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18岁男子掐死23岁人妻奸尸 被判死刑(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8岁的凶手福田孝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曾经幸福美满的木村一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福田辩护团的主要辩护人、大律师安田好弘。

1999年,一名刚满18岁的少年在日本广岛光市杀害了一名年轻的家庭主妇后,又对其尸体进行强奸。更令人发指的是,因为担心其仅有11个月大的女婴哭泣不休引来周围邻居的注意,他甚至将婴儿向地上抛掷,见其仍在挣扎哭喊后又将其勒死。

对于这个穷凶极恶的凶手,日本社会对他的态度却发生“对立”:人权律师大声疾呼枪下留人,而包括被害者家属在内的社会舆论却一致希望日本法庭判其死刑。

在长达12年的审判以及原告被告反复上诉之后,2012年2月20日,日本最高法庭最终对此案做出维持死刑的终审判决。

1999年4月18日,日本山口县光市23岁的公司职员本村洋像往常一样回到家里,却发现大门没锁,也没有看到妻子本村弥生迎上来打招呼。进门之后,他看到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在不祥的预感中,他在不算大的家里找寻妻女的踪迹。

最后,在收纳棉被的壁橱中,他发现23岁的妻子本村弥生半裸且已经变僵硬的尸体。于是他马上报警,随后赶到的警察又在壁橱的最上层,发现了被放在塑料袋中、当时才11个月大的女婴本村夏夕的尸体。

凶手刚满18岁

案情重大,当地警方迅速行动。4天后,警方抓获了本案的嫌疑人——时年18岁零1个月的福田孝行,被捕后的福田孝行对案情供认不讳。

从福田孝行的口供和现场勘验结果中,警方后来得以还原整个案发过程:这一天下午,福田孝行伪装成检查管道的工人,在对周围进行踩点后,按下本村家的门铃,在取得本村弥生的信任后进屋。随即企图对她进行强奸,在遭到激烈反抗后,福田将本村弥生掐死。

随后,他用随身带来的胶带将本村弥生的双手捆绑,为了防止她复活,甚至在口鼻处也黏上胶带之后,对本村弥生的尸体进行了强奸。

更令人发指的是,在他实施这一暴行的时候,本村弥生的女儿本村夏夕一直在妈妈旁边哭泣不休。福田嫌她吵得烦人,将她抛往别处,但她仍挣扎着往已死去的母亲处爬去。兽性大发的福田怕哭声引起邻人的注意,将哭闹不止的夕夏抱起,在地上狠狠摔了几次之后,用绳索将这个才11个月大的女婴活活勒死。

作案完毕后,福田将弥生和夕夏的尸体塞入壁橱,并在屋里四处乱翻洗劫财物。最终,他还拿走了弥生的钱包,虽然其中仅有三百日元零钱和数张代金券。

被告多次上诉

由于凶手福田孝行犯罪时年仅18岁,尚未年满20周岁,但考虑到案情重大,此案还是从少年法庭被移交到山口县地方法院审理。当年6月30日,山口县检察厅以杀人,强奸和抢劫的罪名对福田孝行提起诉讼,并要求判其死刑。

2000年3月22日,山口地方法院一审认定,福田在意图强奸遭遇反抗时杀害了被害人弥生,并为防罪行败露对其女夕夏进行了谋杀。尽管证据确凿、事实清楚,而且被告人的作案手段是如此地残忍,一审法官依然未采纳检方要求判处死刑的建议,而以“被告人的未来仍有无限可能性,并已有悔意”为由,判处福田孝行终身监禁。

虽然检方提出上诉,但是2002年3月14日,山口高级法院二审认定,福田“具有重新做人的可能”,维持一审判决。不过,本村洋并没有放弃为妻儿伸冤的努力,四处奔走呼告。2008年4月22日,经过9年的诉讼马拉松,广岛高等法院判决福田孝行死刑,这是日本自1966年有记录以来,被判处死刑的最年轻犯人。

由于福田即日就提起上诉,2012年2月20日,日本最高法庭最终对此案做出维持死刑的终审判决,也为此案划下一个句号。

志愿律师团为凶手辩护

虽然这起案件是一起重大的刑事案件,但是此案在审判过程中,却引来大批法律界人士的关心,并试图影响法庭对福田判处死刑。

正常情况下,日本法庭会为犯罪嫌疑人配置两名律师。但在福田这个案件中,竟然有21名律师组成志愿律师团为其辩护,其中不乏很多在法律界享有声望的知名律师。

志愿律师团中,主任辩护律师为安田好弘。他于1980年开始担任律师,一出道就因为新宿西口公共汽车放火案主犯丸山博文辩护,使其从死刑改判而名声大噪。此后他曾经担任东京地铁毒气杀人案主犯、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的律师,著有《生的权利——麻原彰晃辩护律师手记》。

本文内容于 2012/2/28 0:32:54 被king6808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对于日本社会要求处死这小家伙,俺表示很不理解:

因为对于小鬼子来说,“强暴人妻”啦、“奸尸”啦什么的,不是很正常的行为么?至少在许多AV里是这样。

日本社会应该对这小子用什么姿势奸尸的问题展开兴趣盎然的讨论才对啊~~~

21楼mmmm33

看过有关日本未成年保护方面的介绍,简直保护到了变态地步。日本规定的成年法定年龄是20岁,这个审了12年被判死刑还不错了,我是知道有个19岁的鬼子也是干了类似的事情,居然没判死刑,当场把那个受害人的老公气晕了。我觉的神马《未成年保护法》就该废除,因为这TM完全就是某些混子青年不怕犯法的“保护伞”比如很多杀人的小混子被抓就说“我是未成年人,不会判刑”,还有最近少女被毁容事件中那个异常嚣张的官二代也是如此。


不过我倒希望小鬼子继续维持这部法律,甚至可以把年龄提高到25岁,老实说东方人其实都没什么真正意义上的信仰,看看这些亚洲国家,不管是姓社还是姓资,发达还是发展中,都没废除死刑。所以云南高院以及药家鑫案期间的某些法学教授纯粹是祸国殃民的王八蛋

律师真是最龌龊的行业。律师就是为玩弄法律而生。其实如果说法律是神圣的,那律师的作用是什么呢?念法律条文?只要识字的谁不会念?又怎能区分好律师差律师呢?其实好律师和差律师的区别就是谁更能影响法律,左右判决。那法律的神圣性何在?

不管在欧美还中非,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先进的还是落后的,凡是大律师名气大的,必然跟政界有很大的联系,也就是吃得开的,而不是看谁念法律条文念得准念得好。律师本身也没有善恶观,纯粹看雇主,当然他们会给自己一个很好的理由和光环,人权,他们自称为了人权而辩护,是人都可以有人权,好人有,坏人恶人也有,他们巧妙的用人权为借口避开了善恶观的干扰和良心谴责,还很自我感觉良好。觉得他们境界高人一等了还。

法律既然是神圣的,那又怎么会为律师所左右?又怎么能随意解释?看看辛普森杀妻案,为什么十年前他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因为他有一支耗费3000W美元的豪华律师团,为什么他现在锒铛入狱?因为他成了穷光蛋,豪华律师团没有了,罪证也就确凿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