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围墙战神”冼夫人

近年来,文物工作者在广东高州和阳西的交界区域,不断发现多处古代大型的石构城墙遗迹。其中大坡平云山的城墙遗址,其位置在平云古庙的西侧不远处向东绵延至新坰三官顶,全长约50公里。墙内外到处分布着军事遗迹。上述这些古遗迹被人们誉为“南国长城”,其与历史记载的仍未归化的俚僚部落状况相符。从地面保存的城墙遗迹来看,其跨距之长,规模之大,建筑之巧妙,形制之独特,充分体现了冼夫人杰出的军事才能,体现非凡的组织能力和号召力。

相传冼夫人少年时期,梁朝在北朝的强大军事压力下,扩军备战,财源枯竭,便加紧对俚人的经济掠夺和武力镇压,激起岭南俚人的强烈反抗,冼夫人少年时代领导的游击战争也因此而起。游击战争中冼夫人显示非凡的气度与谋略,表现出高超的战斗水平,准确捕捉战机,细节感很强,令南朝统治者也发出惊叹。中国可称“围墙战将”的可能只有她,临战造墙,出奇不意,个人专利战法,符合先立于不败之地的军事原则,这样才能为神出鬼没的奔袭创造良好的条件。这种“以墙为据、机动发展”的军事思想,与毛泽东的“防御中的外线作战”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冼夫人“不战而屈人之兵”即使在正史中也有多次记载,似乎千年以来也世所罕见。正史记载的冼夫人出兵也深得诈道、神速异常,这些可能都得益于以墙为护而无后顾之忧的多个“革命根据地”。如冼夫人原预计要跟欧阳纥叛军打持久战,实际上只打了半年时间即解决战端,这可能跟冼夫人早年游击战的经验及较牢固的多块根据地有密切的关系。实物之墙易造,心中之墙难破。冼夫人经过数年游击战树立起区域荣誉、民族荣誉,消耗了敌人的战争资源,才打破南朝统治者心中之墙,以和为贵,放下身段停止内战。

然后冼夫人在管治地区进行社会变革,也是一个艰难的打破心中之墙的过程。冼夫人以“唯用一好心”的理念,冲破南粤社会发展重重的物质与精神障碍,建设一个亲民型管理组织(以管理海南为例)。在冼夫人的引导下,以“百通令旗、无所顾忌”之类的策略破除了人们长久以来的迷信心理及其他条条框框,人们的种种顾虑消除了,精神上的木加锁打开了,放胆行事,多方发展,自学成才发展生产,繁荣了经济。在处理部落间冲突时,冼夫人可能先以石垒墙,配合免战牌阻隔双方避免直接冲突,然后再进行沟通协调,后再推行礼治。冼夫人也通过多次劝说、论证、事例和史证等,才艰难地触动直至打破其兄冼挺心中之墙,使他不再侵略邻郡,从而解仇息兵,海南儋耳等地一千多垌的俚人纷纷归附。人心既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堡垒,也是世界上最脆弱的城墙。想想,如果茂名具备美名,则投资商等纷至沓来,就等于冼夫人再世了。

冼夫人与冯宝结婚后,粤西人为争气,在冼夫人夫妇的带领下,在无外来资源和技术支持的情况下,尝试了多领域多产业的破墙行动,如粤西制瓷业、冶炼业(铸铜业)、造船业、蚕织业、种植业、畜牧业、水产业、集市业、水利业、牛耕业、种肥业、建筑业、竞技业、婚媒业、雇佣业、教育业、医疗业、竹木藤业和文具业等从无到有,终于实现了自我发展的战略目标,经济文化社会皆迎来前所未有的繁荣发展,使粤西地区“驰声上国,风气日开”。史载当时粤西“汲引文华,士相与诗歌,蛮中化之,蕉荔之墟,弦诵日闻”、“才贤辈出、科甲蝉联”。尤其是审美情趣与审美标准的改变,不再凿齿、椎发、文身、文面、跣足,有效地改变了汉人歧视的眼光和行为,可能促使汉地对俚人采取“免签证式放行”。形象尤其是第一印象跟知名度、美誉度都是密切相联的,多年以来茂名产业发展就在这方面失策了,造成民用轻工产品乏人问津。所以茂名也亟需在此方面作出改变,比如推崇工业设计等,重形象、树品牌,才能使产品有更好的销路。自我救赎、自我改造文化缺失、自我进取才会有好出路。然而冼夫人“以墙为据、机动发展”的精髓,后来的粤西人却未能掌握,每遇难处,则畏死保守,缩于“墙”内,成为社会变革与创新的障碍力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