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2011年“两会”期间,一份《关于建立国家烈士公墓的建议》的提案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引起相关部门高度重视。时隔一年,这份建议得到了怎样的答复、落实?建立国家烈士公墓与落实十七届六中全会决定中提出的“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有何联系?提案发起过程又有哪些特殊动因?

带着这些问题,近日,记者对全国人大代表、武警某部政委丁晓兵进行了专访。

这不只是一名参战老兵的情感诉求,更是完善烈士纪念设施、体现人本关怀的迫切需求

有人说,丁晓兵关于建立国家烈士公墓的提议源自对逝去战友的情感,站的是个人角度。

对此,丁晓兵不避讳,但也强调:我是人民代表,调研证明,我的个人提议和全社会很多人的想法是趋同的、一致的,这不只是一个参战老兵的情感诉求,更是完善烈士纪念设施、体现人本关怀的迫切需求。

前些年,失去右臂的丁晓兵到云南边防寻找手臂的掩埋地,臂未寻到,却从荒草丛中翻出了一座座烈士墓茔。

几年前,网上流传的一位老妈妈18年后才得首次祭奠阵亡儿子的照片,更是让丁晓兵动情不已。

丁晓兵说,我就觉得,这些先烈当时带着美好的社会理想去奋斗、去献身,他们觉得自己为大多数人,为整个社会牺牲和付出是值得的。中华民族经历几百年苦难,一批又一批仁人志士,为了民族生存、国家利益而拼搏奋斗,直至献出生命。这些人理应有个很好的安息之地。

“每思祖国金汤固,便忆英雄铁甲寒。”丁晓兵告诉记者,目前世界许多国家均建有国家烈士公墓。英联邦各国建立战争墓地委员会,管理安葬在2500座墓地中的170万英联邦战士;美国有闻名于世的阿灵顿公墓,三大政府专门机构管理数百万座烈士墓;俄罗斯更是由总统签署专门法令保护烈士墓地……而在我国,目前大约有14600多处烈士纪念设施,大部分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建立,规模较小。由于经费投入不足、管理保护不善等原因,许多烈士墓(园)未能得到有效维护。同时,鉴于历史原因,我国烈士纪念设施大多存在多头管理、体制不顺现象,且至今没有集中的、大型的、国家统一进行管理的国家烈士公墓。

“我们能否也建一两座有广泛影响、有示范作用的国家级烈士公墓,让大家闻则肃然起敬,达则洗礼身心,在旅游者眼中是必看景点,在群众心中是精神高地?”

几年艰辛调研,丁晓兵响亮作答:绝对可以,而且它将成为我们体现人本关怀,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闪亮品牌。

于是,2010年、2011年,丁晓兵连续两次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修订提交了《关于建设国家烈士公墓的建议》,赢得高度重视。

公墓的本身还是墓园,但国家层次的烈士公墓却可承载民族精神,呵护社会核心价值

逝者长已矣,生者常戚戚。丁晓兵说,单看纪念的内涵,国家烈士公墓的本身还是墓园,公墓与陵园并无差异,但究其社会历史效应来说,国家级的烈士公墓所承载的精神内涵所展示的精神外延无可比拟。

不能设想,一个没有强大精神支柱的民族,可以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明确提出: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

在丁晓兵看来,社会的精神是需要培育的、需要教化的、需要载体加以引导的。国家烈士公墓的意义正在于此——它呵护的是一个民族经历磨难时“死生”间的力量传承。建设国家级烈士公墓,不仅是对烈士、烈属的最高告慰,更是在教化社会,旗帜鲜明地向全社会宣告我们在崇尚什么、弘扬什么、主张什么。

丁晓兵说,目前,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日益增长,而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异常尖锐复杂。一些西方国家一方面千方百计地指责、攻击、渗透、矮化、丑化我们的核心价值,另一方面又对他们自己的国家精神、价值理念大肆推销。革命烈士墓是我党我军在长期斗争过程中留下的宝贵财富和精神阵地,如果我们失去了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不去经营它、建设它,就难免不受侵蚀破坏。

“对我们这支军队来说,精神的意义更是难以估量。”丁晓兵告诉记者,回顾历史,人民军队在装备处于劣势时,多次凭借强大战斗精神以弱胜强。无论武器装备如何发展,人永远是战争的决定因素,而人一旦精神涣散必然不战自败。

建立国家烈士公墓呼唤健全的政策、法规保障,目前已有进展,但仍需更统一的认识,更大的投入力度

《关于建立国家烈士公墓的建议》提交后,相关部门给予了高度重视。丁晓兵告诉记者,去年,国家民政部已将此建议确定为重点建议,并召开全国会议专门动员部署,要求在2014年10月1日前完成所有散葬烈士墓的迁移、整合、修缮工作,基本起建立管理保护机制。2011年,中央财政用于维修改造烈士纪念设施的补助经费增加到了1.7亿元。2011年7月,国务院颁布新的《烈士褒扬条例》,提高了烈士抚恤标准,进一步明确了烈士纪念设施管理办法。在保护海外烈士墓地方面,总政治部已部分编纂完成了志愿军烈士名录,完整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英名录》正在编撰整理中。

2011年“两会”期间,一份《关于建立国家烈士公墓的建议》的提案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引起相关部门高度重视。时隔一年,这份建议得到了怎样的答复、落实?建立国家烈士公墓与落实十七届六中全会决定中提出的“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有何联系?提案发起过程又有哪些特殊动因?

带着这些问题,近日,记者对全国人大代表、武警某部政委丁晓兵进行了专访。

这不只是一名参战老兵的情感诉求,更是完善烈士纪念设施、体现人本关怀的迫切需求

有人说,丁晓兵关于建立国家烈士公墓的提议源自对逝去战友的情感,站的是个人角度。

对此,丁晓兵不避讳,但也强调:我是人民代表,调研证明,我的个人提议和全社会很多人的想法是趋同的、一致的,这不只是一个参战老兵的情感诉求,更是完善烈士纪念设施、体现人本关怀的迫切需求。

前些年,失去右臂的丁晓兵到云南边防寻找手臂的掩埋地,臂未寻到,却从荒草丛中翻出了一座座烈士墓茔。

几年前,网上流传的一位老妈妈18年后才得首次祭奠阵亡儿子的照片,更是让丁晓兵动情不已。

丁晓兵说,我就觉得,这些先烈当时带着美好的社会理想去奋斗、去献身,他们觉得自己为大多数人,为整个社会牺牲和付出是值得的。中华民族经历几百年苦难,一批又一批仁人志士,为了民族生存、国家利益而拼搏奋斗,直至献出生命。这些人理应有个很好的安息之地。

“每思祖国金汤固,便忆英雄铁甲寒。”丁晓兵告诉记者,目前世界许多国家均建有国家烈士公墓。英联邦各国建立战争墓地委员会,管理安葬在2500座墓地中的170万英联邦战士;美国有闻名于世的阿灵顿公墓,三大政府专门机构管理数百万座烈士墓;俄罗斯更是由总统签署专门法令保护烈士墓地……而在我国,目前大约有14600多处烈士纪念设施,大部分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建立,规模较小。由于经费投入不足、管理保护不善等原因,许多烈士墓(园)未能得到有效维护。同时,鉴于历史原因,我国烈士纪念设施大多存在多头管理、体制不顺现象,且至今没有集中的、大型的、国家统一进行管理的国家烈士公墓。

“我们能否也建一两座有广泛影响、有示范作用的国家级烈士公墓,让大家闻则肃然起敬,达则洗礼身心,在旅游者眼中是必看景点,在群众心中是精神高地?”

几年艰辛调研,丁晓兵响亮作答:绝对可以,而且它将成为我们体现人本关怀,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闪亮品牌。

于是,2010年、2011年,丁晓兵连续两次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修订提交了《关于建设国家烈士公墓的建议》,赢得高度重视。

公墓的本身还是墓园,但国家层次的烈士公墓却可承载民族精神,呵护社会核心价值

逝者长已矣,生者常戚戚。丁晓兵说,单看纪念的内涵,国家烈士公墓的本身还是墓园,公墓与陵园并无差异,但究其社会历史效应来说,国家级的烈士公墓所承载的精神内涵所展示的精神外延无可比拟。

不能设想,一个没有强大精神支柱的民族,可以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明确提出: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

在丁晓兵看来,社会的精神是需要培育的、需要教化的、需要载体加以引导的。国家烈士公墓的意义正在于此——它呵护的是一个民族经历磨难时“死生”间的力量传承。建设国家级烈士公墓,不仅是对烈士、烈属的最高告慰,更是在教化社会,旗帜鲜明地向全社会宣告我们在崇尚什么、弘扬什么、主张什么。

丁晓兵说,目前,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日益增长,而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异常尖锐复杂。一些西方国家一方面千方百计地指责、攻击、渗透、矮化、丑化我们的核心价值,另一方面又对他们自己的国家精神、价值理念大肆推销。革命烈士墓是我党我军在长期斗争过程中留下的宝贵财富和精神阵地,如果我们失去了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不去经营它、建设它,就难免不受侵蚀破坏。

“对我们这支军队来说,精神的意义更是难以估量。”丁晓兵告诉记者,回顾历史,人民军队在装备处于劣势时,多次凭借强大战斗精神以弱胜强。无论武器装备如何发展,人永远是战争的决定因素,而人一旦精神涣散必然不战自败。

建立国家烈士公墓呼唤健全的政策、法规保障,目前已有进展,但仍需更统一的认识,更大的投入力度

《关于建立国家烈士公墓的建议》提交后,相关部门给予了高度重视。丁晓兵告诉记者,去年,国家民政部已将此建议确定为重点建议,并召开全国会议专门动员部署,要求在2014年10月1日前完成所有散葬烈士墓的迁移、整合、修缮工作,基本起建立管理保护机制。2011年,中央财政用于维修改造烈士纪念设施的补助经费增加到了1.7亿元。2011年7月,国务院颁布新的《烈士褒扬条例》,提高了烈士抚恤标准,进一步明确了烈士纪念设施管理办法。在保护海外烈士墓地方面,总政治部已部分编纂完成了志愿军烈士名录,完整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英名录》正在编撰整理中。

同时,丁晓兵也指出,在搞好烈士墓(园)及纪念设施普查统计的基础上,制定一部专门的法律,规范纪念仪式,建立健全公墓管理机制,将烈士纪念设施管理由机制层面上升到国家层面是建立国家烈士公墓的关键。

他提出,应成立专门机构统一管理全国的烈士墓(园)及纪念设施,改革现有财政保障体制,建立国家专项经费开支;设立“烈士纪念日”,明确公祭日期、仪式、规格;同时,制订《国家烈士公墓管理条例》,《革命烈士葬礼规定》法规,实现国家烈士公墓管理使用规范化。

最后,丁晓兵表示,在我国正是建立国家烈士公墓还有较长的路要走。建立国家烈士公墓,不只是起墓树碑的孤立问题,更应该成为守护国家精神的公众认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