我正好填补这个角色。”


李某告诉检察官,自己当时确实被杨某洗了脑,就一口答应了。其实她根本不会量衣服,只是装模作样地比比求职者定做服装的尺寸,就马上收服装费订金,金额一般是按服装费总额的40%来收取。50元到200元不等。之后,就拿起订金装作离开,实际上是回到租赁的另一间房,把订金交给杨某。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去年1月,李某离开杨某,回了老家。原来,李某的家人听说了杨某这人,觉得他年龄比李某大太多,不同意他们继续来往。李某回老家后就帮着亲戚做电器生意,开始了新的生活。


李某说,她记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年轻女孩受骗,也记不得她们的姓名了,但她和杨某在一起时,吃穿住行所有的开销,都来自他们骗来的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