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流波谈蒋介石“吭哧”



二、蒋介石没抗日只“吭哧”


今天被洗脑或糊涂者为蒋介石“翻案”、“张目”主要认为蒋介石是抗日的,不但抗日还是“抗日领袖”,国民党正面战场如何如何,但被共产党和共产党政府政治宣传成了负面形象,现在要完全翻过来;与之相反,在这种是非颠倒、曲直不分人群的弱智思维加上大量搅乱间谍枪手贴的恶毒攻击下,把真正的抗日中坚的毛主席、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的抗日主战场污蔑成“不抗日”、“假抗日”,更可悲的是今天的共产党政府似乎对此也少有 批驳保持静听,这是对中华民族正义良知的最大抹黑玷辱,堪比倭国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其父或是参与过南京大屠杀的倭寇畜兵)称“南京大屠杀应该不存在”一样令人发指该遭天谴不可饶恕。


●学军事崇惧倭本隐患中华。蒋介石少年读书时期正值中华最后一个封建王朝行将废科举办新学时期,读厌了四书五经的蒋又因科举考试的失利,更是有了挣脱旧学向往新学的冲动,这个在情理之中。蒋介石在邻里人、亲戚的眼里虽然生性顽劣、泼皮,但在当时国家饱经列强欺凌的背景下、在一些老师训导下也激发了要改变国家积贫积弱的现状,一心要学军事。而当时正值日本战胜俄国,小小的日本先前战胜满清,现又战胜凶狠的帝俄,蒋对日本军事崇敬之情油然而生。无论是在保定陆军速成学堂还是赴日就读士官预科班、当二等兵马弁和后来回国,蒋对日本的这种感受逐步由崇敬到崇拜到恐惧且与日俱增,伴随一生,这就要了中国后来的命。


从诗言志来对比一下比蒋介石小几岁的毛泽东,用当时两人各自的诗词应能见晓两人胸怀之迥异。


蒋诗:腾腾杀气满全球,力不如人肯且休。光我神州完我责,东来志岂在封侯!


毛诗: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问题是蒋的“腾腾杀气”只是毫不犹豫地针对曾帮助国民党的兄弟共产党和国内民众,可谓“草木过火,石头过刀”,凶残至极;而面对外强欺凌、侵略却完全成了卑躬屈膝、畏缩不前的奴才,带给国家、民族无穷的灾难。而比之小六岁的毛泽东却立志拯救中华,粪土封侯,面对任何内外强敌英勇善战,挽中华民族于水火,重振中华雄风。


蒋介石在日本加入了同盟会,在陈其美的介绍下结识孙中山,回国办黄埔军校任校长,后兼任国民革命军第1军军长。孙中山死,蒋发动一系列对共产党的或逮捕或屠杀事件,由于共产国际的误判、陈独秀的绥靖,汪精卫的退让,遂使这个内心极端崇惧日本的蒋介石登上了中国政治、军事的最高殿堂。而蒋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日绥靖、放纵日本,终于酿成日本对华最大规模的侵略战争,造成中国历史上最大灾难。


●崇洋媚外,畏日如虎,铁心不抵抗。想当初北伐,因为有共产党精英相助,叶挺独立团打头,一路凯歌。但也从“南京事件”招致英美炮轰南京死伤几千,蒋不但不讨还血债,反而借口进行反共的“清党”运动讨好美英,充分体现其崇洋媚外、视国家、民众如草芥的本质。得到美英支持,第二次北伐入济南,遇到日本人的势力范围,蒋介石与日本纠缠时采取不抵抗政策导致二万多军民无辜死伤,蒋下令绕过济南继续北伐。这次日本的行动,试探到了中国未来的统治者蒋介石原来是这样的媚骨,才有了更加放胆在东北起事的邪念。济南惨案正是后来南京大屠杀的前奏。


当日本处心积虑在东北起事时,蒋最担忧的就是怕东北军民有所反抗,造成日本借事端发动更大的战争,也为他死活坚持所谓“攘外必先安内”政策、消灭共产党、红军主张。蒋自己不抗日,也不准别人抗日,东北的国民党抗日将领吉鸿昌、方振武先后被蒋杀害。1932年1月的淞沪抗战,面对日寇的野蛮进攻,国民党十九路军在军长蒋光鼐、蔡廷锴两位血性将军指挥下奋起抵抗,正在取得胜利之时,蒋的“不抵抗命令”又来了,将士嚎啕大哭,有的士兵抱枪冲向敌阵宁愿倒在血泊中也不愿停止进攻……蒋介石最后以签订丧权辱国的《淞沪停战协定》使上海成了不驻中国军队、不准有抗日组织和抗日活动,由英美法等列强共管的自由市;而抗日的十九路军被强令离开京沪,成为蒋整肃的对象……中国和中国人民就是这样被蒋和日寇共同自觉不自觉地配合送入地狱般的境地。


《淞沪协定》更加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慨,当天上海的《时事新报》愤评:“国民主战而政府不战,国民激昂而政府卑怯,国民力援十九路军,而政府坐误戎机,国民纷纷组织义勇军,置身火线,而政府拥兵200万,参战者不过四十分之一,国民反对议和而政府毅然签字,则一切责任,显然独在当局… …如此协定,谓未屈服不可得也!谓未辱国丧权不可得也!”


再集中今天看来令人发指的他当时的一些讲话,面对国家惨遭劫难、人民惨遭痛苦,蒋却还在心安理得、趾高气扬发谬论:


炮不如人,教育训练不如人,机器不如人,工厂不如人,拿什么和日本打仗呢?若抵抗日本,顶多三天就亡国了。 —— 1931年9月


政府现在既已此案诉之于国联行政会,以待公理之解决,故以严格命令全国军队,对日避免冲突,对于国民亦一致告诫,务必维持严肃镇静之态度。 —— 国民政府《告全国民众书》(1931年9 月)


如果日本能担保中国本土十八行省的完整,则国民政府可同意与日本协商,或可在不损我国尊严之前提下让出东北。 —— 国民政府密使许世英赴日本谈判转述蒋的口信(1931年10月)


中国亡于帝国主义,我们还能当亡国奴,尚可苟延残喘;若亡于共产党,则纵肯为奴隶亦不可得。 —— 蒋介石在南昌,1931年8月22日


我国民此刻必须上下一致,先以公理对强权,以和平对野蛮,忍辱含愤,暂取逆来顺受态度,以待国际公理之判决。 ——蒋介石在南京国MD党员大会 (1933年9月23日)


我们要以专心一致剿匪,要为国家长治久安之大计,为革命立根深蒂固之基础,皆不能不消灭这个心腹之患,如果在这个时候只是好高骛远,奢言抗日,而不实事求是,除灭匪患,那就是投机取巧……无论外面怎样批评谤毁,我们总是以先清内匪,为唯一要务,如果不是这样,那就是本末倒置,先后倒置。 ——蒋介石对剿共高级将领训词 (1933年4月7日)


外寇不足为虑,内匪实为心腹之患,如不肃清内匪,则决不能御外侮。 —— 蒋介石对围剿红军将领训话 (1933年4月10日)


日本终究不能作我们敌人,我们中国亦究竟有须与日本携手之必要。 —— 蒋介石文《敌乎?友乎?中日关系之检讨》,1934年12月


奢言抗日者,杀无赦。 —— 蒋介石,1935年底,中日签定《何梅协定》后


从这些言论看,蒋介石岂止是日本的间谍?!


●人类历史上面对外敌入侵最雷人的“统帅”。今天的许多人认为蒋介石从很大程度上消除了当时国家军阀割据的状态,是非常厉害有能力的。如果真这样,还会有美、英军舰炮轰南京和后来的济南惨案吗?前面说了,第一次北伐有共产党相助,第二次有美英相助,但两次涉外惨案无一不印证了蒋的内狠外羸的本质。但纵观蒋的一生,自他掌控国家命运来,无论风云变幻,国家、民族、人民怎么蒙难他无所顾忌,但他自己、家人、家族、利益集团是尽最大限度得到保护、得到安宁的,这才是他真正的本事。


始终不敢面对强敌,要么逃,要么假抗,要么乱抗,花样翻新,目的就是不抗。1931年春,日本在东北地区相继制造了万宝山事件、中村事件,并公开在沈阳街头搞军事演习,其侵吞东北的野心昭然若揭。可蒋完全置之不理,一心剿共,6月5日在南京立法院讲今日中国唯一之敌人为赤匪,把反共当成头等大事而将民族危亡置之不顾。7月24日蒋发表《告国民书》称:“排日运动,荼毒国家,并损坏政府而已。”取缔了在南京等地举行的抗日集会。8月16日蒋给张学良发电声称:“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千万不要逞一朝之愤,置国家民族于不顾。” 9月12日,蒋还特地前往石家庄召见张学良,当面指示:“最近获得可靠情报,日军在东北马上要动手,我们的力量不足,不能打。我考虑到只有提请国际联盟主持正义,和平解决。我这次和你会面,最主要的是要你严令东北全军,凡遇到日军进攻,一律不准抵抗……”


蒋的铁定“不抵抗政策”完全将东北军置于束手待毙的地步。9月18日,柳条湖一带日军炸毁南满铁路的轰响刚过,南京军委会立即电示东北军当局:“关东军在南满附属地自动演习,届时望吾军固守阵地,切勿妄动,以免误令。切切此令。”为了表示不抵抗之意,不仅张学良早就下令收缴军械入库,辽宁政府更于凌晨3时打开沈阳城门,以至于日军于破晓时分从洞开的城门堂而皇之入城。甚至当日军向北大营发起进攻时,东北边防军参谋长荣臻还在命令驻军“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到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


就这样,在短短的4个多月中,日寇侵占了东三省全境。1932年3月,满洲国粉墨登场。就这样,面对强敌入侵,在中国历史甚至世界历史上创造了几十万军队在一二万军队面前不战自退,造就国土沦丧,人民遭殃的人间惨剧。其时日本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宝孝良给关东军的秘密报告中透露:“须知九一八迄今之帝国对华及历次对中国军作战,中国军因依赖国联,而行无抵抗主义,故皇军得以顺利胜利… …倘彼时中国官民能一致合心而抵抗,则帝国之在满势力,行将陷于重围… …偌大地区,偌多人口,能否为帝国所控制,均无确实之把握,同时反满抗日力量之集结,实行大规模之游击扰乱,则皇军势必苦于应付矣。”


面对这样的历史景况,今天居然还有人出来狡辩什么蒋介石并没有下令叫张学良不抵抗的命令,是他亲自下的还是如何有意义吗?这和名古屋畜生市长挑战人类道德底线恶性挑衅中国尊严调侃“南京大屠杀是虚构”是何等相似呢?所以军事史专家徐焰评论这段历史时痛心疾首:这种政府下令“不抵抗”丢失80万平方公里国土和3000万同胞的行为,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大的卖国行为。我在此加评:蒋介石是带给中华最大灾难的千古罪人!


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长期面对狼子野心的敌人的入侵,不去有效的组织民众抗敌,反过来与敌人始终勾结,压制人民的反敌情绪,让士兵绑架逼迫抗日还假抗日真摩擦,这样的人今天硬是有人“翻案”、打抱不平说成是抗敌的“领袖”?是“抹布”吧!这不是蓄意就是白痴,还能有别的解释吗?蒋的“抗日”要么就是狗急跳墙,不顾生灵,扒黄河花园口淹死老百姓八十多万,造成几百平方公里的黄泛区上千万人无家可归,鬼子却没搞几个,此公到底是在群杀百姓还是帮日本畜生的忙?后来火焰长沙同理。更可恨的是毛主席共产党顾大局保有其命,国共合作抗日,但他却背地里始终与倭寇勾结,抗日战争最艰苦时段不断掀起反共高潮,几千新四军精英没死于抗日战场反遭蒋介石屠戳,天理难容!蒋假抗日实反共八年直到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向日本宣战才来向倭寇宣战,可窥此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无怪乎罗斯福当时怀疑蒋是日本高级间谍,其实他起到的反作用是任何或多少间谍都不能比拟的。


三、国共抗日两个战场真正的正面战场理所当然是共产党


●国民党消极被动让人痛心乱如麻完全没担当起正面战场的职责。现在有人一提起国民党的正面战场就激动不已,更多潜台词就是说你共产党才没真抗日,真正抗日的是国民党。问题是,你政府、政府军当外敌入侵时不是正面战场,难道还会从天上掉下来“神兵天将”或从地下冒上来“土丁地煞”来帮你挡鬼子形成正面战场?或就是遍地老百姓被鬼子杀害、山野、城市随意被鬼子占领如东北这样的正面战场?为蒋该死“张目”的人也许钻牛角要恨恨的说白痴话:那共产党为什么不做正面战场?可你要结合实际想想当时共产党是怎样的危险的境地么,想当时日本在不断加剧侵略,河山被日寇蹂躏,蒋介石却五次对中央红军、根据地“草木过火石头过刀”,杀死几十万红军、杀死根据地老百姓几百万,剩下的不到一万红军在毛主席领导下在蒋介石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下忍饥挨饿、爬雪山过草地求生存的同时还向全国发出了北上抗日的主张;反过来说就是,如果这时是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执政,想一想,那小鬼子还敢发动侵略战争么?看看后来人民解放军是怎样击溃国民党、击溃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抗击苏霸、横扫印度小样的。


因此,我要说的是,你国民党是当时的执政党,民国政府是当时的中央政府,军队有中央军和地方军,当外敌来犯时你执政党、政府、军队要组织起来抗日,这是最基本的党务、行政、职责,但这些基本的东西在蒋介石领导下成了奢望或不抗、逃抗、乱抗、被动会战,蒋逼地方军打前阵蒋的中央军在后见势不妙逃得比兔子还快,有血性的军人、小部分英勇奋战的军队得不到支援被活歼,总之一团乱麻。所以我曾经形象的比喻国民党“正面抗日”战场是“吭哧”:一条硕大的猪,被凶狠的屠夫举刀在后面猛追,时不时往猪屁股上、腿上、背上痛下杀手,硕猪啕嚎着狂奔:“吭哧”、“吭哧”!


还有一个概念要强调指出,那就是国民党抗日与蒋介石“抗日”是有区别的,如果说同样汉奸没脑子的张学良听信蒋介石随意就把东北丢了,但其它地方的一些地方国民党军队不能都象“不抵抗将军”张学良一样听信蒋的丢失家园往关内跑么;如果照此法则华北的逃往江南,西北的逃往西南……这样的话蒋介石及中央军就必须提前去台湾了不是?所以许多地方政府、军队逼迫抵抗,一些中央军中有血性的将领、军官、士兵也渴望战斗,国民党军队中肯定不泛出现一些英勇杀敌、献身的场面,这是不言而喻的。事实上,国民党会战也大多为地方系主为,打好了是蒋的功劳,打不好损的是地方还要被老蒋“克”。


这样一来,八年国民党抗日,从整体看来都不能叫正面战场,因为本来应当承担起正面战场的职责结果却是没触即逃或一触即溃或逃抗或乱抗直到毛主席领导的中华全民抗日深入敌后形成几十个抗日根据地正面日寇百分之六十几的战场抗击着日寇的疯狂扫荡成为真正的正面战场。所以当抗日战争胜利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时,蒋介石急忙从峨眉山上下来蓦然回首发现日本要投降的地方一半以上面临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这下心慌不已,竟然无耻勒令八路军、新四军、游击队不能受降,何等荒谬。八年来,大小不下二十来次会战,对日作战阵亡将士300万左右,阵亡将官110来人,投降日寇高级官员、将领也达100来人,成建制投日的军队也达50来万,成为日占区伪军的主要来源。


●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如日中天创人类奇迹才是名符其实的正面战场。蒋介石上台后立即捕杀共产党,逼迫共产党发动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在江西、福建建立苏维埃政权。弱小到连生存都困难的中国共产党、红军在东北沦陷后立即通电全国提出“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主张,开始展开敌后抗日游击战;在内左倾外蒋介石的不断围剿下不得已退出江西苏区,同时打出了北上抗日的旗帜;红军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提出“抗日救国十大纲领”。正是在中国共产党抗日主张的感召下,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毛泽东以博大的胸怀,不计前嫌,与打了十年内战的对手和双手沾满共产党和人民鲜血的蒋实行国共第二次合作。


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以其弱小的武装力量,在腹面凶恶无比的日寇、背受阴险无常的蒋介石的险恶处境下,却在抗日战争中逐步壮大越战越强真正担当起了正面战场和中流砥柱的作用。到抗战后期,中共已开辟了广大的敌后根据地,解放了大片国土,数以亿计的人民从日冠的铁蹄下重见天日。朱德总司令在1945年中共七大所作《论解放区战场》的报告中指出,到1943年,中共军队竟抵挡了64%的日军和95%以上的伪军。


根据徐焰教授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平均毙伤1个敌人需消耗子弹2000发以上,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场毙伤1敌需消耗子弹5000发;国民党军对日作战期间共消耗子弹17亿发,毙伤日军85万人,平均2000发子弹杀伤1敌;而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抗战中消耗子弹不足4000万发,毙伤日军52万和伪军50万,平均40发子弹杀伤1敌,创造了世界奇迹。


●结束语。由此看来,为带给中华民族最大灾难的蒋介石“翻案”、“张目”完全是内外反共反毛乱华势力乘机搞乱中华刻意掀起的思想、文化、网络攻势,是近三十年来西化分化瓦解中共中华大合唱的逆流;可恨的是中国大陆许多文人或文化机构或两岸三地一些单位或单独或联手不断掀起“蒋介石热”,让正义爱国人士痛心疾首,让日寇右翼开怀大笑,因为中华民族经过三十年来的“蒙汗”脑子失忆、精神失常、思维颠倒……警醒吧,被忽悠的善良的人们!

2012年2月26


返回昆仑


本文内容于 2012/3/1 14:42:38 被小编a10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