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杂记 (九)

大洋彼岸发射出一枚,由哈佛研制,NBA生产,教会荣誉出品的超级“林式旋风”导弹。全球传媒乐开了花,人们也都在津津乐道林书豪。无神论媒体不得不跟进报导,只是黔驴技穷的直接把有神部份删掉。在传媒铺天盖地的时代,消声等于消失,谎言不敌真实的谎言。人们在现实里生存,在传媒世界里生龙活虎,尽管这也只是一个由众生心生出来的巨大幻象。


2008年汶川大地震,震动几千公里之外,而近在咫尺的成都却毫毛无损。民间传说,当时有众菩萨护佑,作为亲历者都不会认为这是无稽之谈。之后每过锦江必看水,河面虽无儿时常见的波澜,水浅时却也清澈见底。政府一边精心呵护宜居城市这面金字招牌,一边又在上风上水的彭州大搞彻底污染全城的石化基地,搞笑得让人一点都笑不出来。功在祖先,罪在当代。真想把悬在天府头上的毒剑拔掉,更是希望悬在地球母亲头上的利剑越来越少!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现代人能看见终南山隐士的几张照片,已是难得的惊喜。有的在寺院石桌上盘腿对弈,颇具仙风道骨。也有的一袭白衫,长发披肩,席地挥毫,确实超凡脱俗。还有的身着补丁布衣,散坐山顶,似眺似息,实在意境飘渺。他们都容貌清朗,不过年龄要保密,若说出真实年龄恐怕惊倒世人。我们身在滚滚红尘中,不上升即下堕。其实,人生只有返本归真一条路。


小隐山林,大隐闹市。人类社会鱼龙混杂,头上有天外来客,脚下有地心居民。最大的秘密在光天化日之下,只是缺少看清真相的慧眼。虽然做的是身外的事情,但是信的是心内的力量。只要有一颗出淤泥而不染的心,那就处处开莲花。




附旧帖:


离山越近


世事越明,离山越近。手里握着一块青玉,独自上峨眉。峨眉山千年不断的香火,万年不变的寂静。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处处一尘不染。我学佛,不信佛教,进寺只是游走一圈。更加流连山水,清风满怀,欲走还留。忙中偷闲时间极短,只在山下走马观花,已是心旷神怡。


家乡有两条免费高速公路,直通建成和即将建成的巨型化工厂。成都跟2008年汶川大地震擦肩而过,时隔四年的人祸,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绰绰有余。对此事政府做好了两样工作,一是化工厂建成时去剪彩,二是化工厂开工后来收税。市民只有两个选择,死守或者逃生。与峨眉山的人聊到这事,他轻描淡写的说,峨眉山没有谁敢乱来。听得我心欢喜。


有人想上金顶,也有要入红尘,浮云之下是苍生。南怀瑾老先生年青时在峨眉山闭关三年,下山后履行天下情怀,书写传奇经历。南老的境界如水,反驳者的智慧象雾。雾看不清水,更不知水深。水深才会生雾,而水面绝不会因雾重起任何波澜。峨眉山巍然屹立,迎来送往多少奇人异士!


世界最后的结,终将理智而正确的解决。最后的结,是心结。上峨眉也许会看得更远,世间就是一座大寺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