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漫评差生韩寒

泪痕春雨




《差生韩寒》一文中写道:他(韩寒)除了上语文课,其他课程几乎从不听讲。他在书桌上码了一大堆书,砌成一道墙来遮挡老师的视线,自己在底下看一些稀奇古怪的书,一本接一本。不看书的时候他就不停地写东西,晚自习的时候他也在不停地写,作业也不做。”



这些内容,有可信度吗?一丁点可信度也没有,因为这不过是从前韩寒的谎话又升了一下级。


韩寒说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在课堂上写成的。《差生韩寒》则为大家具体一描绘这种场景。



一个学生在书桌上堆了一大堆书,就可以在课堂上随心所欲的看“闲书”、写“闲书”(与学习无关的书)?!!!!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可以证明两件事。



第一件事,韩寒是个“天才”,因为这不是传说中掩耳盗铃吗?课桌堆一堆书,就可以把自己隔绝在课堂之外,从而随心所所欲的日复一日的看“闲书”了。真是天才的想象。



第二件事,韩寒的老师全是“眼眼瞎”,学生在课桌上堆一堆书,就可以把自己隔绝于课堂之外,从而可以不听课、不学习。韩寒的老师全是干什么吃的?


韩寒说自己在课堂上写长篇小说,本身就是一句彻头彻尾的谎话。




作为学生,在课堂上公然不听课、不学习,一门心思作与学习无关的事。本身就是严重的违纪。老师看到学生这样公然无视课堂纪律,会怎样作呢?通常都会批评、劝阻这个学生,如果一个老师看到学生这样作时,却不批评他、劝阻他,这个老师本身就不称职的。



如果老师批评、劝阻无效时,老师自然会联系学生的家长,让学生家长去管理该学生。如果这样还不行,老师常常还会采取一些比较过激的行为,比如原则上不容许的粗暴方法,或是羞辱、体罚该学生。


韩寒的老师显然也曾对韩寒采取过比较过激行为。《差生韩寒》一文中写道:“实际上有一段时间,作为一种惩罚,少年韩寒被老师单独拎出来,一个人坐在讲台边上,背后是整个班众目睽睽的目光。”


从老师曾为韩寒设“雅座”来看,韩寒的老师也是讲求课堂纪律的。绝不会任由学生在课堂上我行我素、不听课、不学习的。在这种背景下,韩寒在课堂上自由自在创作小说又是从何作到呢?





面且对学生在课堂上全心全意看“闲书”,老师他是很容易管理的。只要我们上过学就可以知道。发现在课堂上看“闲书”的,老师通常是发现一次,没收一次。在这种背景下,正常人都会对老师做出让步的,因为对老师让一步,你可以在课堂之外的时间看“闲书”,如果你不对老师让步,你什么时间也无法看书了。因为书都让老师没收了,你还怎么看书呢?如果老师因为这种理由没收一个学生的“闲书”,相信无论家长、学校领导,都不会要求老师把书归还给学生的。



至于面对学生在课堂上公然搞创作(实际上上公然违犯课堂纪律),同样很好对付了。因为老师一样可以看见一次没收一次,对于老师这种行为,相信无论家长、校领导、学生都不能说老师过分吧!如果老师连这点权力也没有,那老师还怎么管理学生呢?


从这层意义上,所谓韩寒在课堂上肆无忌惮,不听课、不学习,全心全意看“闲书”、写小说,又是如何做到的呢?一个老师,如果连这种事都管不了,那还能管理学生吗?



从这层意义上,韩寒不认真学习、不认真听课是真的,但在课堂上全心全意的看书、搞创作,却显然不会是真的。因为中学课堂从来也没有这样宽松的,因为中学老师从来也没有这样宽容的。我们不妨随便找几个中学生问一问,他们上学最大的感觉是什么?从来不会有轻松、自由两个词的。




如果你的孩子正上高中,他在课堂上天天看小说,老师听之任之,你会怎样想?你肯定会觉得老师这是误人子弟,因为你花钱让孩子去学校是受教育的,绝不是让他去学校看小说的。这种例子也许不明显,你明天花钱雇了一个家教,你的孩子在学习时间都是看小说,你认为这个家教合格吗?你会给这个家教钱吗?从这层意义上,面对一个在课堂上公然看小说的学生,不是老师愿意管与不愿意管的问题,而是他有义务必须去管。


千万不要和我说什么中专,至于是成人中专就更不用说了。因为那里学习的人,只是为了混一个文凭。从学生、到学生家长、甚至到校领导,都不会把学生成绩当回事的。但在高中,尤其是一个重点高中,这可以想象吗?


如果韩寒在课堂上敢公然看小说、写小说,那老师没收了他的小说、小说手稿,韩寒又能怎样呢?总不成公然与老师撕打、争夺吧!总不成叫自己父亲向老师强行索回吧!总不成告校领导,让校领导责令老师归还吧!从这层意义上,老师制止韩寒在课堂上看小说、写小说,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


本来对学生在课堂上公然看小说、写小说的说法,我从来没有多想过。但看到《差生韩寒》里惟妙惟肖的描述,我忽然感觉这不是在讲天方夜谭吗?


不要说在高中了,更不要说在一个重点高中了。就是中专、甚至是成人中专。老师也不会对课堂纪律完全无视的。因为老师在上面讲课,学生在下面各干各的,本身就是对老师不尊重的行为,老师是不会轻易接受这种事实的。更主要的,这种事好说不好听,作为一个学校,最后被人感觉就象一个成人幼儿园(学习多少并不重要,学好学坏并不重,只要大家都开心就可以了;想学的学点,不想学的不要影响别人就可以了),学校有面子吗?老师有面子吗?



做为一个重点中学(韩寒所在的学校),如果就是报着这种教学理念,我实在不知道他是如何能成为重点中学的。



最初我听说韩寒整天在课堂上看小说、写小说时,也没有太多想。只是《差生韩寒》一文写得也太具体了,让我不禁觉得这本身就是在说谎。



因为老师管理学生这种违纪行为(上课看小说、写小说),实在太简单、太容易了。只要老师见到发现他“违纪的工具”(闲书、手稿)就没收,他自然无法再违反纪了。如果老师连学生这种违纪都管不了,那面对一个成天不按时交作业、上课乱说乱动、甚至动则旷课的学生,他岂非更束手无策了?因为后者远比前者难管理。


最初听到韩寒悬赏两千万寻找代笔者;我以为韩寒肯定是清白。因为从常理而言,一个真有代笔的作家,是不敢放这种狂言的。但从韩寒后来的表演去看,他这不过是以钱以势压人罢了。因为开口两千万、闭口打官司,试问哪个质疑者敢淌这池混水?但很不幸,他遇到了方舟子!于是他很快又说:我那两千万是开玩笑的!




《差生韩寒》中写道:

“晚上回到宿舍,他经常和同学聊起某某作家的某某作品,这是他情绪最高昂的时候,他对睡在对面铺的沈宏伟说:“全世界用汉语写字的人里头,钱锺书是第一,我是第三。”



1998年12月的一天晚上,教室的电视机里播放《新闻联播》,一则消息说钱锺书去世了,正在教室里晚自习的韩寒突然激动地站起来,走到电视前,他盯着电视机良久,转身对班上的同学说,以后这个世界上写文章,我就是第二了,排他前头就剩个李敖。”


如果在半年前,有人编排这种肉麻的故事,也许还会有人相信。但现在,有关韩寒的各种视频满世界流传。这种不着边际的吹捧则只能让人感觉肉麻了!



韩寒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华横溢绝对与他无关,甚至自信、狂傲也与他无关。《差生韩寒》非要用这种形象包装韩寒,那不是没事给韩寒上眼药吗?因为现在网上太多的声音都是:“韩寒没事,走两步!”《差生韩寒》一文却把韩寒包装的张扬、自信、狂傲,这不是没事逼着韩寒去上擂台吗?


至于《差生韩寒》中写道:有一次在食堂,韩寒指着碗里的饭跟同班同学说:“就吃饭这个事情,我马上就能写出5000字。”和开学时候大家一阵哄堂大笑不同,这次同学们毫不怀疑。



这种离奇的内容,更不是没事给韩寒上眼药吗?因为现在韩寒再敢对着镜头说一遍这种狂言,相信所有的质疑都会烟消云散了!但韩寒哪敢对着镜头说这种话呢?从前他也不敢,现在就更不敢了。


韩寒现在应该低调,而《差生韩寒》却仍然这样不着边际的吹捧韩寒,这不是逼着韩寒去上台出丑吗?当然了,不论这篇文章怎样吹捧韩寒,韩寒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所以韩寒绝不敢到公开场合按这种形象出场的。




《差生韩寒》写道:钱钟书死后,韩寒对全班同学说:“以后这个世界上写文章,我就是第二了,排我前头就剩个李敖。”



从这种描写去看,韩寒对李敖评价,实在有“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尔”的推崇与自信。但韩寒曾在公开场合谈论过李敖吗?好象没有!甚至当节目主持人主动问他,对李敖、柏场有何看法时,他也就两个字“一般”。当一个人谈到自己最推崇的作家时,真会这样惜言如金、反应平淡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差生韩寒》一文,似乎是想照着李敖的形象包装韩寒,总而言之才华横溢、狂傲自信。但这种包装,实在仿佛指着一只波斯猫,硬说他象老虎一样。


据李敖自己说:大学毕业论文答辩时,考官们见李敖进来答辩,都相互一笑,然后问了几个最简单的问题,就给了李敖一个优。为什么呢?因为李敖的才华,几个考官都知道;因为李敖的狂傲,几个考官也都知道。所以凭他们的知识素养去考李敖,那实在是没事想找事,因为以李敖的知识、狂劲,你要考他,随时可能让他反过头把你考住。



这个故事是李敖自己说的,但相信没有人会怀疑他的真实性。


韩寒哪点和李敖相像?十六七岁时,韩寒就说:李敖第一,我第二。现在又过去十多年,韩寒超过李敖了吗?


李敖说:写白话文的,排第一的是李敖,排第二的还是李敖(大意如此吧)。《差生韩寒》也按这种形象包装韩寒的,狂傲自信、读书破万卷,但在质疑满天飞的时候,这不是没事给韩寒上眼药吗?你要韩寒拿什么东西按这种套路表演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