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少女遭毁容,恐怕媒体隐瞒了不少隐情吧!

最近一则 90后求爱被拒泼油火烧 少女的 新闻被各大媒体疯狂转载。网友们也纷纷对那位‘官二代’表示愤慨。对少女表示惋惜的。可是,事情应该不是这么简单

大家看过视频的都知道,有一段是她母亲拿出手机,把短信给记者看的地方。是 让她早些回家。因为看到 陶汝坤 在外面的样子、看到这里我就挺奇怪。心中有些纳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八出下面这张照片:



合肥少女遭毁容,恐怕媒体隐瞒了不少隐情吧!

旁边那女生是谁 不用我多说了吧。在视频中,该少女说过,给她写情书神马的。但是他拒绝了的啊!拒绝了这是咋回事。是现在友谊的开放还是我的见识太短,小题大作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ff_cow 在第19楼的发言:
我认为,问题的重点不应当落在“官二代”这个字眼上。而应当更多地关注事件本身。


其实这类案件并不少见,可能今天犯下这种罪行的人是“官二代”、“富二代”,也许明天“民二代”、“流氓二代”。假如说“官二代”就得重判,那么是否就意味着“流氓二代”就应当轻判了?


对媒体而言,如果没有确实证据,或者说哪怕是并不那么确实的证据,能够证明“官”或“富”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使得法庭的天平向一边倾斜的话,那么报道本身中过份强调“官”或“富”,实际上是跟读者大众玩了一场心理暗示的游戏,那么媒体本身未免有操作......

现在的新闻媒体为了吸引眼球,已经失去了行业最基本的道德。

还得得“缝肛门”事件吧,后来事情已经很清楚了,那个南方某报的记者明明知道鉴定的结果是痔疮被扎上了,结果他的新闻标题是:医学鉴定结果证明,产妇肛门确实被缝。央视新闻调查的记者问他明明是痔疮,你怎么还说是肛门。那记者说:痔疮是长在肛门上的,我想这样理解也对。结果央视记者一句话把记者给问倒了:如果口腔里做了手术,被缝扎了,难到还说嘴被缝了?

这就是媒体!现在这事情已经很清楚了,结果两家的官司还在继续......最终的结果不清楚,但是,两败俱伤是肯定的了。

 以下是引用liangxiang_5 在第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赌东道09 在第5楼的发言:
......


驴唇不对马嘴........

你发的相片 我没看到他父母什么样.......


看你的回帖 你又在他谈其父母......... 你脑袋确定没有问题?


他父母做什么的 麻烦你把职位 帖出来......... 没记错的话有个是某局财务处 处长吧

在阶级社会里没有绝对的公平!对黄世仁南霸天的公平就是对杨喜儿和吴琼花的最大压榨!所有出自貌似公平的口吻的言论,无非是对某个经营阶层整体的维护。斯大林大元帅对赫鲁晓夫说:如果我的儿子做了这样的事,那我也要痛苦的接受人民的判决!!赫兔子不肯接受,为了他的叛国爱子就扒大元帅的坟。整个俄罗斯公共知识分子和精英都为此而欢呼,结局是矗立于世界并列第一的苏联彻底完蛋。为了百姓对国家政权的热爱和认同,就必须对官员尤其是官员子女严酷无情!

痛恨丑恶现象本质其实就是我们大多数人追求真正的法制社会,而真正的法制社会的表现之一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目前我国说是法制社会,其实同时还有着人制的因素在里面。从领导的讲话里经常听到“从重从快”这样的口号,根本就是人制的表现,这并不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需要的是无论贫富,无论身份在法律这把剑下都是一样的结果。

这个案子本身是一起极其恶劣的故意伤害案,受媒体和百姓关注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现在在任何负面新闻中只要一加上“富二代”“官二代”这样的字眼很多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不能自控,在没有清楚事情真相之前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把事情往自己所想象或者希望的那方面扯。富二代的目中无人嚣张跋扈与官二代的仗势欺人令人反感不满和鄙视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很多人把自己生活不好的原因都归罪在这些人身上。他们是该被谴责甚至是被消灭,但不能把这些人与自己的生活环境产生联系(除去与这些人有正面矛盾的人),得反思自己哪天要不小心成了富一代或者官一代后自己是否可以向社会保证留给社会一个心态健康和有贡献精神的富二代官二代。恐怕没有几个敢拍胸脯说“我能”吧。

19楼ff_cow

我认为,问题的重点不应当落在“官二代”这个字眼上。而应当更多地关注事件本身。


其实这类案件并不少见,可能今天犯下这种罪行的人是“官二代”、“富二代”,也许明天“民二代”、“流氓二代”。假如说“官二代”就得重判,那么是否就意味着“流氓二代”就应当轻判了?


对媒体而言,如果没有确实证据,或者说哪怕是并不那么确实的证据,能够证明“官”或“富”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使得法庭的天平向一边倾斜的话,那么报道本身中过份强调“官”或“富”,实际上是跟读者大众玩了一场心理暗示的游戏,那么媒体本身未免有操作舆论导向的嫌疑。


媒体被称作无冕之王,世界上最厉害的杀人武器莫过于道德杀人。我不反对新闻报导中有社论的部份,但媒体过份强调、夸大,亦或淡化、隐瞒事件本身的某些环节,那么报导就会有失偏颇。而在某些特定条件下,一段文字、一句话,甚至一个词,能为媒体多赚得数上百万的点击,或者上万份的销量,赢来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但与此同时却可能毁掉了一个人,或者毁掉一个家庭,甚至激发社会矛盾(当然,我并没特指这一个案件,我并不同情此案中的案犯)。因而媒体在起到监督作用的同时,也应更多地承担起社会责任。

 以下是引用ff_cow 在第19楼的发言:
我认为,问题的重点不应当落在“官二代”这个字眼上。而应当更多地关注事件本身。


其实这类案件并不少见,可能今天犯下这种罪行的人是“官二代”、“富二代”,也许明天“民二代”、“流氓二代”。假如说“官二代”就得重判,那么是否就意味着“流氓二代”就应当轻判了?


对媒体而言,如果没有确实证据,或者说哪怕是并不那么确实的证据,能够证明“官”或“富”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使得法庭的天平向一边倾斜的话,那么报道本身中过份强调“官”或“富”,实际上是跟读者大众玩了一场心理暗示的游戏,那么媒体本身未免有操作......

这就是如今我们这个信息化时代的悲哀。

各类报道比较客观的官方报纸刊物总给人戴着颜色的感觉,所以看得人很少!

而现在那些更深入普通人生活的平面媒体在但凡出现一个全民关注的焦点后,为了争夺市场,都会想起挖各种独家爆料,然后用噱头吸引读者。

电视媒体还好一些,如今的网络媒体几乎都是如此,大事小事他都得起个唬人的标题。

然后其中各种枪手和小编的文章充斥,把很多本着看新闻的人引导进入一个暴躁的状态。

我一直觉得,如此借新闻去煽动民众,甚至还用虚假标题鼓惑民众的媒体为什么没有哪怕一丁点的处罚?

作为一直在被迫接受这些新闻的同时,能不能主动的选择自己想要听见和看见的真正客观的报道!?

更多精彩内容