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国际部分

1、热点聚焦:叙利亚成了大国斗争的焦点

首先说一声抱歉,去年十月份以来,我的主要精力都集中在经济金融层面,没有留意到中东政治格局发生的重大变化,导致上周的分析出现了重大失误,很惭愧。

2月25日,哈马斯一名高级官员证实,哈马斯领导层目前已全部撤离叙利亚。同日,埃及最高选举委员会公布了议会上院选举最终结果,穆斯林兄弟会领导的自由与正义党赢得了180个参选席位中的106席,成为最大的赢家。这两条爆炸性新闻,让我们不得不对大国斗争的逻辑脉络重新进行全面地梳理。

应该说,哈马斯总部撤出叙利亚是对阿萨德政权的沉重打击。阿萨德用来对付美国和以色列的最大的一张牌就这样白白丢掉了。出现这样的情况,以我个人的观点看,应该与阿萨德的性格有关。由于我只能拿到公开的新闻,所以,有时候不得不考虑采用一些“非科学”的分析方法。从面相上看,阿萨德不像查韦斯和内贾德,他不是个誓死抗争的人,他也不像他父亲那么擅长玩弄权术,关键时候出手狠辣,在遇到自己人生命运重要选择的时候,他往往表现得非常犹豫,如果局势很不利,他甚至会有些怯懦,所以,让他顶住压力强硬出手需要给他巨大的支持。如果换成内贾德,有中俄两国的强硬支持,去年10月份就派出救援船闯加沙去了。只要救援船往海上一闯,叙利亚的压力马上就可以转移到以色列头上,到那时,以色列必须在放出哈马斯和挑起第六次中东战争之间做出选择,面对着可能的战争威胁,逊尼派国家自然也就顾不上赶阿萨德下台了。可是,阿萨德没能御敌于国门之外,而是枪口对内,由此导致了恶劣的后果。去年10月5日,欧盟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了一份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草案中还没有正面提到要求阿萨德下台就被中国和俄罗斯两国联手否决掉了,当时只有9个国家支持这个草案。4个月以后,叙利亚问题再次被提出,提出方变成了欧盟和阿盟,草案直接要求阿萨德下台,中俄两国依旧联手否决,但是,支持草案的国家变成了13个。从比例上看,阿萨德成了孤家寡人。

阿萨德没能在去年10月份抓住机会奋起反击,以色列和阿盟却抓住了。

去年10月11日,以色列与哈马斯达成了换囚协议并迅速将其落实,哈马斯也非常干脆地释放了具有标志意义的以色列士兵沙利特,以色列与哈马斯的关系开始出现微妙的变化。

去年12月2日,埃及议会下院开始进行大选。在美国的默许下,穆斯林兄弟会领导的自由与正义党赢得了议会下院选举,成为下院第一大党。今年1月19日,美国驻埃及大使正式拜会了穆兄会的一把手,承认过去美国在支持穆巴拉克政权方面犯了许多错误。美国与穆兄会的关系全面改善。

哈马斯本身就是从穆斯林兄弟会中派生出来的一个组织,穆兄会用和平方式取得议会下院控制权的案例对一直依靠武装斗争却不断遭受打击的哈马斯来说,无疑有着巨大的诱惑力。去年12月24日,哈马斯政治部主任迈沙阿勒宣布:“哈马斯走上加入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道路”。这一表态被阿拉伯媒体解读为“具有历史性的意义”——哈马斯开始考虑放弃其强硬路线了。随后,哈马斯领导人哈尼亚开始对中东地区多个国家进行访问,这是自加沙地带在2007年被以色列持续封锁以来哈尼亚的首次外访。与此同时,有中东媒体报道,哈马斯准备将其位于叙利亚大马士革的总部搬到开罗等地,并撤出重要领导人和工作人员。今年1月28日,以色列国土报报道,哈尼亚在1月初访问土耳其期间,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曾承诺向哈马斯提供3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埃尔多安以哈马斯与法塔赫和解为前提答应了哈尼亚的要求。2月6日,法塔赫与哈马斯签订了“多哈宣言”。宣言称,成立以阿巴斯为总理、由独立人士组成的联合过渡政府,负责大选筹备工作。哈马斯跟阿萨德政权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为了坚定哈马斯武装斗争的决心,伊朗政府邀请哈尼亚来访,2月12日,在与哈尼亚会谈时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对哈马斯提出警告,不要在与以色列的战斗中做出任何妥协!哈尼亚当即表态,哈马斯永远不会承认以色列。

同日,阿盟在开罗召开讨论中东和平进程的外长会议,阿盟对法塔赫和哈马斯签署“多哈宣言”表示欢迎。阿盟在会后的声明中呼吁阿盟成员国每月向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提供1亿美元的援助。至此,哈马斯被阿盟成功地收买了。应该说,阿盟收买哈马斯也是想为自己抓一张牌,以借机渗透到巴以和谈中去;哈马斯同意与法塔赫和解,也是希望能尽快摆脱经济封锁,哈马斯立场的转化不能看作是对以色列的妥协。但是,在当前情况下,哈马斯不能用强硬对抗以色列的方式支持叙利亚,就是在变相地帮助美国和以色列。

随着哈马斯领导层全部撤离叙利亚,穆兄会也赢得了埃及议会上院的选举。美国政府根本不喜欢穆兄会,在埃及总统大选完成之前,美国政府还有反悔的机会,最新的消息是,埃及总统大选从今年5月底开始,照此推算,美国至少还能有三个月的时间来对付阿萨德。

2月20日,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访问巴勒斯坦,在与阿巴斯会谈时,吴思科表态,中国支持建立一个以1967年边界、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北京希望阿拉伯国家抓住当前机会要求美国同意巴勒斯坦建国,如果美国真有诚意让步,就会答应这个要求,到那时,哈马斯自然可以放下武器,不然的话,美国人随时可以在穆兄会上台问题上变卦,可惜,短视的阿拉伯人把扳倒阿萨德当成了要务,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上。为了警告一下阿拉伯国家的不顾大局,中国和俄罗斯拒绝出席会议。也许是中俄两国的警告起了作用,会议闭幕时发表的主席声明强调,“叙利亚之友”会议反对任何形式的军事干涉,这让美国政府非常失望。但是,会议承认叙利亚最大反对派“叙利亚全国委员会”为叙利亚合法代表,并对叙利亚政府施加新的制裁。2月25日,俄罗斯之声报道,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最近获得了大量武器,接下来,围绕着叙利亚政权更迭的斗争还将会继续,而且越来越残酷。可以肯定的是,关键时刻犹豫不决的性格为阿萨德找了很多麻烦,现在想扭转局面已经非常困难了。

如果阿萨德政权被推翻了,或者阿萨德在巨大的压力下加入了制裁伊朗的阵营,美国在中东的被动局势就可能会大有改观,到时候,如果伊朗顶不住压力在核问题上让步了,美国的全球战略就可以反败为胜。如果真能实现这个目标,美国自然不必攻击欧元了。所以,美国暂时放弃了对希腊的攻击。随后,欧洲领导人对希腊的态度也大有改观,2月25日,比利时国务大臣戴克尔说,希腊债务危机难以在短期解决,对此应有更多耐心。不能指望希腊能在短期内归还贷款,应该把这个期限延长到20到25年。不应对希腊逼得太紧,这样无助于解决危机。

随着中东局势的剧变,全球经济和金融形势也会发生重大变化,在此做一下简单推演:

1、从时间上看,围绕叙利亚政权更迭展开的这一轮较量应该还能持续3-6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叙利亚之争要延续到今年5月份甚至8月份。

2、美国公布的失业率是从去年10月份开始低于9%的,巧合的是,10月份正是中俄两国第一次联手否决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的时候,美国股市也是从这时开始上涨的,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也是从这个月开始触底反弹的。

现在,关于美国经济复苏的说法又开始多了起来,不过,我不认可这种观点,去年最后几个月,美国的贸易逆差还在扩大,政府的债务规模也在不断扩张,通胀形势也不乐观,现在油价还在不断上涨,美国经济凭什么复苏?也许,美国经济复苏的假象是由于股市走牛引发的正财富效应的结果,如果这个猜测成立的话,那么,如果经过一场较量之后美国又在中东失手了,美国经济将会为当前的透支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3、在围绕着叙利亚展开的这一轮较量出现一个比较明朗的结果之前,欧债问题应该不会恶化得太厉害。美国能做的就是通过拉抬油价给欧洲经济制造困难。伊朗借机以断油相要挟引发油价进一步大幅上涨也有点提前摊牌的意思,如果伊朗真的给希腊等欧洲国家断了油,这些国家的经济状况会进一步恶化,欧债问题则会越拖越重。

2月23日,欧盟委员发表中期经济预测报告称,2012年欧元区经济将会陷入轻度衰退,萎缩幅度预计为0.3%;欧盟经济虽不会陷入衰退,但却会出现零增长。美国经济和欧元区是高度竞争的,欧元区衰退了,欧元区国家大企业会受拖累,相比之下,美国的经济情况要好很多,美国大企业竞争力就会强于欧洲企业,这对美国经济的恢复自然是好事。所以,2月24日,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说,油价持续上涨的问题无法得到快速解决。看来,油价在未来几个月内要在一个高位上运行了,其他的大宗商品价格应该也低不了。如果这种猜测成立的话,未来几个月内,美元指数应该会维持下跌态势,欧元/美元看涨。

欧元升值不利于欧元区的出口,大宗商品价格高企更不利于欧元区经济增长,所以,欧元区的经济前景很不乐观,应该说,这种温水煮青蛙式的做法对欧元区的伤害更甚于现在就把希腊踢出欧元区。当然了,对美元不利的事情也应该会出现,就是黄金价格也应该会有较大幅度的上涨。

4、油价上涨对俄罗斯经济来说是好事,但是,如果阿萨德倒台了,俄罗斯在中东就没有象样的盟友了,所以,俄罗斯只有死保阿萨德。2月25日,俄新社发表了政治评论员署名文章,《不要与“叙利亚之友”交朋友》,态度可见一斑,相信俄罗斯的这种态度应该能维持住,毕竟阿萨德不是卡扎菲,地位位置异常关键的叙利亚也不是利比亚能比得了的。

5、随着阿萨德处境的日渐艰难,伊朗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也会越来越差,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别无选择,只有全力支持伊朗,如何解决伊朗的石油出口问题也许会成为北京“幸福的烦恼”。

6、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中国面临的通胀形势也不乐观,货币政策的方向性可能会变差。2月24日,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在接受采访时说,今年国内外不确定因素太多,所以货币政策需要“走一步看一步”,这绝对是一句大实话。

房地产调控方面,由于中央已经指示国内银行对地方政府贷款进行大规模滚转,把一些地方政府债务到期日延后了四年,地方融资平台还款风险暂时可以不考虑了,打压房价的后顾之忧暂时没有了,所以,我个人认为,在一线城市的房价下降20-30%之前,房地产调控政策应该不会出现大的松动。

由于阿萨德的失误,中国在全球斗争中遇上了《反分裂国家法》颁布以来少有的大麻烦,为了保住外交斗争中的优势,中国的产业结构升级要尽可能地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也要尽可能地提速,唯有以此,才能紧紧扼住美国的咽喉。

由于国内外形势太复杂,中国股市的走势也变得很麻烦。此前我一直认为,随着希腊债务危机的深度爆发,中国股市会有一轮探底出现,应该能创个新低出来,希腊被踢出欧元区之后,中国股市能有半年左右的好日子,现在看来,这种情况不会出现了。不过,大盘已经连续上涨了六周了,出现十几天的较深幅度的回调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新增外汇占款1409亿,去年四季度外汇占款连续三个月负增长,总共不过减少了1464.8亿元,1月份一个月就基本填平了这个窟窿。随着外汇占款的增加,热钱流入加速,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了不被人剪了羊毛,中国股市绝对不能大涨,但是,经过去年七个多月的下跌以后,中国股市的平均估值已经不高了,如果一直维持在低位,极有可能被新进来的热钱抄了底,所以,中国股市应该有所上涨,另外,如果中东局势的走势不能如美国政府设想的那样,欧债危机随时可能爆发,中国股市又必须做好再次探底的准备,所以,综合来看,中国股市在叙利亚问题出现一个阶段性结果之前应该会走出震荡盘升但随时可能下跌的走势,如此一来,上半年就没有牛市了。2月23日新华社发文,《面临诸多考验,反弹非反转,A股牛市远未到来》,看来,上半年的股市也许很难做。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