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已被宋襄公灵魂附体,鬼子们会感恩戴德?

文/端宏斌

先来讲一段很多人都知道的故事,话说春秋时期,有个国家叫宋国,国君叫宋襄公。宋国正和楚国交战,屯兵泓水北岸,此时楚军姗姗来迟,刚抵达南岸。当楚军开始渡河时,宋国右司马(相当于总参谋长)建议宋襄公说:“楚军人数比我们多,我们可以乘他们渡河之机发动进攻。”但宋襄公不同意,他说:“仁义之师绝不会乘人之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发动进攻是不仁义的。”楚军成功渡河,但在岸边乱作一团。右司马又跑到宋襄公面前说:“楚军已陷入混乱,我们可一击必胜!”但又被宋襄公否决,他说:“对方还没有排列整齐,此时进攻是不道德的。”接下来楚军排好队形开始发动进攻,由于敌众我寡,宋军大败。宋襄公腿上也中了一箭。

败退回去之后,宋国人皆埋怨宋襄公指挥失败,但宋襄公不仅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辩解说:“自古以来,就算打仗也不能忘了仁义道德,君子不能伤害伤兵,不能捉拿老兵,不能借助有利地形,更不能进攻还未列阵完毕的敌军。”国人听完,全都彻底无语了。没过多久,宋襄公因腿伤病死。腿上中箭也会要了性命?没错,因为箭头上有毒。

差点忘了交代宋国和楚国交恶的原因了,之前召开盟主大会,各国国君都要到场,宋国公子目夷说:“楚国强盛,楚王险恶,应该多带人马保护。”襄公说:“我和众诸侯友好相会,如果带这么多兵马去,将来我怎么取信于他们?”结果在盟主大会上,宋襄公被楚王带来的武士扣作人质。公子目夷逃回宋国自立为王,楚王见襄公已经没了用,才放他回家,襄公回去之后又继续当他的宋王了。

人们讲历史故事,绝大多数都是为了讽刺现实。最近,日本名古屋市的市长公开表示,南京大屠杀是不存在的。此举在中日两国都引发了热议,这位市长的老爹当年就是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兵,他的逻辑是,中国人对待他老爹很好,如果真的有大屠杀,中国人应该不会对他这么好,所以结论就是:不存在南京大屠杀。这还不是重点,在这位市长发表完言论之后,他收到了不少来自日本国内的群众反馈,其中多达80%的反馈意见都是支持他的言论,换言之八成的日本人真心认为:确实没有南京大屠杀。

一直以来,中国人总是自欺欺人说“一小撮日本军国主义份子”导致了日本侵华战争,绝大多数日本人是很好的,把一切罪状都推给那一小撮军国主义者。但我必须要告诉你,绝不仅仅是“一小撮”那么简单,日本侵华战争是绝大多数日本人对中国犯下的罪孽。在日本侵华战争中,不仅有军人组成的武装部队,文人组成的“笔部队”,医生组成的731部队,科学家组成的化学武器部队,还有商人组成的财阀集团,平民组成的开拓团,宗教人士组成的报国团,妇女组成的国防妇人会……这是上至日本天皇,下至每一个日本平民的全民大狂欢。当日本皇军攻克中国首都南京之际,上百万东京男女为庆祝“圣战”胜利举行了盛大的提灯游行。

我讲一个“昭和の烈女”的故事,话说1931年日军侵占中国东北,有个日本军官井上清一中尉正在度婚假,很快蜜月结束马上就要上战场了,他产生了厌战思想,心想要是一直在妻子身边该有多好。他的妻子叫井上千代子,知道了丈夫的想法,竟然一天晚上用小刀将自己的喉管割断,还留下了一封万言遗书,大意就是说自己为了大日本帝国圣战的胜利,为了激励丈夫英勇征战,为了不拖累丈夫以绝其后顾之忧,她只有一死尽责了。后来井上清一果真不负妻子的“厚望”,成为中国战场上最凶残的日军指挥官之一。在1932年他亲手造成了“平顶山惨案”,杀掉3000多名中国普通村民。井上千代子的自杀在日本引发了轰动,很快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妇女组织——“大日本国防妇人会”产生了。两家会社以惊人的速度在极短的时间内竟相将其事迹拍成电影,在全国上映,并将影片空运到侵华战争的前线在军人中间上映。皇后陛下还驾临“昭和の烈女”井上千代子的“遗德显彰会”。此后不少日本妇女自愿到中国给皇军做慰安妇,据说这也是被那位烈女所感召的。在当时的日本联合舰队中,最强大的战列舰就是“大和号”,但你知道么?全日本的小学生都为这艘大和号捐出了一个月的零花钱。为了备战对付中国,日本人已经从妇女到儿童齐上阵了。

中国人总是自欺欺人说“日本人民也是侵华战争的受害者”,所谓中日将世世代代友好下去,这些全都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你知道日本最佩服哪个国家么?答案就是美国。为什么?因为美国完全击败了日本,而且还给他吃了两颗原子弹,日本人只崇拜强者,鄙视弱者,日本人从来就不认为中日之战自己输了,他只承认输给了美国,从来不承认输给了中国。

有一句话说得好:中华强则倭为奴,中华弱则倭为寇。赢得大和民族尊敬的唯一方法就是在军事上彻底的击败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